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地下室 三十六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玻璃花房 本章︰第56章 地下室 三十六

    虞仙有種神魂顛倒的錯覺。

    他說著轉頭就悶著要跟上去, 吳淮靈卻叫住他,嘆息一聲︰“小心點,自己的安全最重要。”

    楊夕嗯了一聲, 看了一眼笑著的沈之之, 悄聲走了。

    吳淮靈看著他漸漸消失,棕色的瞳孔透亮。

    這邊。

    戚野抄著手來到倉庫,楊夕在後面遠遠看著他關上倉庫門,疑惑的皺了皺眉,這個人打算做什麼?他不怕里面的東西麼?

    過了好一會兒, 楊夕才看見戚野從倉庫里鑽出來, 表情抑郁卻帶著笑,和他這個人一樣怪異的讓人心里發慌。

    奇怪。

    太奇怪了。

    楊夕按捺不住,也不見戚野重新回來,現在沖過去繼續跟著他也不一定找得到人。

    于是他走過去,打開倉庫的門,腥臭的透明液體登時從里面蔓延了出來, 帶出一條濕漉漉的痕跡,像是有人踮著髒兮兮的濕腳走過般。

    胃里翻涌不止, 楊夕嘔了一下,喉結上下滾個不停,終于將反胃的感覺壓了下去。他這才肯抬起眼去看那正對著門的畫,卻冷不丁的對上一雙眼楮。

    那雙眼楮猩紅中帶著點濃稠惡心的膿黃, 此時一眨也不眨的看著楊夕, 瞳孔里閃著肉眼可見的詭異光芒。

    那一口氣半上不下, 楊夕被畫上水里的倒影看的一個窒息, 連忙後退幾步。

    突然, 他臉色一白, 渾身僵硬,身體像是浸在了冰天雪地里動彈不得——楊夕看見了沈之之。

    畫上的少女不再用雙手捂著臉低頭哭泣,相反,她慢慢地、慢慢地抬起頭,純淨的雙眼落下淚水,眼里滿是乞求與哀傷。

    那是沈之之的臉。

    剛剛還在楊夕面前開開心心逗弄著囡囡的,沈之之的臉。

    他無措至極,不自覺的再次踏進門內,一只手覆上去觸摸那張臉,晶瑩剔透的淚珠從畫中落到楊夕的手掌心內,逐漸干涸。

    喉嚨干渴,楊夕絕望的往回看了看來時的路,像是看見了剛剛還和他說過話的女人,他好像明白了什麼,“等我,之之。”

    “要不了多久了,等我。”

    戚野來到這扇打不開的門前,撫摸著上面的細紋,喃喃道。

    接著,他嘲諷的低笑,“究竟是我先復仇成功,還是你呢?”

    路過吳淮靈的房間時,戚野頓了頓,往門縫下面緩緩放入一張濕漉漉的紙條。

    時間掐的極為準確,不過一會兒。

    吳淮靈回到房間,打開門,腳上啪唧一聲踩到什麼東西。

    她面色一變,看見了那張印著腳印的濕淋淋的紙條……

    腦子內的警鐘霎時間長鳴,迅速關上門,吳淮靈低下腰撿起那張紙條,展開,里面猩紅色的字體顯露出來,【沈之之死了,下一個……會是誰?】

    攥緊拳頭,紙條里吸收到的腥味兒液體從手的縫隙里啪嗒掉到地上,屋內灰蒙蒙的看不清臉,吳淮靈埋著頭,眼神很冷。

    晚上。

    照樣是擺鐘打鳴的時候。

    楊夕站在衛生間的鏡子面前,呆呆的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眼前的男人身形健壯,也不像幾年前那副單薄青澀的樣子。

    但是這一次,他和那個女人的身份要開始互換了。

    厲鬼出現在走廊的時候,楊夕從衛生間走回了臥室。等她不急不慢,像是獵物已經跳入自己懷里,來到自己門前敲門時,楊夕望著空蕩蕩的鎖孔。

    沒有之前那充斥著貪婪、垂涎、令人膽寒的惡鬼眼。

    心里有一瞬覺得不對,可是楊夕轉念一想,她恐怕連看自己一眼也嫌惡心。

    淒厲的嗓音響起︰“告訴我,是誰殺了我?”

    楊夕開了門,正大光明的邀請女鬼進屋。

    但是不對,楊夕低下頭,那不是他想象中的、被女鬼佔據身體的沈之之。

    目光所及之處是龐大丑陋的溺水尸,被他震驚的眼神愉悅到,女鬼嘻嘻笑了起來,青白的唇咧開,露出夾雜著白色蛆肉的齒縫。

    他只來得及喊出一句︰“之之,不要出來!”

    吳淮靈听著外面的動靜,詫異的站起身。她手里還拿著一個橙色的玉鐲,只要看過那幅圖的人見到它,就知道這個玉鐲和畫上少女所戴的玉鐲是同一款式。

    吳淮靈被騙了,沈之之並沒有死。

    厲鬼會害怕自己死前身上帶下的東西,吳淮靈知道。

    她本來可以救楊夕一命的,這個鐲子,就是女鬼生前戴的一對玉鐲中的另一個。在楊夕把少女推入水中時,楊夕不經意間從少女手上帶下來的就是這個鐲子。

    而撞見一切經過的吳淮靈以這個做為交換,和楊夕做好了保守秘密的約定。

    隔壁的咀嚼音響了一整個晚上。

    虞仙自然也能听見那聲戛然而止的吶喊,他從床上迅速坐起來,卻不料一下子撞上了一直俯身瞧著自己的惡鬼,額頭霎時紅了大半!

    他捂住額頭嘶了一聲,被那惡鬼把手給拿開,輕輕在上面吹氣。

    虞仙沒管他,疑惑不解︰“為什麼楊夕會自己走出來?”

    惡鬼看著月下的他,頓了一下,他道︰“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會獨活。”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笑了一聲,像是很高興,和虞仙額頭抵著額頭,“你想什麼時候來到我身邊?”

    “畢竟現在是我先死了。”

    他纏著虞仙問,陰冷的氣息圍繞著虞仙,“從前你就不愛我,為什麼就不能公平點呢?我那麼在乎你。”

    他又拎著虞仙去看那些畫,從踏入這間客棧起,虞仙的一切就被他挨著記錄了下來。

    虞仙的一顰笑,他的淚珠、他的傷痛、他的囈語、他的哀求、他的茫然……畫上都展現的淋灕盡致。

    被禁錮的太緊,虞仙稍微動一動,就被壓迫的力道勒的一疼。他蹙著眉頭,連呼吸時胸膛緩緩起伏都是痛的,可是那痛在感受到賀深對他的瘋狂至極的眷戀時,又怪異的轉化為了甘美。

    渾身酥麻,他只能紅著眼尾,斥道︰“你這惡鬼!”

    那惡鬼問他,“你愛我嗎,仙仙?”

    虞仙不肯回答。

    下一秒,那惡鬼就要發瘋,紅著眼像是條瘋狗一般,質問他為什麼不喜歡自己,為什麼不滿意,為什麼要抵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缺愛美人[無限流]》,方便以後閱讀缺愛美人[無限流]第56章 地下室 三十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缺愛美人[無限流]第56章 地下室 三十六並對缺愛美人[無限流]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