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執蔥一根 本章︰第90章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

    手電筒的光映亮了甘鄞承的面容, 襯出他隱在狂風樹影里的身形。

    陸葳遵循聲響,定定朝他望,像是沒了知覺沒了反應。

    直到甘鄞合再晦澀開口喚她葳葳, 抬腿要往山坡上邁, 陸葳驟然回, 迎這漫天往下落的簌簌雪花, 剮開風寒,跑迎向他張開的懷抱。

    甘鄞承接了她, 將女孩攏進懷中。

    陸葳閉上眼, 側臉貼在他筆挺的大衣上, 感受面料被雪淬過的冰冷和貼近胸膛的溫熱。

    “……鄞承哥。”陸葳喉口涌熱。

    在他到來之前,原以為自己不會害怕。

    可偏偏是這樣凜冽,寒風呼嘯的雪夜, 他牽起了她, 將她緊緊摁進懷中。

    兩人默默擁, 不再說話。

    甘鄞承很快感受到懷中女孩肩膀的聳-動,不知是因為情緒起伏,還是被凍到了, 她身子微微顫。

    到底是姑娘。

    以往再怎麼將情愫好好收斂起, 此刻仍是易碎的,脆弱的。

    甘鄞承心都被擰起,不斷被風叱過。

    不再多有動作, 他細細拂過她的肩,繼而將大衣褪下, 要她穿上。

    陸葳卻是連忙推脫,從他衣領間抬起,說自己穿得夠厚了。

    他要是真將大衣褪了, 估計會被凍得夠嗆。

    甘鄞承迎向女孩探過來的視線,斂眸細細她有沒有被樹枝劃傷,當即頓了頓。

    陸葳巧的鼻尖兒凍得通紅,清潤的雙眸散盈盈的光,櫻『色』淡紅的唇瓣微啟,只是烏發隨意散,被風刮撲在面頰兩側,起來有些滑稽可笑。

    卻是惹人十足的那種。

    他先前攥的所有擔憂都在見到她時便散了,此刻到陸葳這幅難得見的可憐兒模樣,沒忍住,唇角彎彎笑了出來。

    陸葳大抵知道自己這會兒是個什麼樣兒,又听甘鄞承笑起來,雙手掩面去拂發,默默半轉過身,側對他。

    甘鄞承便趁這個時候將大衣褪了罩過來,強勢得要命。

    陸葳沒肯,和他推據間,手電筒的光都在山間『亂』晃。

    到了最後,似是妥協,兩人半靠坐在山坡上的石塊後,一並蓋甘鄞承的大衣,陸葳的細腰被甘鄞承緊緊攬,兩人幾乎是貼捱在一處。

    手電筒被埋在雪中,朝四周散出光。

    “我來時在樹上做了標記,現在雪太大不好下山,等點我再走。”

    陸葳輕輕點,心中劃過許多疑問,“鄞承哥……你是怎麼上的山,又是怎麼找到我的?”

    甘鄞承沒答,轉臉問她,“你上山沒有天氣預報嗎?”

    陸葳听了一愣,“靈山這邊天氣預報不準的……”

    “再不準還得是注意一下吧,我了。”甘鄞承背靠在石上,下頜墊在女孩的發頂,“算是手機短信提醒,說今天下午會有一場暴風雪從鄞城過界到汾城,會途徑靈山,我發消息你沒回,打你手機,忙音。”

    甘鄞承冥冥中覺得不對勁,沒有思索太久,當即便一路驅車趕了回來。

    陸葳應,很快又想起還在家中的甘長老,“爺爺呢,你上山的時候和爺爺說了這件事嗎?”

    “放心,沒和老人家說。”

    原本他還想叫幾個叔父從各個路一並上山,可到了山腳下,以往慢條斯理,做事有條不紊的貴公子,有了難以言說,慌『亂』到不行的惶然時刻。

    他不想再浪費時間,听到有人說見陸葳上了山,兜便穿過了山林。

    只獨身一人前往。

    甘鄞承略過許多,只大致描述了一番,陸葳卻是在靜靜听之余,視線落在他泛褶皺,有許多劃痕的衣衫上。

    哪怕甘鄞承不像是以往那般如玉清貴,盡顯狼狽。

    此時此刻兩人的並肩,卻是她近年來最為喜歡的時刻。

    這樣想,陸葳輕輕笑了。

    她蔥白的手指探上去,想去撫平甘鄞承衣領上的折痕,卻被他輕輕攥住手腕,放到他的臉側貼。

    “葳葳,以往是我不好。”甘鄞承輕聲說。

    陸葳動作頓在半路,就這麼側過臉他。

    甘鄞承的面容被雪襯得如霜如月,可他的嗓音卻浸無限延伸來的意味。

    心攢動暗暗燃的火,陸葳經由他這麼一句話,倏而想起先前。

    “……鄞承哥。”

    “本來想等到這次結束會議後好好談談。”甘鄞承長睫被光映襯得拓下陰翳,“但好像老天爺都有些不下去。”

    垂首片刻,他抬眸望向她,倏而問,“你當初得知結婚對象變成了我,是怎樣的反應?”

    這句話挑開了過去和以往的界限。

    連帶將陸葳帶回到了先前的光景。

    這是兩人後來輾轉而來好幾年的最開始。

    女孩心『亂』如麻,垂下眼瞼,想收回被他攥的手。

    掙扎不過兩下,很快被甘鄞承輕輕放下。

    他仍是她。

    “你不肯說的話,我來。”甘鄞承溫潤的語氣似是被這寒雪天凍過,竟是前所未有的定然,“當時得知和你的婚約落在了我的上,我正在忙學生會的事宜。”

    甘鄞承大學是學生會主-席。

    得知這事後,他將所有的事務都轉接了手下的人。

    當天便驅車趕往靈山。

    他沒進去,只默默停了車靠在甘族宅院的外沿,就這麼望。

    “從靈山回來後,我在家里待了兩天,一連兩天都沒睡。”

    那會兒甘鄞承鋒芒漸『露』,早已初現風采模樣,處理事情鐵血利落,淡然如斯。

    自覺沒什麼事在他心間浮動。

    那是繼得知甘鄞起和陸葳定下婚約後,有以來的第二次。

    “我想要你知道,對于這場婚約,我從來都沒有覺得被束縛,從來都沒覺得是累贅,我要你,不是因為大哥毀約,不是為了的,我單單要的,是你。”

    這樣近乎直白的話語像是『迷』離的光圈,硬生生將她拉入其中沉溺。

    他說……他要她。

    他單單要的,是她。

    分明是圓月都被遮蔽的天,陸葳的心里仿若被通透的月光浸潤。

    甘鄞承話落,留有時間女孩消化。

    可風雪不等人,這再寒冷的天,無論下山與否,都無關緊要了。

    甘鄞承側首貼近她,眉眼垂下,“葳葳,你對大哥是什麼感覺?”

    “……就是哥哥。”陸葳應,倏而想起那天他醉酒,頻繁掛在嘴邊的和大哥像不像……

    女孩仿若參透了什麼,卻又像是沒參透。

    她只知道,要認真回答這個問題,陸葳顫起聲,卻還是一字一句,“鄞起哥……我只當他是大哥,從未有過的想法,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包括三哥、四哥,他對于我來說,都只是哥哥。”

    “那二哥呢,二哥對于你來說,是什麼?”甘鄞承唇擦過她的面頰,聲音低而沉,“葳葳,告訴我。”

    陸葳鼻尖縈繞他身上好聞的檀香,眼眶泛起瑩瑩的水光。

    她傾身向前,顧不得身上還披的甘鄞承的大衣,抬手撈住甘鄞承便奔往他的懷里。

    對于她來說,他是愛人,是她最珍貴的美夢。

    其實偶有處的時刻,曾覺得,他好像是有些喜歡她的。

    但這樣的猜測很快便消散在這些年發生的各種事情里。

    而後,她再不敢去細想了。

    可現在,甘鄞承親口附在她耳邊述說,描繪。

    陸葳淚再沒忍住,直直落了下來。

    一切無需再多言。

    甘鄞承擁住她,將她緊緊箍在懷里,垂埋在女孩頸側,嗓音近在咫尺,“那時候我以為你鐘情于大哥,所以才一直不回家。”

    懷中的陸葳頓了頓,又被他摁了回去。

    “我是不是很混蛋?”甘鄞承嗓音沙啞得要命,“葳葳,我確實是個混蛋,混蛋到以為你心里裝大哥,可我還是想要你,想把你放在我的身邊。”

    “一方面念你,一方面又克制自己見你。”

    後來,他想要的便越來越多了,貪圖她在身邊的溫暖。

    想要多的回應,想要她炙然的感情。

    所以混蛋終歸迎來了報應。

    他受不了陸葳在甘鄞起面前格外自在的模樣。

    唇角綻放的弧度,低輕笑的情,亦或者是兩人迎面逢的對視。

    哪怕甘鄞起是他的同胞兄弟,是他之前母里分享營養,最為親近的家人。

    多年來,甘鄞承表面攜溫潤的笑。

    卻無人知曉,他曾想過,既然算是一模一樣的臉,為何她在他面前卻不是那般?

    陸葳靜靜听甘鄞承的闡述,面頰被淚滾過一遍又一遍。

    其實不止是他,如果她再勇敢一點,不攢所有暗藏的心思,那麼兩人之間的最開始會不會不一樣。

    “你和大哥是長得一樣,可我……”陸葳頓了頓,嗓音輕飄在了風雪里,“可我總會認出你,單單認出你。”

    甘鄞承再難以抑制住這蓬發的情愫,傾身撈過她,低便吻了過去。

    ---

    雪漸漸了,手電筒微弱的光劈開雪路,照亮了前方。

    甘鄞承背陸葳下山,陸葳肩上披他的大衣,勾住他的頸,俯首貼在他寬勁的脊背上。

    周遭是無邊的雪,折『射』光,在不遠處的天際泛霞光似的紅。

    樹林間發出踩踏的聲響,陸葳卻覺得猶如天籟。

    她在他肩上輕輕動了下,便听到甘鄞承的嗓音在前方響起,“冷不冷?”

    “……還好。”

    陸葳只是突然想起了高三那年,甘鄞承背她,慢慢從學校走回了庭院,一路無話,卻像是現在,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那時候她剛和甘鄞起定下了婚約,甘鄞承很少見她,卻還是因為她的一通電話,跑了過來。

    “高三那年我打通了你的電話。”陸葳側過臉貼了上去,“知道為什麼嗎?是因為我把你的號碼錄入在了快捷鍵上。”

    甘鄞承頓了頓,陸葳卻是笑起來,攬他攬得近。

    兩人是後半夜抵達了山腳的,再回四合院,四周靜悄悄,大雪落在房頂,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

    在山間雪里過了這麼一遭,進屋便是渾身的濕氣。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

    殘存的冰涼化開來,不怎麼好受。

    這個點院內很是寂靜,老人家估計已經睡熟了,再去二樓洗漱是不現實的事。

    甘鄞承燃了柴火堆,繼而像是陸葳做過的那樣,吊起好幾壺熱水,慢慢燒。

    在屋內慢慢洗,是此刻唯一解決的辦法。

    甘鄞承從梨木的櫃子里拿出陸葳的衣,讓她去被窩里趕快換了,隨後才去找自己放置在這邊的衣服。

    今天到底特殊,原有的衣衫浸了雪沒法兒穿了,現在的熱水還沒燒開。

    只先換睡衣再去洗。

    陸葳『摸』索換好的時候,轉眼朝屋內的一角望,臉頰都被那燒的柴火熨熟了。

    甘鄞承不怕冷似的,褪了襯衣,赤上身。

    長褲倒還穿,就這麼單膝跪抵在面,彎腰去燒的熱水。

    他身形頎長清瘦,但陸葳知道,甘鄞承隱在衣衫內的肌理線條分明,寬勁肩線拉開流暢的弧度。

    提此刻,他斯文俊美的面容上還掛副金絲邊的眼鏡。

    整個人起來……非常得『惑』人。

    陸葳收回視線,“鄞承哥……你不冷嗎?”

    “不冷。”甘鄞承推了推金絲邊眼鏡,起身側首,朝她了過來。

    女孩半窩在被間,足尖抵在竹編床的邊沿,像是貝殼兒里的珍珠,膩白得晃眼。

    “不用不好意思。”他笑,“畢竟昨天我了你。”

    甘鄞承說到此,陸葳不免想起昨晚她擦身的時候,他推門而來四目對的情形。

    那是不心才被他到的……和這個怎提並論?

    顧不得想太多,第一輪的熱水冒了水汽燒好了。

    甘鄞承將熱水和冷水混合好,放入到盆中,用手探了探溫度,示意她過來,“你先洗。”

    陸葳向他,“那邊還有熱水的,你不一起嗎?”

    “我要是用了,你還得等下一輪,容易涼。”甘鄞承說又沉思一番,淡棕的瞳仁漸漸變深,“真要一起?”

    他的語調里含某些時刻特有的尾音,陸葳再明白不過。

    連忙擺手拒絕。

    隨即還壓嗓調叮囑,讓他。

    畢竟這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洗啊。

    甘鄞承應了聲好後,女孩才轉過身去。

    可就算是沒有一起,勝在一起了。

    她彎腰緩緩動作的時候,熱水和柴火將房內熨暖之余,將那股子蘭花香散了出來。

    很快便縈繞在了滿屋內。

    比起昨天,為撓人,為深韻。

    雪膩的身段被火光映出線條,往四處伸展。

    甘鄞承原本坐在邊沿,低手機處理事務。

    可注意力卻總是被吸走。

    而後,不顧陸葳剛才的叮囑,抬眸望了過去。

    女孩側對這邊,聳伏上落有烏發,半蓋過梅『色』的點。

    陸葳終于好了的時候,轉而朝甘鄞承去,想跟他說輪到他了。

    卻見他目光深然,視線所及之處……

    甘鄞承卻是沒有絲毫不自在,挑起旁邊的被褥說道,“我把被子疊成兩層了,今天就不分被睡了吧。”

    陸葳難擰巴,待到鑽進了被窩後,她所想的,便又是山上他和她說的那些話。

    每一句都鐫刻進了她的心窩里。

    她歡喜不已,心跳快到仿佛下一秒便鑽出來似的。

    女孩待在被窩里暖,不知道等甘鄞承等了多久。

    可她再困,卻是心率頻起,怎麼沒有睡意。

    甘鄞承終于洗好的時候,『摸』了過來,待到他掀開被子,預備睡到陸葳旁邊的時候,袖邊被她輕輕拉了下。

    再明顯不過的暗示了。

    甘鄞承抬手捏住她的下巴,邊笑邊親她,“是不是真想了?”

    這都後半夜了,又從山上下來,他原先沒打算。

    女孩迎向他,點了點,“嗯。”

    陸葳的睡衣還是前些年的,近年來因為她變得為馥郁了,所以近乎是貼在身上,線條驟出。

    甘鄞承在這方面是一如既往的不耐心,大力搓完雲團,捻中間的那顆扣子便用勁拽掉,他稍稍探了幾下,隔層絲感受到那般的潤,還愣了兩愣。

    他沒想到陸葳這麼快。

    陸葳卻是羞極了,她原本就對他沒有抵抗力,現如今兩廂奔赴,哪還控得了。

    甘鄞承卻是笑了,見她好了,沒想多潤,撇開女孩兩側的腿放在臂彎里,沒褪,只將那樣的絲往旁邊撥了撥,俯身便是一個大力的推進。

    隨這樣的一記,竹編的質都發出嗡的聲響。

    兩人都有些為彼此『迷』,顧不得這些,充耳不聞旁事。

    女孩喊了聲鄞承哥後,指間穿過他的發,感受到他低來啜那個梅點。

    陸葳承接他記記愈發的搗,逢迎只覺得這感覺新奇,原來當兩人都有情的時候,做起來竟是這樣的輕飄。

    而他灼念 起,比起以往都要燙,是將驗變得為深刻了。

    嫩而生的腿很快被扛放置到了甘鄞承的肩上,這回被褥下的竹編都被這般的力度鑿得咂咂響頻出。

    陸葳非常羞,非常赧。

    可卻又非常喜歡他這樣對她,

    這讓她知道,自己是真真切切被需要的,在雪山上所發生的一切,是存在過的。

    只是竹編的都被弄出這樣的響兒?

    滿屋的蘭花香越來越濃了,待到後來攜上甘鄞承身上的那股檀香,屋內已經是不。

    陸葳面頰如緋雲,攬住他的肩,待到好半晌才開口,“鄞承哥,如果不是婚約有變,我會不會這輩子就錯過了。”

    甘鄞承繼續去燒熱水,此刻坐在邊沿任由她扒拉,將女孩摁回被間,讓她好好躺,他才撂眼開口,嗓音刻意壓低了,“你以為他和那個網紅的事是怎麼放出來的?”

    迎陸葳倏而瞪大的眼眸,甘鄞承繼而補充,“即便之後的婚約落不到我的上,我斷然不會便宜了老大。”

    甘鄞承早先便做足了兩手的打算,哪怕陸葳和甘鄞起婚約解除,以甘鄞承的力和說辭,等個幾年再向家里提出要娶陸葳,甘季庭和梁音婉肯定不會不同意。

    只是那時候婚約剛好就那麼順延了下來。

    至此,便是兩人定下婚約的開始。

    ---

    隔日陸葳醒得很早。

    其實她有些累,不想起來,但因為她的床是竹編的,昨天那些從被褥滲到竹編里的話,非常不好清洗。

    得換掉一整張。

    拿出去洗或者是曬,少不了被問。

    這讓她怎麼說?

    女孩在這邊難得焦急,甘鄞承望陸葳難得的脾『性』,很快被趕去做清理工作了。

    其實後來盆被打翻了,面上難逃于此。

    她的房間簡直是『亂』得要命。

    陸葳在里間忙收拾,待到全部清理好,卻發現甘鄞承不知道去了哪兒。

    他還要驅車去趕會議,沒有多少時間才對。

    這樣想,女孩推開門往外邁,還沒走出幾步,便被人從身後抱了個滿懷。

    “鄞承哥?”

    甘鄞承笑應,隨後竟是愈發抱緊她,將女孩抬起來轉圈圈。

    “鬧我……”陸葳忍不住跟笑。

    “開心才鬧你,雪天這麼美,你得開心。”甘鄞承說將人放下來,“葳葳,好好待,我忙完會議就回來。”

    陸葳雙眸澄澈,她嗓音輕得很,“等你回來……我你炖你最愛喝的湯。”

    甘鄞承卻是沒接,“炖你喜歡的,我跟你喝。”

    他說撈起女孩的手放置在自己的領間,示意她幫忙整理。

    陸葳熟稔將手探過去,直接迎向他淡棕的眸中。

    那里面映襯分外的溫柔,比起這如霜的雪,是最為鮮明的對比。

    女孩,承受不住似的,彎唇斂下眸。

    視線緊跟落在他頸間。

    望那條熟悉的圍巾,陸葳差點沒驚得摔倒在雪里。

    她有些磕絆,“這條圍巾……”

    甘鄞承淡淡笑攬過她,“從家里櫃子里翻出來的,怎麼了?”

    女孩極其復雜了他一眼,甘鄞承卻是將圍巾褪了下來,輕柔她圍上,“了你的便是你的,圍巾戴好了。”

    ---

    陸葳在靈山這里又待了幾個月,甘鄞承一直陪她。

    待到初春降臨,女孩不走,徹底養好身的甘長老卻是催她走。

    “好啦,不用惦記我,阿承陪你在這邊,很久都沒回家了。”爺爺大笑,“以為我不知道啊,兩口當初是鬧了扭吧,現在和好都不知道多久了,還賴在我這兒呢。”

    陸葳了眼坐在一旁喝茶的甘鄞承,繼續老人家捶肩,“爺爺,我這不算是賴吧,這兒是我的家啊。”

    “當然是你的家,只是你倆的婚禮就要來了,怎麼得好好準備吧。”甘氏長老說拍拍陸葳的手,感慨似的,“到時候鄞城的婚禮辦完了,你再回來。”

    原先陸葳和甘季庭梁音婉提過推遲婚禮。

    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甘鄞承前段時間告訴她,是推遲了,但只推遲了一周。

    那會兒女孩若有所思盯了甘鄞承很久,反倒將他得輕咳清了清嗓子。

    因此,她還是得趕回鄞城。

    不過近來定好了的,則是另外的事兒。

    婚禮屆時會在鄞城和靈山先後舉辦,統共兩場。

    這樣不僅有用意,照顧到了行動不便的老人家。

    臨走前,老爺子非要出來送人,他撈起甘鄞承的手,細細叮囑,“阿承啊,這次回去,可一定得好好待葳妹兒,我原本是有些放心不下的,這次你在這邊住了好幾個月,兩口你儂我儂的,我倒覺得你是真用了心。”

    甘鄞承應,“爺爺放心,葳葳交我。”

    “好,你這就上路吧,現在出發,晚飯時候到鄞城。”老人家說,連忙讓陳薟羲刈摺br />
    陸葳在旁邊,“爺爺,走太急了,你慢慢走。”

    “急,必須急!我趕請人來風水呢!”甘氏長老邊說邊走,中氣十足的嗓音漸漸飄遠了,“你是不知道啊,這晚上吧,我老是隱隱約約听到有竹編晃的聲音,莫不是我耳背了!”

    老人家很快走遠了,徒留愣在原的陸葳,緩緩琢磨爺爺的話。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

    竹編晃?

    陸葳直接鬧了個大紅臉。

    自從那天後,甘鄞承就格外不知足似的。

    都不算是晃了,就差沒搖爛了 。

    女孩將視線撂向甘鄞承,始作俑者卻是推了推金絲邊眼鏡,笑幫她開了副駕駛座的門,“啟程,我回家。”

    ---

    這次回鄞城,甘鄞承車的後備箱被族人塞了不少特產。

    想甘季庭吩咐的話,他沒要那些筍,只額外載回滿滿兩大袋的水蘿卜。

    待到傍晚時分,車子緩緩停入大院里的時候,等候多時的一行人竟是全部迎了上來。

    好像多年不見了似的,分外熱情。

    甘蜜回了家,不知道從哪兒拿了禮炮過來,兜便放。

    甘鄞承剛好下車,發頂都落滿了彩帶。

    笑『揉』了『揉』惡作劇的妹妹腦袋,甘鄞承繞到副駕駛座,親自迎陸葳下車。

    女孩探出手,再落的時候,秀美的面容上泛粉。

    她欲語還休望了甘鄞承一眼,隨後便被梁音婉拉了過去,關切來去,“來鄞承把你養得很好啊,我總擔心你又瘦了。”

    甘鄞承朝甘季庭略微頷首,交接低語一番後,開了後備箱。

    杵在一旁的甘鄞合明顯得察覺到了甘鄞承和陸葳兩人之間磁場的變化,望這驟然回家,壓根沒說上話卻是眉來眼去的兩人,他嘖嘖出聲,剛要就此發表一番見解,被甘季庭一掌拍到了車後方。

    “你二哥這次帶了不少靈山的特產回來,那兩袋水蘿卜你負責搬。”

    甘鄞合剛要反駁,往周遭逡巡一圈,自覺沒趣。

    甘蜜撈宋慕之研究禮炮,甘鄞起接了個電話走了,自家三哥……和陸葳打過招呼後不知道在和宋艾千說些什麼。

    不僅僅是連個幫他說話的人都沒有,壓根沒人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自詡不羈的甘鄞合冷冷嗤一聲,認命搬起了水蘿卜。

    望好久不見,愈發水靈的陸葳,梁音婉興奮討論起接下來婚禮的事宜。

    一群人熱熱鬧鬧拱在會客廳那邊。

    但大抵是因為回來得不算早,用過飯後,梁音婉讓兩口上樓休息,其余的日後可以慢慢說。

    陸葳跟甘鄞承回了房,望屋內明顯被好好收拾過的模樣,女孩心里暖暖的。

    甘鄞承卻是長腿邁到她的化妝台前,推開那個暗格,將先前訂婚宴上的那個絨面盒拿出來打開,拿起放置在里面的戒指。

    抬手朝陸葳招了招,見她緩步踱到他身前,甘鄞承撈起她的手,緩緩戒指推了上去。

    動作完以後,甘鄞承仍是攥緊她的手,“以後都摘了,婚禮上再你一顆新的。”

    陸葳點點,細細打量那顆戒指,隨後伸出手便抱緊他。

    自雪山那天後,陸葳表達自己的方式便是各式各樣的抱抱。

    分明再簡單不過的擁抱,甘鄞承卻是無比受用。

    “鄞承哥,我想婚後住在家里。”從他的懷里抬起來,女孩眼里亮晶晶的,“我不搬出去好不好?”

    甘鄞承往後倚靠在桌旁,連帶抱住他窄腰的陸葳一並倚過來。

    他親親她的臉,“不想要婚房了?”

    女孩搖搖。

    只要和他一起,便算是婚房。

    而且,她喜歡在甘宅的感覺。

    ---

    這次從靈山回來,甘鄞承便成了大院打卡機。

    每晚都要歸家,守時得要命。

    比起甘鄞轉都要戀家。

    這天飯後,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便去了沙發坐談話。

    “二哥,你的婚禮定了具的時間沒?”

    甘鄞承攬陸葳,沒讓她忙,親自泡了杯暖飲過來放到女孩手里,听甘蜜這麼問,回她道,“就比之前的那個日子晚了一周。”

    “掐指算算,好像還有幾個月?”甘蜜話落望甘鄞承的動作,“你倆現在好膩歪啊……”

    甘鄞合還在削從靈山那邊帶回來的荸薺,“還說,我老早就想提了,秀恩愛不回房秀?搞得這世界上只剩下你這幾對了似的。”

    話落便惹來甘鄞承和宋慕之的眼刀。

    “哥哥,你這話我就不愛听。”甘蜜從他手里搶了個削好了的荸薺,邊啃邊道,“膩歪多好啊,就是得注意點兒。”

    姑娘說朝二哥二嫂眨眼,“不要婚禮還沒辦,我就有佷子佷女了!”

    陸葳听此,卻是垂下眼不說話了,一張蘭花似的秀美面容燒如火紅的太陽。

    昨天她和甘鄞承在陽台的『露』台上就……

    “咦……二嫂臉紅了。”

    梁音婉笑起來,總算『插』了話,“你就是想有佷子佷女陪你玩吧,生孩子哪有那麼快的。”

    客廳里霎時熱鬧得不行,紛紛都要來打趣老二家媳『婦』兒。

    甘鄞承卻是徑自站起來,將女孩手里的杯子拿出放在茶幾上,繼而微微彎腰,打橫便抱起她。

    這一舉動把客廳里的人嚇得不輕,紛紛問甘鄞承是要干嘛。

    甘鄞承掂了掂懷里的女孩,大跨步朝樓梯那兒走,沒回,只笑回,“听你的,生孩子去。”

    話落,客廳驟然沉寂。

    繼而響起為起哄的打趣聲。

    ---

    直至來到二樓,還依稀听見樓下熱烈交談的聲兒。

    陸葳差不多要埋到沙子里去。

    人就算了,怎麼甘鄞承……

    直至被拋到被褥上,女孩半撐起自己,眸中涔水,“真要生孩子啊?”

    甘鄞承關上門,幾步邁過來,“當然不是了。”

    “只是家里人撈你說來說去,好像都沒有我的位置了。”他雙臂撐在女孩身旁兩側,俯身望她,“好不容易把你從靈山帶回來,不是讓你對他笑。”

    陸葳望這樣的他,沉默幾秒後,緩緩笑開來,“那不用這麼大費周章把我抱上來啊……”

    “需要,你今天做了晚飯,應該很累了。”甘鄞承直起身,緩緩解領帶。

    陸葳伏起自己,抬手幫他解,“我還以為是什麼呢,這算是我的……愛好?你可不攔我。”

    甘鄞承就這麼望燈下的陸葳。

    光柔和了她的眉眼,連帶她輕呵出的蘭香在鼻尖輕輕躥。

    霎時,他心間萬丈情愫輾轉。

    “愛好是可以,但沒必要頓頓做。”甘鄞承笑,“不然陳嫂都以為自己要失業了。”

    陸葳蔥白的指尖還繞他的領帶,听到這句話後伸直,輕輕彈了下他的頸間。

    “至于剛才提的生孩子,你沒比甘甘大多少,還,不急。”甘鄞承領帶褪了後,半坐下來親她的唇,“甘甘上次找我,說『迷』頌畫後面有塊還算大的皮,幫你留意了,你要是想的話,可以自己開工作室,以後在那邊工作設計,環境好,離甘甘近。”

    女孩瞬間被吸引,“真的嗎?”

    須臾她很快又捏起手盤算起價格來,不過幾秒便又嘆道,“可是我目前還沒那個力去建。”

    “要不要我的資產。”甘鄞承溫潤眉眼盡顯笑意,“鄞城甘家的二兒媳『婦』建不起工作室,往外說了得鬧多大的笑話?”

    望陸葳糾結的模樣,甘鄞承含她耳垂,“因為是一家人才會不分彼此,就用我的。”

    話落,他又補充道,“你要真想還,以後多陪陪我就是了。”

    陸葳望這樣的甘鄞承,胸臆間盈溢滿了水似的,特得晃人。

    她半跪去抱他,主動去親他,“陪人這種話,好像還得是我對你說。”

    陸葳很少這麼主動,有過的幾次,後果都比較。

    今天倒像是忘了似的,就這麼撲過來。

    甘鄞承即刻便有了感覺,撈過她便往里探。

    可不提昨天鬧得晚了,就是早上他出門時又拎她做了回。

    “不行的,鄞承哥……”

    只要甘鄞承開始陸葳就知道自己拒絕不了她。

    可今天實在是,陸葳想想便直接說出了口。

    這是先前她和甘鄞承約定好的,有什麼一定要說出來。

    “紅了?”甘鄞承了然,可這屋里全是她身上的那股蘭花香,他消不下去,“葳葳,老規矩好不好。”

    陸葳知曉什麼是老規矩,到底還是將手探了過去。

    最初在他面前的時候,她還會介意自己的手沒那麼嫩,畢竟他的手比她還要好。

    可後來漸漸習慣了。

    因為甘鄞承確實是喜歡得要命,說葳葳的手怎麼這麼軟。

    以往每每幫,他都勃-然得不行,幾乎是還要在延長點時限。

    終于再躺下來的時候,樓下的歡聲笑語就沒落過。

    陸葳從浴間里出來,甘鄞承還沒睡,靠在床,垂眼眸在翻閱資料。

    這樣美好明朗的時刻,她腦海里倏而想起件事來。

    類似的疑『惑』曾經涌上心,可她卻沒有問出口。

    女孩掀起被褥,坐進被間後,向甘鄞承。

    關于那方面,他在她之前沒有過,陸葳是知曉的。

    可論及甘鄞承從政前在大學時期的戀愛,她其實一無所知。

    先前想不問,後來是忘了問。

    現如今不經意問了,得來的回答是。

    “你覺得有幾個?”

    有幾個的意思是……

    陸葳就問問,心里其實是覺得沒有過的。

    哪曾想甘鄞承還真的應了。

    她埋在枕間,想了想道,“一個?”

    甘鄞承半撐坐起,褪了金絲邊眼鏡放在床,“對。”

    “………”

    陸葳有點悶,撈起被子不再問了,“我要睡了。”

    甘鄞承卻是沒讓她睡,“我還沒答,你就想睡?”

    他掀開陸葳緊攥的被子,望入女孩清溪的眸,笑得人畜無害,“我談的那一個呢,是唯有的那個。”

    甘鄞承說,伸出手彈了彈陸葳的面頰,“既是唯有的那個,是眼前的這個。”

    陸葳仰面望他,眼眶被水汽沖刷。

    大院里靜謐如斯,櫻桃樹被風吹得颯颯作響,二樓的窗內攏他和她。

    眼前的人和多年前的少年所疊。

    陸葳知道,她的等待終于綻放,繼而,開花落果。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從小泡在蜜罐里》,方便以後閱讀我從小泡在蜜罐里第90章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從小泡在蜜罐里第90章 第90章 陸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終于綻放……並對我從小泡在蜜罐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