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16章 附身之皮

    村長此時已經抽打到了大腿,這具身體的小腿條件反射般輕顫,小腿上一層皮直接蓋著骨頭,脂肪少,這戒尺要是抽打下去肯定會疼得鑽心。

    本來還處于震驚中的女鬼思緒一醒,沒等南鏡回答,焦急道︰ [馬上要剝皮了]

    比起女鬼帶了一絲焦躁的聲音,南鏡反而維持著鎮靜,仿佛不是在討論他的生死一樣,淡聲問︰ [所以我現在有什麼辦法能控制這具身體不讓他們剝皮嗎?救你是不是需要把所有的紅蠟燭都斬斷?]

    女鬼沉默了一會兒,一時間,南鏡只能听到外面村長拿著戒尺一聲聲抽打他皮肉的聲音,仿佛剛才腦海里的對話聲音並不存在。

    [有,有辦法,]女鬼似是下定了某種決定,如果不是帶著恨意,她的聲音其實很脆不帶什麼鬼氣,還是個年輕的女孩子,按照她那個哥哥說法,她要是沒遇到這件事,應該是在讀大學。

    現在她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和堅決︰ [你身上結了五門陰緣,鬼氣足夠,更別說你身上還要鬼帝的氣息,你可以拿走我的鬼印]

    南鏡疑惑︰ [鬼印?]

    [鬼帝不知蹤跡後,鬼界無人審判鬼怪,也不知道從何時起,每個厲鬼的身體里開始有了一枚印章,]女人說的又快又急︰[這枚印章封存著厲鬼的部分能力和身體的控制權,也會限制厲鬼的行動範圍 ]

    [你要是想得到我軀體的控制權,首先要得到我的鬼印,只不過你現在依舊是半個活人,這鬼印上纏繞著我的鬼氣,活人拿到鬼印很容易被印章上的鬼氣吞噬,最後神志喪失徹底變成不人不鬼的行尸]

    女鬼說著停了下︰ [但是你……鬼帝明明已經失蹤了,但你身上卻有鬼帝的信息,南鏡,你的陰緣鈴鐺到底連著什麼啊?我能從你的鈴鐺上感受到很強大的氣息]

    南鏡也有些疑惑︰ [我也不太清楚]

    這陰緣鈴鐺是老頭兒幫他結的,說他體質太脆必須得結五個鈴鐺才能活。

    [算了,]女鬼放棄探究這些︰ [即使如此,你拿了我的鬼印依舊有被鬼氣吞噬的危險]

    [你要拿這枚鬼印嗎?]

    南鏡敏銳察覺女鬼話音的顫抖,輕聲問道︰ [我拿走了你的鬼印,你會怎麼樣?]

    [哈哈,]女鬼似乎是啃了啃指甲,發出一些的聲音,她輕聲回道︰ [不會發生什麼大事,我的能力會變弱一點,我太久沒和活人說過話了]

    [他們好像叫你南鏡]

    [南鏡,你拿了我的鬼印,會直接回到現實里你的身體,你會在現實里幫我把紅蠟燭斬斷的對嗎?]

    南鏡堅定︰ [會]

    外面,村長撒下罐子里的最後一點香灰在“南鏡”的腳背,然後高高揚起手中戒尺,直接摔打在南鏡的腳背上,腳趾猛地蜷縮,鑽心的痛感直沖痛覺神經,腦海里的女聲尖痛一聲。

    [好,我告訴你辦法,]女人尖痛叫後,沒有遲疑,快速用脆聲清晰地交待︰ [等會兒,我會把鬼印放到你的左手,鬼印一到你的手上,你就能回到現實了]

    [在現實里用這個鬼印必須要先含鈴鐺,還需要你把舌尖血涂抹在印章上,口里的鈴鐺響了你立刻收起印章吐出鈴鐺,不然你會神志全失死掉的。]

    女鬼頓了頓︰ [含一顆鈴鐺就夠了,只要一顆鈴鐺啊!]

    村長已經開始著人給南鏡所在的這具軀體換衣服,這村長和村民像是完全不擔心這具身體會突然暴起,放松了對南鏡的鉗制,準備著給這具身體換下褲,南鏡依舊一動不能動。

    女鬼輕聲︰ [我的鬼印有一種能力,這個印在鬼上會留下印記燒灼鬼的軀體逼退鬼怪,印在活人上會讓活人暫時擺脫鬼氣控制,重回清醒]

    [記得,當你含在口中的這顆鈴鐺響動時,你一定要停止使用鬼印,否則你會被我的鬼氣吞噬神志]

    [南鏡,我把印章交給你了!]

    南鏡被這群村民隨意摔放在地上的左手臂輕微動了動,這一刻,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開始有了這具身體的控制權,他左手用力一握,一個冰涼刺骨的硬質方章在手心里磕了一下。

    印章上掛著一個穗子,是那白衣女人的印章。

    南鏡把穗子纏在自己左手的小指上,左手那里傳來刺骨的涼意,這股涼意不管不顧地沖向順著左手臂直沖往上。

    南鏡剛拿到印章,現實里,單龍村村長帶著五個壯漢“吱嘎-吱嘎”踩著樓梯上了三樓的門,單龍村村長一打開門,看到滿地被打開的棺材蓋子冷哼一聲︰“都是無用的掙扎!”

    說著這村長示意後面的五個壯實的村民︰“把那個穿著嫁衣的祭品找出來!這祭品現在應該已經被享用完不能動了,直接把祭品拖出來直接放在供桌前,剝了皮後封進棺材!”

    後面一個村民問道︰“村長,我們不用香灰戒尺洗禮這個祭品了嗎?”

    “不用!”村長揮了揮手,渾濁的眼里藏著凶狠的光︰“這個叫南鏡的祭品八字夠陰,直接剝皮!”

    五個村民應了一聲,趕緊去找南鏡,找到在那抬純黑漆棺材里的南鏡時,兩個村民用力粗暴地直接扯住南鏡的手臂往外拖。

    在左手臂那股涼意沖上來的那一刻,南鏡自己仿佛被拉扯著退出了這個世界,身軀不再是僵硬地不能動,但是感覺好像有什麼人在……拖動他的身體?

    南鏡費勁睜開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兩個粗暴扯住他往供桌前一甩的村民,但現在他卻不在棺材里,而是被人拖出來甩在了地上。

    南鏡偏過頭費勁看了下,發現自己被拖到離紅漆供桌很近的地方。

    就在紅漆木桌旁,單龍村的村長帶著五個壯實的村民正從供桌上拿香爐和戒尺,還有一把銀亮閃閃的剔骨刀,有了女鬼的經歷,南鏡很清楚這群村民要對他做什麼事。

    左手的小手指上勾著的小印章晃了一下,南鏡勾動印章,舌尖被咬破,一點舌尖血印在這小的印章上,剎那間,南鏡呼出一口幾乎刺骨到冰涼的冷氣,瞳仁像是被墨點染上,變成詭異的黑。

    單龍村的村長轉身,那臉上爬滿了蠕動著的黑斑,村長直接拿著剔骨刀,渾濁的眼楮死魚眼一樣盯著南鏡,剔骨刀高高揚起,就要下落。

    眼楮眨了眨,南鏡一個挺腰翻身,右手成拳猛地揮出,直接砸在村長滿是黑斑的臉上,把頭發花白的村長歪倒在地嘴角吐出一口血來。

    要快速含鈴鐺!否則神志會徹底喪失!

    南鏡右手干脆利落往脖頸後一摸,從左到右第二個,郁安晏的鈴鐺。

    南鏡精準握住這個不斷顫動的鈴鐺,食指和中指夾住紅繩猛地把鈴鐺從脖頸後扯到面前,唇瓣輕輕一張,含住了這個鈴鐺。

    一時間,整個三樓的佛堂刮起一股陰冷的風,旁邊的紅漆供桌搖晃。

    那群壯實的村民驚恐地看著“南鏡”,活像是看一個怪物,村長趴在地上還沒緩過氣來。

    南鏡歪歪頭,這身體的脖頸骨節搓動發出 嚓 嚓的聲音,南鏡試著走了一步,繡花鞋的厚底摩擦出聲,他腳步一崴差點摔到地上。

    南鏡︰“……”

    那喜婆給他換的這繡花鞋看著是平底的,里面卻藏了跟,他穿著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村長緩過氣,似是不敢相信南鏡能醒來,但很快,村長回過神抬頭帶著驚懼和狠意看向“南鏡”,蒼老的聲音大喝︰“這是這具身體的髒東西爬出來了!快殺了這個祭品!”

    南鏡直接從供桌上拿到戒尺,在拿著剔骨刀沖過來的時候,借著巧勁輕巧一跳,右手伸出,沾染了血跡的戒尺被南鏡一把奪過,高高揚起戒尺“刷—”一聲重重落到村長的後背。

    這一戒尺把剛爬起的村長再次抽得趴在了地上,吐出一口血來。

    南鏡淡聲計數︰“一。”

    這單龍村村長剛才在女鬼的世界里一共抽了他七下,這七下剛才可都是他受的,他向來有仇必報,對方打他多少下,他也一定要打回對方多少下。

    數著,南鏡一個利落地後踢,直接踢到後面拿著剔骨刀沖向他的村民,他用小指勾住印章最頂端的穗子,反手按住這村民的手從他手里奪過刀,後仰拿著戒尺對準剛要爬起來的村長滿是黑斑的臉上再抽了一下。

    “二。”

    村長的半邊臉迅速腫了起來,他那被松垮眼皮遮蓋的眼楮露出怨毒的光︰“抓住他!可死可活!”

    南鏡淡掃村長一眼,他拿著剔骨刀轉身,平展揮刀,一下斬向兩個村民手中的紅蠟燭。

    兩根紅蠟燭被橫斬,齊齊一斷。

    南鏡能清晰感覺到紅蠟燭斷後,這具身體的力量明顯變得強了起來,他左手握著的印章那股冰涼的死氣直沖上身。

    他再次輕盈跳動,紅色的嫁衣跟著他的動作飄舞,颯出艷麗的弧度,南鏡垂下,揮刀,村民毫無反抗之力地被南鏡連斬四根紅蠟燭。

    整個三樓的房間只剩紅漆供桌上兩根紅蠟燭沒被斬斷了,南鏡勢如破竹地沖向紅漆供桌。

    那群本來還準備沖過來的村民在紅蠟燭都斷掉後,齊齊後退,竟然都不敢近南鏡的身了。

    “都讓開!”村長艱難地爬起來,青筋遍布的手顫顫巍巍解開了自己的白褂子上端,一邊吐血一邊大喝︰“都給我解開白褂子!讓我們身體內神仙附身後對付他!殺了這個髒東西!”

    五個壯實的村民听到村長的話,猶猶豫豫地把手搭在白褂子上方,卻沒有立刻解開。

    村長厲聲︰“現在不解開褂子的,之後要去祠堂領罰!”

    原本產生退縮之意的村民在听到祠堂領罰後,互相對視一眼,牙一咬,都解開了自己身上的白褂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6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6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