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19章 附身之皮

    郁宏記得當時自己跪在地上,伸著手涕泗橫流求著郁安晏走下來,郁安晏回頭看了他好幾分鐘,少年宮里有人把一整首命運交響曲彈完,郁安晏才一步一步走下去。

    郁宏緊緊抱著郁安晏,听到郁安晏用稍帶稚嫩沒什麼情緒的聲音輕聲說︰“那好吧,爸爸,我再給你做十一年的兒子。”

    整個寬敞裝修精美的臥室房間陷入一陣沉默,房間里只有中央空調吹風口發出的細微聲響,郁宏坐在床上,疲憊的面容顯出老態,閉上眼沁出一點眼淚,這個在商場叱 的男人,唯一的軟肋就是他的大兒子郁安晏。

    “我把那個孩子帶回來住了一段時間,”郁宏一向威嚴的聲音變得低啞︰“我只是想他們兄弟能夠好好相處……”

    徐助理在心底嘆了口氣,當時郁父把十二歲的郁安晏救回來後,本來準備直接不承認那女人生的孩,但郁父還是忍不住去見了那孩子一面,見面後,就不舍得了。

    郁父給那個孩子取名郁睿軒,顯見寄予了厚望,在郁睿軒成年後,更是把郁睿軒帶進了郁家的門。

    郁睿軒進郁家門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郁安晏,對郁安晏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哥,我什麼東西都不會搶你的,只要安晏哥活著一天,安晏哥想要什麼,我都會給。”

    郁宏對郁睿軒的表現很滿意,結果當天晚上,郁安晏就直接一腳把郁睿軒從二樓踢下一樓,看著滾到一樓的郁睿軒居高臨下說︰“我要你滾,你給不給?”

    郁睿軒還想做些什麼討好郁安晏,但得知這件事的郁父在第二天就把郁睿軒送走了。

    眾所周知的,郁宏把郁安晏當成眼珠子一樣在疼寵,任何郁家人敢對郁安晏使一個眼色,郁宏就能直接斷了這人的任何經濟來源,郁安晏想要什麼,郁宏想盡辦法都要捧過來,挨著擺著讓郁安晏選。

    但是郁安晏和郁宏的父子關系還是日益冷淡了下去。

    郁睿軒這個人的存在就是一個不可跨的巨大鴻溝,而且在徐助理看來,郁睿軒對郁家也是有野心的,自小就勤奮刻苦,盯著郁安晏讀過的學校拿到的證書去讀去考。

    郁睿軒嘴上說著為了救郁安晏求神鬼,給郁安晏找了一堆烏煙罩氣的玄門高人過來,但其實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郁睿軒就是等著郁安晏死呢。

    徐助理從小看著郁安晏長大,對這個郁睿軒確實沒什麼好感,但徐助理也無奈,今年郁安晏二十三歲要出事,郁睿軒想進公司進郁家徹底取代郁安晏,把郁安晏踩在底下的心思太明顯了。

    郁父緩緩從床上起身,扶著旁邊的床頭櫃站起來問道︰“青省那邊有沒有什麼新的消息?救援隊現在準備好了嗎?你多劃錢,給救援隊都上最好的裝備,各項待遇全部談好,這邊的私人醫生提前都備好到單龍山外面等著,不要有疏漏。”

    “我的車你也備好,我等著去接我的安晏。”

    誰都知道,郁安晏這一去九死一生,郁宏去接的說不定已經不是一個……活人了。

    白發人送黑發人啊。

    徐助理在心底深深再嘆口氣,剛準備回答。

    突然樓梯那兒傳來急急的腳步聲,郁家的管家緊趕慢趕跑上來,走到門前還急喘著對房間里面的郁父說︰“郁總,有封發過來的急信件,轉了好幾道,也不知怎麼遞進來,信件上讓寫著事關郁少,讓您一定要看!”

    郁父紅血絲遍布的眼楮爆出一點光亮。

    單龍村,三樓佛堂房間。

    “啪嗒—”

    南鏡重新點燃了打火機,看著郁安晏墨黑的眼眸逐漸沉下去,仿佛最後一點光亮都消失了。

    “不會死的,”南鏡認真否認,火光在南鏡的眼里燃燒,近乎于承諾道︰“我不會讓你死的。”

    郁安晏身體前傾,支著的右腿往前推動了一下,不慎踫到南鏡隨意放在旁邊的黑色背包,剛才被南鏡放了祭祀書的黑色背包拉鏈是敞開的,現在被搡動了一下,整個背包垮塌下去,里面的東西滑落出來。

    被南鏡放在背包右下角的青黑色罐子露出小半個部分。

    郁安晏的目光頓在那個青黑色的罐子上,一張不常見的血紅寫黑字的紙牢牢黏在這個罐子上。

    微弱的光映照在這個青黑色的罐子上,就在不久前,郁安晏還見過這個手掌大小的青黑色罐子,郁父捧著這個罐子祈求他能接受。

    怎麼說的來著。

    “安晏,這是郁睿軒磕頭跟你從高人那里求來的罐子,能救你的命的,我找了人來捧這個罐子,那人的八字捧這個罐子能護住你,你听爸的,讓那捧罐子的人跟在你身邊,行不行?”

    十三年來,因為郁父祈求而來到郁安晏身邊說著要救他的人實在太多了,多到讓郁安晏厭煩的程度,這群人的存在就是在不斷提醒郁安晏一定會早死。

    有些被找來的玄門高門也確實害了郁安晏。

    郁睿軒求來的這個罐子?救他?是提醒他快點去死吧。

    郁安晏直接拒絕了這個青黑色罐子,他冷硬讓郁父不要再抱有無謂的幻想,直接接受他要死亡的事實就行,但現在,郁安晏再次看到了這個青黑色的罐子。

    郁安晏恨跪著祈求他再活十一年的郁父,恨在暗處一直盯著他想著他死的郁睿軒,郁安晏也恨那群因為金錢權勢或者他這張臉輕浮說要救他的人,這群人的眼神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他是早死。

    但他遇到了南鏡,他以為,至少南鏡,至少南鏡是不為什麼來到他身邊的。

    郁安晏想,至少在自己死前,能踫到南鏡,能短暫地,曇花一現地擁有這種希望他活的,純粹的感情,就夠了。

    但南鏡,拿了這個青黑色罐子。

    是因為有人以某種條件給了南鏡這個青黑色罐子,南鏡才會到他的身邊說︰“郁導,我不會讓你死的。”

    郁安晏眼眶逐漸發紅,他直直盯著這個罐子,猛地抬頭看向南鏡,南鏡一身似血的紅嫁衣,輕薄的綢緞的紅嫁衣在幽暗的光里像是燃燒著的火,或許下一秒就會燒成灰燼。

    打火機再次滅掉,視線有一瞬間的暗,還不待南鏡再次按開打火機,南鏡捏著打火機的手就被郁安晏冰涼的手徹底握住了。

    “不要點燃火。”郁安晏的聲音和他的手一樣泛著沁人的涼意。

    郁安晏那只冰涼的手從手上移到了南鏡的脖頸側,這手貼著脖頸和臉交界的地方,郁安晏感受著南鏡的脖子上的血液流動時的溫熱感,只要他現在收緊手,他就能完全的捏斷南鏡的脖頸。

    南鏡被這手的涼意激得顫抖一下,他不舒服側了側頭,帶著絲擔心說︰“怎麼了?郁導你的手好涼,要不要我幫你捂手?”

    南鏡听到郁安晏在黑暗中低低笑了一下,這笑聲很沉,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瘋的意味。

    “南鏡,”郁安晏似嘆息般從舌尖滾出南鏡的名字,另一只手伸過去按住南鏡的肩膀。

    在黑暗中,南鏡只能看到郁安晏靠近了他,那雙鳳目直直盯著他,郁安晏啞聲問道︰“南鏡,誰讓你帶這個青黑色的罐子靠近我的?他們給了你什麼條件,錢?還是名?”

    “啊,你看到了那個罐子,”南鏡伸手摸索著要把罐子放進包里,有些緊張地說︰“他們說你不能看這個青黑色罐子,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郁安晏猛地按住南鏡伸向背包的手,冷聲說︰“告訴我,南鏡,是什麼條件讓你捧的這個罐子?”

    南鏡疑惑皺了皺眉,他不太明白郁安晏的意思,不過他實誠地回答︰“南家的父子說給我五百萬,讓我捧這個罐子。”

    郁安晏仰頭,略長的發跟著他的動作滑動,他喉結滾動,低笑了一聲︰“五百萬。”

    “五百年,我一只表的錢,原來就值我一條命了。”

    “不是的,這五百萬只是我答應捧上這個罐子,跟救你沒關系,”南鏡皺了皺眉,認真否認︰“我救你只是因為鈴鐺。”

    鈴鐺?這算是什麼理由?這是連騙他都不願意走心點騙了嗎?

    郁安晏扯動了下唇角,他眼里帶著一絲譏誚看著南鏡,輕聲說︰“南鏡,既然你為了五百萬來救我,我們一起死在這單龍村,也算是都得償所願了。”

    南鏡不知道郁安晏怎麼了,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南鏡剛想說話,郁安晏就死死用發狠的力道按住他的肩膀往自己的方向帶,南鏡感覺郁安晏低下頭,頭輕輕踫到了自己的額頭,兩人離得很近,近到南鏡能感到郁安晏冰冷的吐息。

    太冰了,南鏡抿抿唇,他的肩膀縮了下,又被郁安晏牢牢按住,郁安晏用像是要把南鏡揉進自己手里的那種力度按著南鏡。

    南鏡覺得郁安晏病了,可能是感冒。

    病人會做些奇怪的舉動很正常,南鏡表示理解。

    南鏡往後縮了下,呼出一口熱氣,認真道︰“我不會讓你死的。”

    郁安晏扯住南鏡的紅色嫁衣,南鏡的皮膚在嫁衣下異常的白,那潤濕的淡紅嘴唇抿了抿,黑暗中有什麼東西在瘋狂涌動滋生,郁安晏墨瞳里燒灼著滾燙的情緒。

    南鏡耳邊仿佛听到一聲鈴鐺的脆響,黑暗中他看到從郁安晏的心口緩緩延伸出一根紅線,那根紅線閃著微光,躍動著朝著南鏡伸來……

    南鏡淺色的瞳仁毫無知覺地晃動著不解的神色。

    “我要是死在單龍村,”郁安晏抵住南鏡的額頭,眼角的紅色淚痣跟著他的動作冷異的跳動,他牢牢盯著南鏡,視線從南鏡挺直的鼻梁滑到唇瓣,再到被紅嫁衣立領卡住的修長脖頸,郁安晏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病態低笑︰“我死前帶著這麼大的怨氣,一定會讓我成為惡鬼。”

    郁安晏冰涼的手握住南鏡白皙的手腕,他能感受南鏡手腕凸起的骨節在掌心滑動,郁安晏低笑一聲︰“南鏡,既然你被選中作為祭品,”

    “與其活祭嫁給單龍村的惡鬼,不如嫁給我。”

    “南鏡,你死在單龍村,正好殉了我這惡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9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19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