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番外五(下)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貓界第一嚕 本章︰第151章 番外五(下)

    可是距離高考還有三個月, 到嘴的鴨子吃不到只能看,想想都難以忍受。

    “我保證,不會耽誤學習的!”木揚去攥解別汀的手, 可憐兮兮地說︰“我都喜歡你這麼久了,你還要我等三個月……”

    解別汀︰“……”

    其實他想的不是三個月,是大學畢業。

    不過這話不能說,說出來木揚估計得炸。

    “等高考結束,如果成績不錯我們就談。”

    木揚︰“……”

    也就解別汀能把談戀愛說的跟做生意一樣了。

    他虛弱地問︰“如果成績不好呢?”

    解別汀淡道︰“成績不好就復讀一年, 或者等大學畢業。”

    木揚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眼神逐漸變得幽怨。

    他爸都沒這麼操心他的學業。

    解別汀沒有心軟的意思, 自顧自走進浴室放了一浴缸的水︰“泡五分鐘出來。”

    喝酒後沒人看管的情況下不建議泡澡,不過解別汀水溫放得不高, 只讓木揚洗一會兒,怕淋浴他會摔倒,畢竟看起來已經有點暈了。

    木揚好氣。

    為什麼都表白了還是不能在一起!

    解別汀給他拿了雙拖鞋, 頓了頓後說︰“如果你想談戀愛是想有人陪你打游戲給你補課……我也可以。”

    “當然不是!談戀愛是有人親親抱抱, 做——”木揚猛得一個急轉彎,“做更親密的事……”

    解別汀看了他許久, 彎腰把人抱了起來。

    木揚惴惴不安地扒著他脖子,小聲說︰“就是想離你再近一點……”

    解別汀走了幾步,將木揚放到浴缸邊,緩聲教育︰“你還是高中生, 現在應該以學習為重, 不要多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才不是亂七八糟呢……”木揚不敢明著頂嘴, 只能小聲嗶嗶。

    親親抱抱怎麼就亂七八糟了, 分別是淫者見yin。

    他說著說著就開始脫衣服, 解別汀立刻別開目光走了出去。

    浴缸里的水溫剛好, 因為喝過酒的問題,解別汀放的水位都很低,連心髒都沒沒過。

    木揚其實很快就洗好了,但還是心不在焉地看著手機時間,坐等五分鐘過去。

    超時一分鐘了。

    木揚一點都沒有起來的意思,還特意安靜下來,沒制造一點水聲。

    下一秒,浴室門口就傳來了一道詢問的聲音︰“木揚?”

    木揚連忙閉眼,裝作睡著了的樣子,也不出聲回應。

    過了幾秒,一道頎長的身影推門走進來,一把撈起還在水里的他。

    解別汀一開始眉頭還微蹙著,看到木揚面容的一瞬間便不動聲色地松了口氣,然後拿了條浴巾裹住少年柔韌的身體。

    他又喚了一聲︰“木揚?”

    木揚依舊毫無動靜。

    解別汀竟然輕笑了聲。

    木揚耳朵酥癢一片,但怕露餡生生忍著不說話。

    解別汀抱著人走進臥室,直接把木揚扔在床上,然後拉出手機殼後面的戒尺,隔著浴巾啪得一聲耍在Q彈之處。

    木揚一個激靈地跳起來︰“你干嘛打我!”

    解別汀好整以暇地站在床邊,右手拿著戒尺在左手掌心輕拍著︰“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演技真的很差?”

    “……”木揚麻溜地把自己往被窩一塞,“我困了哥哥,晚安。”

    *

    接下來三個月里,木揚就像打了雞血一樣開始拼命學習,全靠解別汀那句高考成績不錯就可以談戀愛撐著。

    木揚各科基礎都還不錯,只是自身不愛學,這才導致成績一直在中下游徘徊。

    木揚的轉性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老師從一開始的不以為然到後面慢慢欣慰,還因他晚上學習太晚上課打瞌睡找了一次家長,說學習固然重要,但身體更重要。

    當然,是解別汀去見的老師。

    這期間木揚也不是沒想過辦法讓解別汀松嘴,但發現解別汀過于堅定,只能作罷。

    不過也沒關系。

    不就是不能談戀愛嗎?木揚該做的事一件沒少。

    時不時抱一下對方,偷親更是常態。

    有時候還會在解別汀給自己補習功課之前先洗澡,再穿著解別汀之前穿過的那件T恤坐到書桌前,兩條長腿就在椅子前晃蕩。

    被罵了還要驕縱地用腳踢踢解別汀膝蓋,坐累了就側過來把腿架到他膝上,換個姿勢繼續听解別汀講題。

    晚上就更不老實了,會撒歡耍賴地要和解別汀睡,躺在一個被窩里後還會故意裝作不小心踫踫這踫踫那……

    被解別汀忍無可忍地摁住以後就會無辜地說︰“我們還不是情侶關系G,打屁/股是不是不太好?”

    後來解別汀拿他沒轍,又狠不下心真的分房睡,干脆拿了兩套被褥一人一床蓋著。

    以為這樣木揚就沒辦法了嗎?

    高考前最後一個月大家神經都緊繃到了極致,都在拼命學習,木揚也不例外,晚上就會借口太緊張壓力太大睡不著,再要解別汀抱著他睡。

    高考前的學生都是祖宗,解別汀幾乎事事都依著他,除了在親密的事上。

    他從沒主動親過木揚,手都沒主動牽過。

    無論木揚怎麼強調自己成年了都沒用,用解別汀的話來說,高三生跟未成年根本沒區別,他還不想犯罪。

    解別汀想的很簡單,他希望能在木揚心智更加成熟完善時再在一起,而不是在青春懵懂的時候定下能改變一生的事情。

    大學以前的生活不過是世界的冰山一角,進入大學後才會看到更繽紛的世界,遇到形形色色或是更優秀的人……

    如果現在貿然走在一起了,以後後悔反而得不償失。

    解別汀的克制是刻在骨子里的,他不想像湯爵那樣,見到一朵嬌艷的玫瑰,便起私心將其藏進陰暗見不得光的角落里。

    他希望木揚能永遠向現在一樣,笑得張揚自在,擁有最好的一切。

    哪怕最好的一切里沒有他。

    •

    學校門口圍聚了很多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家長。

    解別汀站在樹蔭下,面色雖然一如既往的冷淡,但心情卻不由被身邊不停討論的家長染上了幾分緊張情緒。

    木南山和姚鳶把木揚交給他以後很是放心,兒子高考都沒來,跑去旅游去了。

    學校鈴聲倏然響起,周圍的家長們發出一片嘩然聲,紛紛朝著門口擠去,希望第一時間接到自家孩子。

    解別汀也不例外,他隨著人群朝里涌去,不過還好,身高優勢能讓他第一眼看見校內和同學結伴走下台階的木揚。

    木揚顯然是在找他,但卻是朝著馬路那邊看去。

    少年的皮膚在陽光的襯托下白得厲害,即便在蜂擁的學生群里,他也是最出眾的那一個,矜貴又張揚。

    解別汀停下腳步,難得想,如果他和木揚真的在一起了,木南山和姚鳶知道他們親自把兒子送入了虎口,會是什麼心情。

    “解別汀!”

    木揚很快找到了解別汀,因為沒想到解別汀會願意擠在全是汗味的人群里,心情格外激動。

    他用力拍了幾下潘達漿︰“老潘我先走了!”

    差點被打出內傷的潘達漿捂著心口無語凝噎。

    人群不由自主地為沖過來的少年讓了一條小道,木揚興奮地撲進解別汀懷里︰“我考完了!”

    “嗯。”解別汀揉揉他腦袋,“累不累?”

    木揚搖頭︰“不累,我們回家吧!”

    兩人往外擠著,直到上車後才感覺到清涼。

    木揚疑問︰“你怎麼不問我考得怎麼樣?”

    解別汀側身給他系上安全帶︰“盡力就好。”

    三個月的補習到底是太晚了,但木揚的努力解別汀也看在心里,不論好與壞,盡力就行。

    木揚二模三模成績都不錯,進步了一兩百分,只要高考能保持五百多分,那選擇大學的余地也寬闊了很多。

    “我覺得考得不錯。”木揚迷之自信,“我一定會考上京大的。”

    解別汀沒忍住笑了︰“好。”

    哪怕知道幾乎不可能,解別汀還是沒忍心打擊他。

    不過還是提前打了個預防針︰“萬一沒考上也沒關系,可以等大三大四考京大的研究生。”

    木揚垮起了個小臉︰“可是好累的。”

    解別汀沒忍住捏了下他的臉頰︰“等畢業就不好了。”

    木揚眼珠一轉︰“其實還有個勞逸結合的辦法。”

    說句粗俗一點的話,木揚一轉身拉什麼shi解別汀都能知道,他哪里不懂這話的言下之意。

    “等出成績。”

    木揚等不了了,直接在下車前扯過解別汀衣領,強吻上去︰“等成績出了你是不是又要說等上大學?”

    木揚用力咬了一下他嘴唇,恨恨道︰“等上了大學你是不是又要說等大學畢業?”

    解別汀︰“……”

    木揚生氣了,麻溜地下車進屋︰“你個大騙子!”

    木揚生起氣來動靜也挺大,蹬蹬蹬地跑上樓,房門重重一甩發出‘砰’得一聲。

    解別汀有些頭疼地捏捏眉心,不知道要怎麼去哄這小祖宗。

    小祖宗這次是真生氣了,回房不是目的,收拾衣服才是目的。

    他背了包蹬蹬跑下樓︰“你今晚自己睡去吧!”

    解別汀︰“……你去哪?”

    木揚︰“只有我男朋友才能管我去哪!”

    木揚一走就是好多天,解別汀一次都沒找過他。

    但是每天還是若無其事地發消息,以前解別汀發一條木揚能回三條,現在解別汀發三條木揚最多回兩條。

    哼,兩條,不能再多了!

    潘達漿和木揚坐在沙發前打游戲︰“你真不回去啊?”

    木揚緊緊盯著游戲屏幕︰“就不回,急死他。”

    潘達漿愁容滿面︰“今天就出成績了,你要不今天回去?我真不想上你未來男朋友黑名單。”

    木揚撇嘴︰“他又不知道我在你這。”

    潘達漿真相掰開他腦袋看看里面裝的都是什麼︰“他要是不知道你在哪哪百年就出來找你了好嗎!”

    “……”木揚力道一個沒收住,游戲角色就掛了。

    “你說他到底怎麼想的啊?”木揚喪氣地靠在沙發上,“哪有人喜歡別人不想在一起的,他那句也喜歡我不會是哄我吧?”

    “不喜歡你哄你做什麼?你是能給他帶來錢還是能帶來權位?”

    “那為什麼啊……”

    潘達漿狂按手柄,一個人到底沒撐下去,一分鐘不到也跟著掛了。

    他抓了包薯片開始磕︰“自卑唄。”

    “……哈?”

    潘達漿開始有理有據地分析︰“你看啊,他比你大六歲是吧?他已經見過燈紅酒綠了,但你沒有啊!萬一你上大學以後喜歡上別人了,遇到更好看的人……”

    “放屁!”木揚立刻反駁,“不可能有比汀汀更好看的人!”

    潘達漿聳聳肩︰“你看吧,你就是喜歡人家的臉。”

    木揚︰“才不是!”

    潘達漿也不跟他爭︰“行,我知道你不是,但解別汀不知道啊,在他看來你說不準就是喜歡他的臉,萬一——你閉嘴,我說萬一,你遇到了一個比他更好看的人……你懂吧?”

    木揚琢磨了下︰“你的意思不就是,他怕我以後嫌棄他老唄?”

    潘達漿疑問地轉過頭,自家這發小腦子里裝的是漿糊嗎?他是這個意思嗎!

    木揚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不可能有比汀汀更好看的人了,那不就是比我大六歲嗎,我二十四他三十,我三十四他四十……”

    也還行?

    木揚還沒想明白,就听到潘達漿一聲驚呼︰“草草,過時間了,快查分數!”

    兩人著急忙慌地爬起來,木揚卻先收到了解別汀的視頻電話。

    他猶豫了一秒還是接了,聲筒里傳來解別汀清冷的聲音︰“下來。”

    木揚遲疑了一下下︰“可我還沒查分數——”

    解別汀看著屏幕里好些天沒見著的人︰“我查過了。”

    木揚哦了聲,雖然很想沖下去,但覺得自己得矜持一點,于是哼哼唧唧半天︰“我不想下去。”

    “我想你了。”

    木揚整個人呆住。

    然後秒掛電話,連招呼都沒打就沖了下樓,徒留潘達漿在身後吼︰“你衣服和包還沒帶!!”

    解別汀就站在車門邊,木揚用力一撲,在解別汀懷里拱了半天︰“你說真的?”

    解別汀輕嘆︰“嗯。”

    木揚得意抬眸︰“我也想你了,超級超級想,但為了脫單大計一直忍著,可憋死我了……”

    木揚小嘴叭叭個不停,解別汀沒忍住俯身堵住他的嘴,將人吻得暈暈乎乎後才松開。

    他緩緩問︰“不想知道多少分嗎?”

    木揚瞬間緊張︰“多少分?能上京大嗎?”

    “可以上京大——”解別汀來了個急轉彎,“……上京大附近最近的學校。”

    木揚︰“……”

    解別汀不逗他了︰“599。”

    木揚小臉一跨︰“為什麼不多給我一分!”

    雖然多給一分也去不了京大,但六字開頭和五字開頭感覺完全不一樣。

    “離京大最近的學校是哪所啊……”

    “離我們院系最近的是經大。”解別汀揉揉他腦袋,“也很不錯,他們金融和法律系很出名。”

    “好吧……”木揚委屈巴巴︰“那你還跟我談戀愛嗎?”

    解別汀無奈︰“談。”

    只能對不起伯父伯母了。

    木揚的郁悶霎時間一掃而空,懟著解別汀的嘴唇小雞啄米地連啵十幾口︰“那我們做點情侶該做的事吧!”

    解別汀立刻翻臉︰“那不行。”

    木揚指責道︰“你腦袋里都裝了什麼啊!我說的是接吻!”

    解別汀︰“……”

    看起來很淡定的木揚心髒砰砰跳個不停,從今往後他就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此生最大志願,讓解別汀叫他一聲老公!

    一直回到家後,木揚的心跳都還沒刺激得不行。

    他也不想這麼沒出息,可暗戀好久的人說願意和他談戀愛誒!

    後來很久之後,木揚確實听到了無數聲老公,可惜都是自己叫得。

    解別汀說想听他叫也行,但要付出點代價。

    木揚瞬間就不想听了。

    得不到的時候天天瞎撩,解別汀滿足他以後每天的口頭就變成了“你撒開我!”

    或者“我們今天十點半準時睡覺吧。”

    唉,人生艱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小作精身患絕癥後佛系了[重生]》,方便以後閱讀小作精身患絕癥後佛系了[重生]第151章 番外五(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小作精身患絕癥後佛系了[重生]第151章 番外五(下)並對小作精身患絕癥後佛系了[重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