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CH.27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符玄 本章︰第27章 CH.27

    琴酒眼眸眯起, 接下了這個賞金任務。

    網站下方彈出一條通知︰【當前共有3人在與您競爭】。

    也就是說另有三人接下這任務,發布時間不短在上周,人數實在少得可憐, 通常這種價值越大的賞金尤其尋人找物類越不乏想踫運氣的,動輒成百上千。

    琴酒此時也根據剛才看到“伊藤誠”照片的板塊, 發現自己是作為高級用戶被推送到這條任務。

    過去十年從沒有這個功能。

    倒像是發布任務的人不想將事情鬧大, 于是想辦法篩選縮減受眾。

    照片上的少年毫無陰霾, 與他認識的伊藤誠氣質上判若兩人。

    但是他們的五官樣貌卻幾乎一模一樣。

    任誰都會心生懷疑, 何況是常年負責處決組織叛徒,對此嗅覺非常敏銳犀利的琴酒。

    【目標訊息】

    【姓名真田鳩見,性別男, 二十六歲……】

    看完任務發布者給出只有基本信息與七年前斷聯失蹤的寥寥幾條線索,琴酒根據要找尋之人的名字, 幾乎立刻就猜出了幕後之人的身份——整個日本能隨便拿出十億的真田家就只有一個。

    神奈川縣警視監真田弦右衛門。

    組織勢力難以打入的警察內部高層。

    琴酒當即吩咐下去深入調查,很快拿到了有關真田鳩見更加詳盡的生平資料,斷在失蹤的七年前,此後再無任何音訊。

    真田鳩見是私生子出生,從小被寄養在國外, 直到高中時父親真田弦右衛門的原配去世, 才被接回到日本宗家老宅居住。

    立海大高中畢業考上警校, 入校不久卻因為打架斗毆被勒令退學。

    緊接著與真田家斷絕聯系往來, 疑似再次出國, 下落不明至今——

    相同的年歲樣貌,世界上真有這樣巧合的事嗎?

    伊藤誠也有自己從小到大完整的人生軌跡。

    琴酒見過許多像這樣容貌相似, 經歷過往卻截然不同的案例, 在專門設計過背景的間諜身上。

    大白天無法從窗簾縫里透進一絲光, 坐在昏暗的安全屋里, 電腦屏幕上並列排放著伊藤誠與真田鳩見的照片,如此對比依舊難以將他們看成同一個人。

    手指有節奏地敲打椅子扶手,屏幕上冷白的光照亮銀發殺手嘴角狠厲玩味的笑容。

    是與不是兩種可能。

    一種真田鳩見就是伊藤誠,其實當年從警校正常畢業選入公安,組織的Cointreau是臥底;另一種伊藤誠只是伊藤誠,相貌相似只是偶然。

    琴酒更偏向于第二種,他不相信有人演技好到能完全騙過自己,在跟隨出任務的個把月中完全不露出馬腳,甚至有好幾次從他手中搶走人頭。

    這樣殘忍嗜殺精神狀態存在問題的人,怎麼可能通過公安考核?

    說起來或許有些不可思議,前段時間的注射器事件,是今天之前琴酒唯一懷疑君度酒的一次。

    琴酒停下幫助集中注意力的叩擊動作,從煙盒中抖出一支七星。

    叼進嘴里,點燃。

    需要弄到真田鳩見的生物物證做比對。

    琴酒在組織成員中思索一圈,伏特加的形象容易暴露,最後他選擇與苦艾酒一樣同為神秘主義者的波本酒安室透去真田家交涉獲取。

    [……]

    監听一切,在黑衣組織三把手選定並電話通知後,系統不禁感慨他是真會選人。

    或許琴酒冥冥之中也從安室透身上察覺到了紅方正氣。

    還沒正式離開,不詳預感就仿佛已經應驗。

    系統很想提醒宿主正在逼近的危機,但它才告訴對方自己離開,而且本身就想看真人現在是否有獨自破解危機的能力。

    既然安室透知道了,應該也會聯系他。

    整理這次懸賞的因果關系,系統最後還是做了一件事,用伊藤誠的身份給某人發了條短信。

    數據從那部設備離開,就收到了宿主聯絡。

    系統已經想好先把資料傳輸過去,再讓真人說一下他的見解,切入郵件界面就看到那邊彈出來一串言辭激烈的話語。

    【靠!】

    【氣死我了!!】

    【五條悟那傻逼居然找代練!!】

    [……]

    【不講武德!】

    【電子競技的敗類!】

    罵了幾句真人忽然停頓一下,問︰【郵件能發語音嗎?】

    系統差點就下意識幫他開通了,好在及時頓住︰【怎麼了?】

    【打字傳達不出我的氣憤。】

    [……]

    系統回到宿主腦海,看到差點被他砸了游戲機上顯示的今日戰績【15︰0】。

    連跪十五局,怪不得氣成這樣。

    忍不住好奇查看五條悟的魔法少女角色,只見已經等級98逼近滿級100了,裝備也是最頂尖的配置,附魔全部加滿。

    再看真人的劍士角色,現在也已經95級了,裝備品質毫不遜色,就是要靠運氣刷出來的附魔有些不夠看。

    它不只一次告訴宿主不要掙扎了,這游戲是可以交易成品裝備的,看來這次勝負欲應該會驅使他做出正確選擇,不再一味給游戲廠商送組織里的黑錢。

    —

    這時,真人也終于接到安室透的聯絡。

    一通發泄已經撫平胸口被五條悟激起的怒火,還算謹慎記得調出光屏,開啟系統新添加的屏蔽器這才接通。

    安室透交代完,听那頭安靜了很久。

    他想了想說︰“你很久沒見家人了吧,有什麼話需要我帶給他們的嗎?”

    “……”

    何止很久,壓根就沒見過啊!

    真人思索措辭︰“不……不用,別讓他們擔心。”

    沒想到真田xx的家人居然在找他,還在地下世界發出十億懸賞——

    真人從郵件里翻找出自己的身份卡資料,仔細默讀了兩遍【出生警察世家,斷絕聯系多年】這一句。

    實在太言簡意賅了,根本腦補不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邊把這里的情況和疑問發給系統,真人听著安室透的安排並無異議。

    —

    —

    次日,去了趟隔壁神奈川。

    安室透隨便帶了顆誰的乳牙回來交差,保證跟伊藤誠測出來不是同一個人。

    系統莫名擔心乳牙跟自醫院拿的血液剛好就來自一個人,快于計算器加速運算出結果,果然這樣像火星撞地球時剛好在修空間站一樣低微的概率一般是不可能發生的……

    DNA比對結果出來,真田鳩見跟伊藤誠不是同一個人。

    琴酒接下這個任務,自然不是為了區區十億賞金。

    在他看到“真田鳩見”的照片後,事件就大體可以確定走向兩個未來。

    一、君度酒是叛徒,正好清理門戶。

    二、把無論真的“真田鳩見”是否還活著,把組織的真田鳩見送入勢力空窗。

    當然,為了以防萬一“真田鳩見”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世界上。

    記憶力優秀的琴酒想起貝爾摩德說過的話——[我以前在牛郎店見過他,現在回想除了那張臉,性格完全沒有一處相似。]

    他給那個女人打過去電話,問她是在什麼時間地點見到的“真田鳩見”。

    貝爾摩德听到琴酒的問題,想起昨天收到困擾自己一晚沒睡的短信內容,對伊藤誠那個男人的忌憚達到頂峰,一時無以復加。

    “大概是七年前吧,在新宿紅燈區。”

    【七年前】

    “七年前……”是剛失蹤不久後的事讓琴酒有些失望,“記得這麼清楚?”

    貝爾摩德沒有胡編,七年前確實去過,她曖昧地說︰“我對那次記憶的印象比跟你還要深刻呢。”

    琴酒不受影響,“關于那個人你還有什麼線索?”

    “都過去那麼久了,他應該早死了吧?”

    貝爾摩德漫不經心道︰“當時他就身體虧空成那個樣子,無論是繼續還是戒斷,都活不了那麼久。”

    【酗酒吸|毒已死——Cointreau。】

    貝爾摩德瞥過短信內容,繼續說︰“我之前就是奇怪那樣的人是怎麼活下來的,才追著調查那麼久,卻發現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呢。”

    —

    有安室透幫忙事情解決得太順利,甚至壓根沒什麼參與感,真人除了做任務就是摸魚找人買裝備。

    琴酒偶爾也會叫他幫忙,被傳喚到研究院據點時,他壓根沒意識到那件事還有後續。

    “BOSS有項重要任務交給你,Cointreau。”

    真人應道︰“是。”

    然後就看到琴酒一抬手,緊接著幾個背景板白大褂研究員將他圍了起來,要帶他去做全身檢查。

    “…………”

    抽血嗎?他會被解剖嗎?

    真人拉出光屏郵件吶喊︰【啊啊啊啊啊啊系統!】

    令人安全感驟增的電子音隨即在腦海響起︰[我在。]

    [琴酒突然要給我體檢!現在上哪搞血?從研究員身上現取會不會被發現?]

    系統︰……

    早已知曉步驟的系統讓他放輕松︰[只是精神方面的檢查,你不想說話不搭理他們就行。]

    真人松了口氣,又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精神檢查?]

    [我之前說過,琴酒認為你有精神方面的缺陷。]

    [???他才腦子有問題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方便以後閱讀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27章 CH.27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27章 CH.27並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