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意大利-橫濱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30章 意大利-橫濱

    •

    不論哪一個, 都不是鈴木琉生想選的答案,但可惡的系統並不給其他選擇空間,只能被迫三選一。

    A選項黑衣組織, 最為中規中矩的答案, 若是以往,鈴木琉生可能會直接選A, 但是現在他忽然又升起一個別樣的想法。

    B選項漆黑之翼, 是海藤瞬的代號(自稱), 鈴木琉生嘴角一翹,心底的惡趣味蠢蠢欲動。

    如果以他的代號建立一個組織……海藤瞬臉上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吧。

    不過這樣可能會有損他們真摯的友誼, 鈴木琉生最終還是無奈的放棄了這個選項,將目光轉向了最後的選項。

    “——Dark Reunion。”

    [Reborn︰“……你確定要起這個名字?”]

    Reborn的立繪上, 深沉的豆豆眼看著都仿佛透露出了幾分無語。

    “我確定, 你難道不覺得很合群嗎?”

    [Reborn︰“很符合你這個還沒脫離低級審美的小鬼的品位。”]

    “……”Reborn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不過正是這種有個性的NPC, 才恰恰是這個游戲最吸引鈴木琉生的關鍵。

    他指尖輕點,習慣性的跟Reborn互動並選擇送禮。

    鈴木琉生陷入了難題。

    送什麼好呢?

    在那不勒斯的這段時間, 鈴木琉生操縱的游戲主人公幾乎沒買什麼當地特產,但錢依然如流水花個不停,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似乎只有……他在這段時間閉著眼楮瞎寫的小故事了。

    “這是我為您準備的禮物。”

    [Reborn好感度 5。]

    [Reborn︰“你以為我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嗎?”]

    Reborn睜著黑漆漆的豆豆眼,看不出喜怒, 但那好感度提醒依然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或許,他覺得很有趣。

    鈴木琉生這樣猜測,Reborn作為他第一個苦尋鑽研刷好感的人物, 他自認為是有幾分了解的。

    年輕有為的有些過了頭的世界第一殺手Reborn, 在大多數時候都是要麼被人輕視, 要麼被人仰視的存在, 他應當很少遇到像自己這種明著作死還不能弄死的人。

    越是這樣, 對方就會越覺得有趣。

    “這是我的私人手稿,不打算發布出去的那種——是我專門為您寫的傳記。”

    [Reborn︰“……哦?”]

    “上面寫滿了我對您所有的真實想法!”

    話雖如此,但其實只是以Reborn為原型塑造了一個殺手角色,故事本質上還是為了吸引熱情組織首領而閉著眼楮寫的。

    鈴木琉生扯謊日常不打草稿了,這都是與海藤瞬的日常中二對弈磨練出來的。

    “請務必回去之後再品讀。”

    [Reborn︰“當然,我想九代目應該也會十分感興趣。”]

    “……”

    鈴木琉生秉持著反正尷尬的不是我就是別人的惡趣味心態,坦然的拋出了另一個話題。

    “Reborn,你打算怎麼處理他?”

    這個他,毫無疑問就是那個被他們全程無視的熱情組織首領迪亞波羅。

    [Reborn︰“從始至終我們在意的只是截斷毒品的流通罷了,至于這家伙……交給你處理也可以,你想怎麼處理都無所謂。”]

    被隨意的決定生死,粉色發霉章魚頭迪亞波羅卻一聲不吭,看上去就像是被嚇傻了,立繪上的臉上布滿了陰影,滿臉都寫著驚恐。

    他的眼神仿佛會說話,透露出一股濃濃的‘你不要過來啊!’的氣息。

    彭格列的名氣還真是了不起,不愧是里世界的龍頭組織。

    “感謝您的慷慨,Reborn。”

    [Reborn︰“與慷慨無關,只不過是因為這家伙是你的戰利品罷了。”]

    [Reborn︰“既然你已經成功通過試煉,我也認可你的實力,那麼現在你已經不完全是彭格列的成員了。”]

    [Reborn︰“從今以後,你將不能在任何地方和任何人透露你與彭格列的關系,彭格列也不會再為你提供任何幫助……恭喜你,得償所願了,小鬼。”]

    Reborn的立繪微微變化,嘴角揚起一個嘲諷的弧度。

    [Reborn︰“希望見證了里世界殘酷的你,還能依然保持現在的狀態。”]

    “謝謝你,Reborn,我會謹記你的教導。”鈴木琉生無視Reborn听起來似乎有些陰陽怪氣的話,直接打字回復︰“請幫我為九代目帶話,即使我脫離彭格列,你們也依然是我的朋友。”

    [Reborn︰“呵,以你現在的實力卻能說出如此大話,還真是刷新了我對年輕人膽大妄為的認知。”]

    “做人不能忘本。”

    Reborn對此不予置評,反而詢問道。

    [Reborn︰“你所謂的建立組織,是只有一個人的空殼組織?”]

    “倒也不完全是。”鈴木琉生有九成把握可以把暗殺小隊忽悠成自己人︰“我已經有了合適的招攬人選,目前還沒有詢問過他們的意見。”

    [Reborn︰“……是外面那群人吧。”]

    [Reborn︰“你倒是招攬了一些和你一樣奇奇怪怪的人……他們看起來可都不是什麼能隨便屈居人下的人物。”]

    [Reborn︰“你能確保他們不會背叛你嗎?”]

    “請相信我,Reborn,畢竟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您和九代目的學生。”

    [Reborn︰“呵,拭目以待吧。”]

    ……

    關于迪亞波羅的處理,鈴木琉生不打算自己一個人做決定,他打開了小黑屋的門,讓蹲守已久的暗殺小隊一起進來。

    “……這個人,就是那個熱情組織的幕後首領。”

    此言一出,屏幕上暗殺小隊中原本還算平靜的表情頓時變化。

    [普羅修特︰“你有什麼證據嗎?他不是只是一個殺手嗎?哪有幕後反派會蠢到親自出手殺人!”]

    “這是他親口承認的,現在我把他的處理權交給你們。”

    或許是因為之前刷的好感度過高,里甦特沒有質疑,滿眼都是冰冷。

    [里甦特︰“殺了他。”]

    有里甦特這個隊長毫不猶豫的表態,暗殺小隊其他人也就沒有異議了。

    [普羅修特︰“不能輕易的就這麼便宜他!別忘了杰拉德與索爾貝是怎麼死的!”]

    “反正人已經在手里跑不掉,你們想怎麼處理他都可以。”

    “這是我付給你們的報酬,還滿意你們所看到的嗎?”

    鈴木琉生心想,既然人給了,錢應該就可以當做無事發生略過了。

    [里甦特︰“……這是我最不後悔接過的委托,謝謝你,鈴木。”]

    由里甦特帶頭的暗殺小隊全體成員好感度紛紛加起了好感,鈴木琉生趁熱打鐵︰“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跟隨我干一番大事業?”

    [里甦特好感度 10。]

    [里甦特︰“我願意。”]

    [里甦特︰“如果沒有鈴木你在,也許我們小隊會損失慘重,你的強大無疑讓人敬佩,是值得追隨的領袖。”]

    立繪行,里甦特的神情很認真,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真心的。

    [普羅修特︰“……既然老大都這麼說了,哼,那我也勉為其難的跟隨你這小鬼吧。”]

    [貝西︰“噓,大哥,你怎麼能這麼說,那可是佚名!”]

    自從貝西陣發現鈴木琉生是佚名後,他的態度也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其他暗殺小隊成員雖性格迥異,但基本上都很听隊長里甦特的話,隊長下令,其他人也就沒有任何想法了。

    ……

    暗殺小隊順利歸順後,接下來要處理的就是少女特莉休的問題。

    特莉休是自願跟來的,她自稱是佚名的粉絲,有非常重要的問題想要問他。

    哪怕遭遇了恐怖分子襲擊事件,也依然堅持沒有逃跑,足以證明了這位少女的決心。

    鈴木琉生考慮到特莉休可能與此事有關,是個關鍵人物,索性就讓暗殺小隊把人帶上了。

    現在,剛好是處理的時刻了。

    鈴木琉生若有所思,作為安撫少女的補償,他先給對方簽了個名。

    [特莉休好感度 10。]

    [特莉休︰“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這熟悉的開場白,鈴木琉生早已面對過。

    “關于你的來意,我已經明白了。”

    [特莉休︰“……?”]

    “你是為了你的父親而來,對吧。”鈴木琉生準備撒個善意的謊言。

    “很遺憾,我並不是你的父親,我只不過是將他的故事寫出來了而已。”

    [特莉休︰“……原來是這樣嗎?抱歉,是我打擾了。”]

    少女特莉休在得到這個準確回復後,幾乎沒有多懷疑就相信了,甚至沒有多問。

    只不過,少女立繪上微微變化的表情出賣了她。

    鈴木琉生大概能猜到對方的心里路程,他想了想,提議道︰“雖然我並不是你的父親,但我想我也應該對你負責。”

    畢竟你親爹可是被我抓的。

    [特莉休︰“……誒?”]

    “我看你很有潛力,一起隨我干一番大事業吧!”

    關于這個檔的未來走向,鈴木琉生已經有了一個初步想法。

    在彭格列家族友情提供的那筆初始租金暫且揮霍完畢後,剛剛成立了組織的他面臨了一個窘況。

    那就是沒錢。

    一個組織的運作,沒錢是萬萬不行的,而如果想實現他曾經在這個檔里面立過的flag,就必須想辦法賺錢!

    自認為是個良民的鈴木琉生即使是在游戲中一般大多數時候還是遵紀守法的,他沒有想過走什麼歪門邪道賺錢,反而是正經的思考著如何才能在游戲里賺大錢的正確方法。

    一一排除那些沒什麼用的辦法後,鈴木琉生看著屏幕上穿著迥異但姿色都很不錯的男人們,忽然靈光一閃,有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如果能成功,一定很有趣!

    鈴木琉生禮貌性的先存了個檔,然後開始準備放飛自我。

    ……

    里甦特從未想過事情居然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他見到了那個曾經被他十分崇拜的Reborn前輩,按理來說,那位與彭格列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友人鈴木此刻應當邀請他們加入彭格列才對——

    可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想改變那不勒斯,這個被毒品侵蝕的城市。”

    “縱使毒瘤被拔除,但曾經對這座城市的人的傷害卻並不會消失,他們只會更加痛苦。”

    里甦特神色一凝,作為一個被迫踏足mafia世界的人,即使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他也對毒品也一向敬謝不敏。

    只不過以前身處泥潭之中,他也沒工夫去管這些,畢竟光是為了活下去,他們就已經拼盡全力。

    里甦特看了看沉默不語的Reborn,一時之間摸不準對方的想法,但出于對彭格列的強烈好感和了解,他盡量試圖展現出最好的一面。

    “……我願意為我曾經犯下的過錯贖罪,改變那不勒斯。”

    “既然隊長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也……”

    有里甦特帶頭,其他人也紛紛表態,有人是敷衍了事,有人是真心實意,但無論如何,表面上一個組織的初步人員構成是足夠了。

    “那麼第一步,為了改變那不勒斯,請諸位出道成為偶像吧。”

    里甦特︰“……?”

    所有人都愣了一瞬,什麼,他們不是mafia/殺手嗎,怎麼突然跨行要去做偶像這種毫不相關的職業?

    就連一向冷靜的里甦特也難掩表情空白的瞬間。

    那位傳說中的第一殺手拉了拉頭頂的帽子,巧妙的遮擋了微微揚起的嘴角,一雙黝黑的豆豆眼寫滿了我在看戲。

    特莉休也滿臉驚訝,在此之前,她一直是以局外人,旁觀者的角度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的對話,而此刻,似乎自己也被納入了範圍之一?

    “我也要一起嗎?”她忍不住問道。

    “你可以選擇加入,也可以選擇不加入,我尊重你的選擇。”

    “不,我要加入!”特莉休雙眼發亮,握緊拳頭,語氣中滿是憧憬︰“請務必讓我加入!”

    作為一個剛剛失去雙親,對前途渺茫的未來充滿迷茫的特莉休來說,這無疑象征著一個指向標。

    特別是提出這個建議的人還是她的崇拜者!

    自依賴的母親去世後,其實一直心底中隱隱充斥著不安與迷茫的特莉休頓時找到了目標。

    如果是跟著這個人的話……她一定可以脫胎換骨,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除去特莉休外,暗殺小隊的其他人都顯得有些震驚和猶豫。

    因為這個跨度實在太大也太突然了,讓一群習慣于在黑暗中躲藏,與陰溝老鼠無異的人忽然跑到台前,還是成為偶像,任誰也無法接受。

    “我知道這很突然,但是,這是經過我深思熟慮的結果。”

    “通過外力拯救那不勒斯是很難的,要讓這個城市從里到外,重新煥發出新色彩,必須要讓人們的心態轉變!”

    “正是因為生活中充滿了無奈與誘惑,才會讓人們走上一條不歸路,但當他們有足夠的發泄渠道時,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我相信你們,如果是你們的話,一定可以改變那不勒斯!”

    這慷慨激昂但听起來好像又很沒有道理的演講不知為何隱約有些觸動所有人的心弦。

    從未被人如此肯定和相信過的暗殺小隊成員一時之間都有些沉默,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听起來是一個很不錯的想法。”Reborn忽然道︰“雖然有些天真,但我很期待看到你們成功的樣子。”

    Reborn話語中潛藏的意思讓暗殺小隊的人都忍不住心頭一跳。

    在里甦特點破對方的世界第一殺手身份後,沒有一個人敢出聲觸霉頭,那是源于對強者的尊重。

    “願為您效勞。”里甦特第一個做出表率,他單膝下跪,朝著少年低下頭,牽過他的手輕吻手指,聲音虔誠︰“這是為了贖罪,也是為了更光輝的未來。”

    ……

    在迪亞波羅被抓獲後短短幾天,熱情組織群龍無首,頓時陷入了混亂之中,即使有部分干部主動跳出來承擔責任總攬大局,但在這個利益構成的組織,幾乎沒過多久內部就斗了個你死我活。

    布加拉提小隊趁此機會一網打盡,將剩余的毒品路線也一一拔除干淨,將熱情組織進行了一番內部大清洗。

    經過一番相處,他們之間也積攢了深厚的情誼,當所有人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時,一直充當著領隊,引導著所有人前進的布加拉提宣布退出時,大家都很驚訝。

    “布加拉提,你為什麼要退出?你不想成為首領嗎?”福葛第一個提出質疑。

    “布加拉提,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布加拉提坦然的回視他們,回答道︰“從始至終,我的目標都不是成為首領,只是為了拯救和保護那不勒斯的人們。”

    “而現在,我的心願完成了一半,同時我也意識到了,比起成為mafia,還有更值得守護的人和事。”

    這是在見證了那些因佚名的故事而發生改變的人之後,布加拉提清楚的意識到的一件事。

    --光是成為mafia,保護所有人安全是不夠的,還有精神上的問題刻不容緩!

    布加拉提對成為mafia組織的一把手還是二把手都毫無興趣,他現在非常相信鈴木琉生,認為他做的事情對那不勒斯將有巨大的影響。

    “去吧,布加拉提。”喬魯諾攔下了其他人,一雙翠綠的眸中帶著信任︰“去做你認為對的事情,我們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

    “謝謝你,喬魯諾。”布加拉提看著眼前一步步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到如今地步的金發少年,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將那不勒斯交給你們守護,我很放心。”

    “那麼,我就去找佚名先生了,如果有事你們隨時可以電話聯系我。”

    “原來布加拉提是想去守護佚名啊!不早說!我支持你布加拉提,記得幫我要份簽名!”最先質疑的福葛又是第一個改變態度的。

    布加拉提哭笑不得的看著剛剛還神色凝重的同伴,燦爛的陽光照射在他們身上,將每一個人的影子都拉得很長。

    他們和那不勒斯,都將有光明的未來。

    ……

    在繼任為熱情組織首領的喬魯諾的幕後推動和財力支持下,鈴木琉生之前在報紙上刊登的所有相關故事都被整合成冊,成功出書並大賣。

    當然,除了那《佚名故事集》、還有鈴木琉生順手瞎編的另一個故事《那不勒斯風雲》。

    在名人效應加財力宣傳此書瞬間火遍了整個那不勒斯,甚至就連西西里的彭格列家族也听聞了此事,斥巨資買下市場上流通的絕大多數人類型。

    里世界不知緣由,所有人紛紛震驚,原來大佬也追書!

    于是出于好奇的世界各地大小組織都紛紛也跟風購買,立刻帶動了全球銷量,成功爆火全世界。

    與此同時,以暗殺小隊隊長里甦特為首的男人們也趁熱打鐵出道,宣告得到官方授權的他們將以巡回演出的方式于各國傾情演出……

    ……

    與此同時,橫濱。

    “佚名故事集……那不勒斯風雲……”

    “Dark Reunion……”

    “原來是這樣。”

    縴細白皙的手指翻動著手上的書頁,在里面看到某個熟悉的名字後,Port Mafia常年不苟言笑的首領忽然嘴角翹了翹。

    若是中原中也在這里,恐怕會一臉震驚。

    只因自從太宰治推翻森鷗外,一躍從自己的搭檔成為頂頭上司後,中原中也再也沒有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任何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各種疲憊與冷酷的神色。

    他撥通了熟悉的電話。

    “中也,你可以提前回來了,在此之前,我給你安排了另一個任務。”

    “邀請那位鈴木先生,來我們Port Mafia坐一坐。”

    “……是,首領。”

    面色蒼白如紙的青年端坐于桌前,他神情平靜,眉宇間卻帶著淡淡的憂郁,眼楮下方濃重的黑眼圈昭示著他多日辛勤的成果。

    青年打開抽屜,抬手撫摸了一下里面一本擺放整齊的書,神情若有所思。

    ……

    在暫時處理完意大利地圖的事情後,鈴木琉生設置了托管,然後躺在床上咸魚了一會。

    他仔細的回味了一番自己在那不勒斯的游戲歷程,越想越覺得完美,讓自己感到了十分滿足的游戲體驗和成就感。

    接下來還未攻克的難題,就只剩下流星街基建計劃了,鈴木琉生想了想,決定還是暫時擱置,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想到很好的賺錢辦法。

    法治社會那套在流星街好像不太頂用。

    鈴木琉生思來想去還是沒有想到好的解決方式,又摸了會魚才重拾精力回歸橫濱地圖。

    鈴木琉生先看了一眼托管期間發生的事情,非常日常,游戲主角按照他所規定的行進路線一路刷數值,成功將各項數值刷到了滿值。

    這是一件很讓人值得高興的事情,不過讓人遺憾的是,某位森姓蘿莉控只在局子里待了幾天就被放出來了,還試圖跑到游戲主人公這里抱怨。

    當然,那時候托管狀態的游戲主人公正沉迷刷數值,謝絕了所有人的拜訪,自然也包括了山田君和太宰治。

    鈴木琉生已經了解了大概情況,但此時他暫時對以上幾人都沒有興趣。

    因為意大利地圖出現的那個與中原中也極其相似的青年,鈴木琉生此刻非常想見一見中也,詢問一下關于他的具體情況。

    不過在那之前為了對癥下藥,鈴木琉生還是決定先打探一下對方的相關情報。

    只是亮出少主身份,Port Mafia情報部門就迅速的將情報遞了過來。

    ——中原中也,操縱重力的異能力者,以一己之力庇護未成年自衛組織‘羊’,因強大的實力和護短的性格而被稱之為‘羊之王’,然而其與內部的關系卻並不如外界所以為的那樣,反而隱約被所有人排斥。

    這人物經歷看的鈴木琉生眉頭一皺,意識到事情並不簡單。

    根據從前閱讀過的影視漫畫小說等情節來看,中原中也的人物經歷完全就是一妥妥的主角模板!

    開局孤兒,好不容易加入一個賴以生存,視其為家人的組織,結果卻只是被當做工具人利用……

    像這種孤兒身份,通常是最容易出文章的,鈴木琉生懷疑中原中也實際上可能是什麼超能力父母留下的遺腹子之類的,那個在意大利地圖看到的青年極有可能與他有很大關系。

    雖然很狗血且不現實,但鈴木琉生想了想,總感覺在游戲里一切皆有可能。

    他曾游玩過一個游戲,也是號稱全隨機,里面的人物關系混亂的一塌糊涂,看上去只是隨便殺了一個路人,實際上那個路人背後的身份和人物經歷一般都復雜的讓人震驚。

    比如什麼有個很牛逼的大佬爹娘已經是基本了,通常還伴隨著混亂的兄弟姐妹關系和戀人關系,總之就是非常隨機。

    只要開始走上殺人那條道路,那麼最後毫無疑問身上積累的血債只會越來越多,最後不作死也會死。

    鈴木琉生懷疑中原中也的幕後身份肯定十分牛批,一般像這種天生擁有能力的人,都屬于家族遺傳。

    那麼,第一步,先打好關系吧。

    鈴木琉生操縱游戲主人公準備離開房間,忽然屏幕跳出提醒。

    [觸發特殊事件!]

    [夏目老師好感度-5。]

    對了,他還雲養了一只叫夏目老師的貓!

    鈴木琉生後知後覺的想起這件事,頓時有種心痛的感覺。

    虧了啊,被貓貓討厭了,不行,我不能接受,必須把好感刷出來!

    “夏目老師,過來。”

    三花貓的立繪出現在屏幕上,它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楮,尾巴微微翹起,對鈴木琉生的呼喚恍若未聞。

    [夏目老師似乎對你最近忽略他這件事感到不滿,你準備怎麼挽回他與你的羈絆?]

    [A︰投喂。]

    [B︰玩耍。]

    [C︰愛撫。]

    鈴木琉生存了個檔,陷入了謹慎思考。

    這樣真的能重拾夏目老師的青睞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30章 意大利-橫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30章 意大利-橫濱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