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他的心願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特米米 本章︰第128章 他的心願

    128、他的心願

    單純的安文卻不知道這一切都不過只是班長想讓他出丑罷了, 他去追求安文也並不是因為喜歡他,而是一個和死黨的賭約。

    他們為了拍下他女裝的樣子, 讓他在全校人的面前出丑。他們圍繞著穿著白裙子的安文,辱罵著他,嘲笑著他,就像是在看著什麼異類。

    班長是其中笑得最大聲的那個,他的手中拿著相機,全然不顧安文的抵抗。

    “你這樣的丑八怪,該不會真的以為我居然會愛上你吧。”

    “ 嚓。 嚓。”

    當拍照的聲音響起的時候, 安文知道自己的一輩子都毀掉了。

    他絕望地穿著那身漂亮的白裙子跳入了地鐵隧道, 身體被疾馳而來的列車撞得粉身碎骨, 他的身子破碎成了無數小塊,每一塊都是他悲傷的回憶和苦痛的一生。

    他一次次地想要來到學校, 但是卻永遠都只能停留在家門口的地鐵口。這是他死去的地方, 他被困在了那里, 永遠都無法離開。

    -

    -

    在了解了安文的過去之後, 那個主線任務三【安文的心願】仍然還沒有完成。

    “安文的心願究竟是什麼?”鬼姬有些不解了。

    “他所留下的那本故事書已經幾乎將學校里面的人都殺光了, 難道他還不滿意嗎?”

    蕭霽抬頭, 眸子里有些殘留的冷色,他已經想到了安文的真正心願究竟是什麼。

    “不, 他們的班級上還有一個人活著。”

    ——那就是那個名為方火的男生。

    三分鐘後……

    高大的骨偶在手中抓著那名男生的脖頸, 帶著他強行向著地鐵站的方向走去。

    “放開我——”

    男生用雙手抓住脖頸, 努力地呼吸著。他原本還算得上俊朗的長相此時卻因為痛苦而變形,只殘余猙獰。

    “我不要離開學校,我不要離開……”

    顯而易見的是,他明顯是在害怕著學校外面的某個東西,並且他自己也知道那是什麼——

    安文的冤魂就在學校外面, 男生在畏懼著他。

    男生方火就是他們班級的班長,也就是那個主動向著安文表白,並且做了他男朋友的人。他是安文悲劇的源頭,那個始作俑者。

    “我沒有殺他!他是自己自-殺的!”

    男生還在掙扎著,但是修羅的手很穩,他將他的身體拖在地上,就像是在拖著一條硬冷的麻袋。男生的頭砸在地上,引來他更加大聲的哀嚎。

    “他是自-殺的!和我們沒有關系!听到了沒有啊!他是自己跳下去的,和我們所有的人都沒關系!根本就沒有什麼凶殺案!”

    段聞舟嗤笑了一聲。

    “如果你真的問心無愧,你又是在心虛些什麼?他的確是自-殺,但是你們卻都是站在他身後將他推下去的那些看不到的幕後推手。

    ……你真的覺得這是自-殺嗎?”

    他們再次回到了仁愛小區的地鐵站,一排排的白裙子,正在面無表情地排著隊等待上車。他們的臉上全都是鮮血,安靜得就像是一一只只沒有

    128、他的心願

    感情的木偶。

    他們的數量似乎變得更多了,甚至地鐵站里面都已經站不下了,有很多人只能站在外面的街道上。沉默地等待前面的白裙子在地鐵站里面死掉,給他們讓出位置。

    就在蕭霽將班長帶到了一個距離最近的白裙子的面前的時候,那白裙子原本木偶一樣僵硬的動作忽然停頓了一下。接著他就猛然向著班長撲來,近乎破碎的臉上,缺失了眼球的空蕩蕩眼眶中流淌出烏黑的鮮血。

    安文從口中發出喑啞難听的聲音,班長同時也在發出痛苦的嘶吼——安文的手死死地抓在了他的脖頸上,像是要活生生地將他掐死在這里。

    “不要——”

    班長瘋狂地吼叫著,臉色變得發紫,他的脖子上已經有了幾道深深的紅印,幾乎就要當場窒息。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從班長的身上升起,是他皮膚上的那道符咒保護了他不受到攻擊。

    “呼呼——”

    班長喘息了一下,將那只手舉起到了面前,光芒將一切都照亮。已經變成了厲鬼的白裙子被這光芒所逼退,捂著臉緩緩向著後面走去。

    很顯然,是班長手上的那些符咒阻止了白裙子對著他發起攻擊。

    “去死啊!”

    突然從死亡中脫離,班長大喘著氣,臉上甚至露出了一絲病態的笑。他已然知道今天很可能會死在這里,甚至不懷抱任何能活下去的希望,于是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不就是死?與其整天都在擔心那個怪物什麼時候會先來殺死自己,不如自己先動手殺了她!

    他想要直接將那還在散發著金光的手臂按到白裙子的臉上。

    “你這樣的怪物,根本就不應該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錯了嗎?現在我告訴你,你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個錯誤!

    人類進化途中的殘次品,主動要被整個世界所淘汰的存在。你為什麼不早點去死了!”

    但是就在他這樣做之前,一道銀白色的亮光從他的面前劃過,那道光是那樣的明亮刺目,就像是劃破夜空的閃電,引燃了地面上的枯樹。

    沒有任何疼痛感,班長的半只手順滑地從他的手腕上滑了下去。手腕的切斷面很光滑,上面的血管露出一個個橢圓型的小孔。

    班長驚異地睜大了眼楮,看著自己面前血腥的一幕。

    他的那只帶著符咒的手,是他的唯一憑借,但是就在剛剛,這只手卻被人用刀,活生生切斷了。

    那只斷裂的手摔落到了地上,很快就融化成了一灘膿水,上面的符咒也消失不見。

    “呵呵。”

    方才那被班長逼迫後退的白裙子爬了過來,細長僵硬,關節的位置泛著青紫色的手直接抓住了班長的小腿。

    班長原本想要一腳將他踢開,但是卻還不等他做出這個動作,更多的手就將他的另外一只腳也抓住了。

    “我不是殺死你的凶手,我只是將你交給了更有權利判決你生死的人。”

    蕭霽後退了一步,看著電梯帶著失去了手臂的班長迅速墜落。電梯門閃爍了兩下,在地下

    128、他的心願

    一層停下。

    班長的眼楮驟然睜大了,電梯上的燈閃爍了一下,門尚且還沒有打開,無數的人手就從外面扒了進來。

    破碎的肉塊和鮮血順著縫隙涌入,粘合在這些手臂中間。它們都像是瘋了一樣地向著前面摸索著,班長躲在角落里,竭力躲避著那些手的觸踫。

    電梯的門卡頓了一下,竟然不再繼續開啟了。

    班長崩潰地哭出了聲,他縮在角落里面,不再去看門外的那些手。

    “對不起,安文,對不起,我錯了。我知道我是真的錯了……我不應該欺騙你,更不應該和你假裝戀愛,我在知道你跳樓之後也很後悔……

    我並沒有傷害你的意思,我當時只是想要和你開一個小小的玩笑,卻沒有想到後來會發生那樣可怕的事情……

    安文我真的錯了,我求求你了,放我出去行不行?”

    那些手臂並沒有回應他,仍然瘋狂地扭動著抓向電梯里面的班長,班長的身上被那手上的長長的指甲劃出一道道血痕,血肉殘留在手的指甲縫里,卻引得外面的那些鬼魂更加瘋狂。

    班長哭泣著,他已經無路可逃,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癢癢的感覺從他的臉上傳來。他顫抖著抬起頭,向著上面看去。

    在電梯的頂端,像是蜘蛛一樣蹲坐著一個白裙子,他烏黑的長發緩緩落下,落到了班長的臉上。那張面目扁平模糊的臉安靜冰冷地注視著他。

    在電梯上面不知道何時有了一個洞,他剛才就是從那里面鑽出來的,而在這個白裙子的後面,那原本堅硬的電梯頂棚已經被摳挖得十分輕薄,幾乎就要坍塌下來。

    透過那頂棚,班長看到的是數十張扁平模糊的臉,他們的臉貼在頂棚上,面目被扭曲得變形。

    他們同時都在看著他。

    “轟隆——”

    已經被摳挖得單薄無比的電梯頂端終于承受不住這強大的力量,轟然坍塌。

    男生刺耳的尖叫聲傳來,接著在場的所有考生都收到了主線任務三已經完成的提示。

    【安文的心願已經完成!】

    【我原本曾經有著很多美好的心願,但是那個用著愛意的借口接近我的男生卻用最鋒利的刀剔除了我心中的所有心願,只留下了最痛苦的一個——殺死他。

    殺死他,殺死他,殺死他——

    我被恨意操縱,成為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傀儡。當恨意消失不見,傀儡就失去了支撐它行動的絲線。】

    密密麻麻的白裙子將班長圍繞在中間,他們裹挾他向著深處走去,他們的身影終于消失在了地下的隧道里。

    “我不要下去,我不要死去,我不要——我——”

    穿著白裙子的男生微微一笑,他伸出縴弱的手臂抓住了班長的身子,兩個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了隧道里。永不遲到的列車轟然駛過,將他們的身體全部碾壓成為一堆糜爛的血肉。

    他們破碎的身體組織攪拌融合到了一起,終于再也無法分出彼此。所有的白裙子都消失在了地鐵站下面,只留下了一道輕輕的愉悅的笑聲。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繼續五更吧,今天被榨干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靠告白通關求生游戲[無限]》,方便以後閱讀靠告白通關求生游戲[無限]第128章 他的心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靠告白通關求生游戲[無限]第128章 他的心願並對靠告白通關求生游戲[無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