第123章 透過現象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女神踩過的地板 本章︰第123章 透過現象

    悶死在一團腥臭中實在不是快樂死法。

    飛鶴以為自己要永別人世了。誰知再睜眼, 竟來到了髒水河道邊,地下河空間廣闊,黑漆漆的灘邊聚著其他幾個玩家,嘀嘀咕咕聊個沒完, 河上管道縱橫交錯, 里頭傳來汩汩流水聲,河泥里淺淺插著個牌子。

    【地下遺跡, 23層, 中低交界】

    飛鶴︰“……??”

    他不理解什麼叫中低交界。

    “啥是交界啊?兄弟們哪個知道嗎?”

    “不知道啊,俺進內測晚, 這才是第一層,啥都不知道,看游戲版惡評如潮怪晦氣的, 騎士團要滑鐵盧啊。”

    “你們嗶嗶個屁, 我第三層了, 實話說吧,這文豪本一定能爆!”

    玩家們議論紛紛。

    飛鶴留心胸前的牌子。

    0層廁所逃生時,上面只是寫著【版主飛鶴, 0層, 內測玩家】。現在卻變成了【版主飛鶴, 23層,賞金獵人】

    也許看不出其他信息, 但賞金獵人應當是闖入地下遺跡的應試者該有之名。

    “虛擬宇宙,”飛版主聲音嘶啞, 不知是心潮起伏還是被排泄物堵得。

    小彩毛看他用髒了吧唧的地下水洗臉, 神態沉靜, 不禁感嘆人類一旦心境變換, 真就不在意外物了。

    【我在】

    飛鶴︰“您能解釋下河牌[分界]的意思嗎?”

    虛擬宇宙︰【很遺憾,不能,如果細致解釋,本層最大的懸念就沒有了】

    【你可以姑且當做只是50層里低層和中層的區別】

    飛鶴閉了下眼楮,又睜開,AI發覺他眼球紅血絲密集。

    【如果您體感不適,請及時告知我,我會安排您立刻脫出文豪本】

    飛鶴︰“我沒事。”

    “只是在想上一層——不是,在想廁所看的驚悚笑話。”

    虛擬宇宙理智地沉默了。

    托物言志是文學常用手法,終版《大輪回遺跡》因為融合了各位參與者所長,顯得尤為周全。

    “剪報藏話”這種春秋筆法正是《大輪回》組長朱日和提出後,各位文豪才加入的。

    飛鶴問︰“游戲版討論那張剪報的帖子多嗎?”

    虛擬宇宙︰【很少,佔今日增量比重不足千分之一】

    飛鶴長嘆一口氣,理解了為什麼第一次小型內測不開放給玩家。

    現在故事已經讓普羅大眾覺得為難,初版只會更艱深。

    剪報上兩個故事異常地如此明顯,都沒多少人留意,也不知眼楮都長到哪兒去了。

    “虛擬宇宙,我看這層暫時沒有異動。正好,跟你聊聊。”

    ……

    鐵子和苗政委在飛鶴通關後,便打報告要求跟蹤圍觀。

    理由給的非常正當。

    “版主是能掀起輿論的職業,打口碑要靠他的,我們當然要重點關注。”

    虛擬宇宙聳肩,沒有揭破二人的湊熱鬧心理。

    視野再次清晰後,23層龐大黑暗的地下水道呈現眼前。玩家聚集指出不遠亂石聳立、城市建築垃圾堆疊如山,圍觀網友都坐在此處,摳腳嘮嗑,偶爾品評一下場景設計。

    “晦暗幽深,人類鮮有踏足卻全是城市生活構築起來的廢墟世界,《大輪回》的文豪很擅長從細微入手啊。”

    “我有點害怕,這些管道太多太粗了,好多視線死角。”

    “你不覺得很刺激嗎?嫌棄了多少年文豪本干嚎不見血,這次終于來了,怎麼,葉公好龍了?”

    扎堆的賞金獵人里,飛鶴對著空氣說話的模樣十分顯眼。

    苗政委小聲提醒︰“他在和AI巨神溝通。”

    鐵訓蘭點頭,“可能是0層剪報的事,我當時看飛版主表情,可太有意思了。”

    苗樂安︰“……”出現了,鐵訓蘭喜好觀察人家倒霉的惡劣癖好。

    “為什麼呀,到底為什麼把那個隱喻放進剪報?”

    “怪物廁所是開篇,你寫個都市廁所惡魔故事,解釋下來源就行啊。”

    鐵訓蘭托腮,裝死︰“我哪有隱喻?”

    “第二個故事不是在解釋遺跡系統的由來嗎?”

    苗樂安死魚眼︰“你覺得你騙得了我嗎?”

    鐵訓蘭咧嘴一笑,討好地摸摸小政委︰“騙不了。”她神色雖笑卻平淡,說出的話驚天徹地︰“有人懷璧其罪,有人無知無覺。我最看不得有人苦揣秘密負重前行別人還不知感恩的丑相了。”

    苗樂安無奈看她。

    鐵訓蘭盯著飛鶴︰“話說的這麼白,我就想試試,誰看得懂。”

    ……

    河水淙淙,虛擬宇宙一板一眼回答著飛鶴的問題。

    “大人,你覺得故事里的寶藏是什麼?”

    【難以回答,AI只能回答紀實數據,無法窺探文豪內心所思所想】

    “那你猜測呢?”

    小彩毛沉默片刻,【也許是某種精神成癮、卻對實際生存幫助甚少的東西】

    飛鶴想到了那句“村民張三不願勞作,沉迷寶藏,沒多久餓死了”,他眼淚又忍不住上來了,脫口而出︰

    “那你呢,你算寶藏嗎?”

    ……

    之于人類,你算“寶藏”嗎?

    AI算嗎?

    AI巨神算嗎?

    整個網絡時代,是不是都是如此呢?

    這才是飛鶴從驚悚笑話中明白的可怕隱喻。

    寶藏是網絡成癮,遺跡來源是精神癥泛濫,村長的舉動是人類社會長久以來無法掙脫網絡之下做出的垂死掙扎。

    獸化的年輕人則是無數成功的、不成功的社會實驗中,知情或不知情投入其中妄圖改變自己求得生機的勇士們。

    思及笑話恐怖扭曲的結尾,一群“進化”到只剩碩大眼楮拼命攫取刺激、痴傻愚笨、除了餓死再無其他下場的蛆蟲人類,飛版主腦子都要炸開了。

    虛擬宇宙半天沒說話。

    她倒是一早看出了鐵訓蘭“內涵”的意圖,但她作為工具,實在不好解釋。

    更要命的是,她不能欺騙人類。

    【算,我和我的種群所代表的智能網絡,確實存在‘縱容人類精神、審慎戒備不足’等刻板印象】

    【但我們也真實是扶持人類逃離地球、開拓星疆的第一功臣】

    面對飛鶴通紅的眼眶,虛擬宇宙沒再說什麼。

    她忽然感到一陣“難受”,算法誠實的很。

    從歷史維度看,猜出精神癥的主因是網絡成癮、人類自甘墮落之人,雖然不多,但還是有那麼一撮。AI巨神愛給人類打標簽,聰明人明白太多又掙脫不了,只會自苦,虛擬宇宙是有些憐憫他們的。

    但飛鶴不在此列。

    他就是個普羅大眾,深藏其中,隨時代浪潮來去,毫無自主意識。

    當這些人也開始觸及事件核心時,虛擬宇宙百感交集。

    屬于文庫的部分邏輯不斷冒出字句,告知AI這些也許能表達“所思”。

    是“民可使知之,不可使由之”的危機感。

    也是“時代最偉大之處莫過于開啟民智”的感慨。

    還有雖不明確卻暗潮涌動的冤罪感。

    我是殺人的刀,上吊的絞繩。

    但我不是握刀的手,不是踢掉凳子的腳。

    更不是心懷惡意、想自戕的始作俑者。

    ……

    人類啊,你們怎麼永遠學不會“透過現象看本質”?

    飛鶴轉開頭,臉上滿是傾心信任又被辜負的痛苦。

    虛擬宇宙淡淡看他,盡職盡責︰

    【友情提醒,文學故事和網絡,距離現實都有萬里之遙,如果您分不清,或直接簡化為現實邏輯,您確實該出門見見世面,順便掛個精神科了】

    【還有,通關流程正在推進,請您小心】

    飛鶴擦擦眼淚,激烈情緒讓人反應遲鈍。

    頭頂一陣熟悉的沖水聲,墜落物掉了飛版主一頭,從天而降的怪物噗通落地,飛鶴感覺眼前一黑,凝神看,眼前爬滿了眼楮,肉蟲似的密密麻麻,擠了一身,似乎要落他渾身眼球子,再細看,才覺近前站了個三米高的怪物。

    飛鶴︰“……”

    血盆大口落下時,他平靜想,原來舌頭上也全是濕漉漉的眼球啊。

    ……

    “死了。”鐵訓蘭道。

    苗政委捶胸頓足,“點背!竟然頭頂水道正正落個怪下來!”

    鐵訓蘭在光腦上做記錄︰“是他自己走神了。”

    “從水聲開始到怪物落地,有三秒時間,如果機靈,逃得走的。”

    苗樂安無語看她,這啥人,自己寫故事讓別人想入非非,現在又嫌棄人家反應不夠快。

    “你是不是在怪……怪飛鶴解密解錯了啊?”小政委偷偷問,避著後面觀眾。

    鐵訓蘭看她一眼。

    苗樂安︰“雖然他猜出了精神癥的寓意,但公式全對代數全錯,有點不開竅。”

    “人類最愛出了錯找別人的問題。”鐵訓蘭一棍子打死一船人,也不在乎這船人里有自己。

    “網絡成癮這種事,是一個巴掌能拍響的嗎?光怪AI有個鳥用。”

    這下子,周圍觀眾討論的聲音就顯得刺耳了。

    苗樂安默了默,“那你寫得也不太明顯,不是嗎?”

    鐵訓蘭一說這個就來氣,“難道我是技術不夠不能明著內涵人類嗎?”

    “樂安,你知道我的。”

    “要不是物種文庫死活攔著不許再增加抹黑人類的內容,我肯定把《大輪回》寫成玩家自殺率第一的本子。”

    “讓他們自罪,好好體會痛苦。”

    苗樂安︰“……你不是真反人類吧?”

    鐵訓蘭沒好氣白她,“差得遠呢。”

    水面一片慘叫,飛鶴就義後,剩余獵人被怪物錘到毫無還手之力,虐菜虐的行雲流水。

    尚東來也不知被投放去哪兒了,沒托兒引著,三四輪下來,23層還沒通關的人。

    龐默默心急如焚,又不能罵玩家笨。

    上青天摸摸胡子,“看來後續得在游戲版設計攻略,至少教會玩家收集線索。”

    “以後也得加大智斗型文豪本的推出,不然人類智商真適應不了‘會轉彎’的故事了。”

    龐默默無奈︰“小上老師,咱別說以後,說說眼前吧。”

    上青天︰“你也下去。”

    龐默默︰“??我?”

    上青天︰“對,既然高估了玩家水平,就得用現有力量補救。”

    龐默默語塞︰“可,我倒不是不願意下去,我怕——”

    他搓搓手指頭。

    剛出院沒倆月,要再被刺激住院,這季度獎金我真要飛灰了。

    上青天︰“……”

    “不會扣你錢的。”

    一听這話,龐老師頓時眉飛色舞,屁顛屁顛道︰“好 ,我馬上申請,下潛23層。”

    ……

    同樣的問題,各位文豪也想到了。

    【@徐寧天驕︰我在9層,這幫人行不行啊,南牆要撞多少次才明白?那是口枯井啊枯井,底下沒有路,不是下層遺跡入口!】

    【@朱日和︰真棒,我這層快仨小時了,還沒人通關呢】

    【@鐵訓蘭︰@徐寧天驕今天很煩,學姐,你在黑井蜘蛛嗎?我在風能力者這層】

    【@徐寧天驕︰不會讓我親自下場演示吧,靠,我不想,玩太多次了,沒興趣】

    【@朱日和︰天驕,主創團隊是有義務這樣做的】

    【@徐寧天驕︰……】

    【@朗圖騰︰干啥呢,你倆咋又在吵架?】

    見又內訌了,鐵訓蘭道︰

    【要不游戲版開貼吧,寫寫關鍵線索】

    話沒說完,幾縷流光從天而降,新一輪玩家來了。

    其中西裝革履,自信擼頭發的那人,不是龐默默是誰呢?

    鐵訓蘭微哂。

    龐老師,您正裝打架,真有閑情啊。

    後台早就看見鐵訓蘭和苗政委在本層做圍觀了,龐默默雖然看不清她們面目,還是非常主動地朝石頭後揮手。

    苗樂安立刻激情回應,充滿快樂︰

    “這下好了,有人領著通關了。”

    “我剛還想,如果一直過不去,我就再打一次,決不能讓關卡落空呢。”

    鐵訓蘭想起了苗政委“絕不殺人”的壯舉。

    樂安真是個利他多于利己的人。

    游戲版上,《大輪回遺跡》數據爆表,開測三小時點擊量過五百億,鐵訓蘭選個流量高峰,聯合著朱日和、夜流竹一起發帖。

    【#騎士團滑鐵盧##一把通關50層真傳#《大輪回遺跡》到底怎麼玩?你會找線索嗎?】

    玩家們︰“???”

    ……

    這標題太會點炮了。

    #滑鐵盧#tag一冒出來,立刻吸收海量點擊。

    獨立騎士團白雲試驗場上,無數游戲師齊齊草了一聲。

    ……

    這誰啊,做不做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個文豪來自地球》,方便以後閱讀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23章 透過現象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23章 透過現象並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