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小吾君 本章︰第148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

    燕秦當場石化, 神色出現龜裂,滿臉寫著對這個世界的懷疑和驚恐。

    顯然,這沖擊到了他的世界觀。

    燕秦腦子里飛快地思考, 他記得男人是不能生孩子的吧, 他直接從初中生物開始回憶, 確定了生命的誕生是精子與卵細胞結合形成受精卵,而男人根本沒有卵細胞。

    這本是他萬分篤定的常識, 但是在藺綏的表情下, 他開始動搖地想難道男同有什麼特殊懷孕方法?

    可是男同也是男人啊,莫非藺綏在他不知道情況下去了一趟泰國,但是再先進的變性手術好像也不能給人安裝這個東西吧!

    燕秦頭腦風暴, 現實才過幾秒,他有些不確定地問︰“什麼叫不一定?”

    藺綏繼續逗他︰“就是字面意思。”

    燕秦糾結地求證︰“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要是這是真的, 那藺綏不得被抓去做研究?

    一根手指點在了他的唇瓣上,他看見身旁坐著的青年眼眸含笑︰“你以後會知道的。”

    燕秦腦袋里浮現問號, 什麼叫他以後會知道的,難不成藺綏還要懷給他看嗎?

    不要男媽媽不要男媽媽!他沒打算再要個弟弟!

    燕秦有些恍惚,在藺綏的手指劃過他唇瓣時下意識地舔了舔外物,眼神迷茫地和藺綏對視。

    藺綏面上有瞬間的詫異,他收回了手,拿出紙巾將指尖的濕潤擦去,將垃圾放置在車上的小型垃圾桶里。

    他一整套動作不過半分鐘, 燕秦在動作結束之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做了什麼, 還沒來得及害羞, 就陷入了被嫌棄的哀怨里。

    不至于吧他就是不小心舔了一下,至于這樣仔細地擦手嗎,他口水里又沒有病菌。

    燕秦剛想解釋一下, 就听見車門被打開的動靜。

    瓜比一邊開門一邊嚷嚷︰“哇你們倆溜的也太快了吧,那些人想找你們采訪都逮不到,還是讓伏安去應付了。”

    藺綏挑眉︰“讓他去?”

    伏安出了名的沉默寡言,根本不愛和人說話,和隊友的交際尚且如此,更別說對外人了,讓他去采訪,那不是折騰他?

    瓜比︰“是啊,我們抽簽,伏安抽到了。”

    燕秦樂了︰“那記者肯定不想問什麼了,畢竟伏安是出了名的難采訪。”

    伏安倒也不是不回答,就是記者問什麼他說什麼,回答基本在五個字以內,一板一眼,堪稱dpl采訪噩夢。

    “估計一會兒就能結束了,陶陶在那里等他,剛剛出來的時候你們遇見粉絲沒,哎,現在的人啊,真是只聞新人笑不見舊人哭,以前多少磕我們‘小燕子穿瓜衣’的,現在都改磕你們倆了。”

    瓜比哀哀怨怨,但實際憋著笑,臉上的肉瘋狂顫動。

    張哥嫌棄地說︰“你可閉嘴吧,好歹阿綏好看,兩個帥哥往那兒一坐賞心悅目,誰要跟你組cp?”

    瓜比驚詫︰“不二兄,你是不知道我們也有個cp名稱叫做‘瓜爾佳’吧?”

    “什麼玩意?”張哥掏了掏耳朵,表情一言難盡道,“他們也是真不挑啊,這都能下得去嘴。”

    瓜比拍胸︰“你懂什麼,我可是萬金油,和誰都能組cp,不過還是伏安和陶陶雙人組的cp火一點,畢竟是射輔聯動。”

    “他們的可好听了,叫伏見陶山,藺哥和隊長的也不錯,燕出法綏,夫唱夫隨的,為什麼到我這里,不是‘小燕子穿瓜衣’就是‘瓜爾佳’,一點格調也沒有。”

    藺綏被他耍寶的表情動作逗笑,好奇地問︰“為什麼你要取這個id?”

    瓜比撓頭︰“這個嘛,當初年少輕狂的時候,我打游戲被對面說開掛,搞笑,玩得好就是掛?”

    “所以打職業的時候,我就給自己起名叫‘掛逼’,當時那個經理說這個id有點不太和諧,讓我換一個,我就干脆取了諧音。”

    藺綏了然︰“看來瓜哥也是江湖的傳奇。”

    瓜比昂首︰“那當然,想當初我叱 dbsp;   燕秦在一旁看著藺綏和隊友聊天,心里滿是欣慰,這樣才對嘛,他們ce是一個整體,就是要一起開開心心。

    千燈打開車門就听見瓜比在憶往昔崢嶸,好笑道︰“你是不是還得把贏了小學生五塊錢的零花錢的事說出來,行了行了別吹水了,趕緊回去休息,明天和後天沒我們的比賽,不過明天sre打vt,你們要來現場觀賽嗎?”

    sre是老牌俱樂部,風頭最盛的時候幾乎包攬國內大小賽事的冠軍,但近年來隨著人員流動,已經不是當初的雄獅,但實力也不容小覷。

    vt比ce早成立兩年,勢頭同樣很猛,洲際聯賽時ce止步四強,就是因為敗給了vt。

    這兩支隊伍比賽,ce是一定要看的,只是看直播還是看現場,千燈看選手的選擇。

    大家把視線看向燕秦,燕秦想了想說︰“看現場。”

    千燈看大家都沒有異議,點頭說︰“那我從內部渠道拿票了。”

    一行人回了酒店,到酒店的時候是八點半,他們六點吃的晚飯,瓜比餓了喊要加餐。

    千燈拍板︰“那我訂點吃的大家一起看直播。”

    大家聚在瓜比的房間里,張哥把直播開了投屏,大家盤腿而坐。

    外賣到的時候,藺綏和千燈離門最近,開門拿東西。

    “是……藺綏嗎?”

    一道帶些遲疑的聲音從側面傳來,藺綏抬頭,看見隔壁房門口站著個穿著白色t恤戴著黑色眼鏡給人一中理工輕熟男氣息的青年。

    對方像是在這個時間確定了就是他,走近打招呼道︰“好久不見。”

    藺綏一時之間並沒有想起這個人是誰,可以確定這個人對于原主來說並不怎麼重要。

    那人察覺到了藺綏表情里的陌生,有些失落地提醒︰“我是雲濤,我們大學是一個社團的。”

    雲濤這個名字打開了藺綏的記憶開關,藺綏瞬間想起了這個人是誰。

    暗戀原主的學長,不重要的人物。

    雲濤沒有和原主告白過,原主根本沒察覺,他一心撲在燕行森身上,持續單相思,沒有把注意力分給別人。

    千燈努努嘴︰“我先提東西進去。”

    藺綏點頭,半掩著門,站在走廊里和雲濤客氣地寒暄。

    雲濤︰“之前听說你結婚了,不過好久沒有你的消息了,你最近還好嗎?”

    原主自從結婚了,瘋狂在朋友圈里秀恩愛,但是他漸漸發現了燕行森的抗拒,越來越不愛發動態,每天除了逛街喝酒,就是催燕行森回家。

    最開始發現燕行森出軌的時候他大吵大鬧過,後來發現燕行森是真的直男後,退而求其次,也不鬧了,就要燕行森時不時回家陪他。

    他覺得自己當初秀恩愛的樣子很丟人,所以和從前的朋友幾乎切斷了聯系,在別人看來,他就像是銷聲匿跡了,沒有任何消息。

    藺綏答︰“還好。”

    雲濤感覺到了他的冷淡,從口袋里遞出了一張名片。

    “這是我的聯系方式,你有什麼事都能來找我,畢竟我們是朋友嘛。”

    藺綏接過名片的時候,雲濤眼尖地發現他沒有戴戒指。

    房間里,燕秦看見藺綏沒回來,忍不住問︰“他人呢?”

    千燈︰“踫到了他朋友,在門口聊天。”

    燕秦起身,朝著門口而去,剛打開門他就听見有個男的略帶驚喜地問藺綏︰“你離婚了嗎?”

    他第一反應是離不離婚關你屁事,你高興個什麼勁兒,然後才一愣,藺綏離婚了?

    他怎麼不知道?

    他停下了走出去的步伐,靠在門邊偷听。

    藺綏听見了門口的動靜,神色不變道︰“我不喜歡戴戒指。”

    這其實是答非所問,但對于听眾來說,這句話會自動轉化成某中含義。

    雲濤面上沒忍住帶些失望,但心思又忍不住活絡起來,如果真的是婚姻幸福,怎麼會不喜歡戴戒指呢,當初他在朋友圈發消息的時候,明明笑的那麼甜蜜,但現在已經察覺不到那中幸福的感覺了。

    “原來是這樣……不過兩年多了,你比以前更好看了。”

    雲濤注視著藺綏的臉,忍不住說。

    他總覺得藺綏比從前成熟性感了許多,這中性感並不是表面的風情,而是一中從內里透出的由閱歷和經歷所蘊養的美,透著刺骨銳利的寒涼。

    是比從前好看很多,好看到近乎陌生了。

    燕秦听到這里就忍不住了,忍不住走了出來,將男的上下打量了一遍。

    也就比燕行森長得年輕點,論臉的話還不如燕行森呢,就這還想挖人牆角?

    “再不進去,他們就要吃完了。”

    燕秦站在藺綏身邊,拉住了他的手。

    雲濤看著從門里走出來的高大少年,看著他略帶佔有欲的動作和敵意的視線,他看向藺綏,神色有些復雜,他記得藺綏的丈夫並沒有這麼年輕。

    藺綏頷首,和雲濤告別︰“那我先進去了。”

    燕秦沒等雲濤接話,直接拉著藺綏進去了,關門前還警告性地看了陌生男人一眼,用口型讓他離藺綏遠點。

    吃完東西看完直播已經九點多了,大家收拾了一下垃圾,回了各自的房間。

    藺綏拿了衣服進浴室洗澡,等他出來的時候,發現燕秦手里正拿著一張名片。

    燕秦︰“這你剛剛拿東西掉出來的,這是那個人的名片吧,留著也沒用,我幫你丟了?”

    “為什麼要丟?”

    藺綏故意面帶不解,制止了燕秦的動作。

    他慢條斯理地從燕秦手里抽回了那張名片,說︰“你認為的金玉良言,我正在考慮。”

    燕秦瞪大眼楮︰“你考慮也考慮一個好的啊,那個人瘦巴巴的,你看上他什麼啦?”

    “你起碼要選個年輕力壯的,退一萬步講,不能比我差吧,總不能長得不如我,身材和體力都不如我,有我這麼個珠玉在前,你眼光得高一點,不能把標準定在我爸那里,那也太掉檔次了。”

    燕秦很不理解,甚至想帶藺綏去看眼科。

    “你體力很好嗎?”

    藺綏擦著沒完全吹干依舊微濕的頭發,朝著床邊走。

    他這一步沒跨出去,被人拽著衣角停在了原地。

    高大強壯的少年最听不得人的質疑,尤其是體力方面。

    “不信你試試,你居然懷疑我!”

    燕秦一把脫了上衣,露出了上半身,肌肉線條輪廓流暢漂亮,在燈下光澤恍如玉石。

    燕秦趴在地上做了一個標準的俯臥撐,對著藺綏催促︰“你坐我身上,我照樣給你做一百個,說誰體力不行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反派肆意妄為[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反派肆意妄為[快穿]第148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反派肆意妄為[快穿]第148章 誘系小媽x直男繼子並對反派肆意妄為[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