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無限循環病院——日向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帷幕燈火 本章︰第145章 無限循環病院——日向

    第145章

    竹田美香子陷入絕望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她無法接受現實。

    無法接受自己的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離去,也不接受和自己相依為命的父親就這麼輕易的去世,所以她被欺騙了, 她有多不甘多悲傷就被騙的有多深, 並一步步的走到了現在的程度。

    M茫然的看著坐在地上低著頭頹唐的竹田美香子,眼里帶著疑惑。

    “她為什麼突然安靜了?”M詢問枝M斗, “剛才的時候, 她還好激動。”

    “這個啊, 大概是她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吧?”說著枝M斗看向M,“話說小M,為什麼感覺你似乎有很多事情搞不懂,這樣一想, 你轉院後只有自己過來了嗎?你的父母呢?”

    M眨眨眼楮,“不知道。”

    “咦?”

    “很少見面, 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所以不知道。”M低下頭,她絞緊自己的手, “所以,我不是很明白。”

    M看著那個坐在地上哭泣的護士。

    她並不理解家庭的含義,所謂父母對她來說沒有太大意義,她從未有過和某位親人相依為命的感覺,更沒有親密的朋友, 驟然看到一個為了自己死去的父親做出那麼多可怕事情的人感覺難以理解也是正常的。

    枝M斗從她很少的話語里察覺到了什麼,他點點頭就沒有再繼續過問。

    “沒關系,不需要為此感到難過。”枝M斗的聲音很輕, “即使家庭殘缺、不美滿, 甚至是無法和其他正常家庭一樣擁有美好的東西也無所謂。”

    “等你再長大一點就會發現, 其實這個世界上的人很多,只要努力等下去,就一定會遇到你想遇到的那個人。”

    “哈哈,听上去真不像我的風格,但是我確實是這樣認為的。”

    另一邊,日向創還在試著說服竹田美香子,但是竹田美香子依舊在痛苦中。

    事情很艱難,日向創看著頹廢的人,眼里帶著一點微妙。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這件事很難辦。】日向創在心里呢喃著,【竹田美香子最親的人是她的父親,但是她陷入絕望也是她的父親,鑄成大錯後她並沒有足夠的魄力去接受這個錯誤,更無力付出代價。】

    【絕望碎片早就算準了她不敢。】

    【普通人的通病。】

    連小孩子在做錯事後都會因為害怕大人斥責而不敢說出實話,更何況這是背負了幾條人命的錯誤。

    【……說起來出流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不知道。】

    【咦?】

    【你要明白,即使被才能眷顧,我們也只是普通人,不是超人。】

    日向創陷入沉思,【那豈不是說,如果竹田美香子執著的不接受現實,執著的想要讓這個時間輪回,就算是我們也要陷進去,說不定最後還得失去記憶?】

    【嗯。】

    【不要回答的這麼輕描淡寫啊。】日向創無奈。

    這樣想著日向創再次看向竹田美香子,雖然知道事情大概率會往那個方向發展,但日向創還是希望看到不同的結局。

    她其實在那一刻比任何人都明白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但是這件事的結果並不是她能夠承受的。

    恐懼、害怕、驚慌,這些徹底淹沒了她。

    怎麼辦?該怎麼辦?

    在這輪回的三天里,時間並沒有重來,而僅僅只是重置了所有人的記憶,把這所病院里的所有人都控制在其中,那些死去的重癥患者都是因為她才會這樣,本來那些人,他們還有活著回家的機會。

    都是因為她!

    但是,該怎麼辦呢?

    人死不能復生,事情已經發生了,根本就沒有補救的辦法,如果真的這麼結束,等回到現實中,她面對的是她根本就無力面對的東西,她的父親死了,她的人生也徹底完蛋。

    要怎麼辦才好,要怎麼做才行?

    竹田美香子用力的攥著手,她的腦子一片混亂,到處都是可怕的聲音,腦中滿是自己離開後會遇到什麼樣的責罰。

    說不定吧還會遇到激進的患者家屬,被砸的頭破血流,被砍傷,被活活打死。

    這是她應得的,但是她害怕。

    好可怕,好可怕……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出現在她的腦海里。

    【現實那麼可怕。】

    【不如永遠留在這個輪回中吧。】

    竹田美香子猛地抬起頭來。

    【只要留在這里,你就不會被傷害,也不會被指責,就算是這幾個知道你身份的人也會被困在里面,這樣的話,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是你做的。】

    可是,可是這樣的話,那些可能還有救的患者也會……死去。

    【但是離開了的話,所有人都會知道這是你干的,然後你就會被殺死,多可怕啊。】

    明明這都是你在騙我!

    【我沒有騙你,奇跡一定會出現,只是你不願意等下去而已,只要你留在這里,那麼所有的一切都會解決,听我的,繼續等一等,時間一直在重來,不要听他們的話。】

    竹田美香子的眼珠晃動了一下,她小聲呢喃著,“真的可以,再等等嗎?”

    “如果再等幾天,是不是真的會有奇跡發生。”

    日向創站起來,碧色的眸子里帶著謹慎,他看著無數黑色的霧氣從竹田美香子身上涌出,強烈的絕望感將竹田美香子整個包裹住。

    還是沒能改變嗎?

    其實從一開始日向創就差不多明白這件事該怎麼做了。

    如果竹田美香子真的接受現實那是好事,如果她並不接受,而是讓輪回繼續的話,他也不會繼續糾纏下去,而是會選擇以最快的速度清理掉絕望宿主,因為事情不能繼續壞下去。

    不管是住院樓里面的病人和家屬,還是住院樓外面已經察覺到的家屬都會像是傳染一樣制造著更大的絕望。

    源頭不清理它只會像是病毒一樣蔓延,一直到失控的地步,到時候可能連政府部門都要被卷入進來,成為第二個絕望戰爭。

    所以,不能讓它們繼續蔓延下去。

    哪怕是讓絕望碎片逃離,從第二個絕望宿主身上現身。

    身後的枝M斗很明顯察覺到了日向創的態度改變,他嘆了口氣搖搖頭。

    “沒想到事情還是發展到了這一步,真是太不幸了。”

    作為日向創的同伴,他們一起剿滅過無數絕望殘黨,也包括日向創用江之島盾子的‘遺物’來釣絕望殘黨們,雖然枝M斗每次都和那些絕望殘黨一起咬鉤,但也是因為如此,沒有誰比他更清楚日向創有多果斷。

    作為日向創和神座出流的集合體,他擁有最和善的性格,對每個人都帶著溫和的笑容,但同時,他也可以在一瞬間判斷出來在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的事情,並絲毫不猶豫的下手。

    沒有人會覺得他冷血,即使是身上帶著血跡,他的笑容也依舊像是溫暖的朝陽。

    “等,等一下!”

    M跑過去,日向創和藍發女孩對視在一起,M看著日向創,眼里帶著一點猶豫,“那,那個,可以讓我試試嗎?”

    日向創眨眨眼楮,“你嗎?”

    “對。”M點頭,“骸大人說,我有作為幻術師的資質,所以,我想或許可以用這個幫忙。”

    日向創想了想,片刻後他看了一眼手機,現在是下午三點,還算早,于是日向創點點頭,“當然可以。”

    “我會加油的。”

    “好。”日向創退後兩步,“交給你了。”

    雖然M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M也依舊從他們的話語中感覺到了慎重,這並不是游戲,而是拿生命來賭博的戰爭,不管是奇怪的枝先生還是溫柔的日向先生都在為此而努力。

    骸大人也說過︰六道輪回的盡頭太孤獨,不要過去。

    所以,她也想要做些什麼。

    M閉上眼楮,她的手中出現靛青色的火焰,火焰在她手中凝聚出了一柄熟悉的三叉戟,火焰燃燒到了她的身後,在飄洋的藍色長發後,日向創在火焰中看到了六道骸微笑的臉。

    仿佛是察覺到了日向創的視線,六道骸轉頭和日向創對視了一眼。

    那一眼讓日向創感覺到有一點不太對勁。

    “骸大人,接下來應該怎麼辦?”M看著面前的竹田美香子,“我們要用幻術塑造什麼?”

    “制造回憶。”六道骸走上前,他從身後抱住女孩,用手同時抓住三叉戟,“幻術以假亂真,可以奪取他人的意識,操縱他人的靈魂,她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並不堅強,侵入她的精神世界,抓取她最重要的回憶。”

    M用力的點點頭,她旋轉著三叉戟,靛青色的火焰瞬間燃燒到了竹田美香子身上。

    “啊!”竹田美香子在抬起頭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撲面而來的火焰,她尖叫一聲,整個人都在往後縮,她下意識閉上眼楮,卻並沒有感受到灼痛感。

    一直到有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美香子。”

    “爸……爸爸?”竹田美香子猛地睜開眼楮,在她睜開眼楮的一瞬間,她看到了自己的父親,他看上去是那麼健康那麼年輕,臉上帶著最美好的笑容朝著她伸出手來。

    “爸爸!”竹田美香子撲過去,然後發現自己直接穿透了父親的身體。

    這時,一個小女孩從旁邊跑過來,一把撲進了父親的懷抱里。

    那是小時候的她自己。

    “這是,怎麼回事?”竹田美香子看著自己的手,“難道我在做夢嗎?”

    但是質疑並不會影響什麼,周圍還在繼續。

    “爸爸,今天學校里布置了課文,讓大家寫自己的夢想。”

    “是嗎?”男人摸了摸小女孩的頭發,“美香子寫了什麼?”

    “我要成為一名醫生!”小女孩喊著,“我要成為一名最好的醫生,我要拯救和媽媽一樣的病人,這樣的話,大家就不會和美香子一樣失去媽媽了,爸爸,我不想大家和我一樣難過。”

    男人愣了一下,他看著小女孩悄悄的紅了眼眶,接著他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真好啊。”

    “對吧!”

    “那爸爸和美香子做個約定好了。”男人伸出手指來,“我們約定,美香子一定要做一個幫助大家幫助患者的病人,美香子一定要記住自己成為醫生的理由,好嗎?”

    女孩用力的點著頭,“嗯!”

    “我為你驕傲。”男人擁抱自己的孩子,“我的女兒一定會是世界上最好的醫生。”

    竹田美香子看著自己的父親,眼淚順著臉頰滑下來。

    但是,他的女兒並沒有成為一個醫生,甚至也沒有拯救病人,甚至正在為了讓自己解脫想著讓事情繼續壞下去。

    她不配成為他的驕傲。

    “對不起。”竹田美香子呢喃著,哽咽著,“爸爸,對不起。”

    解鈴還須系鈴人,竹田美香子的心防還是需要讓她的父親來解。

    她哭的像是個孩子。

    就想是把所有的委屈和痛苦一起哭出去,把所有的絕望和恐懼都掩藏在心中,她突然間明白了一件事,如果他的父親還活著,在這一刻一定不希望她為此折磨自己折磨無辜的人。

    她的父親是那麼善良的人,為何要為了自己在死後都要被詬病。

    都是她的錯,都是她的自私。

    如果一開始就接受了現實,如果一開始就明白……她的父親,再也回不來了。

    她終于,接受了。

    在此刻和父親告別,在余生再也見不到親人,再也沒有未來。

    竹田美香子摔倒在地上昏了過去,眼角的淚水落在地上,在淚落下的一瞬,白色的光蔓延出去,枝M斗敏銳的發現住院樓里的人動作停滯了,下一刻,有人發出尖叫聲。

    恢復了?

    日向創迅速來到地上,他試探了一下竹田美香子的呼吸,確定她只是昏過去,M手中的三叉戟消失,她大口的喘著氣,汗水從她的額角滑落,日向創對著她點點頭,M稍稍的松了口氣。

    “哦?結束了?”六道骸在M的精神中呢喃著。

    作為一個常年深入別人精神空間乃至于操縱其他人的幻術師,沒有誰能比他更了解精神層面的東西,在竹田美香子昏迷的那一刻,他確實感受到了一股特別的力量,雖然看不到,但是,那股力量確實是存在的。

    所以,日向創確實沒有騙他,這里有名為許願機的東西。

    “Kufufufu,要是這樣就結束豈不是太無趣了。”六道骸張開手,他溝通著這股被淨化後的殘余力量,“雖然只有一點,但是,讓我看看你最真實的模樣吧。”

    幻術真真假假,只要心中認定那是真實,那麼幻術就會變成真的,一旦發現那是假的,那麼幻術也沒什麼用。

    神座出流克制住六道骸便是因為神座出流非常清楚那是假的,分析能力支撐著他,讓他不斷的從細節中找到破綻。

    但是,現在他還能發現嗎?

    六道骸將幻術和那股殘余力量融合,在一瞬間從M的身體內出現,並直接將猝不及防的日向創包裹起來。

    靛青色的火焰直接燃燒到了日向創的身上,並立刻順著體表直接鑽進了皮膚內部。

    “什麼?”日向創驚了一下。

    下一刻,日向創發現自己強行和神座出流交換了身體控制權。

    在幻術的作用下,那些黑色的發絲一點點抽出來,很快就垂到了腿彎,那雙紅色的眸子里滿是徹骨的嚴寒,他就那樣盯著六道骸,帶著極度的壓迫感。

    “咦?”枝M斗都被嚇了一跳,“怎麼回事?神座君?”

    “原來是這樣。”六道骸用了然的語氣的開口,聲音里帶著微妙,“原來本來的你就是這個模樣。”

    “是你自顧自讓自己變成了日向創的模樣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方便以後閱讀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第145章 無限循環病院——日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第145章 無限循環病院——日向並對我真的不是雙重人格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