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橫濱-戰國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37章 橫濱-戰國

    •

    不管怎麼選, 感覺都會陷入非常尷尬的局面,總而言之先存個檔。

    鑒于這個黑鍋來的突然,鈴木琉生下意識想到了某森氏蘿莉控, 再聯想到表示有事要干先行一步的太宰……

    該不會真的是他們倆搞的事情吧?

    懷著對背後真相的好奇,鈴木琉生想了想, 決定先試試看A選項。

    坦誠總歸是不會出錯的!

    “實不相瞞,其實我就是你們口中那個十惡不赦的Port Mafia新少主。”

    [中原中也︰“……鈴木?”]

    立繪上, 中原中也露出了一個驚訝的神色, 他的表情幾番變化,最終露出了一個既憤怒又無奈的表情。

    [中原中也︰“……你難道想告訴我, 這也是個誤會?”]

    “難道不是嗎?我從頭到底都跟中也你在一起,哪有時間下這種命令?”

    中原中也先前降低的好感度頓時刷刷刷的又回升了,大概是因為鈴木琉生的坦誠取悅了他, 少年立繪上的表情微微變化,但看起來沒有之前那麼生氣了。

    [中原中也︰“雖然知道你和mafia牽扯不清, 但沒想到, 你居然是那個可惡的Port Mafia的少主……”]

    橘發少年的立繪上,是他眉頭緊鎖的臉和神情中顯而易見的復雜。

    由此可見,橫濱地圖的Port Mafia風評極差, 和意大利地圖的彭格列簡直是兩個極端。

    為了活躍氣氛,鈴木琉生做出回復。

    “你也沒問啊。”

    [中原中也︰“……”]

    “關于我的身份,以後我可以慢慢和你解釋,現在更重要的還是搞清楚這個冒牌貨到底是誰, 究竟意欲何為吧。”

    中原中也認可了鈴木琉生的話,轉而詢問起了唯一的目擊者小銀。

    [中原中也︰“小銀, 你確定听到那些人說是Port Mafia的少主的命令?還有, 白瀨和你哥哥是怎麼被抓的?”]

    小銀的立繪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

    [小銀︰“我們有一個同伴出去找食物, 但遲遲沒有回來,哥哥很擔心,就帶著我一起去找,結果剛好看到一群黑衣人抓著一個人離開……”]

    [小銀︰“哥哥以為被抓的那個人是我們的同伴,就直接沖上去了,沒想到那群黑衣人手上有槍,哥哥被制服了。”]

    [小銀︰“如、如果您是那位真正的Port Mafia的少主的話,那也許是我听錯了。因為我的距離不近,只是勉強听到他們提到了Port Mafia的少主、命令和交易之類的詞,我、我也不確定……”]

    情況一下子變得復雜起來,就連中原中也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鈴木琉生若有所思,然後順便問了問要救的這個孩子的情況,以免到時候出錯。

    “你哥哥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

    [小銀︰“我哥哥姓芥川,叫龍之介,和我一樣,黑頭發,比我大一點點,看起來很瘦弱……”]

    芥川龍之介,這可是一個響當當的大文豪之名!

    萬萬沒想到這游戲居然敢玩的這麼花,這是有意為之還是真的是隨機出來的NPC?

    懷著這樣的好奇,鈴木琉生對探知幕後真相這件事更有動力了。

    根據小銀的證言,鈴木琉生先撥通了總部中他唯一的熟人山田君,他仔細詢問了一番,但山田君的聲音沒有听出絲毫的異樣,表示Port Mafia一切安好。

    但這也不排除是某人陽奉陰違,鈴木琉生決定帶所有人去總部看看。

    就在這時——

    [觸發突發事件!]

    屏幕上響起了電話通知,鈴木琉生點開一看,來電人顯示正是太宰治。

    然而,接通電話後出現的卻是一個陌生人的對話框。

    [???︰“Port Mafia的人,都給我听好了,你們的少主,在我們手里,要想贖回他的話,就準備好五百萬日元,然後到港口碼頭來贖人。”]

    [???︰“不然的話,呵呵……”]

    “錢不是問題……但我又怎麼能確定你綁走的那個人是Port Mafia的少主?”

    [???︰“哼……我們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由不得你們不信,只要你們不怕撕票。”]

    線索遞到眼前,原來太宰失蹤是因為被人綁架了。

    作為擁有上帝視角的玩家,鈴木琉生靈光一閃,瞬間將目前已知的線索聯系在了一起。

    Port Mafia少主被一個神秘的黑衣人組織綁架,目的看起來是為了錢,但似乎因為某種奇怪的誤區,他們綁架錯了人——綁走了太宰治。

    白瀨在其中的身份暫且不得而知,但那個芥川龍之介是被意外卷入沒跑了。

    所以果然是太宰治和森鷗外搞的事情?他們難道是想空手套白狼?

    鈴木琉生這樣猜測,他想了想,還是找山田君要了五百萬。

    籌齊足夠的錢後,鈴木琉生按照指示來到了港口碼頭,他只帶了兩個人,中原中也和織田作之助。

    救人,就應該貴精不貴多!

    交易人拿了錢之後果不其然的就想翻臉,然後就被宛如開了真•刺客無雙的中原中也和織田作之助打到跪在地上叫爸爸,並在生命的威脅下毫不猶豫的出賣了組織的基地。

    兩人輕松干翻了那些持槍的黑衣人,帶著一路全程就看著屏幕上字幕閃動的鈴木琉生闖進敵腹深處,並毫不費力的找到了某個房間里被綁在椅子上的太宰治。

    [太宰治︰“你們終于來了——可真是讓我等了好久啊。”]

    太宰治的立繪上掛著捉摸不透的笑容,渾身上下看不出來一絲身為人質的模樣,看上去反倒像是站在上風。

    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黑衣人,正拿槍對準他,在鈴木琉生等人闖入後,此人立刻調轉槍頭。

    然而這人依然還是太弱了,只是一個照面就被中原中也一腳踹飛,倒地不起。

    “太宰,到底是怎麼回事?”鈴木琉生詢問起在場唯一的知情人。

    [太宰治︰“如你所見……這是一場意外的綁架事故。”]

    [太宰治︰“不知道他們哪里得來的消息,說我是Port Mafia的少主,然後就把我給抓來了。”]

    被織田作之助從椅子上解除束縛的鳶眸少年攤了攤手,然後開始解釋前因後果。

    [太宰治︰“听這個人說,他們來自一個神秘的跨國犯罪組織,這個組織沒有特定的名稱,隱藏于黑暗之中,只有極少數人知曉……唯一可以得知的情報的是,這個組織的干部都會擁有特殊的代號,和其他人區分。”]

    [太宰治︰“听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擁有這樣弱小的組織成員,這個組織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

    代號。

    這一大堆字里,鈴木琉生只注意到了這個,他把這一點記在了小本本上,建立組織第二步,得給干部起一個朗朗上口的代號,這樣听起來比較酷。

    [太宰治︰“鈴木願意親自帶人救我,還真是讓我感動啊,我還以為……”]

    太宰治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中原中也毫不留情的打斷了。

    [中原中也︰“白瀨在哪里?”]

    [太宰治︰“白瀨?哦,你是說那個囂張的白發小鬼啊,他被帶走了。”]

    [中原中也︰“你說什麼?他被帶去哪里了!”]

    [太宰治︰“比起他,我覺得你們更應該操心一下另一個小鬼的安危。”]

    屏幕上的角落里原來還綁著另一個人,是一個黑色頭發,挑染幾縷少年白的男孩。

    他氣喘吁吁,滿臉潮紅,眼神渙散,看上去已經失去自我意識了。

    在被織田作之助近身之後,男孩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瞬間組成張牙舞爪的利刃,攻擊著所有靠近的人。

    毫無疑問,這個孩子就是小銀口中的哥哥——芥川龍之介,而且是一個異能力者。

    鈴木琉生本想見識一下這個以頂著大文豪之名的人具體擁有怎樣的異能力,卻見下一秒,太宰治的立繪出現在芥川龍之介身邊,然後踫了踫對方。

    [太宰治發動技能•????。]

    芥川龍之介身上所有張揚舞爪的黑色利刃都消失無蹤,化為了衣不蔽體的布料。

    織田作之助上前接住了這個傷痕累累的孩子,臉上滿是凝重。

    [織田作之助︰“這個孩子傷得很重,需要盡快就醫……送去醫院的話應該來不及了。”]

    [中原中也︰“擂缽街有一家黑診所,送去那里的話也許還拉得及,可是……”]

    “可是什麼?”

    [中原中也︰“……听其他人,說那個黑診所的醫生似乎是個變態。”]

    這形容詞听起來有點眼熟,該不會是那家伙吧?

    一說到變態,鈴木琉生的腦子里頓時就想起了森鷗外,應該不會那麼巧吧。

    而事實證明在游戲里還真就可以這麼小。

    [太宰治︰“放心吧,森先生雖然是個變態,但是他是一個公私分明的變態。”]

    [中原中也︰“……是那家伙?”]

    在太宰治的強烈擔保下,一行人來到了森鷗外在擂缽街專門開設的地下診所。

    披著白大褂,臉上帶著濃重黑眼圈的男人出現在屏幕上,神情帶著毫不掩飾的驚訝。

    [森鷗外︰“哦呀,想不到少主也在這里……太宰君也在,還真是巧,你們是特意來找我的?”]

    “現在不是閑話家常的時候,這個孩子需要治療。”

    這句話似乎提醒了森鷗外,讓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那個叫芥川龍之介的孩子身上。

    [森鷗外︰“傷的還真是重啊……把他放到床上,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雖然森鷗外是個變態,但好在他的專業素養是真的沒話說,立刻就同意了,然後轉頭投身到了治療中。

    屏幕上跳出時間提醒,手術時間需要兩個小時。

    ……

    趁著這個機會,鈴木琉生開啟了托管功能,準備回意大利地圖實踐一下代號制度。

    他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想法——以七宗罪為代號,毫無疑問,雖然有點中二,但是格外符合霸炫狂霸拽的特點。

    鈴木琉生感覺到了一絲身為時間管理大師的煩惱,他沒辦法做到的合理給每一個地圖雨露均沾,這可真是一個讓人快樂而又痛苦的煩惱。

    他退出到初始界面,卻猝不及防又被踢了出去,顯示游戲正在更新中。

    ……又更新新內容了?

    鈴木琉生靜靜等待更新完畢,重新點開游戲後,他瞬間發現了登錄界面的變化——多了一個戰國地圖。

    【特殊地圖•戰國】

    戰國,只在歷史傳說以及各色影視動漫同人類作品看到過,充滿了神秘色彩的時代!

    鈴木琉生瞬間升起了濃厚的興趣,剛好意大利地圖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開一個新檔好像也不是不行?

    他點了進去,在加載完畢後,屏幕上是幾段介紹。

    [這是兵荒馬亂,民不聊生的戰爭時代,人們不僅要在天災中頑強生存,同時還要面臨妖物與詛咒的襲擊。]

    [這是混亂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在新奇的開場白立繪過後,是仿佛近視上千度的人摘下眼鏡的高糊背景。

    鈴木琉生只能看到勉強的色塊,游戲主人公似乎身處于一個破舊的房間。

    [你是一個天生視弱,被所有人視為不詳的存在。整個村子都相當排斥你,唯有你的父母不一樣,但前段時間,他們出意外死去,你被你的叔叔一家收養。]

    [他們每天只給你最低限度的食物,你感覺十分饑餓,再過不久,也許你會餓死。]

    [請決定你的行動。]

    [A︰在附近轉轉。]

    [B︰祈禱神明垂憐。]

    [C︰和以往一樣原地不動。]

    這種情況BC肯定是不能選的,鈴木琉生日常存檔後選了A。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選中的是我們的孩子!”]

    [???︰“嗚嗚嗚,母親,我不想死!”]

    [???︰“……別怕,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的!反正我們已經用食物養著那個廢物那麼多年了,也是時候該他做出自己的選擇了。”]

    [???︰“哥哥和嫂子也是被這孩子害死的,像這樣的災星,就應該獻祭給神明!”]

    鈴木琉生看著屏幕上的對話,意識到這個所謂的廢物和犧牲應該指的是游戲主人公。

    隨機了一個不太好的危險開局啊。

    debuff天殘 即將被送去獻祭的命運,用膝蓋想也知道會被怎麼處理吧。

    鈴木琉生的腦中閃過一系列危險的猜測,果然還是得想辦法自強。

    然而,下一秒屏蔽一黑,顯示游戲主人公因為體力不支暈倒過去了。

    接下來鈴木琉生又通過讀檔嘗試了各種選項的排列組合,因為開局debuff實在太多,其他兩個選項都是一死。

    而事實也不出所料,在那些人對話完之後,屏幕上模糊的色塊變成了黑屏,轉場之後,眼前是一片鮮紅的顏色。

    [???︰“神聖的火焰將洗去罪惡之子的身份!”]

    那麼這個時候該怎麼采取行動才能活下來?

    鈴木琉生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有效的行動方案。

    [觸發特殊事件!]

    就在這時,屏幕上紅色的色塊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色。

    [???︰“是妖怪啊!”]

    [??︰“大家快跑!”]

    人群一擁而散,唯有那白色色塊依然不變。

    [???︰“……”]

    [被救下的你心中充滿了對這個人的感激,你認為他是什麼人?]

    [A︰詛咒。]

    [B︰妖怪。]

    [C︰神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37章 橫濱-戰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37章 橫濱-戰國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