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番外四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咿芽 本章︰第65章 番外四

    一手畢業證一手結婚證對小情侶來說是不是大好事不知道, 但是對長輩父母來說,那是絕對值得普天同慶。

    婚禮前一晚年雪蘭就高興得幾乎沒睡,一大早天亮了,立刻給梁夙年打電話, 兒子聲音听起來含含糊糊的, 瞌睡勁兒都快從電話里冒出來了。

    “怎麼還在睡?”

    “媽, 不是還早呢麼?”

    “早什麼呀不早啦!要準備的很多,你們還得趕去酒店拾掇呢, 快點起來,我們現在正在過去接你們的路上了。”

    “好。”

    掛了電話,梁夙年又眯了一會兒才揉揉太陽穴翻身坐起來。

    謝嘉然還沒醒。

    沒了他擋光, 被窗外亮光晃得不舒服, 皺緊眉頭拉起被子換了個方向,繼續睡。

    梁夙年看笑了,打個哈欠輕手輕腳進衛生間洗漱。

    收拾好弄好早餐, 才回到床邊把人從被子里挖出來︰“然然, 該起床了。”

    “好困......”

    謝嘉然被他拉著坐起來,眼楮都睜不開,順勢磕進他懷里繼續睡。

    “醒醒然然, 我們今天還有事要忙,忙完了再慢慢睡好不好?”

    “忙什麼......”

    “忙著結婚啊。”

    結婚?

    哦,結婚。

    對了,他們今天結婚!

    謝嘉然大腦精神一震,身體卻還醒不過來,迷迷瞪瞪抬起腦袋, 不到兩秒又砸進梁夙年頸窩。

    “好忙。”

    “昨晚應該早點睡的...”

    最後謝嘉然是被梁夙年抱著進衛生間洗漱的。

    就放他坐在洗漱台, 幫他擠牙膏, 幫他擦臉,中途還要抵著他的眉心不讓他眼楮閉上,堪比照顧小朋友了。

    吃過早餐換好衣服,謝嘉然終于完全清醒,年女士也老梁先生也到了。

    接上人準備離開時謝小年就坐在門口眼巴巴地看,年女士就欣然把它也一起帶上了。

    家長結婚的大日子,小孩兒怎麼能不在?

    他們直接去了酒店,化妝師已經在休息室等著了。

    只是出了一點小意外,原本約好的兩個化妝師其中一位臨時有急事來不了,只能兩個人共用一個化妝師。

    好在時間充裕,完全來得及。

    男生化妝快,加上底子好,沒多久梁夙年就結束了。

    自覺騰出位置讓到一邊,等待的時候見跟拍的攝影師一直在拍,也來了興致,摸出他的單反。

    “哥,你怎麼還把相機帶上了?”

    “順手啊,你看這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梁夙年靠在化妝鏡前不擋視線的地方,鏡頭對準謝嘉然︰“采訪一下這位新郎官,現在狀態怎麼樣,緊不緊張?”

    謝嘉然對準鏡頭打了一個懶洋洋的哈欠︰“很困,沒有力氣緊張。”

    “哦,看來我們的新郎官昨晚上沒睡好哇,那讓新郎官好好休息一下,我們來做一點簡短的介紹。”

    梁夙年開始無互動自己叭叭︰“嗯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情況是新郎正在化妝,底妝好了,正在畫眉毛......新郎非常的帥氣好看,大眼,小臉,小嘴巴,能跟這麼漂亮的新郎結婚,看來我們的另一位新郎官福氣不淺......”

    他一邊說一邊還要隨著講解移動鏡頭,攝影師和化妝師都被他逗笑了。

    謝嘉然又無奈又好笑,正想說話,就見化妝師舉著口紅湊過來,連忙躲開︰“我可以不涂這個嗎?”

    男孩子化妝他覺得已經夠挑戰的承受能力了,涂口紅他真的不能接受。

    “他都可以不涂。”

    他指著梁夙年。

    “梁先生唇色原本就比較深,不涂妝感也很好看,但是謝先生您唇色有些淺,涂上的話會更好看些。”

    “我不想涂。”他試圖掙扎。

    “可是這樣完成度會——”

    “沒事,他不想涂就不涂吧。”梁夙年偏幫男朋友︰“正好我也不想涂。”

    化妝師說︰“可是您本來就不用涂呀。”

    “他涂我涂都一樣。”

    梁夙年攤手︰“從現在到婚禮結束要讓我一直忍著不親他,這是不是太苛刻了?”

    “......”

    化妝師都懶得跟他解釋口紅可以做固色了,失笑舉手妥協︰“好好好,不涂,我弄頭發行了吧?”

    梁夙年比了個OK,沖謝嘉然眨眨眼。

    革命勝利。

    謝嘉然彎起眼楮,伸手從他手里拿過相機,把鏡頭對準他︰“該我采訪梁先生了,心情怎麼樣?”

    梁夙年正視鏡頭︰“嗯...很激動,很開心,很緊張。”

    激動開心謝嘉然能理解,但是緊張︰“為什麼緊張?”

    梁夙年臨時抱佛腳地想了想︰“大概是老婆太好看,得提防有人搶親?”

    “......”

    梁夙年看著一臉無語的謝嘉然,樂了。

    不知道又從哪里掏出一個紅包遞到謝嘉然面前︰“差點忘了給你這個。”

    謝嘉然接過,觸感厚厚一疊︰“爺爺奶奶給的的嗎?”

    “不是。”

    “叔叔伯伯?”

    “也不是。”

    “那是誰?”

    梁夙年指指自己鼻子︰“是這位。”

    “然然,新婚快樂!”

    兩位新郎準備得差不多了,大家也陸陸續續趕來了。

    肖池一進來就抱著謝小年不撒手,干兒子干兒子地叫得響亮,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今天認親來了。

    “我去,你倆要逆天啊。”

    黎塘看得齜牙咧嘴︰“結完婚別急著散場,去走一趟紅毯才不算浪費,帥我一臉!”

    沈學豪摸著下巴︰“贊同,今天但凡要是有人拍個視頻發網上,你倆又要殺瘋了。”

    陳文耀︰“加一。”

    劉毛毛掏出手機︰“那我先來?”

    他還沒打開相機,旁邊已經傳來 擦一聲。

    小圖姑娘美滋滋放下手機︰“抱歉啦先你們一步,我姐妹們已經嗷嗷待哺了,趕緊投喂一下~”

    人一多,休息室很快變得熱鬧。

    服務員送來新鮮的水果和甜點,擺滿了一整個茶幾。

    謝嘉然奇怪梁聰他們怎麼還沒來︰“昨晚不是嚷著一定要第一個到嗎?”

    梁夙年讓他看群︰“確實是第一個到,但是因為來的客人太多,他們三個都被大伯摁著腦袋去門口迎客了,在群里唧唧歪歪了老半天。”

    好慘。

    辛苦哥哥姐姐弟弟們了。

    黎塘趁著小圖跟姐妹們分享第一手快樂時溜過來把梁夙年和謝嘉然叫到一邊,悄悄道︰“問一句,嘉然一會兒上台有捧花嗎?”

    梁夙年︰“是準備了,但是還沒決定要不要拿,怎麼了?”

    “拿吧拿吧拿吧!”黎塘雙手合十求他們︰“幫兄弟個忙,到時候直接把捧花往我腦門上砸。”

    謝嘉然︰“你要捧花做什麼?”

    “當然是發揮它應有的作用啊。”黎塘往沙發方向示意了一眼,又拍拍自己口袋︰“戒指我都準備好了。”

    哦,這樣子啊。

    謝嘉然和梁夙年了然對視,沖黎塘點頭︰“好,我帶捧花,不過我準頭可能不太行,不一定能那麼精準砸你腦門上。”

    黎塘開心了,拍拍胸脯︰“沒事,嘉然你只管扔,搶不到算我輸!”

    -

    時間快到了,婚禮準備開場。

    按照彩排時的秩序,梁夙年得先進場地,等婚禮主持人介紹完開場白,然後由年女士送謝嘉然上台,親手把人交給梁夙年。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婚禮主持人就是他們萬能的大伯。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來賓、各位親朋好友︰

    大家好。

    婚禮開始前,我僅代表兩位新人,向前來參加結婚典禮的所有朋友們表示最衷心的感激和最熱烈的歡迎......”

    燈光匯聚,全場安靜。

    大伯照著手卡念詞,眼神時不時就要抬頭往面前站著的人瞟一眼。

    在第八次瞟到梁夙年回頭的時候終于忍不住了,壓著嗓子︰“大日子你給我安靜站好,多動癥犯了?”

    梁夙年立刻表示歉意,然後在大伯準備繼續往下念的時候打岔︰“提個建議,可以直接跳到新郎入場嗎?”

    大伯︰“干嘛?”

    梁夙年誠實道︰“您準備的開場白太長了,我有點等不及。”

    大伯︰“......”

    個臭毛頭小子!

    麥克風就在兩人之間,即使刻意壓低了聲音也阻止不了兩人聊天內容傳遍大廳。

    人群起了低低一陣哄笑。

    大伯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再拿起手卡,還是口嫌體正直地跳了一大段開場白,直接進行到另一位新郎入場。

    大門打開,謝嘉然挽著年雪蘭隨著聚光燈緩緩入場,走上台階停下,與另一頭的梁夙年遙遙相望。

    “我靠,我嘉然哥也太太太好看了吧!”

    梁聰目瞪口呆地夸張,然而很快又想起什麼,氣鼓鼓皺眉︰“要不是大伯強迫我接客,我早就能看見了,來得最早,見得最晚!”

    梁徹淡定扶眼鏡︰“是迎賓。”

    梁文珊樂得差點沒笑出聲。

    “我們參與的不是幸福的起點,也不是終點,而是最值得與親朋好友分享的一個里程節點。”

    “所以在婚禮正式開始之前,煩請大家先一起看一段視頻,讓我們一起從更久的起點出發,感受他們慷慨分享的,我們不曾參與的燦爛歷程。”

    大伯聲情並茂做完介紹,退至一邊。

    光線暗下,舞台前的大屏幕亮起,緩緩開始播放視頻。

    其實謝嘉然一直不知道視頻是什麼,都是梁夙年準備的,他問了一次梁夙年說要保密給他驚喜,他也就乖乖不再問了。

    所以今天他和諸位賓客一樣,都是第一次觀看這段視頻的觀眾。

    畫面開場,謝嘉然幾乎立刻認出來,是他們上次在校園里散步的時候。

    那時的梁夙年已經開始走哪兒都揣個單反了。

    很日常的畫面,舉著讓他看鏡頭,邊走邊問他畢業了第一件事情想做什麼。

    謝嘉然想了想︰“走出校門?”

    梁夙年笑起來,鏡頭有些搖晃︰“可以不用這麼具體,我當然知道睡醒第一件事是睜開眼楮。”

    謝嘉然于是想了想︰“那是上班?”

    梁夙年︰“不領畢業證了嗎?”

    謝嘉然瞥他︰“這跟我的走出校門有什麼區別?”

    梁夙年老神在在︰“區別很大,別人畢業證領一份,我們每個人能領兩份。”

    “嗯?”

    梁夙年牽起他的手對著鏡頭晃晃,兩個人的戒指在眼光下閃閃發光︰“男朋友也畢業了,該換稱呼了。”

    “你說喜歡馬納羅拉的小鎮,我們結婚照就去那兒拍,好不好?”

    視頻里,謝嘉然眨眨眼楮,也學他的樣子晃了晃手,笑起來︰“好啊。”

    隨著謝嘉然尾音落下,畫面散落一轉,來到了色彩艷麗的馬納羅拉。

    沒有穿正裝,只是最日常海灘風的T恤短褲,攝影師在拍他們,梁夙年在拍謝嘉然。

    夕陽盛光下,謝嘉然有些稚氣地踩著馬路上的白線筆直往前走,遠處的海浪和被陽光鋪色的繽紛建築是最濃墨重彩的襯托。

    他像開在懸崖上的小白花,風一吹晃一晃,能讓人喜歡到心坎。

    “然然,喜歡這里嗎?”

    “喜歡。”謝嘉然說,說完覺得兩個字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于是強調似地補充一遍︰“很喜歡。”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著鏡頭,又或者說看著鏡頭後的梁夙年︰“好像海風的味道都是甜的。”

    海風正好拂過,畫面里的男孩細軟的發梢被揚起,他舒服地眯起眼楮,畫面干淨到讓人好像真的能與他感同身受海風的甜味。

    相機被換到另一只手,鏡頭晃動的時候,梁夙年牽住謝嘉然,步調緩慢悠閑地前進。

    鏡頭一晃,記錄了他們緊握的手,還有腳下白色的線。

    “然然,想要什麼禮物?”

    謝嘉然轉過頭來︰“禮物?”

    “是啊,領證這麼大的日子,沒有禮物怎麼行?”

    “可是我現在說的話,你就能拿得出來嗎?”

    鏡頭後面的人思索了一下︰“可能不行,不過我可以在我們婚禮那天送給你呀,當做新婚禮物。”

    謝嘉然笑起來︰“可是我什麼都有了,已經沒有什麼想要的了。”

    “真的嗎?我不信。”

    “梁先生,不可以頂嘴。”

    “......”

    鏡頭後面的人戰術性沉默了,婚禮現場的人笑倒一片。

    梁夙年無奈︰“無償提供一點思路,比如獲得一個來自老公的承諾,永遠不讓謝然然同學洗碗。”

    “或者做飯。”

    謝嘉然︰“可是現在我也不用洗碗不用做飯啊。”

    “......好像也是。”

    鏡頭後面的人被難倒了,沒有禮物可送很惆悵。

    謝嘉然歪了歪頭,忽地一笑︰“哥,你真的給我靈感了,我好像確實有一件想要的禮物。”

    “是什麼?”

    “祝福。”

    謝嘉然聲音很清,軟軟飄進耳蝸︰“听說收到越多祝福的戀人就會越美滿,我想要我們在一起這件事,被所有人祝福。”

    畫面朦朧定格在謝嘉然的笑容里。

    隨後化作無數光點,紛紛散開。

    整個大屏幕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禮物盒,彩帶被拉開,盒子被打開,鏡頭被推到禮物盒上,他們看見了盒子里藏著另一個世界。

    “祝福?當然啦!”

    甦小月步伐歡快帶領鏡頭進入到畫室︰“來啦來啦!孩兒們,都看這邊!”

    里面大家都在忙碌,听見甦小月拍手的聲音,紛紛將手里的畫取下來。

    將畫翻轉巨高面向鏡頭,每張畫紙上都是一顆巨大的紅色愛心,它們代替烏泱泱的腦袋,佔領了整個畫室。

    “嘉然,畢業快樂!新婚快樂!”

    “然寶!!!新婚快樂!!!”

    “要和校草長長久久!”

    “臥槽你的愛心特麼怎麼還有透視!這你也炫技?”

    “我就這水平怎麼了?孫 的愛心那麼大你怎麼不說他!”

    “我就喜歡畫大點怎麼了,別扯我!”

    “我的愛心才大!快點快點,給我的一個特寫鏡頭......”

    在一片鬧騰中,畫面開始褪去顏色。

    翻頁過去,新的畫面被展開。

    “快來,我們已經排練好了,迫不及待發揮了!”

    說話的是梁夙年的班長。

    他帶著鏡頭跑進教室,班里所有人都在,鏡頭第一個拍到的就是投影出來的土味愛心發射祝福視頻,拼成愛心的玫瑰花還會五光十色地閃動。

    他們班大半都是理工生,理工人的感情總是這麼質樸又直白。

    當然震撼遠不止于此。

    炫完土味愛心,所有人開始原位站定,肖池站在最前面,隨著班長喊出的祝福口令開始做肢體表達動作。

    “梁哥嘉然,幸福美滿!長長久久,永不分散......”

    畫超大愛心,又是伸手又是踢腿。

    然後是拉弓動作,愛心發射,再蹦起來原地轉圈,炸成煙花。

    整齊劃一的中二動作,配上每個人臉上喜氣洋洋的燦爛笑容,中二搞笑又可愛!

    來賓又一次看笑了。

    咧著唇角,紅了眼眶。

    謝嘉然眨眨眼楮,有點酸酸澀澀的。

    畫面又一次淡下。

    翻頁,背景從學校到了家里。

    是梁夙年的一大家子親戚,當然現在也是他的了。

    老老少少都排好站在一起。

    幾個叔叔伯伯很在乎形象,面對鏡頭還要問問身邊老婆衣服整理好的吧,頭發有沒有亂,領帶有沒有歪。

    “很棒很帥!別亂動了!”

    “一家人還要什麼面子?”

    “什麼一家人哦,這是要在年年然然婚禮上放的好吧?到時候好多人看的,不行不行,等我一下,我再去照下鏡子。”

    最後還是梁聰已錄制已經開始的理由把拖拉的人死命拽回來。

    “咳咳,我先來是吧?”

    大伯偶像包袱很重地拉拉領帶︰“嘉然,首先祝你新婚快樂!然後就是,非常歡迎你加入我們的大家庭,非常歡迎啊,非常歡迎,最後是,你大伯娘念叨好久讓你來家里吃她做的千層煎餅,你到底什麼時候來呀,我們面粉都買好幾袋了......”

    “嘖,說的什麼鬼,行了快閉嘴,該我了!”

    大伯娘面向鏡頭笑得和藹︰

    “嘉然啊,當面我們也不好意思說,那就在這里說了,我們真的都特別喜歡你,你又乖又聰明又好看,你一來,我就更煩梁聰這個皮猴了......”

    “媽你干嘛拉踩我!我哥大喜的日子,你給我留點面子好嗎!”

    “眼屎大一坨小破孩兒要什麼面子。”

    “小孩子也會委屈!!!”

    ......

    長輩都不太擅長表達心意,又想把心里所想都表達出來,挨個下來說得自己都臉紅肉麻了,最後只能咧嘴不好意思地樂。

    “總之就是,我們都很高興,以後家里過年多個小朋友了,更熱鬧了!”

    “嘉然,年年,新婚快樂!”

    台下,大伯嘖嘖兩聲,皺眉頭︰“我這領口是歪了點兒吧,你看你不給我整理......”

    大伯娘本來看得臉紅,被他給逗笑了,不輕不重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老都老了,別老這麼愛面子。”

    畫面一閃,還是在家里。

    但是成員少了大人,只有梁家四個小輩在。

    他們湊在鏡頭前,畫面開始梁聰還在擺弄手機。

    “可以了吧?”

    “聚焦!誒,好了好了!”

    “嘉然哥,首先結婚快樂!嘿嘿。”

    “剛剛大人在我們不好發揮,所以開個小灶。”

    “不瞞你說,我以前想過很多次我哥會給我找個什麼樣的嫂子,青春的火辣的開朗的暴脾氣的,想了很多,就是沒想到會是個男孩子。”

    “有點驚訝,但是更高興,以後我們就可以一起打游戲,一起吃宵夜喝酒啃小龍蝦,一起過年一起回老家!”

    “咳咳說遠了哈,我主要想說你跟我哥特般配,真的,我哥娶到你簡直三生有幸......”

    “哎呀快爬!怎麼跟你爸爸一樣 隆!br />
    梁文姍等的不耐煩了,索性將梁聰暴力推開,看向鏡頭又是笑眯眯的模樣︰“嘉然,新婚快樂!”

    “姐姐給你準備超級贊的新婚禮物哦,等你們結婚了就立馬快遞給你,保準你喜歡!現在我就不多說了啊,多透露就不好了,記得保持期待!”

    梁徹︰“嗯,你姐的禮物很贊我可以作證。我不大會挑禮物給所以我決定,今年過年把我的獨門麻將技藝傳授給你,保你贏遍天下無敵手。”

    哥哥姐姐說完了,最後才輪到梁雪雪。

    她看看梁聰,又看看鏡頭,照著他們教的先說了一句︰“嘉然哥哥,新婚快樂。”

    “......”

    然後她就忘詞了。

    盯著鏡頭呆了幾秒,在梁聰忍不住準備提醒他的時候忽然嘴巴一癟︰“怎麼就新婚快樂了?要跟嘉然哥哥結婚的不是我嗎?怎麼就新婚快樂了嗚哇哇哇哇!”

    淚珠子說來就來。

    嘴巴一張,眼楮都看不見了。

    畫面定格在梁雪雪悲慘的哭相上。

    哄笑聲四起,謝嘉然扇扇濕漉漉的睫毛,也跟著笑了。

    視頻還在繼續翻頁。

    梁夙年高中的兄弟團,大學的兄弟團,謝嘉然蹭過好多次課的老教授,他們一起回高中見過的林老師,學校論壇收集祝福專貼......

    陸續出場。

    集結了這對新人在最燦爛美好年紀相愛的所有見證人,接收到最真摯赤誠的祝福。

    這一刻的他們是小世界的中心,被所有人理所當然地偏愛。

    親人滿堂,好友成群,他們的青春盛大而永恆。

    前路坦蕩,無盡的愛會永遠延續。

    然而在這滿座淚目的時刻,作為主角之一的梁夙年忽然轉身,大步流星來到謝嘉然面前,湊近往人臉上吧唧就是一下。

    在重重愕然的眼神中,他無辜道︰“不好意思,視頻真的太長,我實在等不了了。”

    他已經建議過大伯把親吻新郎的步驟提前了,可惜大伯不采納。

    所以不能怪他吧?

    眾人面面相覷,眼淚還沒干呢,愣是又被他逗笑。

    又哭又笑的,著實叫人好氣無奈又好笑。

    年雪蘭照著他肩膀就是一拳頭,含著眼淚笑罵︰“兔崽子,怎麼這麼煩?就不能再忍忍嗎?”

    謝嘉然也笑,梁夙年抬手揉揉他腦袋,翹著嘴角︰“然然不煩我就行。”

    婚禮儀式在祝福聲中漸漸步入尾聲。

    訂婚戒指換成結婚對戒,有幸運加持,謝嘉然準頭難得出彩一回,捧花精準砸在了黎塘腦門上。

    接花跪下掏出戒指,一氣呵成。

    新一輪的喝彩聲響起,小圖姑娘控制不住落下的眼淚就是他們幸福得到傳遞的最好證明。

    謝嘉然笑著看黎塘為小圖帶上戒指,掌心被輕輕撓了一下。

    抬頭,梁夙年笑眼盈眶看他︰“小謝同學蜜月旅行想去哪里呀?”

    “哪兒都好。”

    謝嘉然動動指尖撓回去,嘴角抿著愉悅的弧度︰“只要你在。”

    盛夏燦爛,明媚熱烈。

    這麼好的季節,除了跟你在一起,我想不出別的更好的度過它的方式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你抱我一下》,方便以後閱讀你抱我一下第65章 番外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你抱我一下第65章 番外四並對你抱我一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