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橫濱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11章 橫濱

    •

    不論是哪一個選項,看上去風險結果都一樣,都是危字當頭,一不小心就能打出gg那種。

    鈴木琉生卻反而升起了一絲興趣,出于好奇,他當機立斷存了個檔,決定把這三個選項都試一試——

    第一次,當然是選擇最沒有下限的B選項了。

    “什麼首領不首領的我無所謂,我只知道我現在餓了,誰能給我口飯吃讓我叫爸爸都行。”

    [山田君︰“……你怎麼能說出這麼沒志氣的話!那可是我們Port Mafia至高無上的首領之位,你居然把它和一頓飯相提並論!”]

    [???好感度 1。]

    橫濱地圖第一個潛力好感對象出現了!

    排除掉在場的其他路人臉和目前已知名字的山田君與森醫生,那麼就只剩下後者身邊那個不知姓名的柔弱美少年了。

    已經在意大利地圖目睹過三歲嬰兒都能成為世界第一殺手的鈴木琉生已經可以坦然面對任何年齡段的mafia或其他職業了——畢竟他們總不可能比小嬰兒還小了。

    [森醫生︰“看來你以前受了很多苦,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請放心,Port Mafia必然不會虧待每一個客人。”]

    [森醫生︰“太宰君,去給這孩子找點吃的過來。”]

    山田君也不甘示弱,隨便使喚了個小弟也去找食物。

    然後,游戲主人公就死了。

    鈴木琉生操縱的游戲主人公自動將所有拿來的食物都吃了個干淨,當然,並不是吃死或撐死的,而是在吃完後頭頂出現了一個中毒debuff,然後直接倒地不起。

    [山田君︰“森鷗外!你果然是個狼子野心的家伙,居然給少主的食物里下毒!來人,給我抓住他們!”]

    電光火石之間便有數人開槍,鈴木琉生操縱的游戲主人公被強迫進入戰斗輪,卻無法做出行動,然後就這麼在亂槍中被波及重傷死亡。

    鈴木琉生看著屏幕上鮮紅的game over,心中卻並不生氣,大概是因為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甚至還有余力思考了一會是誰下的毒。

    八成是山田干的,在發現游戲主人公對他的計劃造不成幫助後干脆趁機搞陰謀詭計直接來硬的,心真黑!

    鈴木琉生將山田記在了心中的記仇小本本上,這是繼第一次體驗流星街地圖時慘遭捅刀的黑發小孩之後的第二個仇人。

    接下來,就是熟悉的讀檔,選A,動作飛速一氣呵成。

    “如果成為首領可以吃飽飯的話,那我要成為首領。”

    [山田君︰“首領之位可沒有你想象的那麼淺薄,吃飽喝足,只是最簡單最基本的……”]

    [森醫生︰“請等一等,山田君。就好像山田君沒有證據就指認我殺害首領,山田君似乎也沒有證據能證明這個人就是首領的私生子——畢竟此前我們可從來沒听說過啊。”]

    [山田君︰“你管那麼多!這是首領派發給我的秘密任務!他之前就感覺到你的狼子野心,特地派我去尋找他遺落多年的私生子……”]

    [森醫生︰“山田君,真的是這樣嗎?可是最近好像從來沒見過你在忙碌什麼的樣子……?”]

    [???︰“您說的沒錯,空口無憑,不如現場做一下親子鑒定吧。”]

    [山田君︰“區區一個毛頭小子,也敢對我們Port Mafia的事情指手畫腳?”]

    [森醫生︰“太宰君他還只是一個孩子啊,請山田君不要過多苛責,這樣不僅沒有風度,反而顯得您就像是在心虛一樣,畢竟他的提議十分合理。”]

    [山田君︰“你這是在懷疑我嗎,森鷗外!你要褻瀆首領的尸體嗎!我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在檢測里動手腳!”]

    [森醫生︰“我當然不會做手腳,如果你們不信任我,可以讓其他人來做檢測。”]

    山田君沒有再拒絕,但表示不想用橫濱內部的其他醫生,而是找黑市上信得過的醫生測試,森醫生也同意了,兩方最後敲定在一天後做親子鑒定。

    這一天里鈴木琉生只來得及操縱游戲主人公找到書房肝了一點智慧,但因時間太短,等到第二天做親子鑒定時,迅速被查出了只是個與首領毫無關系的冒牌貨。

    山田一派相關人均被以叛徒處理,死相淒慘,唯有鈴木琉生操縱的游戲主人公不一樣。

    雖然還是難逃一死,不過相比較于其他人,死法倒是平平無奇——被人干淨利落的一槍斃命。

    而那個人,正是森醫生派系,跟在他身邊的似乎名為太宰君的黑發少年。

    最後黑屏之前,屏幕上最後停留的是太宰君的近身立繪——白皙秀氣的臉上,帶著冰冷卻空洞的淺淡微笑,似乎是在嘲笑游戲主人公的死亡。

    ……

    于是鈴木琉生干脆把那個叫太宰君的少年也記在了仇人小本本上。

    兩人雖沒有直接仇恨,但對方可是在上一個檔里親手把自己操控的游戲主人公殺了,作為玩家,可不能因為讀檔就把這事就忘了!

    這死的不是一個壞檔,而是破壞了鈴木琉生作為玩家的一部分愉悅感!

    鈴木琉生決定之後在Port Mafia站穩跟腳後再決定怎麼向太宰君報仇。

    讀檔後,他的面前只剩下C選項,果然,襯衫的價格九磅十五便士,選擇題的選項永遠是C!

    “既然這樣,那我干脆按照父親的遺言把首領之位讓給他不就行了嗎?”

    [山田君︰“……!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把首領之位讓給那個違逆之徒!”]

    在經過前兩個選項的洗禮,鈴木琉生已經意識到山田一派的不靠譜,果然還是跟著森醫生一派看上去更吃香。

    兩組人不僅是顏值上的差距,同時也是實力和智謀上的差距,對比鮮明的就像是在拍電視劇,直觀告訴眾人誰才是主角。

    “你也沒有證據是他殺了我父親啊。”

    “雖然我從沒見過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但比起傳給我素未謀面的這個私生子,傳給他才正常吧?我相信他,首領之位還是更應該讓能者居之。”

    [森醫生好感度 5。]

    [森醫生︰“……少主真是一個慷慨理智的人,比在場的諸位都要清醒。”]

    即使森鷗外承認了鈴木琉生的身份,屏幕上目的似乎只為阻攔森鷗外上位的山田君臉卻也被氣成了豬肝色。

    [山田君︰“首領之位確實應該能者居之,但這件事本該和他這個私人醫生沒有關系!我們這些干部哪個不比他……”]

    此時,森醫生卻突然插話,言語間退後了一步。

    [森醫生︰“山田君說的不無道理,只不過以少主如今的年紀,成為首領還為時尚早,為報答首領的知遇之恩和賞識之情,我願暫時成為他的老師……”]

    [山田君︰“放屁!你之前不過是一個私人醫生罷了,你懂什麼是Port Mafia嗎?和你相比,我才更有資格成為少主的老師!”]

    [觸發特殊事件!]

    [一個是Port Mafia五大干部之一,一個是前首領的私人醫生,他們都在為了爭奪你而幾乎大打出手,顯然,你現在是一個香餑餑,那麼,你想選擇誰做你的老師?]

    [A︰干部。]

    [B︰醫生。]

    [C︰自學。]

    鈴木琉生︰“……?”

    選項倒沒什麼問題,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現在跳出來的特殊事件提醒越來越奇怪了,特別是這一次的形容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11章 橫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11章 橫濱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