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番外三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月渡寒塘 本章︰第159章 番外三

    忽然出現的神社從外面看去倒是和推文照片里的一模一樣。

    推主為了增加神社的神秘氣息和歷史氣息使用了濾鏡, 實際上肉眼看,在照片中略顯青綠色的大門在現實里只是浮了一層淺灰和薄苔,比社交平台上渲染的搖搖欲墜神社形象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尚在運作的六眼告訴他,門口立柱使用的木材居然真的是一千多年前的。但這片古怪的森林存在咒力壓制, 六眼有沒有受到影響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大概因為是一千多年前建築的緣故, 許多現代神社的建築細節它都沒有, 說好听點是大道至簡,說難听點……大概有種湊合湊合隨便建建算了吧的咸魚感?

    一千年前……也這麼偷工減料的嗎?

    五條悟摸了摸下巴, 不知道為什麼總從這個敷衍的大門口看出了一點詭異的熟悉感。

    不是說神社里是什麼有求必應的厲害神明?不管真的假的,他對這個敷衍的神社一點意見都沒有的嗎?

    真是位好脾氣的神明。

    “嗤,”兩面宿儺一聲嗤笑, “好脾氣?”

    五條悟︰?

    他和夏油杰對視了一眼︰“我剛剛說出聲了嗎?”

    夏油杰聳肩︰“沒。”

    他頓了一下︰“但是跟直接寫在臉上也沒區別了。”

    他剛剛的表情一看就在心里編排什麼,大概是在說神社建築偷工減料神社主人居然能忍之類的誹謗。

    ——非常五條悟大少爺式的吐槽。

    不光被摯友猜到,還被宿儺看出來的五條悟大呼小叫︰“這麼明顯的嗎?”

    夏油杰十分損的點了點頭。

    他沒法控制兩面宿儺的行動, 在他們兩個人還在門口大呼小叫的時候, 他就先譏誚地挑了挑眉,率先推開了神社的大門,大爺般的走進去抬頭掃了一圈內里的環境。

    “看出來什麼了嗎?”五條悟跟著他踏進神社,跳脫的拍上宿儺的肩。

    夏油杰︰“……悟。”

    這忽然出現的神社恐怕連六眼都沒看見是怎麼出現的,兩面宿儺折在里面是為民除害,五條悟怎麼也在不能使用咒力攻擊的情況下就這麼去湊熱鬧。

    而且說起來, 不止這個神社,最近忽然出現的東西是不是有點太多了。

    橫濱忽然出現了五座據說隸屬于港口Mafia的大樓, 附加一個只盤踞于本地的港口Mafia,和一群不知道為什麼就和咒靈展開了沖突的……異能者們?是叫這個名字吧?

    而東京則是忽然出現了鬼舞和產屋敷兩個家族式企業, 附加最近菜菜子美美子, 還有一年級的釘崎似乎喜歡上了之前听都沒听過的大明星, 叫什麼宇髓天元和童磨。

    這都什麼名字,一個怪的像藝名,一個和薨星宮里的天元大人撞了名。

    而且大部分人居然都沒發現這些東西是忽然出現的……菜菜子美美子一直堅稱他們幾年前就看見過童磨拍的雜志,而橫濱的窗在他和五條悟發出對港口Mafia的疑問後,理所當然的告訴他們,眾所周知橫濱的特產就是港口Mafia。

    所以這些忽然出現東西之間有什麼聯系嗎?

    神社內的五條悟已經開始鍥而不舍騷擾在場唯一一個千歲老人,夏油杰看了看腳上的拖鞋又看了看身後的樹林,聳聳肩也踏上了台階。

    總不能穿著一身家居服站在外面吧,更別提宿儺還在里面。

    說起來,這次召喚兩面宿儺出來之後,咒力消耗完全沒有之前嚴重。

    這大概率不會是什麼兩面宿儺良心發現。

    他正滿臉嫌惡地閃過五條悟按在肩上的手︰“……別踫我。”

    “哇你居然不和我打架?”五條悟滿臉震驚,硬生生把一句約架的話說出了“我媽已經三天沒打我了”的架勢。

    兩面宿儺︰……

    從沒見過這種上趕著找打的人。

    “啊……我知道了,”五條悟一邊靈活的躲過宿儺的拳頭一邊嘴欠道,“你出來之後發現自己不能用咒力!”

    “掌握了核心科技啊,杰!”他在打架的間隙超大聲的扭頭贊揚道。

    心知肚明是因為這片樹林不對勁,在其中不能使用攻擊性咒力的夏油杰十分配合的點頭

    怪不得今天宿儺不跟他打架,而是轉而去關注身後的神社。因為他一出來就發現了咒力不能使用,所以才沒呵五條悟打起來,于是今天的咒力消耗也變小了。

    不過兩面宿儺作為後來者不知道問題出在這片地方上,他們沒道理不用這個詐一詐兩面宿儺,。

    而被他們兩個人聯手糊弄的宿儺︰“……當我是那個小鬼嗎?”

    ——五條悟︰“我感覺你在內涵我可愛的學生悠仁。”

    “這里是神社,踏過鳥居之後就是神域,”兩面宿儺扯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離煩人精五條悟八丈遠,“你們不會以為,這就是說說而已吧?”

    “這就是神域?”五條悟看了看腳下的地磚,率先反應過來,“不對,所以你見過神?”

    ——他話語中透露出一股驚人的熟稔。

    那麼……高天原是真的存在的?千年前居然真的有神明?

    兩面宿儺當年接觸過神明?他和那個詛咒的所有資料里都沒提及過這件事,所以是年代太久信息失傳不是咒術界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

    宿儺停下往里走的腳步,轉頭似笑非笑掃過身後的兩個人︰“見過。”

    “弒神的感覺不錯。”他說。

    *

    系統︰【他們三個過鳥居了。】

    【知道,】居山晴樹還在啃梨,【不慌,反正他們看不見我。】

    開玩笑,他現在可是神明。雖然這是個他隨手捏的人設,但他怎麼說也是個開發員,是那麼容易被看到的嗎?

    不過兩面宿儺變成夏油杰的召喚小精靈之後還能和他們倆關系這麼好是他想不到的……這三個人已經變成這種手牽手上衛生間的小學女生一樣的友誼了嗎?

    居然一起來許願?

    他一邊 嚓 嚓啃梨,一邊等這三個人來這里許願。

    他還蠻好奇宿儺會許什麼願的。

    好奇心和窺私欲是人類基因中永遠不能抹消的部分,居山晴樹也不例外,他現在就是好奇,非常好奇。

    而這種好奇隨著三人離他所在大廳的位置的距離越來越近而變得愈演愈烈。

    五條悟正在和夏油杰說著些什麼網上看見的有關于神社神明的傳言,居山晴樹耳朵尖,听到了一句︰“居然還有人回去之後特地發帖說神社內供奉的神明特別帥。”

    也听見了的系統緩緩看向居山晴樹︰【?你發的吧?】

    居山晴樹︰心虛.jpg

    系統︰【所以就是你發的吧?你這麼不要臉的嗎?】

    發帖說神社靈也就算了,他還說自己帥?要臉嗎?

    居山晴樹︰【……怎麼了怎麼了我說的有什麼問題嗎?】

    系統︰臉皮厚度嘆為觀止。

    “我倒要看看這個有多帥。”跟夏油杰感嘆完推上什麼repo都有的五條悟摘下眼罩,斗志滿滿的跨過門檻。

    夏油杰︰???

    你這奇妙的勝負心為什麼要點在這種地方?

    “飛鳥時代的神像,哪能看出來帥不帥,”他緊跟其後吐槽道,“這麼多年,能勉強看出來個人形已經不錯了。”

    他說到一半,忽然想起這個六眼認證千年以前的木制建築也都保存的十分良好,于是又默默收回了後半句話。

    說不定呢……?

    畢竟這個神社都是莫名其妙出現在這片森嶺里的了,有個現代化寫實風的帥哥雕像听起來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我已經想好了,”五條悟十分鄭重的說,“如果這個雕像沒我本人帥的話,我就要許願五條悟世界第一帥。”

    身後傳來一聲嗤笑︰“那要是比你帥呢?”

    五條悟︰“……這種事情絕不可能發生。”

    ——自信心也點在奇妙的地方了呢。

    “你以前不是弒過神嗎?”五條悟若有所思看向兩面宿儺,“你殺的那個帥嗎?”

    兩面宿儺︰……

    “不記得了,”他居然真的回想了一下,“只記得我殺的那個很菜。”

    居山晴樹︰???

    居山晴樹︰啃梨的手,微微顫抖.jpg

    兩面宿儺你什麼時候弒過神了我怎麼不知道!

    他被夏油杰收服成小精靈之後就恢復了之前的那副模樣,和虎杖悠仁不能說一模一樣,只能說是毫無關系。

    剛剛他乍一進來,居山晴樹都沒反應過來這是宿儺。

    系統︰【當時宿儺簡直就是個出去一趟像脫韁野馬一樣的帶惡人,一年半載的看不見人影,那個時代又沒有電話,你不知道他弒過神不是很正常。】

    居山晴樹︰【……你說的對。】

    雖然很慌,但他們又不知道現在這個神社內就站著一個神明,問題不大問題不大。

    居山晴樹想了想,覺得大家就當無事發生,打算繼續啃梨。誰想到一下子沒拿穩,手里的梨在空中打了個轉,一路滾到了五條悟腳邊。

    系統︰阿——梨——

    居山晴樹︰阿——梨——

    神社的地上全部都是灰,這梨是不能吃了。

    居山晴樹站在原地氣急敗壞︰【我才吃了一半!】

    系統︰【你咋拿個梨都拿不穩,你說說你還有什麼用。】

    【那不是剛剛宿儺說他弒神,】居山晴樹默默,【我就在想要是真的打起來了,我是動用管理員權限作弊還是就拿高天原那一套跟他打。】

    畢竟現在這個新融合的世界是沒有世界意志的,他就算佔了神格也沒人跟他算賬,敢和他一個開發員講霸王條款賣身合同。

    于是系統深刻鄙夷了一番他的裝模作樣,就在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拌嘴的時候,五條悟忽然蹲下身,把滾落到他腳邊的梨撿起來,然後舉著梨看向了居山晴樹的方向。

    系統&居山晴樹︰!!!

    居山晴樹︰【他怎麼看得見?!】

    系統︰【五條悟看見你了?】

    【不對,】他很快反應過來,【你沒給梨隱身?】

    居山晴樹︰【我為什麼要給梨隱身?】

    他只是從供台上吃個梨而已?

    然後一人一統︰……

    居山晴樹︰【我以為你會幫梨套個隱身。】

    系統︰【我為什麼要給梨隱身?】

    所以剛剛五條悟夏油杰還有兩面宿儺從門外進來,看見的就是一個梨一邊被啃一邊在空中飄是嗎……?

    “杰,”五條悟隔著一層無下限抓著這個被啃到一半的梨,“我覺得這個神社供奉的神不怎麼聰明的樣子。”

    居山晴樹︰………………

    所以剛剛他跟兩面宿儺說的弒神,是真的在嚇唬他對嗎?

    身後的兩面宿儺發出難以形容的極盡嘲諷之笑聲。

    居山晴樹︰……我遲早要打死這三個孫子。

    他默默撤了隱身,十分泰然自若的從簾子後面走到果盤面前,從里面挑了一個橘子,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他也只是一個普通路過神社管理員一樣。

    當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jpg

    新年新氣象,他這個神明殼子當然是新捏的,只要丟的不是他的臉,那就不是他丟臉。

    十分合理。

    五條悟端詳了忽然出現的人半秒鐘。

    ——“杰!他果然沒我帥!”

    居山晴樹︰???

    居山晴樹震怒︰“你放屁。”

    別的不說,這個神明殼子的臉是他所有殼子里最好看的一張好嗎?這還是他軟磨硬泡從總局的數據庫里摳出來的,現在整個管理局只有他在用。

    說自己沒他帥,五條悟你還要臉嗎?

    “你來神社是許願的還是比美的,你是白雪公主的後媽嗎?”他惡狠狠,“不許願就快走。”

    天天的在這比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男人,他就是嫉妒自己這張全管理局最好看的數據用臉,打算拿毒隻果藥死他。

    “誒別啊,”五條悟十分自來熟的過來試圖從果盤上取走一串葡萄,“久聞……嗯貴神社大名,我們今天可是翻山越嶺不辭萬里千辛萬苦來許願的。”

    “放下。”居山晴樹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這是給神供的,有點公德心,別亂拿。”

    五條悟︰“可是你也吃了誒。”

    居山晴樹剝桔子︰“所以我沒道德。”

    無懈可擊。

    他一邊剝桔子一邊暗戳戳試圖把橘子皮撥開後迸出的酸澀汁水濺到五條悟的衣服上,結果發現他開著無下限,只好遺憾作罷。

    “站著干嘛?”居山晴樹吃完一整個橘子發現五條悟還在旁邊,“不許願出去。”

    五條悟︰“誒——听說這里許願超靈的,祭司小哥介紹一下嘛。”

    居山晴樹幽幽︰“你有沒有想過我可能比你大得多。”

    他給這個身份建立的戶口檔案可是千年前。

    再者雖然他咬死不說自己就是神明,但在場的四個人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五條悟從善如流︰“祭司大哥介紹一下嘛。”

    居山晴樹︰……

    系統︰【笑死。】

    “只要走過鳥居,就是進入神域,”居山晴樹面無表情道,“只要你能付出相應的代價,在神域內真心許願並且願意成為神明信徒後,神明就會實現你任何願望。”

    “任何代價?”夏油杰忽然出聲,“付出的代價是和實現的願望相等的?”

    居山晴樹點頭。

    “那怎麼才能界定什麼和什麼才是同等的。”

    問到點子上了。

    站在祭壇邊身穿祭祀著裝,樣貌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間的神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價值當然是由神明來界定了。”

    “你所付出的,自然是在神明眼中和你所許願的價值同等的東西。說不定,你許願明天暴富,而神明卻只拿走你一天的光陰呢?”

    夏油杰一愣。

    這話語真是太過具有引導性了。

    “如果我只是想要一個沒有任何人打擾的雙休日,卻要求我付出生命呢?”他定了定神,不依不饒道。

    “嗯哼,”神明輕松的發出了一個氣音,默認下了這個猜測,“所以,要來賭賭看嗎?”

    “任何願望都能實現哦,”他聲音蠱惑,“你想得到誰的愛意,想得到一輩子花不完的錢財,想改變某件事的結局,想復活再也見不到的人,我都可以,只要你付出應有的代價。”

    神社內一片寂靜。

    “你這個,不是正常神明吸納信仰的方式吧?”兩面宿儺忽然插嘴,等到五條悟和夏油杰看過來的時候,他又不說話了。

    看樣子他之前還真跟高天原的接觸過。

    居山晴樹使勁在腦中回想了一下世界融合後員工手冊上說的每個世界高維體系融合規則,發現自己什麼也想不起來後決定想順其自然,按照他自己的劇本來算了。

    “對的哦,”白色祭祀著裝的神明無所謂道,“所以是墮神嘛。”

    這種吸納只要信仰不管會鬧出什麼事的作風,當然是墮落神明了。

    “墮神只要信仰,世界怎麼樣與我何干,”他跳到祭台上撐著下巴,“怎麼樣,考慮成為我的信徒嗎?”

    啊,說漏嘴了。

    居山晴樹裝模作樣的眨了眨眼。

    出乎意料,兩面宿儺低笑一聲︰“好啊。”

    “你是什麼願望都能實現對吧?”他不等神明強行否認自己這是祭司就自顧自說道,“我要復活一個咒靈,然後打他一頓。”

    “最好是,親手把他打到灰飛煙滅的那種,”他一字一頓,“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吧。”

    居山晴樹︰!!!

    ……不,他不知道。

    什麼仇什麼怨啊,他把宿儺變成小精靈之後自己也無了吧?千方百計把他復活就是為了再把他打死一次,兩面宿儺你有病。

    “誒,被搶先了啊。”五條悟不爽的撇撇嘴。

    “神明大人,我也來我也來,”他在居山晴樹的視線看過來後高舉雙手十分振奮,“我想要找到一個封印哦。”

    “就是那種,咒力封印!”他比比劃劃,“會定期變成人形的那種!是不是非常特殊!超級有趣!”

    “我想要他一直維持人形!”

    居山晴樹︰???

    ……不,但他不想。

    一直維持人形的話他還能不能下班了!絕對不可能!

    這兩個人許的願望為什麼一上來就要弄他兩個馬甲出來?!

    居山晴樹艱難咽下嗓中呼之欲出的髒話。

    “做不到,”他說,“……你們心不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人設馬甲不能崩》,方便以後閱讀人設馬甲不能崩第159章 番外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人設馬甲不能崩第159章 番外三並對人設馬甲不能崩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