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意大利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22章 意大利

    •

    作為混邪玩家的鈴木琉生連彭格列都看不上,又怎麼可能看得上區區一個熱情組織?

    A一看就是當之無愧的湊數選項,pass。

    打敗地球上的所有黑暗,成為光……這個選項也太中二了,屬于多年中二患者海藤瞬才會好的那一口。

    C選項才是最符合鈴木琉生的心頭好,一條路走到黑,才是玩家的真正魅力所在!

    “我會建立一個獨屬于我,自由而不受束縛的組織,然後告訴他們,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

    中二感爆棚的話語落下,似乎成功引起了喬魯諾的共鳴,他的好感度加了三點。

    [喬魯諾︰“听起來是一個很崇高的夢想……你果然是一個好人。]

    鈴木琉生開始懷疑,喬魯諾是否對好人有什麼奇怪的認知,這番言論怎麼看都和好人不搭邊,反而听起來像是黑惡勢力。

    不對,應該就是有奇怪的認知,畢竟喬魯諾可是一個勵志成為秧歌star並確認鈴木琉生為mafia就立刻加好感的中二少年啊!

    然而,瘋狂給鈴木琉生發好人卡的喬魯諾卻拒絕了鈴木琉生的建議。

    [喬魯諾︰“抱歉,我無法成為你的伙伴。雖然我們有同一個目標,我會為你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幫助,但同時我們的目的卻不一樣,比起摧毀它……我更希望我可以掌控整個熱情組織,再由我來改變那不勒斯。”]

    [喬魯諾︰“就算除掉一個熱情組織,之後也許會有千千萬萬個熱情組織出現,只有當一個巨頭穩穩壓在他們頭頂時,那不勒斯的秩序才不會失衡。”]

    喬魯諾的想法很有道理,果然是一個心懷夢想的有志青年。

    縱使他才能出眾,但想憑借個人的力量試圖推翻一個龐大的組織,無異于以卵擊石——或許這也是此地被彭格列選為試煉場地的原因之一。

    換成一般人,可能會直接放棄,但鈴木琉生可是玩家,他有無數次的試錯機會。

    “像這樣的組織,越是底蘊深厚,那麼背後的阻力也就越大。”

    “當人們習慣了唾手可得的利益,那麼首領是誰也就可有可無了,他們習慣現任首領的藏頭露尾,不去好奇他的身份,也只不過是因為首領可以放縱他們的欲望。”

    “即使首領換人,如果他們感到不滿,也依然可以利用自己的手段強行把人拉下馬。”

    “就像你是為了你的夢想,而他們只是單純的為了利益,那盤根錯雜的巨獸只會讓你寸步難行。”

    [喬魯諾︰“……你說的對,我需要更多的同伴。”]

    “所以,你更應該加入我的組織,只有成為同伴,互相交付信任,我們才能互幫互助,完成我們的夢想。”

    喬魯諾沉默了片刻,隨後似乎也像是被鈴木琉生說動了,最終點頭同意了。

    [檢測到玩家正在主動創造事件——分析中,判定成功。玩家已成功建立勢力,目前成員︰二。]

    [請于三天內為您的勢力選擇一個合適的名字,並籌齊至少七人,防止勢力自動解散。]

    [A︰光之國。]

    [B︰漆黑之翼。]

    [C︰Dark Reunion。]

    鈴木琉生︰“……”這游戲選項是偷窺了我的大腦嗎,怎麼連漆黑之翼和Dark Reunion都冒出來了!

    ……

    在確定組織名是在籌齊人之後才算成功命名的鈴木琉生松了口氣,然後又感覺到了一絲微妙的坑爹。

    建個組織居然還要搞人數限制,過分了啊!

    這游戲果然總是喜歡在出人意料的地方坑人一把。

    鈴木琉生一邊這麼想,一邊打字回復著喬魯諾。

    喬魯諾在與鈴木琉生深入友好交流了一番後,不僅好感度蹭蹭蹭跟坐了火箭一樣飛漲,甚至將自己的情報也說了個七七八八,大抵是為了回報他的信任。

    在得知喬魯諾還是一個學生,目前是一個人在外打零工掙學費後,鈴木琉生更加震驚。

    “你還是個未成年?只有十五歲?”

    [喬魯諾︰“是的。”]

    看起來完全不像啊!你這外表說是二三十歲我都信好吧!國外男人長相這麼顯老的嗎?

    鈴木琉生露出了懷疑人生的目光,到底是純粹美工畫風問題,還是制作組有意為之?

    ……根據游戲目前的體驗來講,果然,是惡趣味吧,就像Reborn一樣!

    這麼一看,喬魯諾說不準還真是能干大事的人!

    畢竟連Reborn都能以嬰兒之身成為世界第一殺手,那麼十五歲未成年喬魯諾成為熱情組織首領簡直指日可待啊。

    ……

    鈴木琉生在和喬魯諾做了一個約定,前者負責收集更多的熱情組織情報,後者則負責尋找更多的同伴。

    事實上,喬魯諾也有提供一個似乎很有效的二五仔辦法——加入熱情組織,從基層成員干起,努力獲取信任靠近首領,然後擒賊先擒王!

    但鈴木琉生嫌棄這個辦法效率太慢了,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決定不走尋常路,以其他方式吸引熱情組織的注意。

    不過在那之前,他首先需要在這座城市找到一個落腳地。

    最後,在喬魯諾的推薦下,鈴木琉生操縱游戲主人公入住了一家私人家庭旅館,旅館的主人是一位老婦人。

    老婦人是一個格外絮叨的NPC,三句話不離自己那個英年早逝的兒子,似乎是認為鈴木琉生操縱的游戲主人公很像他,還特意把死去兒子的房間讓給了鈴木琉生。

    敏銳察覺到這也許是支線的鈴木琉生習慣性的操控游戲主人公在屏幕上走動探索了一圈,果然找到了一本日記。

    原來這個老夫人的兒子之所以會英年早逝,是因為他其實是一個反mafia組織成員,每天閑著沒事干都會自費花一筆錢將自己寫的小作文刊登在報紙上!

    俗話說得好,人作死就會死,報紙作為當代人獲取情報和打發時間的唯一娛樂方式,哪怕是mafia也會時常閱讀,毫不意外的,他因為被發現內涵mafia組織而被下令暗殺掉了。

    總而言之,是一個倒霉蛋。

    然而鈴木琉生卻也因此獲得了靈感——還有什麼比在游戲里寫小說更簡單粗暴高效率的拉仇恨方式?

    在按照此人日記里的方式操作了一番並隨便放飛自我寫了幾個小短篇後,鈴木琉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了看時間,發現不知何時竟已熬夜通宵到了凌晨四點。

    游戲害人,幸好明天不用上課!

    太困了,精力不足,還是明天再玩了。

    按下一鍵托管後,鈴木琉生懷著睡意進入夢鄉。

    ……

    與此同時,那不勒斯不同區域的人,也紛紛看到了報紙上新刊登的一則則小故事。

    趴在床前,一邊為母親細心擦拭著身上的髒污,一邊雙眼垂淚,眼中寫滿了迷茫的少女。

    她怕吵醒母親,又硬生生把眼淚憋了回去,為了讓自己不再糾結于煩心事,她的目光轉向了報紙,打算以此轉移注意力。

    ……

    眼神空洞,臉上青紫痕跡交加的女人狼狽的趴在牆角,雙手環住自己,即使眼看著丈夫喝個爛醉如泥倒在地上,她也無動于衷。

    直到她的目光不自覺的瞥到了報紙上的內容,忽然渾身一震。

    ……

    手里把玩著沾滿鮮血小刀的男人撿起桌上的報紙,原本是打算揉成團擦拭一下刀上的血跡,不經意間看到某一處的他卻忽然頓住了目光,咧嘴露出一個笑容。

    “這可真是一個意外收獲。”

    ……

    布魯諾•布加拉提是那不勒斯一帶知名的小混混。

    和其他惡名遠揚的小混混不同,他之所以出名,是因為自身的熱心腸,總是幫助街坊鄰居,久而久之成為了周圍一帶名聲最好最受歡迎的人。

    在布加拉提治下的區域內,民風淳樸鄰里友好,然而即使如此,也依然無法阻擋毒品的侵蝕。

    “布加拉提……我已經三天沒看見安娜了,她不會是出事了吧?”

    一如既往巡邏的布加拉提回應著每一個街坊鄰居的招呼,隨後,他被一個憂心忡忡的中年婦人攔下了。

    “拜托你了,布加拉提,能和我一起去看看安娜的情況嗎?”

    布加拉提點頭答應,並輕聲安慰了幾句眼前這位惴惴不安的婦人,“請別擔心,安娜女士應該不會有事的。”

    布加拉提記得這位安娜女士,印象里那是一位十分友善的女性,听說與丈夫感情極好,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然而某一天,突如其來的厄運似乎降臨到了安娜一家,她的臉上不再是笑容,而是青紫的傷痕,那位友善的女士也越來越沉默,並逐漸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而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安娜的丈夫染上了毒品。

    想到這里,布加拉提握緊了拳頭。

    他和中年婦人一起前往了安娜家,剛一靠近,布加拉提就敏銳的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當他下意識以為是那位女士出意外而沖入房內時,這才發現里面的情況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昔日熟悉的安娜女士臉上掛著一抹久違的熟悉的微笑,她正含情脈脈的拿著一碗黑漆漆的迷之湯藥喂給在場的另一個人——一個被綁在椅子上,身材高大卻意外瘦削的男人。

    “老公,該吃藥了。”

    男人驚恐的瞪大頂著兩個碩大黑眼圈,嘴巴試圖說些什麼,但卻因虛弱只能吐出斷斷續續的無力□□。

    此人正是安娜的丈夫。

    “老公,不要鬧了。雖然我給不了你想要的東西,但是我學到了一個更厲害的根治你的辦法——”森冷的寒光一閃而過,照亮女人嘴角掛著的讓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布加拉提︰“……!”

    ……

    自從處理了安娜的事情之後,布加拉提明顯感覺到那不勒斯整體的氛圍都有了一些奇怪的變化。

    一些常年唯唯諾諾,精神狀況不是很好的女性開始重新拋頭露面,總是在街頭游蕩的癮君子不知何時消失不見,就連追逐打鬧日常欺負同齡人的小孩子們,也忽然一反常態,圍繞在一起玩一款款從未听說過新奇游戲。

    一切似乎都隱約散發出勃勃生機,變化的起因都是那個不斷定時在報紙上刊登的一則則小故事。

    《平平無奇的一天》、《以mafia之名》、《惡之花》、《癮君子》……

    一開始是出于好奇,布加拉提震驚到底是怎樣的文章才會做到這樣堪稱魔性的影響力,後來閱讀了文章的他終于恍然大悟,心服口服。

    文字是擁有感染力的,而那位神秘的作者——佚名先生,簡直就像是上天天生賞這口飯吃。

    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為他的文字傾倒,哪怕並沒有名著那樣優美的文字,但簡單的寥寥數語描述的故事卻依然讓人痴迷其中。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魔性魅力,布加拉提對神秘的佚名先生感到敬佩,他為那不勒斯的變化感到欣慰的同時,也為對方的未來感到擔憂。

    他是最先察覺到佚名的存在很有可能威脅到熱情組織的人之一,但因為個人私心,布加拉提壓下了所有情報,盡全力幫助佚名隱藏。

    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佚名先生總有一天會面臨組織的追殺,到時候,他又該怎麼做才好?

    •

    對此一無所知的鈴木琉生睡了足足一個白天才起床,他久違的感到了一絲神清氣爽。

    此時已是日上三竿,他花了些時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儀表,然後吃了個飯。

    難得的假日,鈴木琉生一如往常收到了友人的信息。

    【漆黑之翼︰鈴木,我感受到了黑暗的氣息在召喚我們,xx町xx街,速來!】

    大夏天的出去玩還不如殺了自己,鈴木琉生選擇當做沒看到,裝死。

    【您于問了麼前日發布的問題已收回111條回復,是否查閱?】

    鈴木琉生有些震驚,點進去看了一眼。

    154L︰發展武力是第一要務,但發展經濟也同時重要,在沒有錢的情況下,又如何發展武力?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慢慢搞經濟也很麻煩,更何況背景環境還這麼差,我有一個更效率的辦法,樓主不如去搶,黑吃黑。賺到的錢再去養武力,然後去搶,這樣就能造成一個良性循環。

    155L︰我贊成樓上的部分言論,但光暴力發育也很沒意思啊,既然周圍都是垃圾,樓主不如試試能不能廢物利用,把垃圾改造一下再高價賣出去!

    鈴木琉生看的眼都花了,他閉上眼楮緩了緩,然後果斷關掉了論壇,打算開游戲冷靜一下。

    [游戲更新中……]

    游戲又更新了?

    鈴木琉生重新打開游戲之前,本來是打算回流星街地圖看一眼的,但突如其來的更新打斷了他的原定計劃。

    在等待了一會後,游戲更新成功,鈴木琉生條件反射的點進了意大利地圖,然後被突然跳出來的好幾個提醒糊了一臉。

    【‘熱情’陣營勢力聲望已達仇恨,恭喜玩家獲得成就——‘不知死活’。】

    【‘那不勒斯’地方勢力聲望已達尊敬,恭喜玩家獲得稱號——‘那不勒斯啟蒙者’,佩戴該稱號時,所有那不勒斯人好感度 40,並為您提供更加便利的行動。】

    【是否佩戴此稱號?】

    鈴木琉生有些驚訝,游戲更新之後居然出了聲望系統!

    他按下是之後,點開聲望查看了一番,上面除了鈴木琉生早有預料的彭格列、熱情、那不勒斯,還有一個意料之外的名字——加百羅涅。

    完全不記得什麼時候有踫到過這個組織啊。

    鈴木琉生疑惑了一秒,最先點開了這個叫加百羅涅的介紹。

    【‘加百羅涅’陣營勢力聲望已達尊敬,恭喜玩家獲得稱號——‘追光者’,佩戴該稱號時,所有加百羅涅勢力成員好感度 40,並為您提供更加便利的行動。】

    鈴木琉生一時之間也沒搞清楚這個加百羅涅的勢力聲望是怎麼這麼高的,他沒有多想,目光轉移到了其他勢力上並一個個點開。

    【‘彭格列’陣營勢力已達友好,恭喜玩家獲得稱號——‘彭格列之友’,佩戴該稱號時,所有彭格列勢力成員好感度 20,並為您提供一定程度的便利。】

    等到鈴木琉生一一看完後,他的心情從一開始的新奇逐漸轉變為了興奮。

    這如同集郵一般的快樂成功讓鈴木琉生獲得了滿滿的成就感,他甚至想跑去其他地圖看看這個新出的聲望系統。

    此時,屏幕上卻忽然跳出提示。

    [觸發特殊事件!]

    [???︰“開門,佚名——你在里面對吧,快出來,我們老大想見你,請跟我們走一趟!”]

    [面對門外來勢洶洶的不速之客,請做出你的選擇。]

    [A︰戰術撤退。]

    [B︰先下手為強。]

    [C︰他們找的是佚名,關我鈴木什麼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22章 意大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22章 意大利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