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13章 附身之皮

    南鏡的手頓了頓,就在食指和中指之間,一個冰涼滑膩的東西,很薄,不像是紙的觸感,反而像是那種……黏著液體的人的皮膚的觸感。

    看到南鏡的動作頓住,郁安晏把燃著的打火機往里面遞了遞,輕聲︰“南鏡,怎麼了?”

    南鏡晃著淺色瞳仁看了眼郁安晏,凝神直接把這東西拿了出來,濃烈的油腥夾雜著血腥味直接撲來,南鏡的抿緊了唇,捏著這東西,直接把這東西提到了打火機的旁邊。

    “草!”攝像機在看到這東西的第一眼,就忍不住罵了一句︰“這東西是什麼?!”

    打火機的微小火焰將這東西映亮,這東西巴掌大小,薄且有韌性,整體呈現一種棕黃色,像是一張皮,只不過這皮的表面是油潤的,泛著一層油光,像是被封和揉進了一層蠟油進去,那濕滑的觸感應該就是這層油脂帶來的。

    這塊皮散發的一股油脂的獨特味道,加上腥味,惡臭難聞得讓人想要嘔吐。

    攝像師想要後退,又不敢離南鏡和郁安晏太遠,看著這東西抖著嗓子問︰“這是……人,人皮嗎?”

    李逸飛本來在後面看不清楚,想要湊近點多獲得點信息,結果一听到這句問話,立刻恐懼地縮在暗地不動了。

    南鏡皺了皺鼻子,搖搖頭︰“不知道,我以前看過鞣制皮的工作,這塊看起來是油鞣革,就是油蠟皮,黃棕色的可能是動物的皮鞣制的。”

    這話多少讓攝像師放松了點。

    南鏡捏著這塊皮在打火機旁邊轉了轉,這塊皮的上面沾染了不少血液,上面用刀刻又用黑色油墨筆寫了一行日期,料想是這棺材中人的生辰八字,而這塊皮的另一面寫了一句話。

    郁安晏彎腰湊近,輕聲念了出來︰“祭祀一旦開始則不能停下,”

    這是剛才他們在供桌那張紙上看到的祭祀書!

    南鏡和郁安晏的想法沒有錯,南鏡把這塊皮放到被掀開的白漆棺材蓋子上,站起來看了眼整屋的棺材還有不斷燃燒的紅蠟燭,肯定道︰“我們現在要把這些棺材掀開,去找剩下的祭祀書。”

    李逸飛驚恐地抬頭等著南鏡,但都不等他開口,郁安晏和攝像師已經行動起來了,郁安晏早就知道祭祀書很重要。

    攝像師這時候也清醒了點,快點找到祭祀書說不定他們還真能找出一線生機來。

    總比明天祭祀被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吃掉要好。

    李逸飛也清楚,但他摸著疼得鑽心的手,對南鏡和郁安晏的恨意絲毫不減,最好他們找到了祭祀書拿到出去的方法後,南鏡和郁安晏就被女鬼弄死!

    四個人翻棺材的速度還算快,供桌上那根紅蠟燭燒了小半截的時候,除了供桌前那四抬全部涂滿黑漆的棺材,其余的棺材都被掀開了。

    整個過程只有李逸飛一驚一乍,南鏡和郁安晏的速度極快,這種時候越快越好,再拖下去說不好又要生什麼事端。

    並不是每個棺材都會有一塊皮,加上最開始南鏡的那塊,四人最後找到了十九塊,按照形狀和上下文勉強拼湊出一張祭祀書。

    南鏡接過郁安晏遞來的打火機,點燃打火機讀出勉強拼湊的內容︰“請注意,此祭祀可以實現抬棺之人的願望,願望完成後,接受祭祀的神仙也會收取一定的代價,祭祀一旦開始則不能停下。”

    “祭祀時,將神仙選取的祭品穿上嫁衣,選擇良辰吉時將祭品按照特定方法封入純黑漆木棺材,然後,選取三個活人為抬棺之人,”

    南鏡念到這里頓了一下,這塊地方差了一截,和後面的內容不連貫,他抿抿唇,繼續念道︰“將祭品裝入黑漆棺材後,在黑漆木棺材上釘上七根釘子,祭祀開始,由三個活人抬祭品的棺上天梯……”

    後面的內容斷了,南鏡看了一整個房間的棺材,這些大大小小的棺材全都被他們揭開檢查了,確實沒有新的皮了,但祭祀書只有半截……

    攝像師听到祭祀書里說的祭品要封入純黑漆木棺材里,他偷瞄了一眼穿著紅嫁衣的南鏡,祭祀書上說完成祭祀神仙能實現人的願望,他們如果把南鏡祭祀了,是不是就能實現出村的願望。

    和攝像師隔著一步遠的李逸飛也抬頭看了看南鏡,李逸飛和攝像師對視了一眼,彼此看到了眼里相同的意思——要是犧牲一個南鏡他們就能活,那為什麼不做?

    這房間里有四抬純黑漆木的棺材,就在紅漆供桌的不遠處,因為南鏡當時說過一些地區的民俗,純黑漆的棺材里面一般躺的凶死的人,是大凶,四人剛才找祭祀書的時候,所有棺材的蓋都打開了,除了這四抬純黑漆棺材。

    或許祭品就該躺這四抬純黑漆棺材?

    李逸飛根本沒管這些,滿是紅血絲的眼球有點暴突,他帶著點陰森的聲音說︰“這祭祀書上是不是說只要我們抬棺上那個什麼天梯,就能實現我們出去的願望?”

    南鏡皺皺眉,單龍村現在變成了這個鬼樣子,肯定跟這個祭祀有關系,比起祭祀書里面說的實現願望,南鏡更在意願望實現後要付出的代價。

    郁安晏食指曲起抵在自己的下頜處,淡聲道︰“這祭祀肯定有問題……”

    郁安晏的話音還沒落下,李逸飛面容陡然變得猙獰,突然幾步疾跑直接撲到南鏡身上,手上拿著可能是剛才從棺材里翻出來一把土鏟子,將土鏟對準了南鏡,威脅道︰“南鏡!你現在就給我進黑漆棺材,你本來就是祭品!”

    “不然我殺了你,南鏡!!!”

    郁安晏皺緊了眉,直接捏緊了剪刀對準李逸飛,郁安晏冷漠的眼神讓李逸飛瑟縮了一下,但很快李逸飛神色癲狂大吼道︰“別他麼逼我!南鏡本來就被選中成為了祭品,是他命不好,活該為了我去死!”

    攝像師看到李逸飛的動作,低下頭眼神躲閃,小聲說︰“郁導,別怪我,我還準備結婚呢,把南鏡給祭祀了,我們一起抬著棺材上那個天梯,實現願望出單龍村就好了。”

    他說話的聲音特別微弱,但還是一點不停頓地說出來了。

    郁安晏被這兩個蠢貨的惡心行為氣得冷笑一聲,一向倨傲冷淡的墨瞳首次帶上了一絲凶狠。

    有這兩個傻逼拖後腿,不如直接別帶這兩傻逼了。

    郁安晏看向南鏡,南鏡淺色的瞳和郁安晏的視線撞到一起,南鏡被喜服的寬袖遮住的白皙右手比出一個上揚的手勢來。

    郁安晏墨瞳一眯。

    下一秒,南鏡右手直接向上,握住了李逸飛制住他的手猛地向下一折,清脆的骨折聲音後,李逸飛痛呼著後退,還準備往前撲,被同時捏緊剪刀站上一個紅漆棺材的郁安晏居高臨下直接扯住了雙臂。

    剪刀往下,郁安晏直接將剪刀遞進了李逸飛的背部。

    “啊!!”李逸飛滾在地上痛叫,血液汩汩流出來。

    本來準備上前幫忙制住南鏡的攝像師徹底畏縮不敢上前了,不僅不敢上前,甚至接連後退,不慎直接退到供桌前那四抬純黑漆棺材旁,本來應該沉重的棺材板居然在攝像師輕微的撞擊力度下直接滑開了。

    “砰!”

    厚重結實的棺材蓋子自己就這麼落到了地上,黑漆棺材蓋子上的白色紙絹花顫動了下,滑落到地上。

    一股難聞的腐臭味道從這不慎被打開的黑漆棺材里陡然飄出來。

    這股味道非常的腥臭,還夾雜著霉味,就像是放了很久的尸骨的味道,黏膩在鼻端,幾乎要讓人呼吸不過來。

    本來站得較遠的南鏡和郁安晏陡然回頭,看向驚恐的攝像師,和徹底被打開的一抬黑漆棺材!

    南鏡舉起打火機朝著黑漆棺材那方向照去,打火機剛點燃,一股陰冷的風吹來,這股風極度的刺骨,簡直像是寒冬臘月會刮起的風,直接從人的後腰往里面鑽,順著脊骨一路上竄,沖到天靈蓋上,南鏡腰部顫動了一下。

    好冷!

    這黑漆棺材里到底封了什麼東西!

    李逸飛痛叫在地上打滾,他也聞到了這股氣味,看向那抬黑漆棺材,眼楮驚恐的瞪大,再也沒想什麼別的,拼命滾動身體想離那黑漆棺材遠一點。

    “ 嚓— 嚓—”

    打火機無法點燃,南鏡緩步往後退,借著非常微弱的一點光亮緊盯著就在他不遠處的黑色棺材,這抬黑色黑漆棺材輕微顫動了起來,先是很輕微,然後是劇烈的顫動。

    一只手,緩緩從棺材里探出來,那雙手細長,探出來後每根手指吱嘎吱嘎地往下彎,直接往下壓,緊緊拍捏住了棺材的側板,像是在借力要從這黑漆棺材里爬出來!

    南鏡連呼吸都放緩了,摸索著往後退去,突然,他的腳步頓住了,整個身體竄起一股涼意,後腰直接顫動了一下。

    南鏡緩緩吐出一口氣,他感覺到,就在他現在所站地方的旁邊,是這整個佛堂房間第二層被他們掀開找過有沒有放著祭祀書的棺材,在輕微顫動。

    南鏡的表情空白了一瞬,緊接著他冷喝︰“郁安晏!!遠離棺材!”

    說著他一個後仰,堪堪避過了從身後的棺材伸出的一只腐爛蒼老的手,那是原本躺在棺材里的村民,但在南鏡和郁安晏把那個放了髒東西的純黑漆棺材打開後,這房間棺材里的尸體全都驚動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3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3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