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小吾君 本章︰第147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

    這次夏季賽的比賽場地在海濱城市, 去的人員並不多,除了主要參賽人員以外,還有教練經理和幾個工作人員, 坐著車去往了機場。

    千燈去辦登機牌, 隊員們坐在候機大廳各玩各的。

    燕秦戴著口罩靠在椅子上, 左邊瓜比正在和老媽打視頻, 右邊陶陶和伏安正靠在一起看電視, 張哥在看賽事流程, 他拿著手機有些百無聊賴, 忍不住找藺綏去哪了。

    腦袋轉了好一會兒, 他才看見機場落地窗旁站著的青年。

    他穿了一件墨綠色的t恤,手指隨意地放在扶欄, 讓人一眼掃過的時候難以移開視線。

    燕秦忍不住悄悄走過去,想要嚇一嚇他。

    藺綏垂眸听著電話那邊的人和他討價還價, 語氣涼涼地說︰“這筆生意你不想做可以不做,只是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你未必有更好的機會。”

    想讓他讓一個點的利, 真當做生意是菜市場買菜?

    藺綏用原始資金進行投資炒股之後建立了新的資金鏈,收購公司利用機會將它回春, 這倒不是藺綏有多喜歡做生意,只是于他而言, 哪怕這里是一個虛擬的世界,擁有資本就擁有了一定的安全感。

    這是他的世界法則,慣性成為不被宰割的一方。

    藺綏掛了電話,讓以後再有這個人的電話自動轉接,不要再來打擾他。

    有些人似乎就是看不清楚誰才是真正的主導,藺綏腦海里想著企劃案, 耳邊听到輕微的動響,下意識偏頭。

    這是他防備性的動作,呈現絕對的冰冷。

    燕秦準備拍他肩膀的動作僵在半空中,被他的神色弄得一愣。

    藺綏看見小狗傻住的樣子,表情略略回溫。

    “居然沒嚇到你,你要不要吃什麼,我去給你買點?”

    燕秦干笑了一會,為了緩解尷尬,硬著頭皮說了後面一句話。

    藺綏好心給了他台階︰“幫我帶瓶水吧,謝謝。”

    燕秦點頭,立刻小跑著離開。

    燕秦走向商店,腦子里都是藺綏剛剛陌生的表情,他還沒見過他那種模樣,雖然說是怪嚇人的,但他又覺得好像有點讓他說不出的興奮。

    他知道自己這個情緒很怪異,但他確實看見藺綏冷冰冰的表情第一反應不是害怕,因為他知道藺綏那種情緒不是針對他。

    不過他覺得自己不害怕正常,可有一點興奮是為什麼啊?

    燕秦忍不住抓亂了頭發,百思不得其解。

    藺綏那個樣子真的好不一樣哦,簡直和從前他記憶里的那個小媽判若兩人,他越來越不理解為什麼藺綏甘願在家里當怨婦了,感覺特別違和。

    從商店里買了飲料之後,燕秦還在尋思這件事情,一邊思索一邊往位置上走,口袋里的手機在此刻振動起來。

    陌生來電,燕秦點擊接通,听見老爸助理的聲音。

    “少爺,燕總有話要和你說。”

    燕秦︰“我不想听他說什麼,要是為了給我把早年拜回來,那就不用了,我們父子之間不必這麼假客氣,還有麻煩你轉告他,亂搞的人遲早那里爛掉,別四十多歲就染了一身病,我可不打算提前吃席,我現在忙著沒空回去繼承他的遺產。”

    “拜拜。”

    燕秦語氣歡快的掛了電話,熟練地將號碼拉黑。

    今天也是孝順的一天。

    燕行森剛接過電話就听見了不孝子的一頓輸出,接下來就是非常無情的掛斷聲,再打過去就打不通了。

    燕行森胸膛劇烈起伏,看向秘書︰“他這是發哪門子的瘋?”

    秘書秉承著專業的素質,立刻回答道︰“可能少爺馬上要比賽了,心情比較緊張。”

    “他緊張個屁緊張。”

    昨天晚上去醫院檢查的他才緊張好嗎?

    給那麼連續打斷立都立不起來了,搞得他非常慌張,今天還被這臭小子詛咒。

    燕行森一想到他搞比賽就頭痛,明明混小子腦子那麼聰明,偏偏上了大學之後不好好讀書,跑去不務正業,他都不知道被人笑話多少次。

    秘書︰“這次比賽少爺換了一個新的隊友,可能怕發揮不好。”

    秘書這兩年才上任,只知道老板有一個男夫人,但並不知道對方姓甚名誰又長什麼樣子,他手機里有老板幾個情婦的聯系方式,卻沒有老板正宮男妻的電話,所以並沒有認出來少爺的新隊友就是從沒有露過面的老板娘。

    燕行森擺手表示不想听︰“知道他人沒事就行,這種事情我不關心。”

    秘書閉嘴,心里記下以後這種事情都不匯報。

    很久之後,燕行森非常後悔這一天沒有多看一眼那個所謂的新隊友的資料。

    機場,登機時間到,ce的人陸續上了飛機。

    由于機票是千燈提前一段時間就預訂好的,所以買到了靠在一起的位置,藺綏旁邊坐著燕秦,少年人高馬大,將空間佔得滿滿當當。

    他身上帶著蓬勃的熱意,昂首間突起的喉結和衣領下的鎖骨,都帶著少年獨有的荷爾蒙。

    藺綏輕抿了一口水,他胃痛的那個晚上燕秦剛洗完澡沒來得及穿上衣,腹肌看起來手感就很好。

    他其實有無數個主動的機會,但是他偏偏不想,他就想要看狗狗被肉骨頭釣到欲罷不能,眼巴巴主動送上門的樣子,這樣的狗狗才最好摸。

    燕秦完全沒有意識到身邊的貌美小媽在盤算什麼,打開了特地收集的歌單。

    “听歌嗎?”

    藺綏看著遞到面前的一只耳機,並沒有推拒,點了點頭。

    但是當听清楚耳機里的歌詞時,藺綏表情一僵。

    耳機里放的歌曲是英文,大意是︰你是個大傻瓜,你老公出軌啦,他和小姨子跑啦,你不離婚就等著守寡吧,他的錢不會給你,他的情婦一大堆……

    燕秦︰“好听嗎,旋律挺好的,你要不喜歡我們可以換下一首。”

    下一首也是個英文歌,歌詞非常的火辣直白。

    他有美女和鮮花,你就應該去找鴨,年輕力壯基霸大……

    燕秦一邊搖頭一邊嘆氣︰“金玉良言。”

    “看來隊長很懂啊,”藺綏眼神意味深長,靠近了燕秦耳邊,輕笑著說,“可我記得你還是處男啊。”

    徐徐熱風從耳過吹到面頰,挾裹著青年身上獨有的甜香。

    像枝頭垂掛散發著成熟氣息的果實,嗓音里恰到好處的微妙停頓與上揚,讓那股馥郁甜蜜的氣息越發濃烈。

    燕秦耳朵漸漸染上紅色,有些磕巴地說︰“怎麼啦,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不行嗎,這種事情又不是非要實操。”

    藺綏撐著下巴看著他說︰“那我也送你一句金玉良言,你記得多練練,以免實操的時候技術不好被人嫌棄噢。”

    “怎麼?你經驗很豐富嗎?”

    燕秦忍不住反問,心里不得勁地想著燕行森也就偶爾會回家,一個月交幾次糧啊。

    他又沒由來地煩悶起來,心里堵的慌。

    “你覺得呢?”

    藺綏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確是經驗豐富啊,在燕秦身上練多了。

    但是他要是直接告訴燕秦說他在男人身上練出了經驗,燕秦還不得氣死。

    “我看你性冷淡還差不多。”

    燕秦有些篤定,畢竟一起訓練半個月了,他就沒看見過這個人解決問題,早上沒有晚上也沒有,早衰也沒有衰得這麼早的。

    不過這樣也好,燕秦听說那個圈子亂的很。

    藺綏輕笑了一聲,沒承認也沒否認,靠回了座椅上戴上眼罩準備休息。

    燕秦覺得他這樣多半是默認了,心里不免有些唏噓,寬慰地說︰“電子競技不需要愛情,不記得是哪個戰隊里有個選手,談戀愛了手速就降低了,這樣也挺好的。”

    燕秦由此確定為什麼藺綏一把年紀結婚了還能逐夢電競圈,真相只有一個,他不打炮。

    心中無男人,拔劍自然神。

    很好,非常好,讓燕行森吃屎去吧。

    下了飛機之後,眾人抵達了酒店。

    為了省經費,千燈訂的都是雙人間,讓選手們自己拿房卡。

    下路雙人組毫無疑問綁定在一起,瓜比自覺的和教練張哥住一塊,于是中野兩位選手依舊是舍友。

    養足精神,ce選手們在第二天下午坐車抵達了比賽場館。

    6月6日,dbsp;   全國十六支參賽隊伍匯集此地,常規賽采取bo3賽制【三局兩勝制】,比賽結束後,積分前十名會進入季後賽。

    ce休息室里,教練做開賽前的動員。

    “賽制之前已經說過了,但我還是要重復一遍。”

    “贏得越多積分越高,季後賽就越有利,只要我們拿到了小組積分第一,在季後賽bo5賽制里,包括四強雙敗,我們只需要打三場。”

    “積分越低,我們要打的比賽就越多,變數就越多,我們的目標就是拿第一,除了阿綏都是老選手了,不要出不該出的錯誤。”

    “執行我們之前的計劃,會被我們打敗的對手不需要動用阿綏這張王牌,必要時刻阿綏再亮相,明白嗎?”

    所有人點頭︰“明白。”

    賽場之上,星光璀璨,每家戰隊的粉絲舉起燈牌和手幅,為自己支持的戰隊加油。

    常規賽時間是6.6-6.13,每天兩場比賽。

    ce是第一場對戰mz,cm是第二場對戰kj。

    ce作為眼下人氣最高的戰隊之一,觀眾台上將近一半都是ce的粉絲。

    剩下的一半里,五分之三是cm的粉絲,mz和kj是二流戰隊,支持者平分剩下的五分之二。

    實力和人氣掛鉤,賽場向來如此。

    藺綏從包里拿出了外設接入電腦,解說在介紹情況,作為本次夏季賽登場的新選手,導播持續把鏡頭切在他身上。

    絢麗燈光下,青年的面容沉靜漂亮。

    場下爆發了歡呼,當藺綏歪頭听燕秦說話的時候,女粉們的尖叫聲差點掀翻屋頂。

    在如同山崩海嘯的雀躍之聲里,藺綏听見燕秦說︰“別緊張。”

    藺綏勾了勾燕秦的小拇指,當做回應。

    燕秦看著自己的手指,有些不自然地用小拇指敲了敲鍵盤。

    鯊站直播間里,芝士餅干早早就蹲守好,掛在官方直播間觀看比賽。

    這把對芝士餅干來說其實沒什麼懸念,他覺得ce打mz綽綽有余,但是身為主播,他不能這麼說,萬一被打臉了或者被帶節奏都不太好。

    “這把我預測什麼?我預測ce能贏。”

    【大哥說話還是保守了,ce必勝沖沖沖!】

    【ce永遠的神!】

    【拜托也別說大話,小心閃了舌頭,mz也不弱好嗎,那個新中單誰知道會怎麼樣。】

    【我們大哥可知道白夜的神的威力,笑死,別以為長的好看打游戲就不厲害ok?】

    【yan神沖鴨!】

    【sui神沖鴨!】

    芝士餅干看見了那些彈幕,說︰“我希望白夜能夠露臉。”

    關于sui打職業,質疑聲一直從未停止,芝士餅干倒是挺看好他的,畢竟和sui對線的時候,他深深地感覺到了這個人的手速壓力,所以他並不擔心ce的實力。

    隨著比賽開始,直播間里滾動的彈幕越來越多。

    芝士餅干發現ce好像並沒有換打法,依舊是以yan的野核為主,sui也沒有玩法刺,偏向于控制系,配合yan的玩法。

    他心里有些失望,他以為sui進了賽場就可以重新讓大家知道白夜,但似乎並不是這樣,和以往沒什麼區別,sui的閃光點和擅長項完全就被埋沒了。

    芝士餅干能看出來,許多觀眾們也能看出來。

    【看來你得失望了,人家不玩白夜。】

    【有一說一白夜在賽場上還是不太好發揮啊,萬一沒帶好就輸了,穩妥點也行。】

    【都說了還得是yan神,ce大爹名不虛傳。】

    【之前還猛吹白夜的神呢,給我笑拉了,就這就這啊。】

    【不是我說這中單也沒什麼特別的呀,我上我也行。】

    【拜托這是在打職業,又不是想玩什麼就玩什麼,你行你去打dpl。】

    【這人手速其實還可以。】

    【綏綏老婆好棒!】

    各種各樣的彈幕交織,網友們在各種地方開帖討論,許多人覺得ce新來的中單平平無奇,ce依舊是在走老路子,之後說不定還會翻車。

    不過不管是什麼樣的輿論聲,都無法影響到賽場上的人。

    以ce的實力,打mz的確很輕松,對面沒有抓住燕秦帶亂他節奏的能力,所以在經濟拉開以後,mz直接被平推。

    藺綏並沒有發揮自己的極限,完美地扮演工具人。

    z,粉絲站起來喝彩。

    藺綏看著從天花板上方照下的燈束,盡管勝利在預料之中,他仍然牽動了嘴角。

    燕秦帶著隊友和對面握手,向台下鞠躬,背上背包退場。

    “我們先走,不然一會兒就得被堵著采訪了。”

    燕秦看起來非常有經驗,他戴著口罩,拉著藺綏開溜,打算提前去車上。

    藺綏跟著他向前走,賽場里有一段走廊里沒有亮燈,只有綠色的緊急出口字樣格外明顯。

    “打比賽贏的感覺怎麼樣?”

    “不錯。”

    勝利的感覺的確很好,尤其這是和燕秦站在同一陣營的勝利。

    藺綏想到這一點有些恍惚,他似乎從未如此純粹的燕秦站在同一邊。

    即使是在修真界時,他們看似一體,對付共同的危險,但是他有異心,本質上來說他和燕秦仍然不算同一個陣營。

    “你會喜歡上這種感覺,我第一次打比賽贏是15歲的時候在網吧,那種感覺真的非常非常好,第一次站上賽場拿下勝利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會一直走下去。”

    即使在黑暗中看不見少年的臉,藺綏也能感覺到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有多神采飛揚。

    “藺綏,這只是開始,接下來你會和我一起一直走下去,對吧?”

    燕秦正兒八經地叫了藺綏的大名,在這一刻藺綏在燕秦的心里,就是純粹的可以走下去的戰友,那所謂的其他身份,在他腦海里被忘得一干二淨。

    “對。”

    起碼這個世界,他會的。

    少年並不知道這許諾中藏著他無從得知的限定期限,听到答允後渾身歡喜不加掩飾。

    燕秦帶著藺綏離開了漆黑的走道,然後出了場館遇見了堵在那里的幾個粉絲。

    “燕哥!簽個名!”

    “燕哥牛批!”

    “燕哥你別跑啊!”

    “綏綏老婆我愛你!”

    在一群喊燕秦的聲音里,其中一句格外明顯。

    燕秦跑路的動作慢了下,回頭給人簽名。

    “剛剛喊綏綏老婆的是哪個,懂不懂不能亂喊啊,下次不許了。”

    燕秦嚴肅地囑咐,被點名的女粉讓藺綏給自己簽名,一邊嘴快道︰“不行啊,我不能喊他老公啊,因為我的老公是你。”

    藺綏簽名的手微頓,淡淡地說︰“小孩子不可以太花心。”

    被美人的一雙眼凝視,女粉立刻喪失理智地說︰“好好好,我不要他,我只要你!”

    燕秦︰“我覺得我們還是快走吧。”

    唯一沒有要到簽名的粉絲卑微地說︰“最後再簽一個吧!求求了,可以這里簽一個綏嗎。”

    手幅上面有著“燕出法綏”四個字,很顯然,這是一個cp粉。

    藺綏沒什麼意見,在手幅上面簽了 ‘sui’。

    “燕哥也來一個可以嗎?”

    燕秦︰“最後一個了噢!”

    有人嘟囔︰“燕哥你雙標啊,以前讓你簽‘小燕子穿瓜衣’你都不搭理。”

    “你自己听听你覺得合適嗎?”

    燕秦受不了了,和藺綏離開。

    坐在車上的時候,燕秦還特地向電競新人解釋。

    “那什麼他們就喜歡磕cp,你不用管,他們連我和瓜比都能拉郎,簡直鬼畜。”

    “我不介意,只不過萬一我們的身份曝光了,他們會不會覺得我們在亂/倫?”

    藺綏俯身,面上寫滿了惡趣味。

    “畢竟你可是我的兒子。”

    燕秦咬牙︰“要我糾正多少遍,我才不是你兒子,你也懷不了。”

    藺綏攤手︰“那可不一定。”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反派肆意妄為[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反派肆意妄為[快穿]第147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反派肆意妄為[快穿]第147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並對反派肆意妄為[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