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意大利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23章 意大利

    •

    不論是A還是B,看著都有一股欲蓋彌彰的味道,真正的勇士就要坦然面對追殺!

    鈴木琉生選了C,事實上,他很期待看到這個所謂毒瘤組織的成員都是怎樣凶惡的人。

    在選項確定後不久,大概遲遲未曾開門的緣故,門外的人終于不耐煩了,砰的一聲就把門給踹開了。

    隨後出現的是兩張一前一後並列的立繪,一個是眼神凶惡,將頭發梳成大人模樣的金發西裝男,另一個則是表情憨厚,臉型如同蘿卜成精的綠毛花襯男。

    前者像加班了好幾天心情抑郁的上班族,後者像游手好閑的非主流小混混,總而言之,無論哪一個看著都不像mafia。

    鈴木琉生有些失望,這些mafia都怎麼回事啊,完全沒有一點符合他想象中mafia該有的酷炫狂霸拽!

    [???︰“佚名,時間寶貴,跟我們走一趟吧。”]

    “你們找的是佚名,跟我鈴木有什麼關系?”

    [???︰“……你不是佚名,那你說你是什麼人?”]

    “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租客罷了。”

    似乎是被他的話所提醒,金發男人的立繪發生變化,他皺起眉頭,眼底的濃厚的黑眼圈愈發顯眼,讓他看起來充滿了攻擊性。

    [???︰“大哥,我們好像真的找錯人了……能寫出佚名先生那樣文章的,怎麼會是這樣一個小鬼?”]

    [???︰“蠢貨,線索最後斷在這里,就算他不是佚名,也肯定和佚名關系匪淺。”]

    [???︰“可是老大要見的是佚名,我們要把他帶回去嗎?”]

    [???︰“貝西,听好了,空手而歸可不符合我們暗殺小隊的準則,只要他是相關人,那麼我們必然可以從他的身上拷問到我們想要得到的信息。”]

    [貝西︰“不愧是普羅修特大哥,想的就是周到!”]

    雖然立繪看上去都不是很mafia,但這霸道任性的行為作風倒是有那味了。

    兩人的互動有種沒頭腦和不高興感覺,短短幾句就仿佛有恃無恐的自爆了身份。

    鈴木琉生思考了一秒,決定順其自然。

    剛好他也可以借此機會與熱情組織的人接觸探听一下情報——出問題了大不了就使用讀檔大法!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忽然游戲中冒出來一個程咬金,打斷了兩人的押送。

    [???︰“你們是什麼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私闖民宅!”]

    一個穿著與喬魯諾格外相似,同樣坦然露胸的妹妹頭男人神色凝重的出現,擋在了三人身前。

    [???︰“你們想對佚名先生做什麼?”]

    鈴木琉生︰“……?”這人是誰,怎麼就忽然確定他又是佚名了?

    一覺醒過來更新游戲後全世界都在找佚名了?

    [貝西︰“別多管閑事,這人我們要定了!”]

    [???︰“休想得逞!我布加拉提絕不會讓你們如願!”]

    [普羅修特︰“貝西,把他帶走!完成任務為先。”]

    [貝西︰“可是,大哥……”]

    [普羅修特︰“無關人員退散,別打擾我們大人之間的戰斗!”]

    二人戰斗一觸即發,電光火石之間迅速觸發戰斗輪,但顯然與鈴木琉生無關,因為他被貝西給拉走了。

    目前突然蹦出來兩撥人想爭奪他,鈴木琉生雖然有些疑惑,但因為他的首要目的與熱情組織有關,所以也沒有拒絕,全程順其自然。

    畢竟對他來說,只是一個黑屏過圖就完事了!

    ……

    里甦特是暗殺小隊的隊長。

    作為隊長,他總是比隊員要操心更多事,事實上,最近里甦特已經開始為他們的未來憂慮了。

    暗殺小隊是隸屬于熱情組織首領直屬的部隊,永遠干著最髒最累的活,卻拿著那麼一點微薄的薪水,比起其他靠著毒品大撈特撈的同行,他們窮的可憐。

    前些日子,隊里終于有人忍不住怨念,試圖查找BOSS的信息要挾加薪,結果卻因此觸犯了禁忌。

    他們二人的尸體被分尸成一片片寄回給了暗殺小隊,那慘不忍睹的一幕給所有人都留下了心理陰影,很顯然,這是首領在殺雞儆猴,試圖立威。

    但暗殺小隊里的人都不是什麼常人,首領的行為反而激起了所有人的逆反心理,讓他們產生了推翻首領的念頭。

    但是,里甦特比所有人都明白首領是多麼一個喜怒無常的人。

    即使他從沒見過首領,但作為直屬首領調動的暗殺小隊,他非常清楚能把熱情組織做到如此程度的人絕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硬茬。

    這些時日,他一直為暗殺小隊的未來而憂慮,直到他在報紙上看到了那則《以mafia之名》的故事。

    簡單直白的故事背後,種種細節卻無疑與彭格列的結構極其相似,甚至故事中某些人一眼就能看出原型是誰,其作者對他們的了解必然深入人心,種種細節表白,這個名叫佚名的作者與彭格列關系匪淺。

    在被迫成為mafia之前,里甦特只是一個來自西西里的普通人,但他卻經常听到關于那個掌控整個歐洲里世界的龐然大物——彭格列的種種傳聞,沒有人比他更崇拜彭格列。

    若不是當初失手殺人的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加入彭格列,也不至于為了生活所迫而讓自己的雙手沾滿鮮血……

    和部下們想憑借幾人之力對抗首領不同,里甦特格外謹慎,他比誰都要忌憚首領隱藏的實力,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他不敢輕易下注。

    當九死一生的死局忽然出現一條全新的道路時,里甦特毫不猶豫的就想抓住。

    和彭格列比起來,熱情組織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方舟,輕易便能彭格列這大海傾覆,如果能借著這個機會加入彭格列……

    彭格列,是西西里人的驕傲。

    里甦特愈發堅定了想法。

    敲門聲打斷了里甦特的沉思,很顯然被派去尋找佚名的同伴回來了。

    他放下手中的報紙,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力求以最精神飽滿的狀態給對方一個良好的第一印象。

    當見到那名走進來的少年時,里甦特也並沒有因為對方柔弱無害的外表而輕視對方,神情依然認真嚴謹。

    “你就是佚名先生吧,請容我自我介紹一番……我是里甦特•涅羅,暗殺小隊隊長。”

    少年搖了搖頭。

    “我不是佚名,我只是一個無辜路人。”

    里甦特微微一怔,盯著他看了一會,目光轉向了神色緊張杵在少年身邊的貝西。

    “普羅修特人呢?”

    貝西連忙慌慌張張的解釋道︰“大哥被一個奇怪的人攔下了,那個人也是來找佚名先生的!哦對了還有,大哥說……”

    “原來是這樣。”

    里甦特沒有听貝西接下來的話,也沒有擔憂普羅修特的安危,他認真的打量了這個自稱無辜路人的少年一會後,在心中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毫無疑問,眼前這個從始至終保持著冷靜,甚至眼神中透著些許目下無塵的少年正是那位與彭格列關系匪淺的佚名先生。

    哪怕他看上去有些過分年輕,但這反而讓其越發看上去更加透著一股深藏不露的氣息。

    里甦特不禁下意識想起了那個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世界第一殺手,忽然,他目光一凝,憶起了前段時間關于彭格列的一個傳聞。

    兩個人的氣息隱約有些相似之處,該不會……?

    “很抱歉,我的部下太失禮了。”

    “他們為您造成的一切損失,將由我一力承擔,除此之外,我還可以滿足你的任何一個要求。”

    ……

    [里甦特•涅羅好感度 50。]

    [觸發特殊事件!]

    [免費的勞動力出現了,是時候果斷做出回應了!]

    [A︰建議肉償。]

    [B︰要求以身抵債。]

    [C︰還有什麼比能壓榨免費勞動力更讓人激動?]

    鈴木琉生完全看不出來這三個選項有什麼區別,怎麼看選哪個都差不多。

    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好像隱約察覺到了,眼前這個叫里甦特的NPC應該是在抱他的大腿。

    因為剛剛一瞬間屏幕上跳出的好感度提示一次性加的量屬實有些嚇人!

    白給的有些過□□速和突然了,讓鈴木琉生一時之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會吧,他隨手寫的幾個小短篇真的有那麼好看和受歡迎嗎?

    這難道就是玩家待遇?也太快樂了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23章 意大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23章 意大利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