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這塊地與我有緣!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燕孤鴻 本章︰第268章 這塊地與我有緣!

    衛洵︰啊?

    一時間衛洵還以為自己听錯了, 什麼叫‘除非你把整片黑暗森林毀掉,否則你休想找到我們’?

    為什麼這群活珠子對他警惕性那麼強?是他裝的不夠弱嗎?不對吧,就算對方佔據蛆二身體, 知道蛆二臣服與他, 那應該也不會對他這麼忌憚。哪怕是* * *和小鳳鳥暴露了也不該這樣。

    畢竟這些活珠子極有可能與山神有關,應該是很強的,不該是這種表現。

    衛洵眼珠一轉,事已至此, 干脆將計就計。

    “呵。”

    一聲冷嗤,只見那膚色過分蒼白的人嘴角勾了勾, 那些驚慌恐懼頃刻間消失不見, 氣勢一下子變了。

    危險,冷漠,猩紅斗篷出現在他的肩頭, 墜垂感十足,彷如一潑濃郁至極的血色流淌下來, 稱得那白發如冰冷的雪堆積而成一般。

    “出來。”

    他淡淡道, 聲音中沒有太多情緒,漫不經心,像是什麼都不放在眼里。

    “否則我就將這片森林毀掉。”

    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黑霧籠罩,仿佛有一極為恐怖的巨大黑影縈繞在他的身周, 泛著濃郁血氣。黑霧中仿佛張開了無數只藏在虛無中的眼。

    那眼睜開的瞬間周圍怪異枯樹全都發出震耳欲聾的恐懼尖叫,昏迷蛆二正後方百米的枯樹全都從中爆裂開來,連同里面的活珠子都猛然崩碎, 小型僵尸化作粉末, 枯樹崩裂聲響中宛如摩西分海, 密密匝匝的樹林霎時間清出了一條空路來。

    “嗤。”

    衛洵凝望被清出來的林中縫隙, 剛才他在蛆二開口的瞬間他明明感到那邊有東西,但現在卻全都消失不見了。

    * * *掀翻樹林後黑霧又回到衛洵體內。他說不能使用太多力量,否則會加快土司王墓異變的進程。

    衛洵倒不介意加快土司王墓異變進程,但遺憾的是他發現這外面的力量似乎也會影響到* * *,在外面待久了對他不好。

    不過裝都裝了,他可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

    “跑了?”

    衛洵輕笑,手中直接燃起了一團火焰。同一時間只听大地隆隆作響,猛然向下凹陷,近百條嫩黃色的觸須同地底伸了出來,正是被衛洵臨時喚回的玉米筍!

    “燒了黑暗森林,掘地三尺。”

    鳳凰火轟然燃燒,其中蘊含的一絲祝融火氣溫度極高,金紅火焰席卷而來吞噬黑暗朽木,燒的空氣都扭曲起來。與此同時大地劇烈震顫,土丘翻涌大地縱橫,如有地龍在大地下翻身,將一片片枯樹頂的東倒西歪。

    那些枯萎腐朽的樹根被玉米筍頂出來了一大片,它們是暗紅色的,彭大腐爛,折斷後涌出腥臭撲鼻的,血漿似的粘稠暗紅色液體,就好像大地的血管脈絡一樣。

    這些東西其實極其不易燃燒,尋常火觸之即滅,那些枯木也不是好燒的,但衛洵十分雞賊,燒的全是被* * *力量侵蝕掀翻,磨滅了一切怪異力量,彷如單純朽木般的枯樹。

    大火燃燒,玉米筍翻滾,聲勢極為駭人,仿佛有什麼匪徒在放火燒山!

    但那群活珠子越發安靜了,真跟匿了一樣,死活不出來。

    “真是奇怪。”

    衛洵自言自語,心中好奇卻越來越多。

    這群活珠子們到底在害怕什麼?思來想去,衛洵心思落在了山神桃樹上。

    難道說真正讓它們退避,畏懼的,是這株山神尸體眼中長出的桃樹?這桃樹到底有什麼來頭,活珠子又到底跟山神有什麼關系?

    想到這衛洵可來勁了,別人退一步,那他當然得蹬鼻子上臉逼近一百步,在他字典里完全沒有見好就收四個字!

    “不出來?”

    一聲輕哼,下一刻玉米筍從大地下轟然鑽出!重新胖起來的它現在顯得猙獰極了,之前在明十三陵被斬斷了大半身體,在吃桃樹怨念和偷吃* * *黑霧,又在土司王墓吃土幾小時後已經吃回來了!

    只見它嫩黃色的頭部長滿了密密麻麻的肉刺。平日里鑽土時順服下來,一旦炸開那一圈圈的尖刺宛如史前怪物的利齒。無數肉刺硬直炸開,表面迅速分泌出一層琥珀色的液體。這漿液墜落在地,竟發出滋啦響聲——

    它竟有劇烈的腐蝕性,直接將面前大地腐蝕出個巨坑!

    雖然只蛻變過一次的玉米筍在深淵蠕蟲家族中還只能算個寶寶,但它長的足夠丑陋凶悍。強悍有力的身軀一掃,直接掃平了面前的枯木!

    而它雖然極凶極狠,但對頭頂上那人卻極為小心。就見數十條嫩黃色觸須收斂了肉刺,溫順糾纏在一起,彷如一個寶座,身披猩紅色斗篷的土匪大馬金刀,坐在寶座上。

    只見他手中把玩著一根漆黑桃枝,這桃枝非同凡響(從山神桃樹上撅下來的),上面竟長了近百只眼,而這些眼在他面前小半睜開,大半閉合,很是怪異。

    果然有問題。

    衛洵想到。

    在明十三陵的時候,這桃樹上的眼楮全都是睜開的,而到了祭祀區,衛洵拿出來給小翠他們吃自助時這些眼珠全都閉合。到現在卻是半閉半睜了。

    這里絕對有與山神尸體污染同種的力量。之前玉米筍吃土的時候它也說,這里的土和明十三陵里的土有點像又有點不像。

    有點像在哪?

    當然是被污染的山神的氣息!

    而且這里沒有明十三陵封印,山神污染氣息更重。那這群活珠子們與山神之間的關系,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這衛洵就放心了,他原本決定見好就收,但現在他卻覺得可以再過分一點!

    “真不出來?”

    南邊黑暗森林的大火與劇烈地震引起了烏螺山上無數強者的注意,但此時此刻,衛洵表現得就像個絕世強者,在其他怪物們的眼中,這人生生將南邊森林的活珠子們給逼進了黑暗森林深處!

    什麼時候烏螺山外圍來了這等強者?

    衛洵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你不是躲嗎,躲著不出來?

    行,那我就直接騎在你頭上,震懾周圍怪物!

    東南邊、西南邊都沒東西出來。

    衛洵觀察四方,沒有怪物出來,說明那邊怪物實力恐怕弱于活珠子們,不敢出頭。

    東南,西南,正南,這三塊地不錯。

    衛洵想到。

    西南接著萍萍的街巷區,東南臨著墓葬區,南邊接著祭祀區。最重要的是這兩邊都接著有山神污染在的南邊黑暗森林。

    烏老六縮頭沒有出來,墓葬區那邊也沒有尸影,倒是萍萍陰森森漂浮出來,鬼氣洶涌恐怖,仿佛有成千上萬厲鬼的嚎哭聲,陰氣重的逼人。

    但衛洵卻沖她微微一笑,溫柔繾綣︰“萍萍,你來了。”

    ——他讓玉米筍特意多拱了拱西南那邊,可算把萍萍給弄出來了。如果要調查這里的事,光衛洵一人實在是勢單力薄,畢竟他很快就會離開。

    盟友光烏老六一個不夠。

    見萍萍血影淡了下來,像是想直接消失,衛洵輕笑道︰“你我之事,稍後再談,定會讓你滿意。”

    這麼一說看似一人一鬼關系匪淺,但實際上衛洵和萍萍之間又能有什麼事呢。

    他不過是在試探罷了!

    之前衛洵對厲鬼萍萍可只是單方面的著迷,而且雖然那旅程還算順利,萍萍想送走的衛洵都帶著旅客們給她送走了,但他與萍萍其實沒有太多旁的交情。

    但萍萍再以鬼王身份出現時,對他的態度卻很微妙。她會說出那兩句話,更是在表明‘她沒有忘記湘西時的經歷’

    更像是在聯絡感情。

    衛洵不相信無緣無故的感情,他認為萍萍肯定有所求。無論她是看上了* * *的實力,還是看上了衛洵與旅社的關系,又或是守墓人的身份……談,都可以談。

    果然,听衛洵說出這句話後,鬼王萍萍並沒有離開。她仍飄在天上,這渾身濃厚的鬼氣卻像是在給衛洵撐場子,而且萍萍懶得說話,但在外人眼中,這就像是他們之間的話事人是衛洵異樣。

    衛洵也感到了更遠方傳來的,一些注視的目光。有敵意有懷疑,有忌憚有警惕,但他們統統不敢輕舉妄動。

    烏家兄弟不出面,游尸被* * *附身的翠導嚇怕斬手,這人還親昵口稱西南鬼王的名字。

    他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對這些目光,衛洵完全不在意。

    烏螺山外圍的,你們能打過活珠子們嗎?

    烏螺山中段的,你們能打過鬼王萍萍嗎?

    笑話,都打不過,你們還敢看我?

    “從今往後,南方屬于我與鬼王。”

    火焰環繞著他,猩紅色的斗篷在火焰狂風中獵獵作響。高溫扭曲的空氣中衛洵肆意微笑,他手一招,玉米筍的兩條觸須恰逢其時伸來。一條觸須裹著游尸斷手,一條觸須裹著昏迷不醒的蛆二。

    仿佛這些都是他的手下敗將一樣。

    示威!

    烏老六探墓葬區,探到最後萬人尸坑時引來了游尸,而尸坑被濃重黑霧籠罩,里面更強悍的怪物仍在沉眠。

    烏老六更是老熟人了。

    所以衛洵才這麼敢!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活珠子,他畢竟無法久留在這里。而那群活珠子們不知道為什麼如此謹慎,但越是謹慎的東西,越可能發現他只是披了張虎皮。

    利益,才能將他們真正捆綁在一起。

    這還得看山神。

    衛洵微笑著摳出桃枝上的眼球,捏碎了,喂雞似的隨手往地上一拋。他目光一直凝望著森林深處,就見在他扔下破碎眼球的剎那間,那邊仿佛有一片陰影動了動。

    有戲。

    “願留下的,奉我們為主。不願留下的,今日零點前離開。”

    衛洵手按了按,其實是按在了亡明令牌上。他將佟和歌留給他的幾道純粹靈氣灌注到亡明令牌中,下一刻只听一聲龍吟,一條金龍竟從亡明令牌中騰飛而出,環繞在衛洵左右!當這條龍出現的剎那間,萍萍的表情終于變了,連帶著遠方一些怪物都臉色驟變!

    “這,這是,龍脈之龍??”

    墓葬區,萬人尸坑旁,斷手游尸仰望天空,目瞪口呆。濃郁尸氣縈繞在他周圍,似乎正在治愈他的身體。但他受傷不輕,療傷要費一番功夫。

    然而現在游尸卻完全不管自己的斷手了,他下意識站起身來,凝望著那條金色的龍,眼中有不敢置信有震驚,他喃喃道︰

    “不可能……龍脈之龍,怎麼會在這里出現?”

    下一瞬他瞳孔驟縮,猛地跳回到尸坑中,用無數尸體把自己埋了起來︰“不好!”

    ‘你在做什麼!!’

    冰冷鬼氣撲面而來,衛洵耳畔響起尖銳焦躁的女聲——萍萍竟是在給他傳音!

    ‘快,快把它收起來!’

    衛洵從沒有听過萍萍如此焦急失態過,那聲音中藏著深深的忌憚畏懼,仿佛在害怕什麼一樣。但萍萍說晚了,在她開口之前衛洵已經拎住了龍的尾巴,像綠巨人甩洛基一樣將它左右一甩。

    這條龍作為龍它虛的很,起不到什麼作用。但衛洵看上的,卻是它與龍脈相關的特殊力量。

    雖然太宗之前說過,讓它保存龍脈力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偏偏衛洵跟山神有淵源,山神又欠了這條龍很多。更巧的是衛洵剛將龍復生沒多久就立馬召喚了山神幫忙,這龍被復生的匆忙,著實虛弱,正好被山神看到。

    陰差陽錯的,山神拍向衛洵的那一巴掌,也拍給了小龍一些力量。雖然無法讓它從虛弱變正常,但一些屬于龍脈的特殊力量,卻讓它仍舊能夠掌握。

    龍脈的作用是什麼?

    看護一方土地?增加靈氣?孕育靈獸?

    不不不,這些小龍目前統統做不到。它目前身為龍脈之龍,能做到的一點其實非常雞肋,那就是標記一方土地,印上龍脈的氣息。

    這正方便了衛洵!衛洵可喜歡圈地盤了,而且衛洵正要用它來證實自己的想法,他左右一甩,直接讓龍脈氣息印在了東南,南,西南三方烏螺山外圍的土地上。

    明明是同等力道,但南邊龍脈氣息印的最深,東南邊稍微淺一些,西南方的龍脈印記最淺,幾乎感覺不到。

    小金龍這龍脈之力是山神幫忙恢復的,對山神最是敏銳!正如衛洵所料,正南受山神力量浸染最深,而最淺的西南方里萍萍最近,或許是她守墓人身份的影響。出乎衛洵意料的是,西南方土地中似乎另有一種污穢力量,正在逐漸殘存龍脈印記。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是說,目前土司王墓中有兩種污染,一邊來自山神,一邊來自土司王?

    要做更多實驗,衛洵在圈好地後還扔下了自己手中的百眼桃枝,讓它正好扎在了龍脈印子上。

    “此龍乃山神眷顧之龍,龍脈之氣能養山神桃枝,龍脈之氣烙印範圍越大,則桃枝生長越是繁茂,一旦離開,桃枝將死。”

    衛洵自言自語瞎編一番,將蛆二拋到桃枝邊,他相信活珠子們會從蛆二那里得到這些信息。

    如果真如他猜測,這烏螺山上有兩種污染互相抗衡,互相爭奪的話,這群活珠子們明顯屬于山神一方。這百眼桃枝是真的山神桃枝,對活珠子們有極大的吸引力。

    光靠龍脈之氣可無法鎮壓怪物,這山里又沒有真龍。將龍脈之力和桃枝捆綁,這是衛洵想出的辦法,但什麼龍脈養桃枝的話純屬胡說。這點還需完善,比如在旅社淘點道具,讓這百眼桃枝一離開土地就死之類的。

    但還沒等衛洵繼續想,就被萍萍的傳音驚得心頭一震。

    怎麼了?為什麼要把龍收起來?

    是龍特殊,還是龍脈之龍特殊?果然是龍脈烙印土地的原因嗎?

    衛洵將龍收回了亡明令牌,但萍萍厲聲傳音仍未停下,衛洵耐心听了听,萍萍似乎說的是他用這龍脈之龍烙印山地,是極為危險,極為恐怖的事情!

    但下一瞬渾身緊繃的萍萍皺了皺眉頭,她發現什麼都沒有發生。

    不可能。這烏螺山上數種污染糾纏交織,南邊也被一位強者的污染佔據!衛洵再在這里劃地盤,就相當于強搶人家有主之地,純粹是作死。

    但這人怎麼可能用龍脈標記山地,而不受任何反噬?甚至連南邊黑暗森林的活珠子們都沒有半點反應?

    除非……

    “你在想,我為何能用龍脈之氣烙印下這里,對嗎。”

    萍萍突然的沉默更映證了衛洵的觀點,果然,這片土地存在污染這事,萍萍是知道的。她或許不知道山神,但絕對能感到這是一位絕對強悍,不容違抗的絕世強者。

    這也是衛洵要走的,最後一步。

    他收了火焰,讓小鳳鳥停在自己肩頭。攤開人皮地圖,衛洵輕嘆一聲,他忽然攥住自己的斗篷,自言自語︰“你能感受到吧。”

    你能感受到吧,這斗篷上,被山神拍了一巴掌後,留下的山神氣息。

    “這是……我兄長……唉!”

    衛洵再拿出小龍,讓它纏繞在自己手腕,語氣有些滄桑。他沒有多說,只是暗示道︰“這塊土地,承認了我。”

    “這不可能!”

    萍萍脫口而出,深深看了他一眼,面容冷厲,但心中卻滿是糾結。

    這,這怎麼可能?但她卻能感到……這人說的話,竟然全都是真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限旅游團》,方便以後閱讀無限旅游團第268章 這塊地與我有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限旅游團第268章 這塊地與我有緣!並對無限旅游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