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CH.33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符玄 本章︰第33章 CH.33

    開往仙台的新干線。

    這次案件必然與詛咒有干系, 真人握著手機查看當地非正規新聞報道里恐怖詭異的都市傳說,希望能找到犯人目的線索。

    不過他有點無法保持專心。

    讀著鬼影血腥無名女尸,唾液卻不斷分泌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個變態。

    真人坐在目暮警官旁邊, 隔著白色半米寬桌板,對面是毛利小五郎和執意跟上車的江戶川柯南。

    一個半小時路程即將結束, 大致過了一遍沒找到自己在意的關鍵詞索性不看了, 斜前方眼鏡男孩在他放下手機瞥過去時回以燦爛笑容, 真人眼角微微一跳頓時生起不好預感——

    然後就听見他問︰“真田哥哥之前是做什麼工作的?”

    這個名偵探不知道有了什麼新主意, 突然又往真人跟前湊,路上幾度開口打啞謎。

    之前問的都是些孩子氣的問題,為了防止口水決堤, 真人點頭搖頭或不開口無視,都知道“真田鳩見”本身性格冷淡不喜歡小孩沒人覺得奇怪。

    但提到這個, 其他刑警同事也有意無意將注意力放了過來,頗有些好奇。

    “……”

    江戶川這樣刨根問底,真人的玩心突然就上來了。

    有縷不服帖的長發搭在肩上,他閉目醞釀兩秒。

    再度睜開面癱程序下仿若照不進一束光的死寂雙眼看過去,學著組織三把手琴酒看疑似叛徒成員時, 更像在看尸體的探究視線輕掠過, 確保讓目標背後冒出冷汗。

    一瞬像被透視窺探到所有秘密, 江戶川柯南頓時警鈴大響。

    他看到真田鳩見緩慢地扯動嘴角, 無機質物般的眼珠意味不明地往這邊轉過來, 又很快移開。

    “跟黑衣服的人一起。”

    這回答將江戶川柯南砸了個機靈,明白這是對方起疑試探, 他攥緊拳頭隱藏緊張異樣, 不能暴露身後其他人在危險之中。

    本名工藤新一的高中生偵探放棄了繼續探究, 故作天真猜測道︰“是保鏢嗎?”

    這也是其他人首先想到的。

    真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保險推銷。”

    他覺得自己這個冷笑話很幽默, 可惜現場效果不太好。

    江戶川柯南︰“……”

    推銷員身手那麼好還會拆炸彈誰信啊?

    —

    根據學校檔案提及的,二十年前宮城縣xx第五高中的靈異研究社只有三年歷史,很快就因為高年級都畢業人員不足而關閉。

    總共有過七位社員,高中畢業後有人選擇留在這里,也有去了其他地方發展的。

    除去已死的三人,剩下這幾個好巧不巧最近都在仙台。

    而到仙台市後,當地警方告訴他們一個壞消息。

    在接到通知派人去尋找保護四人時,發現其中名叫笠原瑞穗的女性已于十樓家中陽台墜落不幸身亡了,原名土屋瑞穗婚後隨夫改姓,是死在東京松山和治家姓土屋男子的妹妹。

    或許因為時間緊急,而且東京接連傳來的消息讓被害人有所警惕,現場殘留部分推搡掙扎的痕跡沒被消除。

    刑警們清楚意識到有人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殺人。

    而搜查笠原瑞穗的房間時,意外從臥室床底搜出了一個裝滿名貴珠寶的匣子。

    笠原瑞穗在某品牌服裝店工作,經核查這些全部是她趁顧客更衣時偷盜的——跟之前幾起案件一樣,死者都背負某項罪名。

    並且這次,案發現場同樣干干淨淨沒有詛咒氣息。

    尸體的左手小拇指果然是缺失的。

    不過根據生活反應可以確定,手指是在死前被割下的,這或許是卷空周遭咒力的必要條件。

    陽台地板上的滴濺血跡也能證明這點。

    回憶土屋的尸體狀態與眼前的尸體做對比,真人想起松山宅此刻多半已經被咒術師祓除的咒靈重復的執念,好像明白犯人是按照什麼標準和規律來實施犯罪的了。

    “其他人呢?”

    “都在警局的會議室。”

    犯人是個謹慎又大膽的人,幾乎沒留下任何證據。

    在警察即將查到自己時仍敢再度實施計劃,還能做到不留證據全身而退,讓真人有些擔心對方是不是有其他幫手?

    不知道幕後黑手謀劃多年究竟想做什麼,但屋頂上那只就能有兩級,可以肯定如果犯人目的得逞,絕對會有一級甚至以上的強大詛咒誕生。

    “將他們分開安置在不同房間,別讓他們有接觸機會,出入都派警員跟著保護。”

    調查進行隱隱以他為首,真人叮囑完,沒有跟目暮警官他們一起去警察局詢問口供,他有一些猜想必須驗證。

    打了輛出租報上地址讓司機送自己過去,當地人熟悉道路比看導航快。

    十幾分鐘後,真人推開車門走下來。

    一前一後兩棟教學樓近年應該翻新過,淺色牆漆很白且干淨,綠化瞧上去有些敷衍,面前宮城縣xx第五高中看過去就是所普通的公立學校。

    今天是工作日,里面學生正在上課,操場上也有青春靚麗的身影,路過抱著作業的學生瞧見這邊氣質獨特的陌生人頻頻側目。

    真人向門衛兼保安出示了警察證,表示自己有一些問題想要了解。

    值班門衛在這個崗位許多年了,快退休的年紀仍舊很精神,邊放行邊搭話問便衣警察來學校做什麼,听真人說自己要查一些陳年往事便自告奮勇。

    “我二十年前就在這兒工作了,比現任校長還多待了幾年!”

    真人愉快道︰“您知道這附近有什麼關于惡人獻祭的傳說嗎?”

    門衛奇怪警察問這個做什麼,想了想自己居然真知道,于是徐徐道來。

    十八年前被燒毀神社里的四相神明……

    —

    —

    怪不得網上找不到相關訊息,那里早已經改建成酒店了。

    十幾年前互聯網不發達沒有記錄,酒店當然也不會讓有可能影響營業額的陳年往事傳播。

    跟門衛道過謝,有了重要收獲的真人打算順帶去靈異研究社一趟瞧瞧。

    同時再次匿名給“窗”匯報了這里可能發生的事。

    忽然想起什麼,又問︰“您對松山和治這個名字有印象嗎?”

    “有點耳熟……好像是很久之前拿到有名醫學院錄取通知書的那個孩子,他現在應該在東京做醫生早就結婚生孩子了吧?”

    真人想起資料里對方沒去學醫而是金融大學畢業,而且之前身體並非那麼差,是一次意外事故遺留的並發癥,時間也是十八年前對方剛高中畢業的時候。

    那些人當初在四相神社里肯定發生了什麼。

    而且按經驗多半就是現在一系列案件發生的根本原因。

    所謂靈異研究社的活動室早就充做雜物間多年,沒被重新啟用過,推開門一股子泛霉灰塵味撲面而來,特別嗆鼻。

    真人掩住口鼻,快速搜查一遍沒有找到有用的東西,屋內咒靈那麼多年也早被替換掉了。

    原路返回路上他饒有興致地參觀學校,思緒逐漸飄遠。

    記得咒術◎戰主角的老家就在這邊,不過現在的時間線對方應該還在讀初中,學校與案件相關的當前學校更不是同一所。

    系統修復過的平行線程序這麼久了沒再出過錯,不用杞人憂天擔心遇到——

    忽然隨著樓層降低,嗅到一股極其不妙的濃郁咒力,真人動作一僵。

    “……”

    這個強度,得是特級吧?

    他扒住樓梯欄桿悄悄往下探頭。

    只見前方樓梯拐角處有兩個不良正堵著一個畏縮的黑發少年,強大詛咒氣息就是從他身上、或者說他身後的咒靈傳出來的。

    認出那人是誰,真人木著臉,不禁懷疑自己今天出門是不是忘看日歷。

    面前有兩個選項。

    【伸出援手】←

    【冷漠路過】←

    …

    …

    …

    “——住手。”

    藍發青年突兀地出現阻止校園霸凌,他看上去不像學生也應該不是老師,是沒見過的陌生面孔。

    塊頭一個頂倆的不良瞥過對方比自己單薄的身板,對干架很有信心,“敢多管閑事,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耳朵上數不清打了多少洞的不良也是囂張慣了,跟著啐一聲。

    “你小子誰啊?”

    藍發青年停頓一下,老實回答。

    “警察。”

    “啊?”

    藍發青年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從樓梯上躍下,動作流暢毫不拖泥帶水,一拳一個輕松將人撂倒。

    見“里香”已經收回差點捏爆剛才兩個混混腦袋的寬大手掌,緊接著完全不給一旁黑發少年說話的機會,背身離開前側過臉意有所指快速道︰

    “不知道怎麼解決的話,可以去東京咒術高專尋求幫助。”

    然後腳步飛快一路不停地離開了第五高中。

    真人暫時也顧不上形象了,他找了棵樹,面對著蹲下身抱住頭思考方才行動的嚴重性。

    只是指了個路,擅自改變劇情系統不會生氣吧?

    嗯……問題應該不大。

    反正已經十一月,距離乙骨憂太進入咒術高專也不遠了……

    真人盯著光屏上還好好穩定在2%的數值松了口氣,難掩心虛地點開郵件跟系統匯報剛才發生了什麼。

    【我遇到乙骨憂太了。】

    系統沒有立馬回信息。

    半分鐘後,腦海里突然響起好久沒听到的電子音——[嘀,系統重連中……連接成功。]

    系統電子音正式上線後的第一句話︰[我就知道你遲早會出事。]

    真人︰“……”

    高興不起來。

    系統吐槽完,直接把早已準備好的東西投入使用,[平行線加強版補丁下載中……]

    [下載完畢,已安裝。]

    [平行線強化成功,當前版本2.0。]

    系統對自己未卜先知改造出來的東西非常滿意,幾乎溢于言表︰[這次絕對沒問題,百分百避開原著人物!]

    [……嗯真好!謝謝你系統!]

    系統察覺他情緒不對,看了眼後台。

    電子音像剛抽了電子煙微沉︰[你沒干什麼多余的事吧?]

    真人果斷裝作無事發生︰[怎麼可能哈哈哈!]

    系統︰[真的?]

    真人︰[……]

    心虛。

    —

    另一邊東京咒術高專,教師宿舍里。

    正在放松享受甜品時光的五條悟忽然接到了任務電話。

    “五條先生,仙台這邊可能會誕生逼近特級的詛咒,您有沒有時間過去一趟?”

    五條悟叼著叉子懶散應下,“好…”

    話音還未落,那邊忽然改口︰“啊不,非常抱歉打擾您了五條先生,這個任務有其他人接下了。”

    五條悟︰“?”

    “我說我去,你知道你剛才回絕了最強咒術師嗎?”

    電話那頭非常困擾,“但是……”

    五條悟把叉子放在餐碟上轉著玩,性格惡劣地給出必須得罪一方的解決方案︰“給你一分鐘推了那邊,把任務情報發給我。”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方便以後閱讀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33章 CH.33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33章 CH.33並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