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CH.34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符玄 本章︰第34章 CH.34

    [我的嘴那時候突然有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一般人很難接觸到咒術界, 應該找不到門路,而且陌生人沒頭沒尾的一句話乙骨憂太說不定轉頭就忘掉了。]

    辯解完真人忐忑地放輕心音,[系統你還在嗎?]

    系統嘆氣道算了, [大體主線劇情不改變,對世界融合造成的影響就不大。]

    [自己小心, 我會抽空幫你盯著點。]

    [嗯!]

    真人早已經考慮好在百鬼夜行和涉谷事變前夕躲出日本, 只要避開這兩個波及最大會與他活動範圍有交集的劇情就可以了, 見系統語氣緩和他提出疑問。

    [對了, 乙骨憂太為什麼會出現在仙台?]

    重新翻過幾遍漫畫,加深過原著相關記憶,所以記得對方跟里香的回憶里雖然老家在這邊, 但之後應該是在東京學校發生的將人塞入儲物櫃。

    系統調出乙骨憂太這個人的資料,靜頓一下說︰[就是發生了被你阻止的事, 他才轉學去了東京。]

    [劇情有一定自我修復能力,你的嘴當時可能真的有自己的想法。]

    真人恍然大悟,雖然出于警察職業本能動手救下了那兩個被里香捏一下不死也殘的不良,但之後多嘴確實不太像自己會做的事。

    他可是只想在世界融合時期多攢錢,等回歸原本生活後不用操心畢業工作, 直接攜巨款走上人生巔峰, 一點也不想跟原著人物現實里有接觸增加不確定因素。

    妙不可言的宿命感。

    手機陡然響起, 來電顯示是同在仙台的高木涉。

    真人接起听到對面傳來的聲音帶著些許慌張︰“松山和治的身體狀況突然惡化, 呼吸功能衰竭需要輸氧, 已經緊急送到醫院了!”

    “什麼?”

    真人蹙眉察覺不妙,他肯定這一系列案件的幕後黑手就是松山和治。當年的事情不難查, 對方應當意識到剩下兩人被警方全面保護沒有下手的機會。

    四相神明總數四個, 應該還差一個對應罪人的祭品才能達成目的。

    所以松山和治打算怎麼做?

    其他目標都還在警局, 真的是病情急轉直下, 還是對方要去醫院做什麼……

    難道說——

    腦中靈光劃過,真人攥緊手機匆忙道︰“看好松山和治,別讓他自殺!”

    高木涉驚愕不已,在略顯雜亂的背景音里應聲︰“我明白了!”

    警察局坐落的那條街上就有一家醫院,松山和治是被警車鳴笛送過去的,路上甚至花了只有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開車的高木涉在到醫院門口才騰出空手跟真田鳩見聯系。

    他撥開人群快步擠進即將閉合的電梯轎廂,手機都沒來得及撂下。

    密閉空間內擠了六七個人,醫生護士正在進行緊急處理,即將去往手術室進行搶救。

    心電監護儀上的線條跌宕起伏,高木涉跟其他刑警靠邊盯著,見躺在轉運床上的嫌疑人已經戴上了氧氣罩,胸腔艱難急促地起伏著,但臉色沒有剛才那麼青白嚇人了。

    高木涉覺得松山和治的意識還沒清醒,電梯內信號不太好,他對真田鳩見道一會聯系。

    話還沒說完,異變突生。

    電梯箱體忽而一震,然後卡在三樓至四樓間不動了。

    听到那頭聲音再度嘈雜,真人緊張咒靈是否已經誕生︰“高木,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先于高木涉回答,系統的電子音鎮定從容。

    [我幫你把他們堵在電梯里了。]

    真人忍不住笑出聲,他攔下一輛經過的出租趕去那邊,[謝啦!]

    —

    系統說要觀察一下平行線2.0版本的使用效果,沒有馬上回主系統那邊。

    真人到醫院後直接爬樓梯到四層,來到小地圖上裝了數枚隊友綠點的電梯門前,稍作儀容整理,撫平衣服上因運動起的褶皺。

    大約只有幾米的直線距離,能感受到一股濃郁咒力,證實他的猜想推理完全正確。

    “開門吧。”

    真人低聲說完,故障電梯在援助修理到來前又突然恢復了正常運作,平穩停在了四樓。

    而後電梯門朝兩邊打開,里面數人松了口氣的同時看到擋在門口的青年,立在肅穆純淨的白色走廊背景中,神情淡漠到稱得上殘酷。

    “真田!”

    高木涉驚訝他居然那麼快,旁邊醫護人員要將病人推去搶救,呵斥這個人馬上讓開。

    真田鳩見冷眼看著趟在床上彷如連呼吸也是一種痛苦,隨時會被死神帶走的松山和治,絲毫不同情地說︰“就像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你們救不活一個想死的人。”

    “你在說什麼?快走開不要耽誤急救!”

    有個護士上前作勢要將這個只有臉蛋長得不錯,品格差到沒邊的人推到一旁,卻一把撲了個空。

    對方動作靈活而狡猾,她甚至連對方的衣擺都沒踫到。

    真人借假動作使護士沒收住力踉蹌出好幾步,自己跨入電梯取代了轉運床邊她讓出的空位。

    隨後輕松避開其他醫護人員阻攔,伸手抓起松山和治的衣領,將對方上半身提了起來,方便抽出手銬將他兩只手扣在身後。

    緊接著在其他刑警發懵的注視和疑問下,一掌拍在松山和治的後背,力度听悶響就很不客氣。

    “別憋著了,多難受。”

    “咳咳咳!咳咳……”

    松山和治神情扭曲,因背部輻射開的鈍痛破了功。

    而後脖頸間的裝飾品忽然被取走,他瞪視面前這個陌生警察,眼神一瞬間猙獰凶狠得像要吃人︰“你——”

    消瘦的中年人因多年前的事故呼吸道及肺部受損,自然清楚怎麼樣會有看上去異常嚴重的反應。

    真人幫他扯下氧氣罩,讓他說話不那麼含糊不清,同時用隨身小刀撬開由小截圓柱體組成的項鏈,將里面的東西倒在手心。

    兩頭粗中間略細,約指節長度,呈現不太干淨的黃白色。

    比雞骨粗大上一些,毛骨悚然的眼熟。

    旁邊的醫生聲音顫抖明知故問︰“這……這是什麼?”

    “人類的骨骼,之前幾起案件被害人的指骨。”

    真人第一眼看到松山和治,就根據詛咒氣息來源的位置知道他將東西藏在了哪里,濃郁咒力積存在這樣小巧的物件里,這玩意已經算是咒物了。

    而且能夠積存那麼多能量,其中應該刻進了咒術,有著某種能力。

    被燒毀神社里供奉著嫉惡如仇的四相神,分別對應著四種屬性。

    傳說只要按照順序,取下身負罪惡之人的左手小拇指做契約,將其獻祭給四位神,神明便會現身世間達成持信物之人的某個願望。

    看不到咒靈的普通人居然能憑借傳說制造出咒物,多麼不可思議。

    真人能猜到松山和治的目的是報復十八年前發生的事,並且讓神明降世完成願望。

    但聯想到對方家里毫無生活氣息,許久不曾打掃,那個人似乎對未來不抱有任何期望。實際在經融專業很有天賦,卻只掙夠滿足基本生活需要的錢,以身體不好為由經常請假,私下或許在為這一切做準備。

    真人能看出他的靈魂遠沒有表現出來那麼虛弱。

    之前猜測對方有幫凶,現在看來應該都是他一個人做的。

    松山和治如果在發現殺害其他人難以達成的情況下,多半會找機會割下自己的左手小拇指而後自殺。

    真人接過高木涉遞過來的證物袋,將項鏈連同已經拆出來的指骨一並放進去,旁邊犯人目眥欲裂,掙扎著嘶聲讓警察把東西還給他。

    他力氣意外得大,似乎一直有在鍛煉,要兩個人才能按住。

    而情緒一激動,竟真有了犯病的趨勢。

    目送忽然一口氣梗住無法呼吸的松山和治被推進手術室,真人心里無奈地嘆了口氣,看看手里咒力四溢的資料袋思考一會怎麼處理。

    警察那邊要登記,但給“窗”的人或許更安全。

    總之證據確鑿案件算是解決了,等犯人情緒穩定下來帶回局里審問。

    —

    —

    手術室的燈亮著,頭頂白熾燈光將長廊上人的影子照在地板上邊緣清晰。

    兩側各有一排等待休息用的座位,坐在上面冷意會加倍。

    真人感覺松山和治對自己的未來怎麼樣毫不在乎,所以才會在警察已經懷疑到他頭上時仍動手殺了笠原瑞穗。

    如果真的能夠許願,他或許會選擇回到十八年前重新來過。

    突然腦中系統緊迫的電子音響起。

    [那個女護士有問題!]

    [什麼?]

    系統將自己看到手術室內的監控畫面投影到光屏,同時快速搜索對方的情報。

    [她是個殺手,昨天接到匿名雇主的委托……]

    真人看到角度不太友好的畫面里,剛才那個先出頭的女護士放倒最後一個醫生,然後用手術刀靈活地割下了手術台上男子的左手小拇指。

    真人睜大雙眼,事情發展著實超出他的預料。

    松山和治難道也是被利用的?他身後還有其他的幕後黑手嗎——

    系統追查付款的賬戶,最後給出結論︰[雇主是松山和治自己。]

    真人不由咋舌。

    [被擺了一道!]

    松山和治擔心被警察調查的自己不方便動手,于是雇佣了殺手來殺自己留作後手,著重強調死亡手法和動手前要割下左手小拇指。

    卻沒想到契約信物會被警察發現拿走,而那個殺手並不清楚松山和治就是自己的雇主,也不知道手術台上失去意識的對方想要取消委托,還是按照委托內容盡自己所能殺了對方。

    一時不知道該欽佩對方計劃長遠還是倒霉。

    “G?真田你做什麼!”

    高木涉等人根本來不及攔,就見真田鳩見一腳踹開手術室的門闖了進去。

    環境不斷後退,真人用最快速度還是沒能趕上,監控畫面跟眼楮看到的空間重疊,注射器里的東西已經全部推進了靜脈。

    視線平靜沒有溫度,真人槍口對準殺手。

    後者神色懵逼一瞬,不明白自己哪里漏了餡。

    那個藍發刑警身上殺意讓人生不出反抗的心思,根本沒有撤離現場的機會,認命舉起雙手。

    [她給松山和治注射了什麼?]

    [空氣。]

    [可惡!]

    手術室里頃刻濃郁起來的詛咒氣息也讓真人知道這四相獻祭的最後一環完成了。

    資料袋指骨中附著的咒力受到牽引洶涌而出,松山和治逐漸僵硬的尸體上方逐漸誕生出咒胎,不是之前可以被踢著玩的那種類型。

    地圖上其他醫護人員代表的灰點還存在,只是被打暈了,沒受致命傷。

    真人快速將站著的另一個人制服,余光掃到跟進來的其他人,馬上把燙手的女殺手推給高木涉。

    招呼其他人一起把醫生帶走。

    “剛才接到通知,快疏散醫院里的所有人。”

    有個稍有天賦的刑警也看到了盤踞在手術室里拼湊四張臉的怪物,剎時腿軟險些摔倒,恍惚間明白了什麼。

    —

    “窗”那邊也馬上通知到位,圈出避難範圍為半徑三百米。

    真人跟著一起疏散群眾,很快除了部分不好挪動的病人,民眾差不多疏散完畢。

    感受到那只咒靈已經到達一級強度,卻還沒有停止成長心下不安。

    距離在第五高中門口通知“窗”過去快三個小時了。

    [咒術高專的人什麼時候能來?]

    [我把這個任務放到了優先級上,兩小時前已經有人接下了。]

    系統只是來送個平行線2.0,沒有將數據流分散去監控方方面面,這次的案件確實相當難對付。

    它去查看接下任務的人是誰,幾乎與它同一時間知曉,真人看到咒高的人終于來了。

    身材高大穿黑色咒術高專|制服,白發白繃帶纏眼。

    ——來人是五條悟。

    自然地走了進輔助監督早已落好的帳,由于隔著百米遠和人群,對方並沒有注意到這里。

    真人竭力縮小存在感,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平行線2.0也許不太適配?]

    系統︰[……]

    這不可能。

    [六眼視野無死角非常廣,總之趁他還沒發現你,先離開這里。]

    真人略有猶豫,[但是跑了搞得我好像慫了似的。]

    系統沉默,[你想跟他現實里踫一踫?]

    “高木!車停在哪借我一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方便以後閱讀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34章 CH.34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第34章 CH.34並對COS真人穿越後努力捂住馬甲保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