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9章 附身之皮

    攝像師看著小陳的尸體神經質又哭又笑,抬著拳頭砸了下車廂︰“我們還能活著出去嗎?外面有沒有人發現我們被困住了,他們怎麼還不來救我們啊!”

    郁安晏身形筆直站在細雨中,蒼白的唇緊抿。

    南鏡遙遙看了一眼村子的方向,輕薄的霧里能看到一點火光,很像是村長那天來接他們時候那支紅蠟燭的光,他轉眼沒再看遠處,而是低頭仔細看著小陳那塊被剝下皮的皮膚,眼中露出沉思之色。

    不同于村里的細雨,僅僅隔著單龍村一段距離,天上大雨瓢潑,進入單龍村的最後一段盤山公路前站了幾個人。

    離這幾個人有段距離的公路上堆著巨大的碎石塊和泥土,這堆石塊和泥土徹底把道路封死了,而暴雨還在不斷沖刷著這危險的滑坡山體。

    郁安晏劇組里的副導演穿著雨衣,拿著電話在跟對面的人焦慮大聲地說︰“我們劇組的導演郁安晏帶著四個人進了村,他們進村後已經一晚上沒消息了,消失了!很可能出事了!但現在路堵了我們進不去,我們要想辦法進去!”

    電話那端的工作人員特別抱歉︰“我們已經備案了,不過現在發生了山體滑坡,救援人員和警務力量也沒辦法進去,只能等情況穩固了再想辦法。”

    副導演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依照以往的情況判斷,大概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進去?”

    對面傳來嘈雜的聲響,最後給出了時間︰“三到五天,還是要看天氣。”

    掛斷電話,副導演焦急地摸了摸自己剩的不多的頭發,看著旁邊的場務問道︰“跟郁家說了郁安晏郁導被困在村里沒消息了嗎?他們怎麼回復的?”

    場務︰“說了,郁家說去找人了。”

    “只不過看那意思,”場務臉上露出離譜的神色︰“郁家好像要去找天師來處理這件事。”

    副導演都被氣笑了︰“什麼幾把時候還去找什麼幾把天師,郁家的人是腦殼上有包吧?”

    海市。

    被副導演嘲笑腦袋有包的郁家當家人郁宏,正一身的正裝的站在一座小洋房前,郁宏身量較高大,濃眉深眼,即使年齡在他臉上刻了痕跡,也能看出年輕時長得算俊美,他的手上掛著一個佛牌,手指上戴著祖母綠瓖金刻篆文的戒指,就連身上都掛著一塊護身玉。

    郁宏此時左手不斷撫摸著另個手腕上的佛牌,焦急地看向面前這棟洋樓,等待著洋樓里面的人的答復。

    這是海市掩映在鬧市里的一棟奶白牆黑色窗框的海派花園洋樓。

    這棟洋樓百年來換過三任主人,無不是社會名流,這棟洋樓外面花團錦簇,而臨著河畔更是讓本就金貴的洋樓身價倍漲,可以說,能住在這里本身就是身份的一種象征。

    現在這棟洋樓住著的是連續多次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董修明。

    董修明是多家大型跨國公司的控股人,很多人只知道他的企業家身份,不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天師。

    而且是玄門里某一派德高望重的掌門人天師。

    盡管郁宏早就從給他青黑色罐子的大師那里了解到,郁安晏這次去南方肯定會出些事,只能盡人事听天命,但當郁宏得到郁安晏這次進入單龍山後沒有音訊的消息後,他依舊因為擔憂情緒急得團團轉。

    給郁宏青黑色罐子的高人看郁宏實在著急,就給郁宏指了董家的董修明,告訴郁宏那個青黑色的罐子就是從董家得來的,讓他去踫踫運氣。

    郁宏拿著郁安晏的八字和一件極貼身的用具來了董家,許下利益好處,只想要見董修明一面,董家的管家在郁宏百般懇求下,點了點頭才讓郁宏把郁安晏的八字遞了進去。

    身為家電大亨的郁宏,在把郁安晏的八字遞進去後,也只能在洋樓前面的花園里站著等待。

    太陽太大,郁宏心中焦急,只能不斷地用攜帶的絲帕擦著額頭。

    過了十多分鐘,董家的管家才打開門,但他依舊沒讓郁宏進去,而是高傲地遞了一張疊起來的灑金宣紙。

    郁宏千恩萬謝地接過,站在大太陽下小心翼翼地展開宣紙。

    宣紙上用毛筆遒勁有力寫了一個字。

    是個“等”字。

    郁宏深喘出一口氣,他顫動的額頭肌肉顯示他現在並不平靜,低頭在原地站了好幾分鐘,郁宏才讓跟來的人攙扶著他朝著外面走去。

    還是要等,等著,只要等著,肯定能等到他最寶貴的大兒子郁安晏活著出來。

    小洋樓的二樓。

    黑色窗框框住寬大的凸肚玻璃窗旁,兩個人挑著厚重的門簾看著郁宏的離去,其中有個眉心一道豎紋的中年男子問著身邊另一個人︰“確定郁家那小子有隱藏身份了嗎?”

    房間里的另一個人更為壯實,這人左臉側從耳後延伸出來了一道疤痕,他陰狠道︰“確定了。”

    “郁家那個叫郁安晏的小子,他的隱藏身份還沒被人發現,不知道會不會被別人發現後得到,或者直接被殺掉撕碎。”

    “有意思,”中年男子一身定制西裝,保養良好的臉上露出興致盎然的笑︰“郁家這個孩子,是叫郁安晏是吧,本來就是天賦絕倫卻注定早死的童子命,現在又有了隱藏身份,簡直太有意思了。”

    “不過這麼好的孩子,現在卻深陷單龍村那種詭異之地,不知道會被哪個派發現他的隱藏身份後得到他。”

    疤痕男眯了眯眼︰“如果不能被董家得到,那就想辦法殺掉撕碎。”

    “剛才找人已經查到了消息,跟著他進去的,有個叫做南鏡的,好像懂點這東西,需要我們……”

    疤痕男神色陰狠地做個 嚓的手勢。

    中年男人輕蔑地揮揮手︰“只是個賤種,垃圾堆里養大的,和我們大派天壤之別,不會有什麼真本事,在單龍村那種惡鬼之地里不死都算好的了。”

    “郁安晏能不能活著出來都不好說,這件事再談吧。”

    “也是,不過不管郁安晏到時候被誰得到,”疤痕男殘忍地笑了笑︰“老子都會想盡辦法弄死那個人,把郁家這小子搶到手,只要拿到了郁家這小子,今年玄門大賽排名第一的位置,肯定是我的。”

    中年男子嘴邊威勢甚重的唇紋動了動,嗓音低沉︰“最好是這樣。”

    他悠遠的目光看向南方,那是單龍山的方向。

    *

    單龍村。

    風吹得山上的樹木嘩啦嘩啦地響,樹木深青色的濃暈色澤加上陰沉的天色導致整個環境特別的壓抑,攝像師和李逸飛站在這種天色下,看著小陳恐怖的尸體,兩人的臉色顯得異常灰敗。

    郁安晏看著小陳被剝下皮的那塊皮膚,點燃了一根細長的薄荷煙。

    他正在拍的就是一部懸疑恐怖電影,但真的當電影里的恐怖畫面真實發生的時候……那種直面的恐怖和驚悚感是任何虛構的電影所不能比擬的。

    沒有再看小陳的尸體,郁安晏先繞到車的前面,他打開副駕駛的門,從自己的座位上拿上五根當時帶過來的營養棒,修長的手摸到營養棒的時候,郁安晏的眼神頓了一下。

    在駕駛座的側縫隙里,放著兩本A4紙大小的本子,一本是他當時在車上翻的電影腳本,還有一本是他隨手放在座位上的單龍村資料。

    郁安晏的手頓了頓,把那本單龍村的資料拿了起來,他正準備翻看,就听到李逸飛在那里大吼︰“南鏡!你他媽站在尸體那里是魔怔了嗎?你這個變態!”

    郁安晏條挑了挑眉,把資料本收進背包,繞過去看了眼南鏡和李逸飛的狀況。

    看到南鏡的時候,郁安晏輕微揚了揚眉,南鏡此時還站在後備箱前,微微低著頭看著小陳的尸體,直到這時候,南鏡的神情,居然都維持著鎮靜。

    或許干刑偵口的在面對這種情況時,都不一定有南鏡的心理素質好,而南鏡才十九歲……

    郁安晏隔著繚繞的煙草煙霧斂眸打量南鏡,或者,與其說是心理素質好,不如說南鏡對這種神鬼之事顯出了一種奇特的熟稔感。

    就像是經常會經歷這樣驚悚恐怖的情況一樣。

    不過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南鏡這樣的心理狀態挺好的,能活得更久。

    昏暗的天色下,南鏡的皮膚異常的白皙,暈出一種光澤,他根本沒理李逸飛,甚至都沒反罵李逸飛是變態,南鏡目光只是非常專注地凝注在小陳胸前被剝掉的皮膚上,已經觀察了有四到五分鐘了。

    郁安晏把煙隨意在車廂邊緣摁滅,遞給南鏡一根營養棒,微抬下頜問南鏡︰“怎麼了?是有什麼異常嗎?”

    南鏡吃了口營養棒才回過神,他指著小陳被剝下的那塊皮膚,一邊思考一邊說︰“我家里有人懂點神鬼這方面的事情,我在他的筆記上看過一些關于剝人皮的事,說是有些人在陽間犯了罪,下地府後要受到剝皮的刑罰,這種東西被稱為皮鬼。”

    “皮鬼可以通過剝人皮附身到人身上。”

    郁安晏略一頓,反問︰“附身?”

    “沒錯,附身。”南鏡點頭,“皮鬼必須剝掉最靠近人腦袋上的皮膚才能爬上來附身,最好的選擇是剝臉上的皮,但不少皮鬼會保留被附身之人的樣貌,想要自己樣貌俱全地重返人間,所以一般最終選定的是脖頸和胸前的皮膚。”

    就和小陳現在的狀況是一樣的。

    郁安晏聞著空氣中還殘留的一絲薄荷煙草味,閉了閉眼,冷淡神情顯出一絲脆感,淡聲問︰“如果是你說的這樣,我們被剝皮了,是不是也會被附身。”

    南鏡一頓︰“我家里人說這是地府的規矩,凡人通用的。”

    那就是也會被附身了。

    旁邊抖抖索索臉話都說不出來的攝像師和李逸飛,在听到南鏡關于附身的話後,臉色更灰了下去,攝像師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縮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時間所有人都沒有說話,氣氛沉寂下去,遠處霧氣朦朧,一股若隱若現的嗩吶聲傳來,這嗩吶聲吹得很淒厲陰森,听著很讓人不舒服。

    南鏡的眼神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掃,他看到遠處霧氣里走來了一群人影。

    只見那輕薄的霧氣的遠處遙遙出現了一群人影,最先走出來的是村長,村長穿著扣子扣到脖子最上方的白色褂子和黑色褲子,手里端著一根正在燃燒的紅蠟燭,朝他們走過來。

    村長端著那盞仿佛不會熄滅的紅蠟燭,陰惻惻掃了四個人一眼︰“祭祀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現在就出村,是會驚動神仙帶來災禍的,跟我回村吧。”

    回村?

    現在小陳死了,胸前的皮還被剝掉了,他們要是再回到那詭異的村子里,說不定下個被剝皮的就是自己,哪里還有人想回村。

    李逸飛抖抖索索想要開口,但看到村長陰森的臉,又把要說出口的話縮了回去。

    村長的視線一個個掃過四個人,他身後的那群村人,有些拿著嗩吶,有些拿著一籃子紅紙花,這所有村民都跟著村長的視線用直溜溜的貪婪眼神盯著他們四人。

    南鏡皺了皺眉,他警惕地看到村長的脖子上,開始密密麻麻地長起了黑色的斑點,他心口猛地一跳,想到了之前在監視器看到的拖走小陳的那個鬼,那個鬼就是個滿臉長著黑色斑點的老人。

    陰沉沉的霧氣里,村長咧開嘴笑了笑︰“外村人,你們進我們單龍村,就得守我們單龍村的規矩,祭祀未開始,我們還沒挑中祭品,所有人不準出村!”

    南鏡敏銳的抓住一個詞︰“祭品?”

    “對,祭品。”村長那雙聳拉著眼皮的渾濁眼珠陡然間對準了南鏡,村長那張蒼老的充滿褶子的臉皺了起來,嘴角僵硬繃著上翹,用狂熱的聲音說︰“單龍村的祭祀需要祭品,你們中間,有一個就是被神仙選中的祭品!”

    南鏡皺了皺眉,他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那步子還沒邁出,一個冰涼滑膩的東西就摸上了他的腳腕,濃重的血腥味飄來,帶著一股腐臭的氣息,輕薄的霧氣開始變得厚重,那滑膩的東西,仿佛是鐵鉗一樣,緊緊捏住了南鏡的腳腕。

    又順著腳腕緩緩向上,觸踫到小腿的皮膚,南鏡顫動了一下。

    冷,極冷,從腳腕傳來的陰冷感覺仿佛要凍僵人的身體。

    “啊!”李逸飛驚恐地倒在地上,他瘋狂地扯動自己的腿,低頭看著抓著自己腳腕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大聲叫喊︰“這是什麼?!你們要干什麼!”

    “挑選祭品時大聲喧嘩!按照村里的規矩!打嘴!”村長看到李逸飛的舉動,本來還算正常的聲音陡然拔高。

    一個壯實的村民听到這話立刻上前,他伸出專門干農活的粗實手掌,蒲扇一樣猛地扇了李逸飛兩巴掌,南鏡看到李逸飛的臉迅速的腫了起來,臉頰上破皮出血,而那似鬼一樣的村民盯著李逸飛滲出來的血,貪婪地伸出了舌頭。

    南鏡看著村長身後,濃重的霧氣下幾十個壯實的村民,放棄了掙扎的想法,這麼多人,肯定打不過,而且,南鏡腳腕動了動,那捏著他腳腕冰涼滑膩的東西立刻圈得更緊。

    村長仔細盯著他們四人,一個個掃過,像是在確認什麼,看到南鏡的時候,視線突然定住,村長裂開嘴唇“嘿嘿”一笑,眼神直勾勾地貪婪看著南鏡,揮了揮手說︰“選定祭品了!”

    “喜婆,上嫁衣!”

    濃厚的霧氣里,這群村民的最後面慢慢走出一個臉頰擦得極紅的婦人,那婦人穿著粗糙的麻布紅衫,一雙極小的腳上穿著繡花鞋,兩手捧著疊起來的紅色衣服,婦人邁著小碎步,嘴角帶著詭異的喜色僵硬地抬起,雙手抬高捧著的紅色衣服,用細細的嗓子說︰“吉時要到了,祭品現在就穿上嫁衣?”

    這喜婆的手舉起來時,南鏡看清了喜婆手上紅嫁衣的款式,他抿緊了唇。

    這紅色嫁衣被疊的整整齊齊,正面朝上擺的是嫁衣的上衣,紅嫁衣的上衣是立領大袖,此時那大袖垂下,能看到大袖上有銀線繡成的團花貼片,這顏色樣式,竟然就是南鏡在單龍村住的房里掛著的那件紅色嫁衣。

    村長失去血色的舌頭舔了下嘴唇,用狂熱貪婪的眼神看了眼南鏡,手豎起猛地一揮向南鏡,陰惻惻地說︰“給他套上嫁衣!把其余人帶走!”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9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9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