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意大利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26章 意大利

    •

    無論哪一個選項都是那麼的騷氣, 鈴木琉生一時之間竟也陷入了不知該選誰好的糾結之中。

    不過對于無所不能的玩家來說,這件事只要讀檔就能解決!

    鈴木琉生存了個檔,決定三個選項都試一試, 看看這個叫布加拉提的人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最後選擇優勢最大的作為他接下來的走向。

    A選項——“你來的正是時候。”

    [布加拉提︰“……?!”]

    他的臉上是肉眼可見的震驚與疑惑。

    [布加拉提︰“我來的……正是時候?”]

    “我與里甦特的友誼,恰恰需要第三人的見證。”

    [里甦特好感度 3。]

    [普羅修特好感度-5。]

    [布加拉提︰“……”]

    這個檔不行啊, 又是只有里甦特加好感的世界出現了!

    讀檔, 嘗試B選項——“你是來破壞, 還是來加入的?”

    [布加拉提︰“……?!”]

    布加拉提發出了和上一個選項一個震驚疑問。

    [布加拉提︰“破壞什麼,加入什麼?”]

    “我與里甦特的友誼, 剛好需要第三方加入,形成最穩固的形狀。”

    [布加拉提︰“……???”]

    [里甦特好感度 5。]

    [普羅修特︰“……你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對此, 鈴木琉生深有同感, 他扶額再次選擇了讀檔。

    C選項——“那麼大聲做什麼, 嚇到我們了怎麼辦?”

    [里甦特好感度 5。]

    [貝西好感度 10。]

    [普羅修特好感度 1。]

    無論如何都會加好感度的奇怪的完全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里甦特,以及他的兩名部下——沒頭腦和不高興。

    [布加拉提︰“……嚇到你們?”]

    事實上布加拉提的表情好像更震驚一點, 里甦特面無表情,普羅修特的立繪更偏向于凝重警惕,貝西是嚇的淚花都出來了。

    [貝西︰“居然是你!你這家伙是怎麼跟過來的!”]

    [普羅修特︰“還真是陰魂不散的家伙,之前還沒打夠是嗎?”]

    所有人的立繪都發生了變化, 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就像是戰斗前耍酷必定會喊的技能招式名一樣——

    鈴木琉生發現沒有觸發任何選項,猜測這里應該是要他自由發揮的意思。

    鈴木琉生忽然很想試試這個時候搞怪是什麼感覺——要問為什麼, 大概就是屬于玩家的惡趣味吧。

    “你們不要為了我而打架, 把明面上的爭搶, 換為暗中的照顧, 每個人都是好同伴, 世界上就能少一些爭斗,多一些和平。”

    [貝西︰“……”]

    [普羅修特︰“……你知不知道這個人都對我干了什麼!”]

    他的臉上帶著怒意,立繪放大後鈴木琉生才注意到原來對方的臉上的黑眼圈比之前更深了,似乎是被人狠狠照著臉上來了一拳。

    [布加拉提︰“這句話我也可以還給你們。”]

    布加拉提立繪上的表情依然緊繃認真,反倒是沒有多少怒意,他的嘴角也有些許青紫。

    意外的是居然沒人對自己的話提出任何質疑,這群人很不對勁啊。

    鈴木琉生干脆繼續放飛自我。

    “既然是你們之間的私仇……男人之間就用男人之間的解決方式,你們要打就出去打,不要傷害到周圍的花花草草,這樣很不好。”

    [普羅修特︰“我一個mafia怎麼做還需要你來……”]

    [里甦特︰“普羅修特,破壞任何一點地方都從你的工資里扣。”]

    [普羅修特︰“……可惡!”]

    [普羅修特好感度-10。]

    [布加拉提︰“不愧是佚名先生。”]

    [布加拉提︰“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佚名先生。”]

    比起普羅修特duang的一下下降的好感度,布加拉提的好感度反而是在穩步上升。

    他立繪上的表情從神情緊繃逐漸放松,似乎是通過剛才短短幾句對話看明白了場上的情況。

    [布加拉提︰“也許一切都是一場誤會……之前看到你們對佚名先生有些不客氣,我以為是有人要對他下手,迫不得已才攻擊你,這位……普羅修特先生?對此我感到很抱歉。”]

    [布加拉提︰“如果你對此感到不滿,現在就可以讓你還回這一拳,我不會反抗,因為是我誤會了你。”]

    布加拉提果斷的道歉似乎反而讓普羅修特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因為他本身其實也並不是那麼斤斤計較的人。

    一場戰斗就這麼消弭無蹤。

    “既然誤會都解除了,不如一起坐下喝杯茶?”鈴木琉生提出建議,決定順勢和這個叫布加拉提的好人拉拉關系。

    能提示加好感的人,必然潛力不俗!更重要的是,一看就是個很好刷好感的人,適合成為小弟預備役!

    [布加拉提︰“……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能了解一下具體的前因後果嗎?”]

    ……

    喬魯諾等人久久等不到布加拉提的回應,一時之間都有些著急。

    “布加拉提怎麼還沒出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一點聲音都沒有……很有可能是出現意外了。”

    “要沖進去嗎?我已經準備好了!”

    “笨蛋,萬一給布加拉提添麻煩起反效果了怎麼辦,別沖動!”

    最後還是喬魯諾安撫眾人。

    “既然是同伴,就選擇相信布加拉提吧。”他翠綠沉靜的眼眸與略帶溫和的磁性聲音稍微讓眾人焦慮的情緒得到了一絲緩解。

    不一會兒後,在所有人的翹首以盼下,布加拉提總算是出來了,但是只有他一個人,他的表情還有些古怪。

    眾人頓時心里一個咯 。

    “布加拉提,怎麼樣?佚名在哪?”

    “布加拉提,你的表情有點難看,難道佚名先生出事了?!!!”

    “布加拉提……”

    唯一留在原地的喬魯諾頓了頓,看著手中的紙幣變成翩翩飛舞的蝴蝶,隨後朝著屋子的方向飛去。

    他翠綠的眼眸閃過一絲笑意,看來那個人果然沒事。

    “……不,沒什麼,我沒事,佚名也沒事。”布加拉提讓所有人安靜一點,不要一個接一個拋問題,鬧的他頭大。

    “這件事等我回去再跟你們說。”他嘆了口氣,心情十分震驚且復雜。

    其他人雖然有些奇怪,但出于對布加拉提的信任,沒有人再說話,一行人跟著他回到了他的私人住宅。

    “居然沒有回到餐廳?布加拉提,不對勁……”

    “應該是要宣布很重要的事情吧,不然布加拉提的態度不會這麼凝重。”

    “和佚名先生有關?佚名先生真的沒事嗎?”

    喬魯諾始終游離于隊伍之外,觀察著每一個人的反應,最後,他輕輕拋下一句話。

    “我相信布加拉提。”

    “……哼,你這家伙,雖然我不信任你,但我也相信布加拉提。”

    “我也是我也是,布加拉提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

    “布加拉提……”

    ……

    在暫且解決作者佚名綁架事件後,並因此結識了同屬于熱情組織內部的暗殺小隊,布加拉提還是依然感覺十分玄幻。

    先不提那詭異的花里胡哨的房間,單就從里甦特對那位佚名的態度就十分讓人心驚了。

    這就是文字力量的嗎?

    布加拉提神情恍惚的思考著,忽然明白了為什麼熱情組織首領嚴格管控那不勒斯的文化輸出,原來竟是因為文字的力量這麼可怕。

    就連在黑暗中的暗殺小隊也難以逃脫小說的誘惑,成為佚名的粉絲!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美好的誤會,但布加拉提反而被此激起了斗志。

    他越發意識到了佚名對那不勒斯的重要性,只要有那個人在,那不勒斯遲早有一天能脫離毒品的沼澤。

    ……

    “如何揪出一個喜歡藏頭露尾的人?”

    這是鈴木琉生目前在思考的問題。

    他的這份積極性,不僅僅是因為熱情組織首領是彭格列發布給他的試煉任務目標,同時也是因為對幾乎半投靠自己的暗殺小隊的同情。

    難得決定好心當一次正義使者,肯定要傾盡全力啦,說不定還會收獲像影視動漫題材里一樣真摯的友誼!

    鈴木琉生一個人思考不出什麼對策,他干脆打開電腦在某知名大型同性交友論壇發帖詢問。

    不一會兒就得到了幾個果斷的回復。

    1L︰游戲?什麼游戲這麼好玩?

    2L︰對付這種人,我建議釣魚執法,放出一點和他本人有關的消息……既然本身是一個喜歡藏頭露尾的人,肯定也會忍不住去派人查證或者清理。

    3L︰這游戲听起來很有意思啊,叫什麼,mafia模擬器嗎?

    4L︰你們重點錯了吧……依我看不如直接單槍匹馬把整個組織的人都殺個干淨,只要沒人可用,暴露在光明之下,他也肯定無法隱藏下去了!

    5L︰那這玩的就不是mafia模擬器,而是真•刺客無雙模擬器了。

    6L︰不覺得我的想法很天才嗎?

    7L︰確實很天才,你不去當游戲策劃真的很可惜,論壇限制了你光輝的未來啊!

    8L:是我的錯覺嗎?怎麼感覺樓上在陰陽怪氣……

    9L︰你不是一個人。

    ……

    接下來那些歪樓的回復鈴木琉生沒有再看,但他同時也被激發了靈感。

    “我懂了,就是寫同人是吧!”這方面,鈴木琉生很在行,作為一個老二次元,他年幼無知時也曾因為意難平而寫過幾篇彌補遺憾,經驗可謂是老道且熟練了。

    那麼寫一個怎麼樣的同人故事好呢?

    鈴木琉生稍加思索,先寫了一個開頭——一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男人躺在床上苟延殘喘,他的身份是那不勒斯最大的mafia組織‘熱情’的首領。

    他快要死了,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臨終前,男人忍不住向眼前推翻了自己的年輕人吐露自己心中埋藏多年的秘密。

    首先的前置條件準備好了,其次是設置主角名字,起一個寓意壞壞的名字……不如就迪亞波羅吧。

    寓意惡魔,這名字一看就是個反派。

    名字決定好,接下來就是反派常見套路,設置一個悲慘的過去……從小父母雙亡,成為孤兒,在福利院飽受欺凌之後心智逐漸扭曲,為了保護自己而衍生出了一個第二人格。

    明面上他還是任人欺凌的小可憐,實際上暗地里每到半夜,他的第二人格都會出現,將所有得罪他的人都暗中弄死弄殘,恰好那天有一對夫妻來□□,看上去唯一健康的他毫無疑問的被選中。

    然後就是一個正式的黑化過程,養父母人不錯,逐漸給迪亞波羅帶來一絲家庭上的溫暖,但很可惜,他的養父母很快有了屬于自己的孩子,又收回了對迪亞波羅的關注。

    可憐的迪亞波羅成為了家中多余的人,為了尋回自己在家中的安全地位,他的第二人格再次出現,並采取了認為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在養父母外出工作時,趁機悶死了那個孩子,然後裝作一時失手的模樣。

    或許是第一人格平時懦弱善良的形象的深入人心,迪亞波羅並沒有被懷疑。

    然而即使這樣做,迪亞波羅也依然沒有重新得到原先的寵愛,反而是讓這個家庭徹底支離破碎,養母整日醉酒,稍有不滿就會動輒對迪亞波羅進行打罵,表示後悔收養了他這麼一個掃把星。

    認為這個家被自己毀掉的迪亞波羅再次應激,第二人格出現,他忍不住把破壞了他美好憧憬的母親殘忍殺害,並將尸體封存到了家中的地下。

    也是在這時起,他意識到自己有一個奇怪的能力。

    迪亞波羅心中既惶恐又驚喜,他認為自己很有可能是被命運選中的人,他將來注定會干一番大事業!

    心中所想是一回事,但迪亞波羅還是沒有勇氣離開這個家去找下一個,不僅僅是因為他害怕再次被排斥,同時也是因為他的養父深受妻兒連續離世打擊,把迪亞波羅視為了唯一的親人體貼照顧,還斥巨資將他送入學校。

    然而這卻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迪亞波羅在此之前從未接受過任何教育,他和學校里的其他孩子格格不入,學習上的遲鈍致使他經常受到老師的責罵,說他是個未來對社會沒有用的人渣。

    孩子們不懂什麼叫惡意,他們只會帶著天然的惡毒模仿大人的反應,緊接著迪亞波羅被其他孩子嘲笑,排斥,甚至勒索他。

    迪亞波羅的心愈發陰暗,他再一次黑化了,第二人格出現,試圖報復所有人,但最後卻因失誤翻車,捅到養父那,並引發了一系列連環後果,他所有犯下的事都被徹底暴露在陽光下。

    “你這個惡魔!我為什麼會收養你這樣恩將仇報的白眼狼!”昔日和善的養父用憎惡的眼神看著迪亞波羅,大聲詛咒他,甚至想殺死他。

    迪亞波羅第二人格徹底取代主人格,並用天生的特殊能力反抗,殺死了父親,並一把火燒掉了犯罪現場,從此遠離他鄉,到處用假名在世界各地流竄謀求生存。

    最後,是一個再也無法洗白的黑化理由,目前年輕的迪亞波羅還處于可以感化的範圍,在經歷了成長環境,家庭環境和學校環境的壓力後,他的最後一個黑化理由必然只能來源于感情上的背刺。

    經典套路之我對一個女孩一見鐘情!

    遠離他鄉,使用假名于各地流竄的迪亞波羅無法找到任何一個知心人傾吐心中的壓抑,他的心情就這樣日漸抑郁,處于瀕臨崩潰的邊緣。

    然後,迪亞波羅遇到了那個命中注定的戀人——一位無時無刻不帶著笑容,對所有人都真心以待的美麗少女。

    迪亞波羅難以抗拒那少女溫柔的眼神,不自覺的與戀人沉入愛河,連報復世界的願望都不是那麼濃烈了。

    然而,一切都變了。

    熱戀中的少女在意識到迪亞波羅扭曲的性格後,並沒有選擇接受他,反而跟他提出分手。

    迪亞波羅原本稍有治愈的心徹底扭曲,不,或者說,從一開始他的心就是黑暗而扭曲的,正常人無法接受也很正常。

    但往往越是不正常的人,就越是無法接受現實,他決定把這個曾經愛慕過的女人永遠留在自己的記憶中。

    他決定殺死她。

    “連我的黑暗面都無法接受的你,根本不是真心愛我啊!”迪亞波羅流著淚說︰“可是我是那麼的愛你,我願意接受你的一切,哪怕是死去的你。”

    ……

    迪亞波羅,熱情組織的首領,一向對于有關自己過去的任何消息都嚴防死守,每天24小時都在報紙和網上搜索與自己相關的零碎線索。

    他這種神經質來源于年少時的不安加上多年來養成的條件反射,即使因為自己謹慎的性格一直以來從未出過岔子,但迪亞波羅依然沒有放棄這個習慣。

    而今天,迪亞波羅忽然在報紙上發現了一個令他震驚的故事!

    主角名不僅與他一模一樣,甚至連經歷都無比相似,雖然沒有到一模一樣的程度,但至少也有八成重合,簡直就像是有個人對他的過去了若指掌,就差直接報身份證號了!

    是誰,到底是誰??

    迪亞波羅神色扭曲,惡狠狠的怒敲桌子,力道大的手都被震紅了。

    明明當年所有的知情人都被他滅口了!不……也許還有一個沒有滅口,那個曾經他愛過的女人。

    最近似乎也有部下傳來消息,說有一個粉發女孩在到處找父親,而那個父親的名字,剛好就是曾經他使用過的一個假名……

    迪亞波羅握緊拳頭,神色扭曲。

    是她嗎?是她吧,絕對是她,必須要除掉她!

    迪亞波羅撥通電話,要求所有人都去查這個佚名的消息,並讓人把他帶到自己身邊。

    ……

    [???好感度-100。]

    正隔著屏幕奮筆疾書的鈴木琉生被屏幕上忽然跳出來的提示打斷,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個莫名其妙蹦出來的一上來就減這麼多好感度的人,毫不意外只可能是那個熱情組織的幕後首領。

    還真就瞎貓踫上死耗子了啊。

    鈴木琉生隱約對那位首領的身份有了一些猜測,因為他嘗試了廣撒網多撈魚式排除法——在游戲中的最近幾天,他先是向不同地區投遞了截然相反的稿子,同時並選取了不同時間段放出。

    也就是說,能在這個時間看到這張報紙的人,被大概率圈在了某個範圍里,只要進行地毯式搜索,極有可能找到隱藏極深的那位首領。

    宛如听到了鈴木琉生的想法一般,系統提示也隨之出現。

    [檢測到玩家掌握關鍵線索,正在主動創造事件……該事件將改變那不勒斯地圖中的重要走向,請謹慎做出決定!]

    [A︰繼續向全世界公開內涵。]

    [B︰在報紙上表示要開粉絲見面會。]

    [C︰將這件事告知暗殺小隊和喬魯諾等人,讓他們處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26章 意大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26章 意大利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