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許願石——日向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帷幕燈火 本章︰第62章 許願石——日向

    黑暗中的許願石組織消失, 黑衣組織撲了個空,沒有抓到能實現願望的人,也沒從那個空蕩蕩的游戲場里找到合適的材料, 富山貴文去警察局自首, 而那些參與許願石游戲的人也全部被警方控制,似乎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

    但是事情真的會這麼簡單就結束嗎?

    “老大,我們還要繼續找人嗎?”伏特加小聲詢問。

    “他又不是死了。”琴酒不是很在意的開口, “不就是警察局, 既然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就不需要著急, 總能從他嘴里掏出秘密來。”

    說著琴酒從桌子上拾起那枚銀白色的戒指,在夜晚的燈光下, 戒指折射出獨屬于金屬的光澤,除了有點磕踫之外,這枚戒指確實非常精致, 津村惠子也才如此喜歡這對戒指, 不惜用三個月的工資來購買。

    就在琴酒準備安排不下繼續做些什麼的時候,只听到砰的一聲, 外面傳來一陣巨大的聲音。

    “怎麼回事?”琴酒站起來, 他把戒指放在桌子上,“守衛的人呢?”

    一名黑衣組織的成員跑進來, “不好了!有警察!”

    “警察?”琴酒狐疑的看著面前的人,“為什麼警察會查到這里?”

    “是之前那個臥底!”對方的聲音里帶著顫抖,很明顯的害怕著, 連背在身後的手都在顫抖, “那個之前去許願石組織里臥底的底層, 在臥底的時候親人被殺死了, 他似乎認為是我們殺死的,所以,在事情結束確定我們駐扎在這里後,竟然去自首報警。”

    “為什麼之前沒有匯報這件事?”琴酒拍了一下桌子。

    對方瞬間抖了一下,“抱歉!我們一開始沒有察覺到,在知道後隊長覺得他不會做什麼錯事,畢竟這件事……”

    說著他眼神飄忽了一下。

    實際上為了讓這個臥底的人產生絕望,他們一開始確實是想著殺死他的親人,因為那家伙就是一個無親無故的底層,除了個子大之外沒有絲毫用處,只有蠻力能用一用,但是他們去行動的路上發現了另一隊人。

    于是他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隊人殺死了這個底層成員的親人,還非常滿意的想今天可以不干活了。

    誰能想到這家伙竟然第一時間懷疑是黑衣組織干的,並且還真的敢用這種方式來報復。

    “閉嘴吧。”琴酒站起來,“我去看看。”

    “老大,我和你一起去!”伏特加連忙跟上去。

    在他們離開後的三分鐘之內,腳步聲從走廊里傳來,留守的兩位黑衣組織成員對視一眼,他們不是傻子,很清楚琴酒才剛離開不會這麼快就回來,他們一左一右守在門口,槍的保險栓被拉動。

    一旦有外人進來立刻會被處理掉。

    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在門咯吱一聲的瞬間直接對著門口開槍。

    砰的一聲,門被推開,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就在這時,他們听到身後有聲音,但還沒等他們轉過頭去,後頸就傳來一陣疼痛,他們緩緩的倒下,擁有意識的最後一刻是在想︰他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超高校級的魔術技巧。”日向創笑著說了一聲,“利用魔術道具在外面制造聲響吸引觀眾注意力,我再用其他方法不著痕跡的進來,這是魔術師慣用的技巧,不過我用的實在是不熟練,只好讓你們先睡一覺了。”

    【你的潛入難度系數太低。】

    【當然,我又不需要去潛入什麼地方,要這種方法干什麼。】日向創開始在房間里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

    實際上日向創也想過自己該如何進來,雖然調查處黑衣組織暫時駐扎在這里,但是他並沒有想要和這個世界著名的國際犯罪組織公開敵對,他需要用點特殊的辦法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日向創從桌子上拿起之前被琴酒扔在桌子上的戒指,眼里帶著溫和,“找到了。”

    是的,日向創這一次就是為了尋找這枚戒指。

    在富山貴文來求救的時候,日向創已經發現這枚戒指已經不在富山貴文身上了,所以日向創索性直接讓富山貴文去自首,他則開始調查這枚戒指現在在什麼地方。

    原先的游戲場已經變成廢墟,在查不到有效信息後,黑衣組織直接把那片地區夷為平地,周圍的民眾疑惑他們還裝作專業人員說這里是違章建築需要拆掉,搞的普通人真的以為他們是什麼政府工作人員。

    在這片廢墟里當然找不到戒指,于是日向創就想踫踫運氣,來看看是不是黑衣組織將這枚戒指拿走了。

    說實話,日向創真的很幸運。

    來的時候還在思考該怎麼不暴露的進來,結果外面就傳來爆炸聲,他看到了警察在這周圍搜尋,還看到一個明顯不像是小嘍 娜舜幽掣齙胤匠隼矗 謔僑障虼淳橢苯誘庋矗 拐嫻惱業攪私渲浮br />
    【真是漂亮的戒指。】日向創攥著這枚戒指準備離開。

    神座出流淡定的坐在鏡湖旁邊,【人類真是奇怪,明明不相信感情,充斥著懷疑,但是卻相信一枚掛在手指上的指環可以圈住他們兩個人,讓他們永遠相愛,就算是知道這都是些沒用的東西。】

    【不能這麼說啊,就是因為有所期待,所以這些事物才能存在。】日向創笑著說︰【這些物品代表著過去。】

    【美好的記憶需要紀念品,苦難的記憶卻不需要。】

    【畢竟沒有人會想要留下苦難的回憶,更希望美好的東西留得久一點,更久一點。】

    日向創把指環攥在手里,他走出這個房間,沒有管黑衣組織和警方之間的爭斗,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必須盡快將絕望碎片淨化,如果繼續放著不管,即使現在和富山貴文分開,但它身上的絕望能量也會潛移默化的影響周圍的人。

    對絕望變得敏感陷入抑郁情緒中還算好的,最怕的就是讓一些本來就陷在悲觀中的人做出偏激的事情。

    帶著那枚指環來到自己現在住的地方,日向創把房門關起來,他坐在椅子上,接著把那枚指環放在桌子的正中央。

    【用紀念物來淨化絕望碎片,你的成功概率只有一半。】神座出流道。

    【我當然知道成功概率很低,但是,想想我們現在還有可以嘗試的方法,這其實已經很不錯了。】日向創紅色的眸子里帶著堅定,【而且,神座,我們可以計算概率,但卻無法計算出幸運的概率,我相信你的才能。】

    日向創把手放到指環上方,很快,從他的手心中,一枚黑色的碎片落下,它漂浮在指環的上方,泛著淡淡的黑色氣息,像是一陣黑霧。

    之所以會選擇這枚指環,這是因為這是津村惠子最後最珍惜的物品。

    如果富山貴文的絕望是殺死了最後一個愛自己的人,津村惠子的絕望就是愛著一個人,卻在準備給對方一個驚喜時被對方殺死,在這種情況下,到底是誰更加絕望呢?只不過津村惠子的生命戛然而止,她的絕望也直接斷絕。

    但是這枚指環不同。

    它承載著一個女孩對于愛情最美好的向往,她喜愛著它,幻想著未來,她把所有的期盼和愛意都封閉在這枚指環里,她不會在意自己的愛人失去了工作,不在乎自己的愛人眾叛親離,她愛著這個人。

    那就是希望。

    絕望碎片轉動著,慢慢的,有一些黑色的東西從絕望碎片身上剝離,一塊塊黑色的碎塊落下,落到桌子上時消失在空氣中,漂亮的指環越來越暗淡,在指環再也沒有光澤的時候,絕望碎片化為透白的顏色。

    成功了。

    日向創伸手撿起希望碎片,在拿到希望碎片的一瞬間,那枚放在桌子上的指環崩碎成粉末。

    “既然這份希望不會被在意,那麼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日向創嘆口氣,“津村惠子終究是看錯了人,也愛錯了人,最後變成這樣,似乎已經算是一個很完美的結局了。”

    富山貴文被警方逮捕,正在等待宣判,津村惠子留下的最後遺物崩碎,就像是那段期望和愛意從未存在。

    有時候紀念物的存在就是如此,愛的時候看著就滿生歡喜,不愛了只要找個地方扔掉,就像是把那段過去也完全拋棄。

    看守室中,富山貴文抬起頭來,他看向被欄桿擋起來的窗戶,在細微的空間里,他似乎看到了一些被風席卷著的碎片在空中飄,那些光像極了那一晚津村惠子指給他看的夜燈。

    富山貴文轉了轉眼楮,他低下頭,接著捂住自己的胸口。

    他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消失了?”富山貴文突兀的站起來,他睜大了眼楮,滿眼都是驚恐,“力量消失了?!”

    “不行,不行!”富山貴文瘋了一樣去砸看守室的門,“放我出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那是我的!我是被冤枉的,現在就放我走!我舉報有人偷我的東西,幫我抓住他!”

    富山貴文的大吵大鬧引來了警察,他們用力的壓制發瘋的富山貴文,在一個瘋子面前,正常人的力氣實在是太小。

    最後警察不得不用上電棍,強行讓富山貴文再起不能。

    至于他說的自己無罪和有人偷竊他的東西,等審判的時候和法官說吧,當然前提是他真的無罪。

    ……

    從現場回來的琴酒在走到走廊時就察覺到了不對勁,他看到房間的門大開著,瞬間就明白這里被人進來過,琴酒迅速和伏特加沖進房間里,接著就看到負責守衛的兩個人躺在地上昏死過去。

    伏特加蹲下身子試探了一下他們的呼吸。

    “還有呼吸,只是暈過去了。”

    “把他們叫醒。”琴酒看向周圍,和記憶里自己離開時的畫面對比著。

    這里一定有外人進來過,但是卻沒有任何被翻過的痕跡,不管是他們做裝飾的書架還是被鎖的很緊的保險櫃,甚至連椅子都沒有挪一下位置,琴酒微微皺眉,他坐到椅子上,在坐下的一瞬間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將手伸出去,原本放著戒指的地方空無一物。

    那個人費盡心思進來,就為了一枚戒指?

    “老大,他們醒了!”這時伏特加開口。

    琴酒轉頭看向旁邊,被打暈的兩個手下捂著後頸站起來,他們的臉上帶著痛苦,墨鏡早就因為之前突然倒地甩出去了,雖然覺得不會有結果,但是琴酒依舊詢問了他們有沒有看到什麼,果然得到的答案都是什麼都不知道。

    “去看監控。”琴酒站起來,他將手插在西裝外套里,轉身走到旁邊的監控室內。

    是的,這里早就被他安裝了無數監控,監控隱藏在隱秘的位置,一直都在運行著。

    但是,在琴酒點開監控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在那段時間內,所有的監控畫面都是停止狀態,等到畫面恢復,房間里只能看到已經被打暈過去的守衛,桌子上的戒指也已經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伏特加驚訝的看著屏幕。

    “被入侵了,看來對方有很強大的後援支持。”琴酒冷靜的開口,“但是,你大概想不到,我從來都不會只準備一套措施。”

    琴酒摁住一個按鈕,下一刻屏幕上的畫面反轉,三個有點模糊的監控畫面出現,這是琴酒額外布置的監控,和前面不是同一個系統,獨立運行且非常隱蔽。

    果然,畫面上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但是還沒等琴酒看到這個人是誰,甚至沒看清他是男是女,一只手直接捂在了攝像頭上,刺啦一聲,三個監控全部停止運行,只留下滿屏的雪花。

    “什麼?”琴酒站起來,他把之前的監控調出來,反復的觀察著那只距離最近的手。

    最後琴酒微微挑眉。

    “是個女人?”

    另一邊,日向創坐在椅子上,這件事結束後他突然想起了另一個問題。

    【對了出流,之前那個手機位置的事情是怎麼回事?】日向創疑惑的開口,【柯南說他找人通過手機信號查不到我們的位置,我當時沒有關機,你也說沒有做出什麼防護,這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不是你做的也不是我做的,那就只能是別人做的。】

    【這不是廢話嗎?】日向創無奈的笑,【是是是,我知道了,我會自己想,嗯,別人做的,我們才來這個世界幾天,應該不會有陌生人好心幫我們做防護才對。】

    神座出流淡定的看著他,【所以,你以為是什麼情況。】

    【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出流你這麼淡定,看樣子對方不是什麼壞人,也不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日向創仰身靠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好累啊,屏蔽位置的人到底是誰呢?】

    【說起來我似乎遇到過這種事。】日向創放下胳膊,【但是那是在我們的世界,當時我正在外面調查絕望殘黨,未來機關中有臥底試圖把我的位置散播出去,那時候是七海幫我屏蔽掉了所有位置信息,對方沒有查到位置,反而因為異常舉動被十神發現。】

    “即使七海現在只是ai,但是卻依舊在努力保護大家。”日向創和神座出流背靠背坐著,他抬起頭來,眼楮望向天空,“其實她才是我們的希望吧。”

    神座出流沒有回頭,他感受著日向創的體溫,面前的鏡湖中倒映出他的樣貌。

    紅色的眼眸,沒有絲毫感情的模樣,黑色的長發因為坐在太邊緣垂在湖水中,像是和鏡中的自己連接在一起,神座出流當然還記得那個叫七海千秋的女孩,那個在死前還在道歉認為自己沒能拯救日向創的女孩。

    那是神座出流第一次和日向創共感,從眼中落下的淚讓神座出流明白︰他必須把屬于這個身體的感情找回來。

    于是他利用了江之島盾子,也利用了新世界程序。

    他也確實是最終的勝利者。

    神座出流抬起頭來,黑色的長發從鏡湖中拉起來,神座出流將手往後放,他摁住了日向創放在地上的手,日向創也不在意,他默認著神座出流的接近,默許著他們之間從未消失過的親密關系。

    他說︰“你為什麼會覺得不是她。”

    “唉?”日向創愣了一下,他轉頭看向神座出流,“誰?七海?”

    神座出流轉身,黑色的長發垂在日向創的耳邊,他把手放在日向創的肩膀上,過近的距離讓日向創甚至能看清楚神座出流的睫毛,明明和他是完全一樣的樣貌,卻總會讓他覺得無所適從。

    “世界意識曾經說過要給你送一個禮物。”神座出流這樣說︰“明明是我,卻完全沒有往這方面想,日向創,你果然只是一個普通人。”

    “啊,是個普通人真是抱歉。”日向創笑了起來,他單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難道真的是七海嗎?真是一個大驚喜啊。”

    “去確認一下。”神座出流說。

    日向創點頭,他站起來,接著他突然想起了什麼,他再次蹲下,給了神座出流一個大力的擁抱。

    神座出流被他擁抱著,他低垂著頭,但紅色的眸子里卻染上了一點細微的波動。

    ……也不算壞。

    日向創睜開眼楮,他從座位上站起來,接著走到另一邊的電腦桌前,他打開電腦,很快開機屏幕就顯露出來,日向創盯著屏幕,綠色的眸子里帶著一點期待,很快,電腦屏幕波動了一下。

    一個抱著兔美玩偶的粉發女孩笑著看著他,“日向君,你終于發現了嗎?”

    “我來幫你了。”

    日向創看著她,眼里帶上了笑意,“謝謝你,七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方便以後閱讀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第62章 許願石——日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第62章 許願石——日向並對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