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chapter。99【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甦染青 本章︰第99章 chapter。99【完】

    簡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飛機也開始緩緩向前滑動了。

    進入滑行階段的飛機內部陡然安靜,安靜得,程星臨能听見自己的心跳聲音。

    他僵直了一會兒, 然後緩緩低下頭,將自己的腦袋和簡行的靠在一起。

    什麼都沒說, 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簡行勾起來的唇角就沒有落下去過。

    兩個人像小動物一樣依偎著睡著了,直到送餐的時候兩個人才醒過來。

    默契地分開要了中式和西式的餐點分享著吃,剩下來的航程兩個人看了一部老電影——放牛班的春天。

    看到最後,程星臨又睡著了,簡行悄悄幫他摘了耳機,將他的腦袋推到自己的肩膀上。

    再下一次醒來, 程星臨是被自己的鬧鐘喊醒的。

    鬧鐘是在飛機最後的平飛階段響的, 程星臨睜開眼楮,直接站起來, 去行李架拿他準備好的外套包裹。

    趁著最後還能走動的階段, 他給選手以及帶隊老師分別發衣服。

    奧斯陸的夏天也非常冷,日均氣溫不過19℃,所以一開始定方案的時候,就規劃好了下飛機前加衣服的時間和厚度。

    從給大家分發衣服開始,程星臨就進入了自己組長的角色。

    下飛機, 和組委會派來的接機人員對接,確認行李箱數量,點齊人數, 入住酒店,確認餐點配置, 詢問每一位參賽選手身體情況。

    紛繁復雜的事情交到程星臨手上瞬間變得低眉順眼且井井有條。

    他處理這些事情如同春風化雨一般無聲。

    表面上看不到任何的痕跡, 但事情全都悄悄處理好了。

    選手和帶隊老師身在異國他鄉, 卻沒有感覺出任何的不適應,就像人在清華一樣,非常順暢地進入了自習和休息環節。

    直到選手們在定好的房間開始今晚的練習,程星臨才悄悄松了口氣,抓緊時間,和他小組的成員吃飯復盤。

    翌日,選手休整練習。

    第三日,開幕式。

    抵達的第四天,就要正式進入比賽了。

    早上七點鐘,選手們被後勤小組的人員喊醒,抵達他們在奧斯陸自習的地方一起用早餐。

    早餐也是有程星臨他們精心準備的。

    他們直接從國內背了一個電飯鍋過來,早餐吃青菜瘦肉粥,還有新鮮的饅頭以及雞蛋。

    所有的餐點都由他們提前一個小時試吃過,確認沒有任何問題,然後才提供給選手。

    當然,這還不是最巧思的地方,最精巧的地方在于——打開加蓋的瘦肉粥,選手們就能看見放在粥上面的一片胡蘿卜。

    胡蘿卜貼了糯米紙打印出來的圖案。

    儼然是一塊金牌。

    用這個小小的方式,預祝大家都能夠金榜題名。

    選手們看到這個小小的巧思,都忍不住掏出手機拍照,簡行也拍了一張,然後才打開放饅頭雞蛋的蓋子。

    然後他看見——

    他的饅頭切了片,上面用草莓醬非常小地寫了兩個數字。

    “42”。

    簡行拿起饅頭片端詳了一下,然後抬頭——在角落里面,一直在努力扮演一個非常專業,冷靜克制的程星臨在偷偷打量他。

    兩個人目光相對剎那,程星臨不好意思地低頭下去。

    簡行拿著饅頭片,笑著往旁邊隊友那邊湊了一下。

    “怎麼了?”隊友剛打開饅頭雞蛋的蓋子,看見簡行湊過來,問。

    “沒有。”簡行不動聲色。

    就在說話之間,他已經看清楚了隊友的饅頭的樣式。

    和他一樣切了片方便入口,但是,沒有那個小小的42。

    程星臨的私心,只給他一個人。

    “饅頭怎麼了嗎?”隊友也敏銳地抓住了簡行看他饅頭的眼神,下意識就要禮尚往來地看回去。

    但就在這一剎那,簡行已經輕輕咬住了饅頭一角。

    充滿私心的“42”被他卷入舌尖,吞咽下去。

    “沒怎麼啊。”簡行咽下去後,坦然地把缺了一角的饅頭遞出去,“不就是饅頭嗎。”

    •

    好像是饅頭,又好像不是。

    隊友仔細看了看簡行那個饅頭,確實看不出什麼,然後他就決定——不要在IMO之前糾結一些有的沒的,沒必要。

    六名選手很快用完了餐點,然後出門坐他們自己包的巴士車前往賽場。

    賽場離他們酒店並不遠,十分鐘就抵達了。

    大家在車上坐了一會兒,坐到考場開放才進去。

    程星臨第一個下車,站在車門下面,一個一個核對選手,分發手中的準考證,順便給選手說一聲加油。

    後勤組其他成員則分車上和考場門口兩個部分,護送選手,順便處理應急情況。

    簡行走在最後一個。

    程星臨舉著準考證,認真地核對了簡行,最後才把準考證交給他。

    簡行抬起手,程星臨剛準備交接準考證,卻被簡行拽住了手腕。

    簡行沖他笑了笑,拉著他從車尾繞過去,站到大巴車另一邊。

    “怎……怎麼了學長……”

    “這話應該我問你啊。”簡行好整以暇,笑著說,“給個準考證,就完了?”

    “沒有。”程星臨馬上說,“學長加油!”

    “噢。”簡行又說,“說一句加油,就完了?”

    程星臨︰“……”

    程星臨看著簡行,也不是很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你給每一個選手都說了加油的。”簡行低聲說,“今天早上,你也給每個選手準備了金牌,對我的鼓勵,一點都不特別。”

    “特別啊!你有42,我偷偷寫的!”程星臨著急了——不是,簡行沒看到嗎,自己餐弄錯了嗎?

    “42上次國家隊選拔的時候寫過了。”簡行認真道,“這一次,我想要不一樣的。”

    “……什麼不一樣的。”

    “就是更特別的。”

    “什麼是更特別的?”

    程星臨今天早上一直都很緊張,听簡行這麼說,他更是有點著急,背上都是汗水。

    簡行看著他因為忙碌或者是著急,或者是大巴車缺氧而變得很紅的嘴唇,盯了一會兒,笑著勾下腰去。

    簡行勾腰,將自己的額頭湊到程星臨的嘴唇邊。

    非常主動地,將自己的額頭按上程星臨的嘴唇。

    巴士車另一側,無數國家的代表隊在往考場門口走,熙來攘往人群帶來巨大的聲音洪流。

    而在巴士車這一側。

    巨大車身投下的陰影變成一個結界,把程星臨和簡行包裹。

    剎那之間,世界安靜了。

    簡行讓自己的額頭在程星臨嘴唇上停留了一會兒,才直起身來。

    程星臨目瞪口呆地站著,手還保持著舉準考證的動作。

    簡行從他手中抽出準考證,輕笑︰“程助教,你來成為我的靈感繆斯,這就很特別。”

    •

    救命了……

    程星臨整個人都軟了,他靠著車廂緩了很長一會兒,才手軟腳軟地爬上車廂。

    還好是這個時候簡行干這件事情,不然他肯定會耽誤工作了……

    程星臨爬上車廂時瞄了一眼鏡子,能看見自己紅得跟重慶夏季夜市的麻辣小龍蝦一樣。

    他同手同腳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長嘆一口氣,按住湊過來想和他說話的許華章。

    “不要問我為什麼臉紅。”程星臨舉手,“我想靜靜。”

    “我沒想問你這個。”許華章玩手機,翻了一頁照片塞程星臨面前,“我拍下來了,你要嗎?”

    程星臨︰“?????”

    程星臨看向許華章遞過來的手機,那上面是一張他和簡行的照片。

    簡行勾腰低頭,額頭貼住他的嘴唇,上方還有光源撒下,看上去近乎美輪美奐。

    幾乎是可以投稿人像攝影的水平。

    許華章攝影技術還挺好的……這不是關鍵!!!

    程星臨看了一眼許華章,嘴邊的髒話幾轉,最後他吐出兩個字——

    “我要。”

    許華章不廢話,直接藍牙給他。

    程星臨存檔若干備份,又在椅子上緩了許久,才緩過來,和大家鬧鬧嚷嚷回去準備下午茶和晚餐,又鬧鬧嚷嚷出來接選手。

    兩天的時間並不算太長。

    但是對于程星臨而言,卻度日如年。

    他幾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這兩天的,也不敢問考試難度,一直到第二天全部考試結束,晚上大家一起BBQ的時候,後勤組的才敢問。

    “所以,這次考試題難嗎?”許華章第一個開口。

    “難啊。”和許華章關系很好的一名選手攬著他肩膀,“難到原地爆炸,我最後一題最多得一半分。”

    “你還能得一半分。”旁邊的選手氣得吐血,“我最多就兩分好吧?”

    程星臨︰“……”

    這兩個人沒記錯的話,平時都是39.40檔位的選手,經常都只能比簡行少1分。

    要是他們都覺得難……

    “你也覺得很難嗎?”程星臨小心翼翼蹭到簡行旁邊,低聲問正在翻動燒烤的他。

    “嗯。”簡行翻動竹簽,看著純白的棉花糖烤出焦色,“是挺難的。”

    程星臨︰“……”

    簡行都說難。

    那豈不是……

    程星臨盯著那塊已經有焦糖色的棉花糖,似乎是下定決心那樣,對簡行說︰“學長。”

    “嗯?”

    “就算你沒拿冠軍。”程星臨低聲認真說,“我也還是可以和你在一起的。”

    就像他們一開始決定去清華,但是現在還是覺得北大更好一樣。

    這也不是什麼不可改變的事情。

    簡行听他這麼說,眉眼之間閃過一絲玩味。

    卻沒有絲毫的放松。

    他回應程星臨的是把烤了半天的棉花糖舉起來,放到程星臨面前。

    程星臨憂心忡忡接過棉花糖,想往嘴邊拿,卻沒拿動。

    簡行牢牢抓住那根燒烤簽,片刻後,低頭咬了一口棉花糖的上面。

    笑著說︰“你可以,我不可以。”

    •

    不可以什麼啊不可以。

    那萬一要是真的沒拿到冠軍,這戀愛還談不談了。

    那顆棉花糖把程星臨吃得輾轉反側,一直到最後的頒獎儀式,他都沒睡好覺。

    這場頒獎儀式他們後勤小組也能參加,只是坐在最後一排。

    不過,會場並不大,所以即使最後一排,離主席台也很近。

    按流程,各個國家的代表隊依次入場,入場後主辦方還有世界上著名的數學家分別講話。

    最後一個流程,才是公布成績。

    現場放了一個LED屏幕,主辦方做了動畫。

    先亮出一塊銅牌,然後再閃現銅牌獲獎者的名字和照片,成績小小一團,蜷縮在右下角。

    照片是逐張出現的,伴隨著亮晶晶的粒子特效放大呈現後,會回歸角落排列。

    這種特效讓現場儀式感拉滿,但是也拖長了放名單的時間,造成一種心理的折磨。

    銅牌就放了三分鐘,頒獎花了二十幾分鐘。

    然後是銀牌,最後是金牌。

    照片是按成績由低到高出現的,一張一張照片翻過去,都沒有看到簡行。

    分數已經水漲船高到40分,但是簡行仍未出現。

    現場唯一一個40分,是來自中/國的隊友,然後,金牌得主便戛然而止在這里。

    什麼情況……

    程星臨完全不理解——為什麼他沒看到簡行的名字??是看漏了,還是本來就沒有??

    簡行銅牌都沒有??不可能吧?

    程星臨在想自己是不是看漏了,但是他越過人群往最前面坐著的簡行看過去,心瞬間就沉了。

    參賽選手穿著一樣的沖鋒衣外套,現在,其他的選手脖子上都出現了不同顏色的掛繩。

    唯有簡行,什麼都沒有。

    他確實沒有獲獎。

    程星臨的心髒都揪起來了——告不告白已經不要緊了,關鍵是,簡行怎麼辦……

    “或許大家也注意到了。”程星臨死死盯著簡行背影的時候,主辦方代表卻又一次走上了最前面的台子。

    站在麥克風後,主辦方代表滿臉笑意︰“這一次,有一位選手的名次我們還沒有宣布。”

    程星臨猛地看向主辦方代表。

    “按照慣例,好的東西我們都留到最後揭曉。”主辦方代表微笑,“當我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相信大家也明白了,是的,我們又出現了一位滿分得主。”

    “正如同2020年一樣,今年的滿分得主,也來自中/國——xing jian,恭喜你!”

    •

    滿分……

    滿分???

    真的在IMO上面拿了滿分??

    程星臨的大腦一時無法處理這麼巨大的信息量,他沒听見主辦方代表邀請簡行上台,沒看見數學界的大牛為簡行掛上獎牌。

    直到簡行走到麥克風前,程星臨的神智才回歸過來。

    他看見簡行一身沖鋒衣也穿出了氣度非凡的效果。

    站在麥克風前,帥氣得不行。

    “我不知道說什麼。”簡行微笑,“不如,我也給大家呱一聲?”

    滿場哄堂大笑起來——這個“呱”一下的梗來自于2020的imo滿分得主,他在講話的最後“呱”了一聲,特別可愛。

    “不過,我還是不把這個寶貴的機會送給‘呱’了,因為我確實有很多話想說。”

    “拿到這個滿分,對我而言,意義非常,它不僅代表著我在數學競賽上取得了我想要的成績,也代表著,有重要的話,終于可以對重要的人說了。”

    掛著金牌,手捧鮮花,簡行站在標志著這個世界上高中生數學競賽領域最高級別的領獎台上,目光轉向台下的程星臨。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願意喜歡我嗎,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我們生命結束。”

    “如果你同意,我會補給你十次告白。”以彌補,我曾經拒絕過你,我差點失去你。

    燈光籠罩他令他炫目如神。

    然而他看向程星臨的目光,卻就像他每一次看向程星臨時那麼溫柔,那麼專注。

    程星臨看著那認真的目光,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緩緩松開自己的手掌。

    在他的掌心,一張快要被汗水浸濕的紙皺皺巴巴成一團。

    他將皺巴的一團打開。

    舉高,展示給簡行。

    剎那,簡行微笑起來。

    那張紙條上面寫著。

    r=a(1-sinθ)

    ================全文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攻略了學神》,方便以後閱讀我攻略了學神第99章 chapter。99【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攻略了學神第99章 chapter。99【完】並對我攻略了學神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