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附身之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20章 附身之皮

    凌晨一點五十,海市。

    董家金貴的海派花園洋樓里還是燈火通明的,一個穿著黃色沖鋒衣個子矮小的男人揣著兜畏畏縮縮敲了敲門,穿著得體的白色襯衫和燕尾服西裝的男佣打開門,態度倨傲地略低頭︰“什麼人?”

    黃色沖鋒衣的男人拿出一個東西晃了一下,咳嗽一聲帶著一點神秘低聲說︰“馬大讓我去查南鏡和郁家那位大少爺的消息,我查到一點東西,現在過來跟馬大遞消息。”

    听到馬大這個名字,男佣不可察覺地眼里露出一絲嫌惡,但還是忍下了,男佣站得筆直, 亮的皮鞋往回縮了縮,手隨意往旁邊一指︰“你要找的人在地下拳擊場,往那邊繞有個小門進去就行。”

    矮小的男人趕緊點頭,揣著手縮頭縮腦地朝著那方向走了,一路上打量了董家這海派花園,心里嘖嘖稱贊,董家做著大生意不說,據說還是是玄門里的大派,真是金貴氣派啊。

    也不知道讓他查的那個南鏡和郁家大少是有什麼玄機。

    矮小男人進入小門,小門里是一截幽暗的樓梯,他順著樓梯往下,正看到自己要找的臉上帶著疤痕的高大男人從拳擊場里走下來。

    高大男人姓馬,在家里排行老大,所以諢號馬大,馬大的左臉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一臉凶相,所以道上也有人叫他馬疤,這個馬大本來跟玄門不沾邊,也不知道哪天走了什麼運,借著一些玄門里的事攀上了董家,從此就發達了。

    據矮小男人听到的消息,這個馬大無惡不作,家暴妻女上過法庭,為了收保護費弄癱瘓過小老板,據說還奸過女大學生,但攀上董家後,特別爽地什麼懲罰都沒受,還拿到了一大筆錢揮霍。

    馬大從拳擊場上走下來,他看著矮小男人走進來,馬大一邊走到拳擊場旁邊的座椅上,一邊擦拭著自己帶血的拳套問矮小男人︰“小田,我讓你去打听那個賤種南鏡和郁安晏的消息,你搞到具體點的消息嗎?尤其是那個南鏡的,詳細給我說說。”

    矮小男人,也就是小田,虛眼看了下帶著血跡的拳擊手套,心髒跟著抖了抖,也不知道這個南鏡是怎麼惹上了馬大,根據自己查的消息,南鏡一個毫無背景的普通人,出來不被弄死才怪。

    小田點頭哈腰︰“查到了,南鏡跟著一個有點神叨的老頭長大,確實懂點玄學方面的東西,好像平時會買些朱砂黃符之類的。”

    “不過這南鏡,在最破的那種居民樓里長大的,毫無背景一個賤種,肯定不是老大你的對手哈。”

    “他也配做我對手?”馬大臉上的疤痕抖動了一下,不屑地揮了揮拳,殘忍地笑了笑。

    “是,是是,”小田看著馬大揮拳,想到被馬大弄癱瘓的人,小田趕緊低頭擦了擦額頭的汗,繼續說︰“我從群演那里搞來了消息。”

    “這個南鏡身上只有個特殊的點,就是他的八字四柱都是陰,所以郁家找高人救郁安晏的時候,找這個賤種南鏡捧了個啥罐子,讓南鏡跟在了郁安晏身邊。”

    馬大眯了眯眼,眼神陰沉︰“我從董家听到的,玄門那里確定了郁安晏的身體里有鬼神,這個南鏡,既然手里有高人給的罐子,說不定真能歪打正著救了郁安晏,得到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

    “玄門大賽我肯定要贏,要是這個南鏡真的拿到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馬大眯起的眼里露出市儈的惡毒的狂熱︰“到時候就是給我做了好事……我要先殺這個南鏡!再搶了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

    小田抖了抖往後退了半步,但听到大賽和鬼神眼里還是忍不住露出一絲羨慕,他小心翼翼問了一句︰“是玄門那邊舉辦的大賽嗎?听說獎勵特別豐厚,還能學到很多手段,那個郁家大少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是什麼啊?”

    馬大露出一絲得意的笑,他突然伸出右手把拳套握緊對著小田一個凶狠的上勾拳,直接把小田打倒在地噴出血來,馬大盯著歪倒在地的小田陰狠地說︰“大賽和你這種人沒關系,你給老子注意自己的身份。”

    “至于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

    馬大站起來,朝著瑟縮往後退的小田走了一步,眼里充斥著一種瘋癲一樣的狂躁,馬大啐了一口口水︰“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是你這種雜種一輩子都接觸不到的——”

    “無數人跪拜敬仰的鬼神榜!”

    馬大神情充斥著狂熱的欲望︰“鬼神榜上每個鬼神力量都是常人想象不到的強大,有些人運氣好,拿到一個排行一百多鬼神就能直接暴富,還有些人拿到鬼神後就有了驅使尸體的能力。”

    “郁安晏身體里可是鬼神榜上排行前十的鬼神!”

    馬大拎住小田的衣領把顫抖的小田舉起來,用手拍了拍小田的臉,在拳擊館用來吹風的風機鼓動聲中,馬大眼眶里的紅血絲暴突,狂熱地說︰“只要我拿到了郁安晏身體里的鬼神,我能擁有強大的力量,什麼富家子弟,什麼清高女人,什麼董家!”

    “全他媽都得跪在老子的□□!”

    “鬼神榜?”郁父拿著信件,粗略看了一遍,對里面頻繁出現的陌生詞匯表示不解︰“什麼是鬼神榜?”

    郁家別墅明晃晃的水晶燈下,剛才做噩夢擔憂郁安晏醒來的郁父拿著管家緊急遞過來的信件,有點焦躁不解地問旁邊站著的管家和徐助理︰“你們听說過鬼神榜這詞嗎?”

    徐助理和管家都茫然地搖搖頭。

    郁家的管家有些遲疑地說︰“這封信查不到是哪里遞過來的,會不會是有人在……惡作劇?”

    郁父深深皺緊眉頭,仔細打量起這封信件,這信件用的是非常柔韌,潔白好似玉色的上好熟宣紙,宣紙上還灑了金,這宣紙以郁父多年的眼力來看,質量上承極為難得,信件里的墨字更是秀氣帶著風骨。

    信件里只寫了寥寥三句話,只說確定郁安晏作為鬼神榜上的人,郁家一定要注意靠近郁安晏的每個人。

    尤其是不要讓郁安晏輕易對任何人動感情,否則郁安晏很容易被人弄死。

    “轟隆—轟隆—”

    外面陡然傳來驚雷響動,一場大雨毫無預兆 里啪啦落下來。

    郁父沉凝的神色被陡然到來的雨打斷,他斑白的鬢角一動,帶著一絲焦急對徐助理說︰“又下雨了!徐助理,你快打電話問問,單龍村外面有沒有降雨,影不影響救援?”

    徐助理立馬打了電話,詢問幾句後掩住電話的通話口對郁父說︰“青省單龍山那片下了點細雨,不影響救援。”

    “那就好。”郁父勉強放了點心,他擔憂地看向窗外,臥室巨大的落地窗能看到外面風雨如注,郁父的心跟著吊了起來,不管是這封不明不白的信,還是郁安晏一直未能傳回來的信息,都足夠讓他擔憂。

    一聲驚雷滾過。

    郁父下意識喃喃道︰

    “鬼神榜……”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0章 附身之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0章 附身之皮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