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早點睡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甦錢錢 本章︰第43章 早點睡

    在醫院折騰了一趟, 宣迪回家已經是晚上快十點。

    雖然很累,可想起醫生說“家屬去交費,家屬去拿藥”時裴繹照做的樣子, 她嘴唇還是會忍不住上揚。

    臥室里開了暖氣, 宣迪走到穿衣鏡前靜靜站著,打量自己。

    盡管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星期,宣迪依然記得辭職第二天的她,是怎麼穿著一件很有性格的綁帶毛衣,頭發也隨意綁成一個丸子頭地走出去跟林默堯說想做回自己。

    當時宣錦玉傻了眼, 直問她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宣錦玉從沒勇氣讓真實的宣迪暴露在林默堯面前, 宣迪因此偽裝了這麼多年。

    但經過和裴繹的事,宣迪覺得偽裝就是欺騙,無論善意還是惡意,她都不想再騙任何人。

    以為繼父會皺眉,誰知當時林默堯打量宣迪兩眼,唇角竟是一笑︰

    “好看, 不錯,女孩子就是要多換換風格, 以前我總穿得你穿得太沉悶,沒朝氣。”

    那天早上,宣迪被林默堯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堂課——

    “書香門第四個字不是靠穿幾件衣服就能撐得起來的,是學識是智慧是修養, 所以別在意任何人的眼光, 你說得很對, 要做你自己, 活出自信。”

    也是從那天開始, 宣迪徹底丟開了以前束縛在身上的標簽, 照著自己心里想成為的樣子去努力。

    她不再欺騙不再偽裝,做真實的自己。

    有時也會天真地想,如果當初一早向裴繹承認,事情會不會是另一個結果。

    ……

    時鐘指向了晚上十一點。

    宣迪從衛生間洗了澡出來,倒水吃藥,躺回床上。

    她打開微信,看著置頂的裴繹。

    其實最初宣迪的確想過刪掉裴繹,那時候她在兩人之間看不到任何希望,看到裴繹的頭像就會想到以前兩人開心的時候,再對比眼下,所有回憶都成了煎熬。

    所以她想刪,可試了很多次都還是下不去那個手。

    最後干脆換了備注,就這麼放著,睡前看一看。

    看到睡不著的時候,宣迪會去通關《心動進行時》,司曇的夢境她已經玩到第八個了,任務越來越難,她卻固執地反復去玩,司曇的所有卡面都要收集齊全,也很想玩到最後,看看自己和司曇的結局是什麼。

    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彌補三次元在裴繹那的遺憾。

    今天也不例外。

    宣迪鑽到被子里,剛打開手機想繼續游戲,裴蜜發來了微信。

    「宣迪姐你沒事吧,還好嗎?」

    宣迪︰「沒事,吃點藥就好,你怎麼還沒睡?」

    「我想約你下周三晚上來KTV玩!」

    宣迪打著字︰「不了,我嗓子……」

    才打一半,裴蜜那邊又發過來︰「我過生日,我哥也來,對了我今天已經替你說過他了,他最近很忙的樣子,是不是也冷落你了?」

    宣迪手下一頓,馬上把打了的字刪掉,重新回復︰「好,在哪里,我一定來。」

    發完又仔細看了一遍裴蜜的話,沒忍住好奇心問︰「你說你哥,他什麼反應啊?」

    裴蜜︰「他沒什麼反應,就听著唄,本來就是他不對嘛!」

    宣迪︰“……”

    自從和裴繹的事後,宣迪連裴蜜都不太敢面對,怕她知道自己接近他哥只是為了養魚,會唾棄這個一直掛在嘴上的好姐姐。

    但現在裴蜜既然這麼說,說明裴繹沒有告訴她他們之間的事。

    他是真的一個人扛下了所有。

    想到這,宣迪的那種愧疚感又浮了上來。她記下了裴蜜的生日和party地點,發現這兄妹倆的生日竟然只差了一個月,而跟裴蜜現在熱鬧的準備比起來,之前裴繹的生日多少讓人心存遺憾。

    那本該是自己陪他過的第一個生日,可惜都搞砸了。

    -

    次日,宣迪沒去上課。

    顧念影知道她嗓子受傷,給她放了兩周的假,並叮囑她兩周內都不能用技巧去發聲。

    但這空出來的時間宣迪也沒閑著,林昔給她提前拿來了年後他新劇的劇本,說是先看看女配的台詞,找找感覺。

    時間一晃就來到了周三,裴蜜的生日。

    關靚也在邀請之列,她的工作都在晚上,原本是來不了的,但為了“配合”宣迪,很爽快地請了一天假。

    兩人一起來到KTV。

    裴蜜過19歲生日,除了宣迪他們這些朋友外,還邀請了學校里幾個關系不錯的同學,整個包廂一眼看過去有十多個人。桌上擺滿了吃的和喝的,屏幕上放著流行的歌,氣氛很熱鬧。

    看到這樣的場景,宣迪忍不住又想起裴繹一個人在倫敦的那晚。

    他問自己︰怎麼快樂。

    他的生日本也應該這麼熱鬧的。

    最後卻連一句“生日快樂”的祝福都成了奢侈。

    包廂里,裴蜜看到宣迪和關靚進來,馬上熱情地招呼,“宣迪姐,關姐姐!快來這里坐!”

    包廂里光影晃動,人又多,宣迪起初還沒看到裴繹在哪,等走到裴蜜跟前,才發現這人已經來了,和陳延坐在一起,視線落在旁處。

    有種故意不看她的意思。

    裴蜜拉著宣迪夸,“宣迪姐好久不見,你怎麼穿得這麼漂亮了,美死了!喂——”

    裴蜜轉頭去問身邊的同學,“你們剛剛說最近流行的那個叫純什麼風的?”

    同學回答︰“純欲風。”

    “對對,宣迪姐就是標準的純欲美人了!”

    陳延打量兩眼,悄悄跟裴繹說︰“迪妹越發好看了。”

    裴繹面無表情地掃了一眼,起初還覺得不過是一件毛茸茸的羊羔絨外套而已,沒能理解裴蜜說的純欲風“欲”在了哪,可等裴蜜熱情地讓宣迪把外套脫了時——

    宣迪里面穿了件裸粉色的低領長款毛衣,毛衣約是馬海毛的質地,慵懶勾勒著身體的曲線,白皙皮膚托著分明鎖骨,再往下一點便是飽滿的胸部線條。

    再加上稍顯凌亂的長發,溫柔之余,欲的味道一下子就出來了。

    ……

    裴繹不動聲色地收回視線,拿了杯酒送到嘴邊。

    裴蜜幫宣迪掛好外套,又熱情地安排位置,“宣迪姐你坐哪?坐我旁邊好嗎?還是坐我哥旁邊?”

    宣迪瞟了眼裴繹,見他沒看自己,便說︰“我坐你——”

    話還沒說完,宣迪就被關靚一把推開,“你別跟我搶,我要坐蜜蜜旁邊,來吧蜜蜜咱倆一起。”

    裴蜜應了聲,高高興興地跟關靚坐去了中間。

    而宣迪,則被關靚很準地推到了裴繹身邊,幾乎跌坐到他懷里。

    無人說話。

    宣迪尷尬地捋了下頭發,頓了幾秒,“……你要是介意,我可以坐陳哥那邊去。”

    剛剛跌到懷里的身體太過柔軟,發絲若隱若現的香味在鼻尖一掠即逝,有些不純粹的東西悄悄發散,裴繹放下酒杯,聲音很淡︰“隨便。”

    沒拒絕便是默認同意唄。

    第一步達成,宣迪抿了抿唇,光明正大地往沙發里面坐直了些。

    裴蜜在給大家點歌,雖然吃了幾天的藥嗓子已經好了很多,但唱K這種事宣迪還是不敢參加,所以在大家唱的時候,她就坐在那听,順便吃點零食。

    熱鬧言談間,有個裴蜜的男同學走過來想和宣迪喝一杯,說︰“老听裴蜜說有個漂亮的姐姐,今天總算見到了,喝一杯吧小姐姐。”

    宣迪不能喝。

    但她故意拿起了杯子,“好啊。”

    從答應到拿起杯子這短短的幾秒,仿佛數萬年那麼久。

    宣迪在賭,賭裴繹對自己還剩的在乎。

    她伸出了手,盛滿酒的杯子與對方相踫,又收回,遞回自己嘴邊。

    唇貼上杯沿。

    她就要喝了。

    當舌尖觸踫到冰涼液體的那一刻,宣迪知道自己或許賭輸了,閉上眼楮,整個世界慢慢跌入迷茫的黑暗里。

    可還沒來得及去體會這份黑暗的滋味,下一秒,一只手將她拽了上來,重見光亮。

    手中的杯子被忽然抽走,不輕不重地放回桌上。

    宣迪微愣,側眸。

    只見裴繹重新拿了個空杯,往里面倒著某個飲料,再推回宣迪面前。

    全程沒說一句話。

    陳延陰陽怪氣地嘖了聲,“至于嗎裴繹,唱個K還自帶飲料,什麼飲料這麼高級啊。”

    他拿起瓶子看,“枇杷葉雪梨水?哎喲,我嗓子也不舒服,給我也來一瓶。”

    裴繹眼神落過來,“不舒服就閉嘴別說話。”

    “有些人說不來還不是來了。”陳延意味深長地戲謔,“怎麼,怕我買不起單啊。”

    “買不起什麼呀?”裴蜜听到聲音轉過身,遞來一盤KTV送的烤皮皮蝦,“宣迪姐,你吃這個嗎,好好吃哦,香辣脆脆的。”

    宣迪為了保護嗓子已經戒了這些辣的東西很久,正常來說她不會踫。

    但有些事會上癮。

    比如,確定裴繹的心。

    于是宣迪再次伸出手,“好呀。”

    剛從盤子里拿了一根,裴繹便給她沒收回去,丟到一邊。

    宣迪沒想到這次這麼快。

    她的心瞬間被竊喜填滿,卻還假意愣了愣,回頭望他︰“你干嘛啊。”

    裴繹︰“醫生跟你說的忌口記不住?”

    宣迪皺著眉,表示不服,“可你憑什麼管我。”

    又不是我爸我媽,現在連上司都不算了。

    你又憑什麼管我。

    總得給個合理的立場吧。

    安靜了會,裴繹看著她開口︰

    “憑我出的醫藥費。”

    宣迪︰“……”

    大意了。

    屬實沒想到還有這麼個刁鑽的角度。

    吃了個癟,宣迪郁悶地轉回去,端起裴繹安排給自己的飲料,喝了一口,竟然很甜。

    不是那種膩味的甜,喝到嘴里有種涼涼的味道,嗓子一下子就很清爽。

    暗戳戳地帶這種明顯是修復喉嚨的水來包廂,不就是關心自己,提前給自己安排喝的嘛。

    宣迪彎了彎唇,剛剛那點郁悶也被嘴里的甜慢慢沖掉。

    正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包廂忽然響起生日歌,裴蜜的幾個同學給她帶起了生日帽。

    宣迪愣了愣,心想還沒到十二點怎麼就開始點蠟燭了。

    陳延指著手表︰“她們明天還有課,最多玩到11點就撤了,所以提前過。”

    宣迪給裴蜜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本來打算在零點送的,沒想到這麼早就切起了蛋糕。

    她還沒準備。

    宣迪下意識轉身對離自己最近的裴繹說︰“你能不能幫我找包廂的服務員過來?”

    裴繹皺眉︰“什麼?”

    裴蜜的同學正在燥氣氛,音樂開得大,他們又在唱生日歌,兩人說話的聲音根本听不見。

    宣迪嗓子的情況不允許她大聲喊,她沒多想,直接傾身靠到裴繹耳邊,貼著他的臉,“能不能幫我找包廂的服務員過來,我給蜜蜜準備了禮物,需要用他們的投影功能。”

    裴繹彼時手里正拿著一杯酒,宣迪突然靠過來,濕潤溫暖的氣息隨之涌到耳邊,他幾乎是瞬間頓了在那。

    腦中七零八碎地閃過一些模糊的畫面,最終又回歸一片空白。

    “听見了嗎?”宣迪說完身體後退,眨了眨眼,看著裴繹。

    裴繹莫名被什麼纏住了似的,也看著她。

    那頭氣氛高漲,而沙發一角,卻像被劃出了兩個世界。

    一個只有裴繹和宣迪的世界。

    他們看著對方,任憑外面如何喧囂,都甘願淹沒在屬于彼此那份說不清道不明的隱忍情意里。

    後來還是有人不小心踫碎了酒杯,清脆的玻璃聲才打破畫面。

    裴繹回神,移開視線。

    他喉結動了動,沒說話,直接起身去了門外。

    很快,一個服務生被帶了進來,旁人還以為是宣迪要吃什麼東西,都沒在意。

    溝通過後,服務生幫宣迪連接了手機和大屏幕,一切準備就緒,裴蜜那邊也喊著讓大家站到一起準備吹蠟燭許願。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

    在眾人熱鬧的生日歌後,裴蜜閉上眼楮許願,又開心地吹了蠟燭。

    “19歲啦,長大啦!”

    “蜜蜜生日快樂!”

    “蜜蜜要開心!”

    同學們的祝福接踵而來,而就在這時,宣迪悄悄按下了手機里的視頻。

    大屏幕忽然一閃,是一段VCR。

    大家都靜了下來,轉身去看。

    裴蜜原本的笑容愣在臉上,下一秒,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

    “蜜蜜你好,我是林昔,听說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每天開心,笑口常開,做個快樂的小仙女,加油~”

    短暫的幾秒震驚過去,便是瘋狂的尖叫。

    裴蜜的同學們都驚呆了,沒想到他們日常追求的頂流竟然會出現在這里,裴蜜更是不知所措地快要哭出來。

    她扭頭看向宣迪,幾步走過來抱住她,“謝謝你宣迪姐姐,我知道是你安排的,謝謝。”

    宣迪輕拍她的肩,“我原本是想讓他過來的,可他實在太忙了。”

    “我知道,”裴蜜的聲音已經帶了哭腔,“我沒想到19歲的生日願望這麼快就實現了,嗚嗚謝謝。”

    裴蜜說完就跑去屏幕前讓同學給自己和視頻里的林昔合影,這個拍完那個又搶著拍,一群十八/九的學生臉上掛著最單純的笑容。

    看到裴蜜高興,宣迪最近陰霾的心情也跟著開心不少。

    熱鬧過後,裴蜜給大家分了蛋糕,唱歌唱累了,有人提議一邊吃蛋糕一邊做游戲。

    裴蜜舉手同意,“好呀,玩什麼?”

    關靚︰“當然是真心話大冒險啊,經典游戲哪能少了這個。”

    關靚一開口,宣迪就知道老氣氛高手要開始搞事了。

    雖然來之前兩人通過氣,要制造和裴繹互動的機會,但具體細節倒也沒談,眼下關靚提出玩真心話大冒險,宣迪估計不會省心。

    現場都是年輕人,大家一致通過關靚的建議。

    以搖骰子點數大小為輸贏,點數大的可以對點數小的提出懲罰。

    游戲從裴蜜那頭隨機兩人一組玩過來,學生們問的問題大膽又露骨,宣迪都听得臉紅心跳,很快骰子就輪到了他們這邊。

    先到了裴繹手里。

    關靚特地“跨區”過來,很有氣勢地面朝裴繹︰“我跟你玩。”

    說完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認真搖了幾下,開盒︰“呀,一不小心滿點了呢。”

    裴繹似乎看穿了她的把戲,搖都沒搖,“你贏了。”

    關靚︰“那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隨便。”

    關靚很快地和宣迪交換了個眼神,“那,現場你選個女的親一下吧。”

    宣迪︰“……”

    姐妹沖動了吧,萬一裴繹想不開去親別的女人怎麼辦!

    旁邊看熱鬧的在瘋狂起哄,但裴繹很聰明,不跳關靚的陷阱,主動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關靚哪能這樣放過他,馬上又說︰“我們可沒說不接受懲罰喝酒就能過去的哦,既然你不願意大冒險,那就真心話吧,說,你眼里現場最性感的人是誰?”

    裴繹︰“……”

    這問題問得有些羞澀。

    宣迪不自然地坐了坐,甚至吃起了東西,做出一副並不在意的樣子。

    誰知裴繹下一秒便淡淡報了個名字︰“陳延。”

    宣迪吃東西的動作哽住。

    陳延更是一口水噴了出來,懵懵地用一種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過來。

    現場的人都快被笑死,還以為裴繹是在故意搞笑,在這種無人知曉的暗涌里,骰筒終于傳到了宣迪手中。

    和她一組的是裴蜜的同學,一個可愛的女孩。

    兩人一個搖了三點,一個搖了十點,宣迪輸。

    女同學笑眯眯地看著她,“宣迪姐姐選什麼?”

    宣迪怕被問到什麼敏感的問題,想了想,“大冒險吧。”

    女同學也沒有為難她,說︰“那你就隨便挑個在場的男性叫寶貝吧,要用很嗲的那種語氣哦!”

    宣迪︰“……?”

    宣迪只花了三秒就反應過來,這肯定是關靚提前慫恿的。

    包廂里又熱鬧起來,大家津津有味地看著宣迪,等著她挑一個男人叫寶貝。

    宣迪旁邊就坐著裴繹。

    她能感覺到有股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頓了頓,循著感覺轉過去。

    果然是裴繹。

    裴繹在看她,眼神淡淡的,辨不清情緒。

    寶貝這個詞在別人眼里可能是曖昧的稱呼,可在宣迪和裴繹之間,絕不是那麼回事兒。

    可以說,他們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就是因為之前二次元里的那麼多聲放蕩不羈的寶貝。

    所以這兩個字現在就像一個威力不明的炸/彈。

    喊完了會不會當場炸,宣迪真不知道。

    在心里琢磨衡量了半天,宣迪終于有了決定,身體轉向裴繹。

    她看著他,慢慢張嘴,眼看寶字的發音抵到了嘴邊,大家也都在期待美女對著帥哥喊寶貝的時候——

    宣迪忽然一個大轉身,面朝另一邊的陳延︰

    “……寶貝。”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寶貝晚安早點睡》,方便以後閱讀寶貝晚安早點睡第43章 早點睡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寶貝晚安早點睡第43章 早點睡並對寶貝晚安早點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