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全文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林七年 本章︰第99章 全文完

    阿衍, 我寫下這封信的時候,正在十年前我們一起坐過的教室。

    我在等著你的到來,也在等著我的新郎。

    你曾經許過的希望你和我這輩子都討不到老婆的願望終于實現了,因為我們注定要一起變成兩個可愛的小老頭了。

    你看到這里一定會說, 我才不可愛。

    嗯, 我不可愛, 但你一定可愛。

    從三歲,到十七歲, 再到如今的二十七歲,從未變過。

    我還記得你當時問我為什麼要把結婚的場地選在實外,我笑著給你說, 誰讓我們媽媽是實外校董, 我們可以比在海外包一個島省好多錢, 還很有意義。

    沒想到你居然信了, 晚上還偷偷拿著銀行卡縮進我的被窩, 一本正經地給我說你媽媽雖然把你老婆本沒收了, 但是看在我準備了這麼多聘禮的情況下, 又給了你好多嫁妝, 說如果我缺錢,你可以全都給我, 讓我千萬不要受委屈。

    那天明明你還在因為我欺負你太狠了,跟我賭氣,不準我回主臥, 可是晚上又偷偷溜進了我的被窩,那麼認真地把你擁有的一切交給我, 我就突然覺得, 我果然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

    因為我愛的人, 永遠那麼直接單純而無所畏懼地愛著我。

    盡管我曾怯懦過。

    而我人生里最怯懦也最勇敢的那三年,就是在這所校園,所以我想這里是這一生對我最特別的地方。

    我在這里明白了我原來那樣愛你,又差點放棄愛你,最終還是選擇不顧一切地去愛你,因為你也那樣愛我。

    或許時至今日,你仍然會怪我,為何那一年對你那樣冷淡。

    不對,你不會怪我,你這麼心軟的小傻子,在知道我原來那樣獨自而沉默地愛過你的時候,只會心疼地紅了眼楮,全然忘記了自己曾受過怎樣的委屈。

    只是時至今日,我仍然會怪自己,怎麼能舍得就那樣看著你委屈。

    可是阿衍,或許年少時的愛戀就是這般,充滿膽怯,又一往無前。

    我至今仍然記得你第一次拉著我看小電影的那一天,那一晚上是第一次我和你一起睡卻沒有睡好。

    以前和你一起睡,夜里也總起來給你蓋被子,但大多時候都是安心的。

    從小時候的抱著你,到大一點牽著你,再到大一點被你八爪魚一樣的裹著,只要能感覺到你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我就總能睡得很好。

    可是那天晚上我卻失眠了一整夜。

    我很早便知道我愛你,是如同愛自己存在的意義那般愛你。

    但是當我意識到我對你的愛,或許早已隨著年齡的超出了我本來以為的界限時,我的心里開始充滿負罪和不安。

    我在想我怎麼能對你有這樣齷齪的念頭,我也在想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我會不會失去你。

    我一邊這樣想著,可是一邊又忍不住為你心動。

    或許你並不知道那時候的你到底有多迷人。

    即使到了今日,我也從未再見過如你這般干淨明媚的少年。

    你是那樣愛笑,經常我好好寫著作業,你就突然回頭笑著叫我一聲秦子規,眉眼彎彎,我總是心跳就會漏掉一拍。

    為了你這個習慣,我不知浪費了多少涂改液。

    你又愛撒嬌,每天在外面裝完酷酷校霸的模樣,一到我跟前,就子規哥哥子規哥哥地纏著我叫。

    我那時已經隱隱明白自己對你的感覺,我也知道應該避嫌,可是你抱著我,沖我撒嬌,又或者沖我耍小無賴時,我又那樣歡喜。

    我想你這樣黏我,這樣不排斥和我的親密接觸,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稍微貪心一點,可以要得更多一點。

    但我又覺得或許還可以再等等,等你再大一點,懂事一點,我再告訴你我的心意。

    我甚至很壞地想,我是不是還可以對你再好點,只要我對你足夠好,把你慣壞了,你就再也不會喜歡別人了。

    你每次沒有分寸地在我身上亂摸亂抱的時候,我即使會假裝生氣地把你拎開,可是也縱著你,甚至還總是會試探你,是不是也對我有不一樣的感覺。

    有時候會因為你偶爾的臉紅和心跳,而忍不住偷笑,有時候又會因為你的一口一個好兄弟而獨自生悶氣。

    我就一直這樣期待著你發現我的心意,又害怕你發現我的心意。

    因為你對于我來說是太重要的人,重要到如果失去你,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

    你看到這里,必然又要凶我了,說我不應該說這樣的胡話。

    可是阿衍,我說的並非胡話。

    你總是問我為什麼每天都那麼忙,為什麼無論你什麼時候回家我都在書房加班。

    其實許多時候我並沒有在加班,我只是想,阿衍還沒回來,我怎麼能睡得著,我又想阿衍如果回來了,他總是想要撒嬌的,那我那時能抱抱他,多好。

    哪怕只是給你做一碗西紅柿雞蛋面,任你吃完後把油糊了我滿臉。

    我與你總是這般,無論年歲怎樣增長,都如同少時,恩愛不疑,這樣我很歡喜,我想我們必定應當這樣走過一世。

    可是我唯一沒有等到你的那一次,在搶救室外等著你時,我才突然想,原來我真的可能失去你。

    而如果失去你,我當再怎樣活下去。

    我想我或許活不下去。

    所有人都說我沉穩理智處處周到,絕不會感情用事,犯不應當犯的錯誤。

    可是阿衍,我那天滿腦子想的都是,如果沒有你,我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樂趣。

    我或許會照顧子衿長大,或許會照顧姥姥姥爺至終老,或許會撐著把你在意的一切保護下去,那是我繼續活著的意義。

    可是我不會再有活著的期待和樂趣。

    我知道我這般想,偏執又不講道理。

    但是阿衍,人世間的事,本就沒有道理可以講。

    我與你的相遇,便是源自一場不講道理的別離,而我與你的相知,亦是一場不講道理的偏愛,所以我與你的相守,為何不能是一場不講道理的執念。

    曾有人問我到底是天生喜歡男孩,還是後來才喜歡男孩。

    我想都不是。

    我只是愛你,如同愛我自己生命那樣的愛你。

    所以阿衍,從今往後,你成了我的丈夫,便不可以再任性胡來,你要一世平平安安,與我白首不離。

    而那時年少的我,也是怕極了會失去你。

    怕你的厭惡,怕你的疏離,怕我以為的存在的意義會離我而去,也怕你因為我而遭受非議。

    畢竟那時候,少年愛上少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你又該是那樣意氣風發一生順遂的少年。

    所以那時候當我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放置自己的愛意時,听到你的一句惡心,我就成了世界上最懦弱的人。

    我不敢再看你的眼楮,我怕從那雙從來只會對著我笑的眼楮里看見厭惡。

    我不敢再踫你,我怕你這樣干淨天真的人知道我的齷齪心思後,會覺得那樣不堪。

    我甚至不敢再與你多說一句話,因為你是那樣讓人喜歡,而年少的心動,又是遠遠一瞥,就心跳不止。

    我曾在書上看過一句話,說開成花災的玫瑰,不是燦爛,是荒涼。

    于是我想,那就剪掉所有的玫瑰吧。

    我寧願很多年後,你再想起我時,是遺憾或指責地說,你曾經對一個朋友很好很好過,只可惜那人是個白眼狼,最終漸行漸遠。

    也不願有朝一日,你提起我就是惡心的蹙眉,或是自責自己不能回饋同等的愛意。

    而那一天,我看著你難以置信的委屈的神情的時候,我並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

    我只知道我多想抱著你,告訴你我很愛你,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會永遠陪著你,只要你能讓我留在你身邊,不要讓我離開。

    可是我又知道我不能。

    因為你是我想要一直保護的小王子,你該在千嬌萬寵中長大,享受這世界所有最好的愛,一生順遂,一世歡喜,而不是這條孤獨又掙扎的窄路。

    所以你若無意,那這條路便不必與我同行。

    我也會想,或許我只是弄錯了我們之間的感情,若我們離得遠了,我自然能放下這些,重新與你當朋友。

    但愛就是愛,這世上沒人會弄錯這樣的愛。

    我會因為你一個受傷的神情,而夜夜驚夢,然後起身看你的照片,直至天明。

    我會每天忍不住去看,沒有我看著的小屁孩有沒有打架受傷,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難過不高興。

    我會忍不住地想要把一切的好給你,可是又偷偷藏著不願意被你發現。

    我還會看有沒有女孩又向你表白。

    你這麼招人喜歡,自然是有。

    那麼多女孩喜歡你,那麼多朋友圍著你,你或許真的生了我的氣,總是故意犯校規惹我不高興,可是除此以外,你依舊是那個最熱鬧最快活的少年。

    我那時就像在自我戒斷的癮/君子,知道自己走的是歧路,知道自己有了不該有的貪戀。

    于是那時我寫,他會一生順遂,不必與我一起。

    這是那時候的我所能想出的最好的結局。

    可是阿衍,我果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我喜歡的那個少年啊,永遠是世界上最干淨熱忱的少年,他永遠會不管不顧地把他所能拿出的最好的一切贈予我。

    他們總說我太縱著你,說我付出太多,說我把你養得太嬌氣,說我太委屈自己。

    可是他們又怎麼會明白仿佛被全世界拋棄時,那一份天真的不加掩飾的喜歡和依賴,是怎樣溫暖的救贖。

    他們又怎麼會明白,一個卑微謹慎的少年,被明目張膽的偏愛,是怎樣奢侈的饋贈。

    他們又怎麼會明白,一個怯懦退縮的少年,被自己都快放棄的那個夢想緊緊抱著,說我想和你一輩子好時,是怎樣絕望又充滿希望的動容。

    我們相遇,是你送我的一朵薔薇。

    我們相伴,是你拿著三塊兩毛錢的苦苦挽留。

    我們相和,是你醉酒後孩子氣般難過的願望。

    我們相愛,是你著急慌亂中讓我帶回家的小王子和小狐狸。

    所以我明明是世上最幸運的人。

    因為我擁有世間最好的愛人。

    如果等到很多年以後,我們都兩鬢斑白,垂垂老矣,坐在街頭的長椅看著黃昏晚風時,有年輕的孩子來問,老先生,請問你覺得愛是什麼。

    我會告訴他,愛就是我身旁的你。

    因為當我遇到你,愛就被冠以了你的姓名。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從薔薇花叢里遇見你時,就注定了的屬于我的命運,也是從孩提到白首,年深歲遠里,我們因為彼此才成為的我們自己。

    而寫到這里,我已經看見了你。

    你穿著一身白色西裝,在陽光依舊是耀眼逼人的模樣。

    那些愛著你的人簇擁著你,贈予你世間最多最滿的祝福和愛意,而你則帶著那些溫暖和愛意,帶著最明媚的笑容,穿過這個夏天最好的薔薇花叢向我走來。

    一如年少時。

    贈我世間一切好。

    所以阿衍,我想做一個更貪心的人。

    你會一生順遂,也定會與我一起,朝朝暮暮,白首不離。

    ——全文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別管我閑事》,方便以後閱讀別管我閑事第99章 全文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別管我閑事第99章 全文完並對別管我閑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