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14章 附身之皮

    這房間密密麻麻少說擺了數百抬棺材!但現在全都在顫動!

    郁安晏听到南鏡的話幾乎是瞬間反應,從風衣里抽出剪刀,側身躲過一個伸出來的腐尸的手。

    “啊!!!”

    李逸飛大叫,一只腐尸伸出來的手抓撓了下他的後背,讓他大喊出聲,滾動著瘋狂想要遠離這些棺材,但這房間棺材那麼多,每個棺材都在顫動,又怎麼遠離得了?

    李逸飛癱軟在地,尖叫︰“不要啊!”

    南鏡順手撿起地上的漆了紅漆的棺材板,現在他手上沒什麼趁手的工具,只能拿著棺材板擋一擋。

    “咯吱咯吱—”

    這群從棺材里爬出來的腐尸發出關節搓動的聲音,手直接伸出來想要抓撓住南鏡,那腐爛的皮肉散發著陣陣惡臭的味道,整個房間的溫度變得極其冰冷,南鏡能感覺自己呼出的氣都開始起了白霧。

    南鏡一腳輕盈的跳起,他面前一個棺材里猛地爬出來一個生蟲腐尸,這腐尸伸出指甲漆黑手就要去掐南鏡。

    南鏡凝眉,揚手舉起手中的棺材板,直接對準腐尸的脖子拍去。

    “咯拉!”

    厚重的棺材板踫到這腐尸的骨頭,直接把這腐尸拍得往下倒了一寸,但這腐尸的脖子仿佛鋼筋一樣,根本就不能拍斷!

    南鏡一個彎腰,側抬腿踢掉一只伸過來的腐尸的手,直接用手抓握住在地上的紅漆棺材木板,這木板大概大半個人高,重量拿起來還比較趁手。

    郁安晏捏著剪刀,退了一段距離,他掃視著整個房間,掃到紅漆木桌前的時候,視線一凝,只見木桌前那四抬黑漆棺材並沒有任何腐尸靠近,有腐尸伸出手還沒踫到棺材,就像被燙到一樣收回了手。

    郁安晏用剪刀擋著腐尸,黑暗中找不到人,只能焦急提醒南鏡,喊道︰“南鏡!去黑漆棺材那邊!”

    渾渾噩噩阻擋腐尸的攝像師和李逸飛听到這句話,同時看向那四抬純黑漆棺材。

    攝像師離得最近,他發現那四抬純黑漆棺材的周圍腐尸的動作,懦弱畏縮的動作一變,完全不顧腐尸的抓撓,朝著其余三抬黑漆棺材而去。

    李逸飛看到攝像師的動作,氣急得大吼道︰“他媽的!只有三抬棺材能用!你們他媽的都給老子慢點!”

    四抬黑漆棺材里有一抬就是剛才被攝像師不慎弄開的棺材,那抬棺材里不知道藏了什麼東西,里面腐臭難聞,還驚動整個屋的棺材,四個人,卻只有三抬棺材。

    “南鏡!”郁安晏焦急地尋找南鏡,看到的南鏡的時候他的瞳孔陡然睜大了。

    在郁安晏的視角,能看到南鏡背後的那抬小棺材突然爬出來一個小腐尸,那小腐尸手指甲很長,悄無聲息地摸向了南鏡的脖子。

    郁安晏大步朝著南鏡沖去,想要攔住這只伸向南鏡的利爪。

    南鏡听到郁安晏的聲音,動作輕微的一頓,猛地抬頭,正好看到郁安晏擋在他身前。

    極微弱的光亮下,郁安晏一向倨傲的臉上墨眸亮的驚人。千鈞一發之際,郁安晏剪刀刺出,正中腐尸的心髒,那腐尸軟倒下去,南鏡豎起紅漆的棺材板擋在兩人一旁。

    “南鏡。”郁安晏下意識伸手把南鏡護在懷里,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手指按了按南鏡的肩膀才放開。

    南鏡呼出一口氣,兩人根本來不及交談,立刻看向郁安晏發現的沒有腐尸的地方。

    攝像師已經沖到了一抬純黑漆棺材旁,有小腐尸爬過去想要抓到攝像師的腳腕,攝像師一腳踹開,想也不想掀開黑漆棺材的蓋子,看到里面是空的,攝像師臉上一喜,直接爬進了黑漆棺材里。

    在他爬進去後,原本被南鏡和郁安晏推到地上的棺材蓋子,像是被一只看不見的手猛地拔起,“啪”地蓋在了棺材上。

    而在攝像師掉進棺材後,那群腐尸竟然真的緩緩地離開了!

    南鏡和郁安晏對視了一眼,彼此從眼里看到相同的意思。

    這棺材可以屏退這些腐尸!

    南鏡果斷︰“進棺材!”

    先把被腐尸的圍的困境解除了,再想辦法推開棺材蓋子出來。

    兩人朝著那四抬黑漆棺材跑去。

    “草!”被一群腐尸包圍的李逸飛也看到了攝像師掉進棺材的那幕,眼楮急得要充血了,他好像是因為流了血特別招腐尸,被腐尸抓撓的全身紅腫流血,而血液導致那群腐尸攻擊他更凶。

    他不能死!南鏡和郁安晏才是該死的!

    李逸飛面色猙獰地朝著紅漆供桌前的那四抬純黑漆棺材沖去,他差那黑漆棺材還有十多米的時候,瞥見南鏡和郁安晏拿著紅漆棺材板擋著腐尸以極快的速度也走來。

    李逸飛焦急狠毒地看向前方,紅漆供桌前目前只有兩抬棺材能用了!他一定要佔到一個黑漆棺材!

    想到這里,李逸飛面上露出怨毒的神色,他舉起手中的鏟子狠狠沾了自己的血液,朝著南鏡和郁安晏的方向一扔!

    “南鏡!去死吧!!!”

    南鏡用紅漆棺材蓋擋著越來越多的腐尸,帶著李逸飛血液的鏟子吸引了好幾只腐尸過來,兩人被這一拖,速度慢了下來。

    本來速度略慢于兩人的李逸飛提前到了四抬黑漆棺材的前面,他站在攝像師旁邊那台純黑漆棺材旁,止不住的狂喜,直接推開了黑漆棺材的蓋子,李逸飛用扭曲的聲音大喊︰“南鏡!只有一抬空的安全的棺材了!你們搶吧!”

    “你們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說著李逸飛跨進了黑漆棺材里,那棺材蓋飛速地蓋住了。

    南鏡和郁安晏離黑漆棺材近在咫尺,他們身後是數十個不斷涌來的腐尸,這里面有些腐尸手指尖利呈現一種黑色的彎鉤狀,那手指戳棺材板能直接戳出一個洞,要是戳到人身上肯定會戳出一個血洞來。

    進棺材迫在眉睫!

    郁安晏神色冷靜帶著一絲倨傲,幾乎毫不猶豫︰“南鏡,你進棺材。”

    “我……”

    本來就是要死的。

    郁安晏這句話還沒說完,突然他的前胸被南鏡重重一推,整個人踉蹌著後退一倒。

    南鏡一刀干脆劃過一個腐尸,沉靜看著郁安晏被他推到棺材里。

    郁安晏蒼白的手黑漆棺材豎起的側板上捏了一下,卻完全沒辦法阻止身體往下到力道。

    “南鏡……”

    郁安晏倒向黑漆棺材內部,一向冷漠高高在上的黑瞳緊縮,郁安晏的手拼命伸長,眼眶瞬間變成紅色。

    南鏡站在不斷涌入的腐尸潮里,冷靜地說︰“你死了,我也活不了。”

    他必須要拿到郁安晏身體里的鈴鐺,才能解除這種聯系。

    郁安晏眼皮一跳,墨黑瞳仁里充斥著震驚,右眼角下的那顆紅色淚痣跟隨他的神色驚心動魄的一跳,他的身體徹底落入黑漆棺材里,棺材蓋瞬間飛起牢牢蓋上了,掩蓋了他所有的話語。

    南鏡利落抖動了一下水果刀,抖落刀上一些腐爛的肉和黏液,他站在黑漆棺材旁,拿著手里棺材蓋子做擋板。

    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了,這房間里的所有腐尸密密麻麻朝他沖來。

    而純黑漆棺材只有一抬,這抬里面不知道藏著什麼髒東西,站在旁邊能清晰地聞到里面散發出來腐臭的霉味。

    南鏡站在這抬黑漆棺材旁,抬起棺材蓋子阻擋不斷涌來的腐尸,他往後一靠,腰部撞擊到棺材的側板,南鏡的腰陡然一僵,他感覺有什麼東西牢牢的圈住了自己的腰部。

    南鏡的腰部輕顫,他緩緩地低下頭,看到自己的腰部被一雙手環抱住了。

    那是一雙指甲給被掀掉的細長的手,手指甲的肉呈現腐爛的爛粉色,流著膿液。

    南鏡被這雙手猛地一帶,他不可抑制地掉進了這黑漆棺材里,南鏡覺得自己好像落在了一具極冷硬冰涼的軀體上,腐臭的血腥味道嗆得他嗓子生痛。

    借著黑漆棺材蓋還沒完全蓋上那點透過縫隙的一絲光亮,南鏡睜眼看向自己旁邊,他心口猛地一跳。

    就在距離自己不到一個指頭的地方,他清晰看到了棺材里另一張臉。

    那臉色青白,嘴唇被涂得極其地紅,從耳後根到嘴唇那里全部被劃開,那傷口應該是被粗鈍的刀劃開的,血紅的皮肉翻卷出來,整個裂開的嘴唇又被半個手指頭粗的白色麻繩歪歪扭扭縫上。

    眼楮的部位是兩個巨大的窟窿,在南鏡看過來的是,竟然長出了好幾只完全純黑的瞳孔,在窟窿里瘋狂轉動,流出腥臭難聞的黑色血液,在臉上厚厚的□□上沖刷出兩道痕跡。

    是那個白衣女人!她竟然就躺在這個棺材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4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4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