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12章 附身之皮

    郁安晏略驚懼的眼神緩了緩,他回過神來,在感覺手掌里有些細膩的觸感,神色一頓,郁安晏直接放開了手。

    南鏡翻身起來認真道謝︰“謝謝。”

    郁安晏呼吸頓了一下,他擺擺手示意南鏡不用多說,直接起身看向供桌前用生蛌瘍K釘釘著的那張紙。

    好在現在蠟燭已經點燃,有了微弱的光芒,不需要南鏡長時間點著打火機。

    南鏡走到供桌前蹲下,借著微弱的光,讀出了被生覂K釘釘在紅漆供桌邊上那張紙的內容︰

    “單龍村村民全體在此誠心向您禱告,祈求您讓單龍村風調雨順富貴綿延,單龍村全體村民已將全體村民的生辰八字寫在祭祀書上,接下來將為您誠心尋找合適的祭品,請您在祭祀之後,滿足我們的願望。”

    南鏡皺眉。

    這個就是那個村長一直在說祭祀,現在他們已經知道祭品是南鏡了。

    郁安晏借著蠟燭的光,再次環視了整個三樓的房間,三樓的房間除了這供桌,就是棺材,郁安晏的食指曲起下意識在大腿外側緊緊敲了兩下,猜測道︰“南鏡,你說,這祭祀書會不會放在這些棺材里?”

    棺材里?

    南鏡頓了頓,他略歪了下頭︰“也有可能,有些村的習俗是在棺材里隨亡者放上他的八字,那張紙上寫著祭祀書上有單龍村村民的生辰八字,如果這棺材里面躺的是單龍村的村民的話,說不定寫著村民生辰八字的祭祀書真的在里面。”

    南鏡借著燭火,再打燃了自己的打火機,環視了圈這整個佛堂房間擺的棺材。

    整個佛堂房間空間不小,是個板正的長方形,水泥混合木質的建築結構,只有他們進來那一個出入口,對著佛堂房間門有個木質的窗戶,但這個窗戶已經被水泥填死了。

    這個房間的棺材總體分為三層,最外面的一層是棺材蓋上刷了白漆的棺材,第二層是只有棺材蓋刷了一層薄薄紅漆的棺材。

    最後一層,也就是最靠近供桌的地方,只有四個棺材,這四個棺材涂滿了黑色的油漆,在棺材的尾部還寫了一個深紅色的“奠”字,最前面擺了一朵白色的紙絹花,明明現在他們在一個封死的室內,這白色的紙絹花無端端像是被風吹動了一下。

    南鏡神色略微凝重地看著滿室的棺材,他在鄉下住過不少的一段時間,知道些事情︰“有些村里辦事用的棺材顏色是有講究的,刷白漆的棺材,是給未婚和未成年辦葬用的。”

    “紅棺材則是喜喪用的,代表這人自然老死別無遺憾了,而黑棺材是凶死,或是急病,或是車禍,或是溺亡,總之是意外死亡。”

    “凶,凶死,”蹲在不遠處的攝像師牙齒打顫,看著供桌附近的四個全黑棺材,嚇得後退幾步,趕緊遠離供桌︰“我們真的要找那個什麼祭祀書嗎?”

    還不等南鏡回答,門那邊就傳來一聲李逸飛嘶啞地叫喊︰“我不要找棺材,要找你們找!南鏡你有病!”

    南鏡冷冷看向他。

    郁安晏皺皺眉頭有些不耐煩,冷漠道︰“我們上三樓就是求一線生機,現在我們被困在這里,馬上就是祭祀,祭祀開始所有人都會死。”

    “我們必須找信息。”

    郁安晏著重看了攝像師和李逸飛,肅聲強調︰“每個人都要找。”

    李逸飛面目猙獰看著郁安晏,他捂著被郁安晏扎後作痛的手掌,恨恨地沒敢再說。

    這房間最外層的是漆了白色油漆的棺材,相對其他棺材來說,稍顯安全一點。

    南鏡走到房間外層後,選定了一個白漆棺材,白漆棺材只涂了素白的漆,什麼字都沒寫,對比這房間里其他種類的棺材來說,已經算是不那麼陰間的了。

    南鏡挑的這個白漆棺材和其他棺材的間隔較大,方便隨時逃跑。

    南鏡站過來後,其余兩人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跟隨郁安晏圍了過來,李逸飛站在最外圍,緊張看著這棺材隨時準備逃走。

    郁安晏按住南鏡準備掀棺材蓋子的手,他斂下眸,左手的食指彎曲起在大腿外側敲了一下,然後閉了閉眼,輕吸一口氣拉出棺材的蓋子往後一搓動,頗有些沉重的白漆棺材被掀開砸在地上,砸起一點灰塵。

    南鏡定楮朝著白漆棺材里看去,下意識咬住唇沒有發出聲音。

    只見這白漆棺材里躺了一個少年人的尸體,這尸體非常瘦弱,看白布褂子黑麻褲子確實是村人的穿著,那面上的眼楮是圓瞪的,就那麼直直瞪著打開棺材的四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活過來一樣。

    而且,這少年人尸體的白布褂子上面敞開了一點,能看到脖頸到胸口那一段的皮膚,就和小陳一樣,切口整齊地被撕下了一塊人皮。

    這白漆棺材做得很深,而且非常黑,棺材里還堆著一些干草和絹布,全都皺褶起,還有一些血跡,估計拿打火機去照都不能看清里面放著什麼。

    郁安晏看著棺材里少年人的尸體,掃了眼三樓的棺材,眉目沉沉,淡聲說出自己的猜測︰“一直以來和我接觸的村民都是單龍村的村長和青壯年,從來沒有過老人和小孩,現在這些棺材里應該就是。”

    李逸飛早就嚇得面無人色,向後退了好幾步,顫聲說︰“這棺材的人會不會突然活過來?”

    郁安晏放在棺材邊緣的手指動了一下,幾乎和南鏡同時開口冷道︰“閉嘴!”

    南鏡看了眼郁安晏,沒等到郁安晏動手,自己就蹲下將手伸進了棺材里。

    那寫著生辰八字的紙條放在棺材里只是他們的猜測,祭祀書可能是紙還是什麼,肯定很薄,是不是真的在棺材里面還要仔細去找。

    南鏡神色凝注,現在是必須要找到關于祭祀的消息了,不然明天單龍村那群惡鬼會在祭祀上對他們做什麼事,他們都不清楚,特別是他自己還被選中做了祭品。

    南鏡的右手先是並攏壓下去一寸寸摸過棺材沒被人躺著的地方。

    郁安晏皺眉想上手幫南鏡,被南鏡掐住手腕不容拒絕地推拒了回去,南鏡把打火機遞給郁安晏︰“郁導,你幫我點亮打火機照著,我常去村里幫著辦紅白喜事,對棺材比較熟。”

    攝像師和李逸飛隔著至少一步遠的距離,緊張又驚恐地看著南鏡動作。

    這白漆棺材散發了一股很刺鼻劣質的油漆味道,現在打開棺材,更是散發出一種腐臭難聞的血腥臭味。

    南鏡右手五根手指並攏,前掌貼在棺材的底部,一寸寸挪過去,觸感是冰涼的,散發了寒意,手指一直這麼貼著摸過去,變得越來越酸脹冰冷。

    這棺材的木質非常粗糙,即使上了一層厚桐油又刷了油漆,摸上去依舊是刺撓的。

    南鏡摸到棺材底部的時候,棺材突然整個往下垮了一下,放在棺材里的少年人冰涼的尸體陡然一震,已經腐爛的皮膚擦過了南鏡的手。

    南鏡瞳仁一晃,手部的動作直接頓下。

    “啊!”李逸飛發出短促的尖叫,驚得一跳。

    四個人都放慢了呼吸,停下動作,南鏡保持蹲著的動作,鎮靜抬頭帶著詢問看了眼郁安晏。

    郁安晏看懂了南鏡的意思,他墨黑的瞳縮了一下,彎下腰,舉著燃著的打火機,動作非常輕微地看向塌下去的棺材後部,看清楚後,他屏住的氣息均勻清晰地呼出來︰“是承住棺材的小木墩歪了。”

    其余二人齊齊松了氣。

    南鏡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繼續摸去,在摸到棺材最底部靠近兩側豎起的棺材板的地方,他的手突然一頓。

    燭火根本不能完全照到房間的外層,棺材的這塊地方是三塊棺材板構成的角落,打燃的打火機舉在稍上方,根本不能完全照在這里。

    南鏡感覺到自己的手摸到了什麼濕滑冰涼的東西。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2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2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