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六本書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浮生然也 本章︰第89章 第六本書

    天空一片陰雲密布, 明明是大白天,卻仿佛已經過了黃昏,太陽離開, 就連晚霞都已經消失,暗得有些讓人心里發慌了。

    這種天氣本不應該有飛機飛行, 但是這是跨界飛機,飛機跨越兩個世界的位面門時面對的是比這更加黑暗和恐怖的時空流,那段時空流要持續幾乎三個小時, 比起這個來說, 這種天氣算得上好了。

    跨界飛機是特制飛機,在這種天氣自然也能起飛,過了這段路途就要到位面門了, 跨過之後到了鏡五界, 那邊正是一片晴天, 倒也無所謂。

    飛機上已經有人戴上了眼罩, 準備睡覺了。

    戴眼罩的人是個中年男人, 他瞥了一眼旁邊的年輕人, 發現他似乎半點要休息的打算都沒有,正看著飛機上的雜志, 看得異常認真。

    這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有些異常。

    飛機上其實是有專用網絡的, 甚至在跨越位面門後到達時空流里,也依然可以使用,只需要在上飛機之前提前掃碼飛機座位上的二維碼, 就可以登錄上飛機上專用的網絡。

    所以基本上來說,很少有人會去看飛機上那些無聊的雜志,如果是個老年人倒是正常,但是年輕人真的很奇怪, 這讓他忍不住問了一句︰“雜志上寫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那麼吸引人嗎?

    可是明明他之前也粗略的翻閱過。

    “沒什麼,這雜志挺無趣的。”對方說話有些僵硬,似乎不太習慣陌生人的搭話,拿雜志的手越發靠近自己,似乎是想要用雜志遮住自己的臉。

    他翹起來的雜亂的頭發在此刻就異常顯然。

    中年人有些了然。

    看起來是個宅男。

    他兒子也這樣,不修邊幅,一天在家里看動畫玩游戲,喊著紙片人老婆,面對熟人從來不打招呼,面對陌生人那是恨不得把頭埋到地里去,不敢看人家一眼,就差拔腿就跑了。

    中年人也不想為難對方,戴上眼罩就睡了。

    棲葉這才松了口氣,把雜志拿遠了。

    此刻他在去往鏡五界的跨界飛機上,他覺得或許一切的答案就在那里會被揭曉。

    他也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沒錯,他現在甚至懷疑自己根本不是棲葉。

    在之前他突然知道了自己之前隨手畫的那些小商品居然都是活物之後,他本來是打算立馬前往鏡五界的,但是在出發之前他自然是要把一切都準備好,畢竟要跨界,也知道要去多久。

    于是他把店交給了喬梁幫忙打理,店里的東西,也讓他暫時別賣了,他讓店里的那些應該說是小妖怪的存在幫著喬梁一起回收那些賣出去的貨物,然後自己找了個無人無衛星的地方開了個去存稿箱的門。

    進去之後還是那熟悉的房間,一支筆的房間里裝了不少的書,他背後那整個書架上全部都是書。

    棲葉這次才有時間和想法去看看那些書到底寫了些什麼。

    他隨便打開一本,發現筆名都是一支筆,而每一個故事都是悲劇,最後總是以某些事物、生物的消亡為結局。

    棲葉再看這個書架,這個書架里的書,或許都對應著現實,那這就意味著,這里就好像是個大型墳墓,埋葬著無數生命。

    而奇怪的是,他皺了皺眉,卻覺得心里並沒有太多的波動。

    最開始他以為是因為自己被鳳天、夢雲、店長、舞、一支筆影響到了,隨著他穿越的馬甲越多,他內心的一些情緒就越淡。

    但是幸虧最基本的人性還在,那是屬于棲葉的人性,所以在面對有可能變成be的情況時,他才會努力去改變。

    但是。

    但是棲葉,就真是是他自己嗎?

    棲葉走到唯一一個沒有名字的門面前,手抬起,毛筆在們上寫下了“棲葉”兩個字。

    推開門,門外是棲葉自己所在的破爛小房子里。

    他有一種不出意料的感覺。

    棲葉沒有走出去,看著自己坐在電腦面前昏睡,他關上了門,躺會了一支筆的椅子上,閉上了眼楮。

    再次睜眼已經回到了棲葉的身體里。

    他看著電腦里的存稿箱,多了一個馬甲。

    性命︰棲葉

    性別︰男

    身高︰180。

    性格︰帶著些許正義感和善良的普通人,在不影響自己的情況下,會盡可能幫助別人。父母雙亡,自己比較宅,因為缺乏和人溝通,所以有輕微社恐,可以克服。

    能力︰可以穿越到其他人的身上,改變由“某位神明”為其寫下的命運。

    武器︰鍵盤、電腦。

    這是一份簡簡單單的人設。

    屬于棲葉的。

    那麼問題來了,他是棲葉嗎?是這個可以穿越到其他人身上的棲葉,還是說連棲葉這個人都只是個殼子。

    棲葉記得自己在存稿箱里見過的其他人,他們沒有自己的意識,在棲葉不使用他們的身體里,他們就好像死去了一般,沒有任何反應,不過一支筆的言靈可以操縱他們。

    那麼現在這個流竄在六具身體里的這個意識,到底是誰的?

    棲葉不得而知,他只是因為在一支筆身體里想起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記憶,覺得自己大概不是這六人中的任何一個人。

    如果要選一個來確定誰和他最像,那棲葉自己覺得,是一支筆。

    那種淡漠、高高在上,讓棲葉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就是那個化名一支筆的神明。

    但是想到這里,他又嗤笑一聲,覺得自己大概是中二病犯了,又或者說太過于自大了,就好像別人只是往這邊偏了一下頭,你就覺得別人是喜歡你一樣,太過于離譜和自大。

    所以他把這個想法壓在心里,盡管覺得可能,也不相信。

    棲葉再次看向人設存稿箱,準備使用一支筆的馬甲去鏡五界,卻發現使用的按鈕已經消失了。

    他好像突然用不了這下馬甲了!

    但是他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啊!

    這要讓他自己去鏡五界,會不會太危險了!

    棲葉糾結了一段時間,但是過了好幾天都沒有進入任何一個馬甲時,他還是決定親自前往。

    于是才有了飛機上的一幕。

    不過天梯六還沒有開書,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棲葉坐在飛機上,嘆了口氣,放下了雜志,望向了窗外,窗外很暗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看的景色。

    過了一會兒,飛機前面出現了一個明顯扭曲的鏡面,顯然那就是位面門了。

    飛機穿過位面門,很平穩。

    時空流是這里唯一的景色,第一次看大概會為之驚嘆,但是看多了也就沒意思了。

    飛機的周圍仿佛身處宇宙中,背景是一片黑色,吸引人的就是那些淡紫色、淡藍色的星空,以及飛機下面一條如同河流一般流動著的星海。

    奔騰著往某處流動著。

    那星海就是飛機的路引了,只要跟著星海走,就能找到鏡五界的位置。

    棲葉欣賞了一會兒,也就不看了,畢竟這三個小時的旅程全程都是一模一樣的風景,看一會兒也就夠了。

    他躺了回去,拿出眼罩也準備睡覺了。

    空姐拿著飲料走過,詢問道︰“先生,是否需要點什麼?”

    “不用了,謝謝。”棲葉縮了縮,道。

    空姐便微笑著走開。

    詢問了一圈沒有人需要東西後,兩個空姐閑下來了,便互相小聲聊起了天。

    整個飛機上很是和諧安靜。

    本該如此的。

    但是飛機突然一個顛簸,一瞬間讓睡著的人們全部顛醒過來了。

    就連棲葉也瞬間醒了。

    摘掉眼罩,周圍有些嘈雜,顯然大家有些慌亂,都在討論這突然的顛簸是怎麼回事,畢竟以前也沒遇到過這種事情。

    整個時空流本來是跨界飛機最安全的地段,這里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空難,一向是最安全無比的。

    跨界飛機可能在進入時空流之前失事,也可能在之後,但是不會在時空流里,這是大家的共識了,這里非常的穩定,穩定到可以使用網絡。

    但是,顯然,現在這個穩定要打個問號了。

    飛機突然停了下來,在飛機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東西,擋住了飛機的去路,那是一個巨大的熱氣球,氣球上是白紅相間的條紋,下面的吊籃里似乎有一個人。

    “這是個什麼玩意?”對方看到了面前的大飛機顯然也很意外,似乎從來沒見過。

    不過他來不及感慨什麼了,瞥了一眼身後,繞過了飛機,在繞過之時,他丟了一個東西在飛機上,那東西一直在閃。

    看著身後的飛機,他嘆口氣︰“抱歉了,這可不怪我,是你們自己撞上的。”

    熱氣球飛快消失,與此同時,那被他丟在飛機上的東西,終于開始運作了起來,整個飛機就像裝上了一個大喇叭,一個陌生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快跑吧,前面是墮神。”

    什麼意思?沒有一個人听得懂。

    只有棲葉臉色一白。

    他看過墮神這個詞語,在一支筆那個書架上的書里。

    書里說過,這個世界上有諸天神魔和萬千小世界,神因為各種原因死亡之後,會變成一種叫做墮神的怪物,一般來說神明會處理掉墮神,但是墮神這種怪物也想活下去,于是創造了時空流,連接各個時空,在時空之中穿梭躲避,在時空流里遇上了墮神,只會落得煙消雲散的下場。

    但是棲葉一直覺得這個一支筆故事里的時空流並不是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的時空流。

    棲葉覺得那個化名一支筆的神明所在之處是真實的世界,而棲葉所在的六界,只是他筆下的小說里,屬于他創作的一個非完善的世界,應該並不歸納于三千世界之中。

    畢竟棲葉還記得自己依靠一支筆的筆穿越時間時,沒有劇情的地方布滿了黑色的字,並不存在真實的世界。

    難道,這所飛機在剛剛從小說里穿越到了現實世界!!! w ,請牢記:,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黑幕流文豪》,方便以後閱讀黑幕流文豪第89章 第六本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黑幕流文豪第89章 第六本書並對黑幕流文豪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