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戰國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寒蟬明月 本章︰第40章 戰國

    •

    男人也可以當巫女嗎?

    鈴木琉生心中一動。

    如果在現實, 他肯定是十動然拒的,但這可是在游戲里,當巫女的又不是他,那豈不是……

    感覺十分可行。

    其他兩個選項雖然符合一般玩家的求知欲和龍傲天之旅, 但鈴木琉生不是普通玩家, 他是一個樂于搞事的玩家。

    鈴木琉生存了個檔, 並選擇了A,眼前再次跳出了提示。

    [???好感度 10。]

    [???好感度 20。]

    [???︰“我叫土御門晴隆, 從今天起,你可以叫我師父。”]

    [土御門晴隆︰“接下來我會解決你母親的病,但同樣的, 你也要斬斷與家人之間的緣, 將全副身心都貢獻給我們神社內供奉的……”]

    “可以,那我能把我的家人也一起帶來嗎?”

    [土御門晴隆︰“……你要斬斷與家人之間的緣,將全副身心都貢獻給神明大人!”]

    土御門晴隆將這句話又復述了一遍, 似乎是在強調什麼。

    [土御門晴隆︰“在選擇侍奉神明大人的那一刻起, 我們的全副身心都必須托付給那位大人,否則,就是褻神。”]

    什麼神啊, 這麼霸道?

    搞宗教信仰的果然就是骨子里帶點瘋,自我洗腦能力看上去也很強。

    “那我不侍奉神了。”

    [土御門晴隆︰“……”]

    [椿︰“你、你這家伙在說什麼啊,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你知不知道我們神社里供奉的是……”]

    場面似乎一下子尬住了。

    鈴木琉生這麼回答當然也只是習慣性好奇心作祟試一試,如果有意外的話他完全可以讀檔,但接下來土御門晴隆的回答讓他愣住了。

    [土御門晴隆︰“……如果只是把你的家人帶到安排在附近村子的話,可以。”]

    [椿︰“……師父?”]

    [土御門晴隆︰“……那位大人十分中意你, 只要你能留下來, 我等將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鈴木琉生都有些震驚了。

    這個奇怪又霸道的神到底是看上他哪點了, 何至于此,不僅不掉好感還讓手下人倒貼?

    ……

    偷偷摸摸進入神社的鬼蜘蛛剛好听到了這句話,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被以禮相待的鈴木,憑什麼這個瞎子暴力狂能被奉為上賓,這不公平!

    懷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嫉妒,他直接沖了進去,朝著三人大喊︰“喂,鈴木,你怎麼回事,要被這樣挾恩圖報嗎?”

    負責守門的椿頓時瞪圓了眼楮,她的臉上浮現一抹不被放在眼里的怒意,同時也帶著一絲害怕被師父責備的驚慌。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闖入神社,不敬神明!”她小手一揚,手上的紙人化為巨蛇沖向鬼蜘蛛。

    鬼蜘蛛嚇了一跳,眼神中閃過一絲恐懼,但他卻反而用更凶的氣勢瞪了回去。

    “憑什麼他站在這里就被神中意,我站在這里就是不敬神明?你們這神社難道是土匪窩嗎!”

    “住手,椿。”

    土御門晴隆揮手彈開了巨蛇,看著渾身上下寫滿了桀驁不馴的鬼蜘蛛,微微皺眉。

    “你認識他嗎?”

    “他是與我同村的人。”

    鬼蜘蛛頓時N瑟起來︰“听到了嗎,臭小鬼!”

    椿立刻朝著鬼蜘蛛怒目而視,她平生最厭惡的就是被人瞧不起。

    土御門晴隆頓了頓,似乎在沉思什麼。

    “既然他是與你同村之人,那麼他應當也認識你的母親,可以帶路,對吧。”

    鈴木點了點頭。

    土御門晴隆眉宇間的郁氣頓時舒展開來。

    “……你就先行留在神社,提前感受神社的生活吧,至于其他,我會為你解決。”

    “你寫一封家書,然後讓這孩子帶路,我給你送過去,再把你的家人順路帶過來。”

    椿忍不住瞪圓眼楮。

    她從未見過這樣強勢而不容置疑的師父,在椿的記憶中,師父看似嚴厲正經,實際上本性十分溫柔,幾乎不會拒絕別人的要求。

    因此,椿一時之間都有些驚呆了,盯著土御門晴隆半晌不敢說話。

    不知道是不是椿的錯覺,她好像看到師父的眼中有金芒一閃而過。

    “椿,這孩子就暫時交由你來照顧了。”土御門晴隆輕聲說。

    “是,師父,椿定不會讓您失望。”

    椿連忙低下頭,不敢多想。

    一旁的鬼蜘蛛忍不住眉頭直皺,語氣十分不滿,道︰“你們這里是什麼強盜窩嗎,還沒有問當事人的意見就擅作決定?”

    對于得寸進尺的鬼蜘蛛,土御門晴隆表現的十分有耐心。

    “你有什麼要求,也可以提出來,我會盡量滿足。”

    鬼蜘蛛一听這話就安分下來,他看了看沉默不語的鈴木,眼珠轉了轉,忽然壞笑了一下。

    “好,我給你帶路,至于這個要求……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

    ……

    就此,成功達成協議的土御門晴隆帶著鬼蜘蛛離開了,鈴木琉生則在巫女椿的引導下受洗,正式成為巫女,並喜提紅白女裝一套。

    如果可以,他其實挺想看自己……不對,游戲主人公女裝的。

    要知道某位知名文豪曾經說過,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就是男人扮女人。

    很快,鈴木琉生發現了一個加入神社勢力後的顯著好處。

    他獲得了三個新技能。

    第一個技能•破魔之矢,可以將靈力附著在箭矢上,第二個技能•召喚紙人,可以收服妖怪為式神,並以紙人的形式召喚出來。

    第三個技能,那就厲害了,足足六個字——聆听神之輕語。

    效果也很簡單,顧名思義,就是可以听見神說話。

    每天鈴木琉生在神社內按照巫女椿的指示打掃神社,又或者是修習技能時,都會听到一個不知名NPC的自言自語。

    一開始他沒反應過來那個神秘NPC就是這個神明,下意識回復了一句,然後果不其然被纏上了。

    那位神明總是詢問鈴木琉生一些哲學問題,作為玩家的他根本沒在怕的,天天在網上沖浪,理論知識豐富的他每次都對答如流,好感度刷的飛起。

    直到觸發久違的聲望系統。

    【\"天照神社\"陣營勢力聲望已達尊敬,恭喜玩家獲得稱號——‘神眷之人’,佩戴該稱號時,所有天照神社勢力成員好感度 40,並為您提供更加便利的行動。】

    鈴木琉生這才意識到不對勁。

    天照神社,這意思,難道說這個不知名的NPC是天照大神?

    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鈴木琉生頓時心頭一驚,如果是天照大神的話,那可不能隨便亂搞了。

    剛好,屏幕上那位神社里供奉的不知名NPC又一次出現了。

    [???︰“你不喜歡這里嗎?”]

    在鈴木琉生的視角,眼前的神明看不清樣貌,只有一團閃亮亮的金色色塊,之前並沒有想太多,然而一想到天照大神的特點,他頓時又覺得這個顏色非常符合。

    “喜歡。”鈴木琉生毫不猶豫的打下回復,心情既震驚又激動,總而言之就是十分復雜。

    在游戲中被疑似天照大神的NPC眷顧,這也太讓人受寵若驚了,不愧是戰國副本,果然刺激!

    [???︰“可你的心,並不是這麼說的。”]

    [???︰“有什麼委屈,可以說出來,我會為你解決。”]

    “……”不是吧,隔著屏幕都能看出來我是違心之言?!

    [???︰“如有需要,隨時可以呼喚我。”]

    “……好的,天照大人。”

    沒有回應,但屏幕上卻跳出提示。

    [天照大神好感度 10。]

    ……

    不久之後,土御門晴隆正式回歸神社,並告知鈴木琉生已十六夜等人安排在了附近的土之村,讓他不用擔心。

    鈴木琉生再一次正式成為了師門里唯一一個男扮女裝,格格不入的‘小師妹’。

    而出于師門傳統,鈴木的游戲id也從鈴木二字被土御門晴隆簡化為了單字——鈴。

    與其他人每天都在增加的好感度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巫女椿日常掉個不停的好感度。

    明明一開始向鈴木琉生釋放善意的是巫女椿,但同時她的敵意也依然與日俱增,且只增不減。

    她時不時就愛找鈴木琉生切磋,似乎對後來居上的他十分不滿,哪怕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也樂此不疲,甚至和不知道為什麼也跟來的鬼蜘蛛達成了詭異的同盟。

    不過,他們倆的同盟終究只是小打小鬧,被天照大神眷顧的鈴木琉生不僅得到了土御門晴隆的傾囊相授,甚至在後者的有意鍛煉下逐漸名揚天下。

    要問鈴木琉生是怎麼知道的,也很簡單,因為游戲里每隔一段時間,他的屏幕上都會跳出提醒,某某勢力聲望已達仇恨之類的……

    在這種仇人遍天下的情況下,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另類的名揚天下了吧。

    但不得不說,這樣很爽,妥妥的游戲主角待遇讓鈴木琉生有些放飛自我。

    直到剛剛,鈴木琉生遇到了一個他在戰國地圖的第一個滑鐵盧事件,他這才意識到,這個地圖果然□□!

    [是否讀取唯一存檔?]

    “是。”

    [觸發特殊事件!]

    [進入戰斗輪。]

    [???朝你發動攻擊。]

    [你發動了技能•閃避。]

    [???︰“你看得到我?”]

    不,我看不到。

    鈴木琉生之前有覺得這個眼盲的debuff討厭,不過在又見過其他的NPC之後,他又打消了這個想法。

    因為鈴木琉生已經摸索出了這個眼盲debuff的另一個優點,在身為玩家的他眼中,不同人擁有著不同的顏色。

    不同的顏色,代表著不同性格的人,顏色越深,實力越強,往往像燈泡那樣亮的,基本上就已經不是人了。

    比如眼前這個顏色黑的發紫的NPC。

    [???︰“聞名不如見面,巫女鈴,你果然實力不俗,居然能躲過我的攻擊……難怪他們會請我來殺你。”]

    來者開門見山。

    [???︰“我是夜斗,奉命取你性命而來。”]

    在鈴木琉生看來,這個叫夜斗的NPC相當之麻煩,無論讀檔多少次,他總是會輸給對方,簡直是堪稱BOSS的存在。

    之前的十幾次讀檔中鈴木琉生都因為不信邪而嘗試了多種攻擊手段,但無一例外都被絲血反殺……

    這一次,垂死掙扎的鈴木琉生決定順便問個明白。

    [夜斗︰“……你再怎麼強大,說到底也只是個人類罷了,而我夜斗,是從人類骯髒的願望中誕生的禍津神啊。”]

    [夜斗︰“雖然立場不同,但我還是很欣賞你的,巫女鈴。”]

    [夜斗好感度 5。]

    在熟悉的黑屏界面出現後,鈴木琉生讀了檔。

    怪不得這麼牛批,原來是BOSS級別的紅名怪!

    鈴木琉生冷靜思考,既然武力上注定PK不過,那麼就只能另闢蹊徑了!

    在那位名為夜斗的禍津神再次拋出同樣的台詞後,被強行拉入戰斗力的鈴木琉生這次沒有選擇搶佔先機攻擊,而是在避開攻擊後發動了技能•交談。

    “你的來意我已知曉,只不過,我不欲與你為戰。”

    [???︰“……?”]

    似乎是察覺到了鈴木琉生蠢蠢欲動的搞事欲望,游戲提醒如期而至。

    [檢測到玩家正在主動創造事件——事件生成中,經檢測,將會造成不可控程度的影響,請謹慎選擇!]

    [為了從危險的禍津神中存活,你決定采取怎樣的行動?]

    [A︰金錢賄賂。]

    [B︰向天照大神求助。]

    [C︰當場脫衣以證清白。]

    鈴木琉生︰“……這三個選項好像就沒一個靠譜的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方便以後閱讀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40章 戰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第40章 戰國並對馬甲搞事跟我有什麼關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