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CH.24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符玄 本章︰第24章 CH.24

    凌晨四點。

    最終還是在系統督促下眯了一個小時,即將到約定出發時間,真人絲毫不磨蹭,自覺爬起來去上班。

    睡不著還沒有網絡實在太折磨,出門前他悄悄又看了眼手機,還是相當于開了飛行模式的斷網狀態。

    “……”

    系統可能氣還沒消。

    也不是想尋求刺激在琴酒面前摸魚,真人只是覺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對手情況,他邊開車去據點匯合,邊咳嗽兩聲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像在談論正事。

    “五條悟那邊,現在怎麼樣了?”

    腦內一掠而過低頻電子音,好像是錯覺。

    真人仿佛看到系統假聲假意的瞥了自己一眼,隨後不無嫌棄地移開視線。

    [放心吧,五條悟接到緊急任務也出差了。他之後沒上線過,還是你等級更高。]

    被拆穿的真人別扭道︰“我又不是會在這方面較勁的人……”

    系統在後台看著口嫌體直的他大腦開始分泌多巴胺。

    分明幼稚地為此沾沾自喜。

    這個時間路上幾乎沒什麼車,一路暢通無阻,車速快飆到一百八十邁。

    大概半刻鐘後就減速駛入黑衣組織隱藏成私立研究院的據點,拐停在大門口樓梯台階下幾乎沒發出一點刺耳噪音,還順帶秀了一波車技。

    真人下車,站在車門邊現在可以理直氣壯地讓系統解除信號屏蔽了。

    給琴酒發信息告訴他自己已經到了,隨時可以出發。

    沒接到其他指示,就在天還未破曉的夜幕中等待。

    期間有一名穿白大褂面容憔悴的研究員匆匆從里面出來,看上去一夜未睡連衣服也沒來得及換,甚至沒多分給旁人注意力,逃難似得背後好像有東西在追趕。

    在研究員後面,前方又有人來了。

    真人略感奇怪,側頭只拿眼尾掃過那個研究員,見對方手里攥著張通行證,小跑穿過廣場跟門衛短暫交談後就被帶走了。

    這些被組織招募變相軟禁在實驗室的“科研資源”,想出去應該很困難,更何況是宵禁時間。

    “Cointreau。”

    陌生銀發女人走了過來,停在三步之外,似有意保持距離。

    雖然不認識臉,但這個風格決計是貝爾摩德。

    知道系統拿柯南威脅過她不久,真人對現在的禮貌的社交距離非常滿意,面癱模式在進入據點就已開啟,藍發青年下巴微收。

    點了下頭算作打招呼。

    這時系統忽然說︰[遇到不清楚的事,不想說話就微笑。]

    真人滿是為什麼的疑惑,[面癱程序能笑嗎?]

    [扯嘴角還是能做到的。]

    [這樣很奇怪吧…]

    [要的就是皮笑肉不笑的效果。]

    [……]你怎麼威脅的我怎麼感覺不太對勁?

    “剛才那個研究員,是除我之外的唯一知情人,現在有個重要研究課題需要他完成,暫時還不能除掉……”

    貝爾摩德嘴上解釋,同時緩慢地觀察伊藤誠的表情,仍舊什麼都看不出來。

    在伊藤誠到這前的一個多小時里,她先後依言清理掉自己收集的生物物證與靜音模式不知為什麼關閉的手機,懷疑自己的設備被動過手腳,行動遭到了監听。

    對那個研究員的處理算是一次試探。

    忽然,面前青年的嘴角緩慢挽起。

    室內冷色燈光並不均勻地灑落在他臉上,分出多塊陰影,顯得詭譎難測。

    伊藤誠在笑,這個笑容未達眼底並不標準,好似在模仿人類的情緒表達,卻無法掌握精髓而顯得不倫不類。

    她的打算仿佛無處遁形。

    斂回目光,被捏住軟肋的貝爾摩德展示配合姿態︰“還有什麼要我做的?”

    問完看到伊藤誠身後,莫名得以松口氣。

    “苦艾酒,你也在這里?”

    接著安室透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早就發現地圖上綠點靠近,也安全感暴增的真人松開用力的面部肌肉回身,與臥底同事完成眼神交接,表面上卻雲淡風輕地點頭示意。

    安室透視線在氛圍奇怪的二人間轉過,定在另一人身上給真田鳩見解圍︰“還在調查君度酒嗎貝爾摩德,你就那麼質疑琴酒?”

    出乎意料,貝爾摩德竟頓了一頓才重新說話。

    而且開口退避鋒芒︰“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說罷猶如剛才只是有些累了不在狀態,馬上恢復以往氣場,演技很好地兩句話就合理了自己的異常,並把安室透一道叫去處理讓人頭疼的事件。

    安室透欣然答應,與伊藤誠擦身而過。

    走遠後,他回頭看了眼。

    如果沒看錯,適才貝爾摩德面對站在黑色轎車旁的藍發青年貌似是落在下風的,“苦艾酒,你剛才和君度酒說了什麼?”

    貝爾摩德沒有正面回答︰“你覺得他是什麼人?”

    安室透眸色暗了暗,笑道︰“剛才只是我跟他第二次見面,你鍥而不舍調查那麼久應該更清楚吧。”

    “不…Gin恐怕也不曾了解。”

    貝爾摩德表情僵硬,聲音放輕︰“那個人是比Gin……甚至那位大人,更加可怕的人。”

    而引起恐懼的最大未知是——無從知曉究竟是何來歷,又有什麼目的。

    首先排除各國臥底警方。在組織中成績有目共睹,乃至得到琴酒青睞的人是不可能通過警察考核的,結合君度酒不太正常的精神狀態,地下研究所或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可能性更大。

    沒有束縛實力強大的高智商瘋子,是最糟糕的對手。

    銀發女人垂眸笑了下,卻不像開玩笑地說︰“與他為敵是絕對錯誤的選擇。”

    安室透︰“……”

    地下停車場,安室透系好安全帶,震驚得差點掛錯檔。

    真田鳩見做了什麼,苦艾酒這個反應?

    —

    —

    真人這邊琴酒很快到了,身後跟著天還沒亮就戴墨鏡,不知道能不能看清路的伏特加。

    “把實驗報告送到boss那。”

    “是大哥!”

    琴酒吩咐完,坐進伊藤誠替他拉開的車後坐。

    通過後視鏡看了眼抱臂閉目養神的組織三把手,真人點F進入駕駛模式,車輛平穩且迅速地開出研究院駛上空蕩寬廣的道路。

    橫濱是座國際港口都市,就在東京隔壁,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就能到。

    成群海鳥挨著海面飛過,煙囪冒出悠長不斷的白煙。

    天蒙蒙亮的碼頭,大型貨船鳴笛間或響起,拉開一天的序幕。

    真人按著【W】路過一排排集裝箱,地圖上顯示前方有許多聚集的灰點,顯然不是碼頭工作人員,而是專門在這里等他們的港口Mafia成員。

    馬上肉眼也能看清前路黑壓壓的影子。

    又看了眼後視鏡,琴酒不知什麼已經時候睜開了眼,帽檐陰影下的眼楮凝視前方。

    停穩車在十米外,兩人先後下車。

    真人落後琴酒半步朝港口黑手黨的人走去,認出對面為首的竟是上次游輪守在控制室門口的褚發矮子。

    走近之後一看更小巧了,尤其那兩條腿和腰身,稱得上秀氣。

    中原中也敏銳察覺到有目光掠過自己身上,還著重在頭頂停留了一會,不久前被太宰治引走導致重要物品失竊的怒火頓時燃起來,抬起帽檐狠狠瞪視過去。

    視線碾向藍頭發,嘲諷道︰“你們黑衣組織是沒人了嗎,只來兩個?”

    琴酒無視他的激將法︰“別在這浪費時間,我是代表boss來跟你們首領說話的。”

    中原中也嗤之以鼻,黑風衣衣擺劃過道弧線,轉身穿過手下們自覺摩西分紅海般讓出的通道往前走,冷聲甩下句跟上。

    這處碼頭就在港口地標建築旁邊。

    港口Mafia的首領在大本營頂層首領辦公室內等他們,搭乘直通最上層的玻璃電梯,真人沉默看著外面風景,能感覺到有人在不善地打量自己。

    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路上自我介紹過名叫中原中也的干部仿佛對他敵意很深。

    看著不斷變小的街道讓他忍不住發出疑問,[黑衣組織和港口Mafia哪個更有錢?]

    系統粗略統計給出答案︰[黑衣組織總資產更加龐大。]

    [我怎麼有些沒實感呢?]

    真人想到自己銀行卡里不斷膨脹的數字,覺得是因為酒廠處事太低調了,看港口黑手黨能把基地建成景點,還以為勢力非常強大整個橫濱都歸它管。

    系統理解他的困惑,解釋道︰[港口黑手黨有異能開業許可證,算是合法企業。]

    [原來如此……真好。]

    有組織有紀律,肯定不像酒廠那麼多叛徒。

    在這樣有保障的地方上班感覺一定很不錯,就是不知道老板為人怎麼樣——

    頂層走廊鋪滿長毛地毯,盡頭門口守著兩個穿黑西裝抗沖鋒|槍的男子,與領路的中原中也行禮後推開沉重的紅漆法式大門。

    隔音斷開後,里面立刻傳出幼女惡作劇得逞的歡快笑聲。

    真人通過逐漸擴大的門縫,看清辦公室內有個大叔在追裸|體幼女。

    “……”

    真人沉痛閉上眼楮,對異性以及戀愛的心理陰影面積再度增加了。

    [系統快報警!]

    [截圖我記憶畫面留證!]

    [然後把這段記憶從我腦子里徹底刪除掉!]

    系統不知從何安慰︰[你要報警抓的是接下來交涉的對象。]

    真人哽咽︰[那等我安全離開橫濱再匿名報警,先把記憶刪了!]

    [……]

    “真是不好意思……你們到的比想象中要快呢。”

    金發蘿莉終于不情不願地換上裙子,港口黑手黨首領森鷗外稍微整理一下衣服褶皺,跨過地上亂七八糟的布料,繞到中央紅木桌後。

    馬上有手下接到暗示進入房間,迅速將狼藉收拾好。

    森鷗外坐到黑皮革辦公椅上,結束鬧劇恢復自己首領的威嚴姿態,手肘放在桌上,雙手交疊撐起下巴微笑著說︰“請坐,來自黑色組織的客人。”

    “咳嗯,首領。”

    中原中也沉重地咳嗽一聲提醒。

    森鷗外滿是包容地看過去︰“嗯?中也君還有什麼問題嗎。”

    中原中也嘴角糾結地抽搐一下,緩緩抬手指了指自己頭頂。

    森鷗外微愣,跟著他的動作往自己頭上撫去,摸下來一個並不陌生的蝴蝶結發卡,著實有些意外地看向自己叉腰得意的人形異能。

    他把發卡推到一旁,示意部下帶女孩出去。

    重新看向琴酒和真人︰“我們來清一清最近這些賬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方便以後閱讀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24章 CH.24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24章 CH.24並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