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這章更新失誤別買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凝扇 本章︰第32章 這章更新失誤別買

    部分《草莓慕斯》的劇粉希望能再次看到啾寶和紀長一在綜藝里互動。

    但在大多數人看來, 這是不可能的。

    雖然紀長一跟啾寶的三哥紀天銘有著相同的姓氏,但……事情哪會有這麼巧呢!

    一個是黑料纏身的前頂流,失蹤和復出都搞得腥風血雨, 滿城皆知。

    一個是悠閑假日播出後極受觀眾歡迎的國民寶寶,從沒踏足過娛樂圈, 之前還是因為考古直播現場的烏龍火的。

    這兩個人……怎麼看都八竿子打不著邊啊。

    [紀長一有什麼兄弟姐妹嗎?]

    有人發出疑問。

    但直到現在, 吃瓜群眾們才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對紀長一的背景一無所知,即便是在他被黑得最慘的時候,網上都沒傳出關于他家的半點消息。

    倒是有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他同學的人隨口.爆料。

    這個說他家是全球知名的大企業。

    那個說他高中當過家教。

    還有人說他成績優異保送夏華大學,炒股賺了幾百萬……

    一听就是胡編亂造的假消息。

    這些人為了博關注造謠都不知道統一口徑的。

    吃瓜群眾們為了吃到真瓜真是操碎了心。

    不過現在, 這個困擾大家已久的謎團終于要在《孩子們》中解開了。

    業內紛紛感慨, 講檸檬台今年真是流年大吉,出了檔爆款旅游綜藝就算了, 新出的這檔親子綜藝也滿臉爆相。

    吃了上次的虧, 有親子綜藝備案的各大衛視網站紛紛打听起《孩子們》播出的具體時間,以免再次撞上老本都被沖塌。

    -

    節目前期籌備需要較長時間。

    花啾在家過暑假, 許久不見的陳清平卻找了過來。

    “陳叔叔!”奶團子驚喜地喊。

    她正蹲在門外的花壇里研究小蜜蜂,小蜜蜂不蟄她, 繞著她的手指頭飛了兩圈就開始采蜜。

    陳清平沒想到都過去幾個月了,小家伙還記得自己, 頓時笑了︰“啾啾過得好嗎?”

    花啾拍掉爪子上的土, 點點腦袋︰“好, 很好。”

    陳清平看著她白嘟嘟的小臉蛋和充滿神采的眸子,也覺得應該很好。

    初見時的警惕靦腆少了很多, 現在自信又開朗, 能看得出紀家人對她肯定不錯。

    陳清平正準備跟著小家伙進去的時候, 院子里忽然橫行過來一只舉著鉗子的大紅螃蟹。

    大螃蟹囂張地睨了陌生來人一眼,也沒多看,就舒坦地把自己埋進了清涼的水池里。

    陳清平仔細觀察了兩眼,一語點破︰“這就是那只螃蟹精吧。”

    螃蟹︰“???”

    ……

    陳清平此次前來就是為了這只螃蟹。

    工作日,大白天的,家里除了花啾,只有紀天銘一個小主人。

    陳清平溫和解釋︰“這只螃蟹跟啾啾的情況不一樣,我需要帶它去做一些檢測,再給它制定相應的學習課程,以便更好地融入人類社會。”

    “等等。”紀天銘听出不對了,“你知道啾啾是小妖怪?”

    空氣中出現片刻的寂靜。

    陳清平匪夷所思︰“你不知道?”

    紀天銘反問︰“你怎麼會覺得我知道?”

    陳清平︰“……”

    紀天銘︰“……”

    陳清平意識到什麼,尷尬地說︰“紀總沒跟你們說啊。”

    事實上,紀氏作為全球知名的大企業,公司內部有不少合適的崗位提供給妖怪,這些別人不知道,作為紀氏掌舵人的紀寒年卻是知道的。

    他為妖怪們的再就業提供了不少幫助。

    但陳清平沒想到,紀寒年就連自己的家人也瞞住了,沒泄露半個字。

    不過確實……只要他不說,就沒有讓家人跟著一起守口如瓶的必要了。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種做法還是挺省心省力的。

    ……像紀寒年的作風。

    紀天銘顯然也想到了這茬,臉色有點不好看。雖然他也不準備立刻把妹妹是小妖怪的事情告訴家人,但他和父親關心的顯然不一樣。

    他父親就是個獨斷專行的暴君。

    紀天銘咽下不滿,又問︰“所以你是要把這只螃蟹帶走?”

    陳清平頷首︰“對。”

    紀天銘沒什麼意見。

    花啾卻不願意了︰“可以不要嘛。”

    螃蟹好大好大,能馱著她玩,還幫她找回了鍋鍋,她可喜歡跟它一起玩了呢。

    陳清平有點為難。

    紀天銘卻突然開口助攻︰“啾啾,陳叔叔又不是在為難你,螃蟹沒你聰明,沒法像你一樣這麼好的融入人類社會。”

    “你想想,它除了玩手機瞪人還會干嘛,什麼都不會,以後沒人照顧會餓死的。”

    花啾歪著小腦袋想了想,然後發現……壞蛋哥哥說的好像很有道理誒!而且他竟然很難得的夸她聰明了!

    花啾一時被夸得有點找不著北,小嘴兒咧了咧,一本正經地點頭。

    “哥哥說得對。叔叔,你把蟹蟹帶走吧。”

    螃蟹︰“???”

    它作為一只螃蟹,能玩手機瞪人不是已經很天才了嗎?

    沒人照顧隨便爬到哪片海里吃點小魚小蝦也餓不死啊!

    螃蟹忍無可忍︰“你不想養我就算了,能不能別詆毀我!”

    紀天銘輕嗤一聲,用了個比它還囂張的眼神睨了回去——

    辣雞螃蟹精,要是個母螃蟹就算了,快成精的公螃蟹還想待在他妹身邊,想得美!

    螃蟹被他的眼神激到了,想做出個更挑釁的眼神,卻礙于身體構造根本無法施展……

    啊啊啊啊好氣!

    “就欺負我不是人唄!”

    紀天銘看著它快要抽筋的黑眼珠,輕快的語氣隱含幸災樂禍︰“你本來就不是啊。”

    螃蟹氣得好像更紅了一點。

    陳清平圍觀他們吵架,哭笑不得︰“你都能說話了,肯定也能變成人形的,我們那里有專業的妖怪導師,也有完善的課程培訓班,能幫你更好地化形融入人類社會……如果你願意的話。”

    他這語氣讓螃蟹想到網上那些詐騙案子……

    但螃蟹還是心動了︰“要錢嗎?”

    陳清平嘴角抽了抽︰“……免費的。”

    螃蟹放心了,它想想自己也沒什麼能被騙的,除了……

    奶團子突然開口︰“蟹蟹會被吃掉嗎?”

    螃蟹︰……除了這一身的肉和蟹膏。

    花啾是認真問的。她可喜歡吃螃蟹了,老是忍不住對蟹蟹流口水,但她對蟹蟹好,可以忍住不吃它,其他人呢?

    陳清平幾乎被小家伙匪夷所思的想法驚到了。

    他向來把妖怪當人看的,聞言抹抹額頭上的冷汗,深吸一口氣。

    “當然不會……啾啾放心,叔叔會好好照顧它的。”

    花啾還是有點放不下心。

    于是陳清平邀請她一起送螃蟹到妖怪教育園區。

    花啾沒想到還能這樣,小嘴驚訝地張成o形。

    陳清平︰“去嗎?”

    花啾︰“去去去去去!”

    除了余爸爸和蟹蟹,她還沒見過其他妖怪呢,而且听起來有好多哦!

    -

    紀天銘抱著妹妹從車上下來,還覺得有點魔幻。

    他現在是要去拜訪妖怪學校?

    但腳剛落地,看清眼前的目的地,紀天銘就嘴角抽了抽。

    ……夏城自由公園?

    紀天銘納悶︰“陳教授,沒走錯吧……”

    “沒有。”陳清平扶了下鏡框,領著他們進去,解釋道,“咱們這里的妖怪有相當一部分都是從動物園來的,被人看習慣了,不適應封閉的學習生活……”

    “……把學校蓋成公園,它們也能時不時參觀一下人類,避免產生心理問題……”

    “你放心,成精的妖怪都很單純的,不會傷害人類。”

    紀天銘︰“……”

    自由公園相當于妖怪們的活動場所,但教學區域被單獨隔開,禁止外人進入。

    從一棟樓穿過去之後就到了類似學校一樣的地方。

    但跟尋常的學校相比,這里多了數不盡的花草樹木和藤蔓,一條寬寬的河流淌過去,連空地都種滿了青草。

    操場上有動物,有人,仔細觀察,還有藏不住尾巴和耳朵的小妖怪被揪回教學樓。

    ……這一刻,紀天銘的世界觀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連妹妹從他懷里蹭下去都沒發現。

    花啾有點緊張。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妖怪呢!

    但跟以前的認知不同,陳叔叔說這些妖怪都是很友好的,不壞。

    這一刻,花啾終于覺得自己是一只稀松平常的小妖怪了,而不是人人喊打喊殺要埋起來的特殊存在。

    奶團子激動得小臉蛋通紅——

    她好想跟這些小妖怪交朋友哦!

    正當花啾這麼想著的時候,頭上撲稜稜一響,一只胖乎乎的小白鳥突然從腦袋上掠過,把她的花花發圈叼走。

    小白鳥叼完發圈也沒跑,眨眨眼楮,撲稜著翅膀停在空中看著她,腦袋一歪。

    花啾也眨眨大眼楮好奇地看著它,沒有生氣。

    小白鳥一點點飛近。

    一個耳熟的聲音突然響起︰“白白!”

    小白鳥震了一下,趕緊落在花啾肩上,卻不肯撒嘴。

    花啾小奶音驚喜地揚起來︰“余爸爸!”

    “啾啾!”

    余淼跟她打了個招呼,幼稚地抱起她轉了一圈,完了,又看向她肩上蓬松的小白鳥。

    他語重心長道︰“白白,快把啾啾的發圈還給她,拿別人東西是不禮貌的。”

    小白鳥叼著發圈不吭聲,像一只假鳥。

    余淼頭疼,跟小家伙解釋︰“白白之前看悠閑假日,是你的粉絲,可喜歡你了……”

    ……啾啾的粉絲?

    听說小白鳥是自己的粉絲,花啾臉蛋又變得紅紅的。

    她窩在余爸爸懷里,一偏頭,臉蛋就蹭到了小白鳥蓬松柔軟的羽毛。

    她有點不好意思︰

    “花花,送給白白……”

    小白鳥聞言在她肩上跳了兩下,一張嘴,發圈不小心掉下去,剛好掉進小家伙的懷里。

    花啾撿起花花發圈,直接掛在它的脖子上,大眼楮水亮︰“我們是好朋友啦!”

    小白鳥球脖子上多了一圈彩色的花花,腦袋左右歪了兩下。

    然後聳起翅膀使勁兒在花啾Q彈的小臉蛋上擠了擠。

    “啾啾!”

    小家伙被逗得咯咯笑出了聲。

    把螃蟹送到學校,又交了新朋友,兄妹倆就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身份認知重塑的小家伙突然有了傾訴欲︰“哥哥。”

    紀天銘︰“嗯?”

    “啾啾以前……”

    小奶音有點猶豫。

    紀天銘心里一動,端正了姿態︰“你說。”

    花啾就開始七零八碎地說以前的事。

    她剛化形的時候,模樣白白嫩嫩又沒有父母,被人賣到了宮里,宮女姐姐們喜歡她,經常給她好吃的,王上踫到這個小家伙,也覺得好玩,偶然一次帶她出去狩獵,誰知竟然在她的指引下找到了前朝寶藏,之後又獲利好幾次。

    那之後啾啾就成了小神女。

    小神女像個普通孩子,除了神異之處外,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吃。能吃是好事,可惜踫上大旱。

    對于這場大旱,所有人都無力回天,眼看著哀鴻遍野,外又受到敵國的侵襲,王上一狠心,將親自封賞的小神女打成小妖怪,作為祭品下葬獻給了雨神。

    在那個愚昧的時代,他們都以為獻祭神女能讓雨神降雨。

    ……

    小家伙語言組織能力不太行,只記得人販子不好,宮女姐姐好,王上好了又突然不好。

    紀天銘卻從其中提取到了完整的信息。

    他沒吭聲,陪著傷心的小家伙安安靜靜地坐了一會兒。

    等妹妹又開始活躍的時候,才貌似不在乎地問她。

    “余爸爸也知道這個秘密嗎。”

    “不知道呀。”

    “那你們的秘密是什麼?”

    花啾想了一會兒,才想起節目里那天晚上她跟余爸爸說了悄悄話——

    “啾啾是個小妖怪呀,余爸爸也是。”

    “哦。”

    哦?

    花啾看了哥哥一眼,見他眉眼間似乎有些得意,無法理解地咂了咂小嘴,搖頭……

    大朋友的世界真難懂啊。

    -

    在吃瓜群眾們的期盼中,暑假過了一個月,《孩子們》官博才有了動靜。

    剛發第一條微博就猶如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引起了巨大的波瀾——

    那個裝死的官博它竟然開始公布嘉賓名單啦!

    瓜眾們呼朋引伴,紛紛來微博底下實時蹲守完整嘉賓名單。

    第一個公布的是新人愛豆尹青和他的妹妹朵朵。

    尹青皮膚白皙,比較斯文,听說家里挺有背景的,參加的選秀綜藝沒進出道位,卻拿到了這樣的好資源。

    他參加《孩子們》的消息一公布,秀粉們頓時哀嚎起來。

    同一個選秀里同期出來的,她們的出道組哥哥還在辛苦搬磚,而小糊逼尹青卻已經能參加檸檬台的大制作了,好酸啊!酸死了!

    不過尹青性格好,跟練習生們的關系都不錯,倒也沒人真的酸氣沖天黑他。

    ……主要也是因為糊,存在感太低。

    第二組公布的是少女賽車手林沫沫和她的弟弟林涵涵。

    林沫沫今年十五,由于之前在摩托競速賽中的優異成績和酷颯身姿,小火過一把。

    但她另一個廣為人知的身份,是偶像男團TS成員符東俊的粉絲,而符東俊……

    是紀長一的前隊友,當年秀綜七人成團出道後的第二名。

    “……”

    名單公布到這里,吃瓜群眾們都快懵了。

    [只剩下兩組沒公布,其中一組應該是南哥和他弟弟,如果之前消息確切的話,剩下一組,應該是啾寶和……]

    [紀長一?!]

    [不會吧,紀長一還真是啾寶和小銘的大哥?]

    [我傻了。]

    [淦,林沫沫要是在節目里踫見紀長一,那就有的看了,我腳趾頭先開始動工……]

    [先別立flag,萬一紀長一沒參加呢?而且小道消息說四組家庭好像要分開錄制誒!]

    吃瓜群眾們急得要命,但《孩子們》官博公布名單的速度半點沒受影響——還是那麼慢。

    裴照南人氣高,但他給弟弟寫過歌,參加親子綜藝不至于太讓人驚訝。

    最受矚目的就是壓箱底的一組了。

    檸檬台還是一如既往的雞賊,直到節目相關的討論被推向一個高.潮,才姍姍來遲地公布了名單——

    紀家兄妹四人。

    海報上的剪影確實是四個人。

    網友們一眼認出最小的是啾寶,略顯囂張的是紀天銘,另一個不熟,應該是啾寶的天才二哥。

    而最高的那個黑色剪影……

    [我去還真的是紀長一啊!]

    [次元壁破了???]

    目光如炬的網友們迅速從剪影中分辨出紀長一的姿態。

    果不其然,節目組隨後公布的名單里就是這四個人。

    #紀家四兄妹#的詞條一下子爆上了熱搜。

    而就在網友們紛紛吃瓜看戲震驚熱濤時,本該更興奮的紀長一粉絲卻全都在懵逼——

    她們家愛豆是啾寶的哥哥?

    愛豆剛靠著偶像劇爆火就要帶著弟弟妹妹上親子綜藝了?

    ……這到底是什麼魔幻現實的情況啊!

    追星多年,她們也是頭一次經歷這種不用幫愛豆宣傳,天上突然砸下來個s級綜藝的事情……

    這就是躺贏嗎?

    未免也太爽了點吧!

    全網熱議的時候,懵逼中的粉絲們迅速反應過來,高興到差點沒敲鑼打鼓。

    當然,讓她們高興的不止是檸檬台的s級綜藝,還有——

    超Q超可愛的啾寶竟然是愛豆的妹妹!四舍五入就是她們的妹妹啦!

    口嫌體正直的帥氣啾哥竟然是愛豆的弟弟!四舍五入也是她們的弟弟啦!

    還有一個夏華大學少年班的天才弟弟!也是她們的啦!

    怎麼這麼幸福啊!!!

    在這一刻,粉絲們真切地感受到了豐收的喜悅,就連熱衷爬牆不滿足于只追紀長一一個的粉絲都縮回了腳——

    那麼麻煩找牆頭干什麼,直接追紀家F4啊!

    個個都這麼優秀,外形又不輸于明星,簡直白撿!

    豐收的粉絲們紛紛感嘆︰

    [紀爸紀媽,永遠滴神!!!]

    紀長一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親子綜藝會有這麼大能量。

    《草莓慕斯》播出之後他也收到過很多商務合作,但都在正常範圍內,沒比三年前出道時瘋狂多少。

    但這檔親子綜藝一公布,代言合作立刻紛至沓來,忙到工作室加班都處理不完,郵件堆到爆炸,所以……

    他是沾了弟弟妹妹的光吧。

    黑紅摻半的頂流紀長一狠狠地吃了一把軟飯。

    節目還沒開錄,他翻了翻員工整理好的合作清單,薄唇一抿——

    特別會看他臉色的小胖立刻說︰“紀哥,這麼多合作都沒滿意的啊?”

    面對跟前這個自家妹妹的忠實粉絲,紀長一︰“……”

    他整理了一下心情,似乎只是隨口一問︰“怎麼沒有親子合作。”

    都公布了他的弟弟妹妹,竟然沒有兄妹合作什麼的,人干事?

    那個裴照南可是——

    小胖嘆了口氣︰“哥啊,你沒看人家裴照南又是寫歌,又是給啾寶拍mv的,听說還在給啾寶搜羅啟蒙老師,親哥都沒干到這份上的……”

    “……別說粉絲了,我都嗑這一套,人家企業才不管你是不是親的,有人氣就能合作唄……”

    紀長一的指節不滿地在桌上扣了扣︰“我們兄妹還一起拍過戲。”

    小胖哎呦一聲︰“拍戲那算什麼……”

    他說到一半卡住了,突然意識到什麼。

    然後看了看老板的臉色。

    嗯……

    這是吃醋了啊!

    小胖頭一次見自家佛系淡定的老板吃醋,整個人都呆掉了!

    ……不過啾寶要是他妹他也得醋。

    這麼一想,小胖立刻握起拳頭給老板鼓氣。

    “那紀哥您就好好抓住這次機會,多營業,多照顧妹妹,把啾寶的兄妹cp好感值刷到最高啊!”

    紀長一摸著下巴緩緩點頭。

    ……似乎認真听進去了。

    -

    跟《悠閑假日》不同,《親愛的孩子們》前期主要聚焦于孩子們在家庭中的相處,後期才有嘉賓們會面的部分。

    整檔節目分成四部分十二期,不像前者那樣需要連貫的直播錄制。

    確定好錄制日期,啾啾就和哥哥們一起住到了大哥的大平層里。

    當然,還有媽媽,媽媽需要在節目播出開始時出鏡一下,把照顧寶寶的重任交給哥哥們。

    連秋芸第一次到兒子的住處,摘下墨鏡,里外看了一遍。

    ——哼,還挺不虧待自己的。

    就是徹頭徹尾的懶人裝修風格讓她這個設計師實在忍不住想吐槽。

    “什麼審美。”

    吐槽他的人畢竟是老媽,紀長一沒裝逼,只能微笑點頭︰“您說的是。”

    連秋芸還籌備了幾套親子裝,準備讓孩子們在節目上穿。

    沒過多會兒,門鈴就響了,幾個大包裹送過來。

    一拆開,全都是整套整套的衣服。

    紀長一︰“……”

    紀長一三年都沒感受過這種洶涌的母愛了,撿出幾套看看,好笑地對著鏡子比劃了比劃。

    然後想象了一下和弟弟妹妹穿成套出門壓街的樣子,嗯……

    挺有意思的。

    節目組已經提前跟紀家確定過拍攝日期。

    也是直播開始的日期。

    這天一到,一大早上就有觀眾蹲守在了直播間,而節目組也搞了個突擊上門,沒到六點就去紀家敲門。

    篤篤篤。

    直播間觀眾屏住了呼吸——

    時間這麼早,門開得竟然還挺快,還是看起來最不靠譜的暴躁少年紀天銘開的。

    看到這張臉,直播間的觀眾頓感親切。

    廚房里似乎有人。

    但鏡頭沒去廚房,而是先跟著紀天銘去了兒童房。

    果不其然,粉藍色的大床上鼓著一個大包,掀開被子一看,寶寶還睡得像只小豬崽呢。

    小家伙穿的剛好也是件連體豬豬睡衣,頓時把觀眾們樂瘋了。

    紀天銘好笑地叫妹妹起床︰“啾啾。”

    寶寶小嘴兒咂巴一下,大眼楮閉得死緊,垂下鴉羽般長長的睫毛。

    紀天銘絲毫沒被彈幕上驚呼的美顏盛世所惑,看他妹就跟看豬崽沒區別,毫不留情地敲了下妹妹的小腦殼︰“小懶豬,起床啦。”

    寶寶小拳頭一攥,猛地咕噥著嘴兒睜開眼楮——

    小家伙剛醒,柔軟的頭發貼在額頭上,白嫩嫩的臉蛋嘟著,還帶著淡淡的燻紅,像草莓牛奶凍,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她睜開眼楮沒兩秒,又開始沒精打采地慢騰騰垂下腦袋和眼皮……直到察覺到什麼,眼皮垂到一半,黑眼珠子動了動。

    花啾余光掃了一眼攝像大哥,懵著張小臉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往被子里一拱!

    揉了揉臉蛋,又理了理亂糟糟的頭發,然後小大人似的鑽出被子,爬下床,特別獨立地踩著小粉豬拖鞋走進衛生間,關上了門。

    直播間的觀眾反應過來,頓時爆笑出聲。

    紀天銘忍住笑意,對鏡頭揶揄道︰“人家現在是大姑娘了,要面子的。”

    而鑽進衛生間的小家伙氣呼呼地打開兒童洗漱台的水龍頭,睡意一下子就沒了——

    說好提前叫她起床的!壞蛋哥哥!

    又故意讓她丟臉!

    氣死寶寶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古董寶寶在現代》,方便以後閱讀古董寶寶在現代第32章 這章更新失誤別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古董寶寶在現代第32章 這章更新失誤別買並對古董寶寶在現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