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25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

    天光亮起, 單龍山的盤山公路上,救護車和警車呼嘯著向醫院跑去。

    這些車輛後面跟著一輛面包車,疤痕男馬大猛地吐出一口血, 一邊吐血一邊想要踩著油門追上前面的車輛,馬大的眼珠子暴突,踩著油門死死盯著那輛在兩輛警車前面的救護車。

    副駕駛的小田畏畏縮縮抓住安全帶, 前面那輛救護車上躺的好像是救出來的南鏡和郁家大少爺,馬大瘋了!居然想要撞死這兩個人!

    這里可是盤山公路!要死人的!而且警察就在前面啊!

    一個巨大的彎道,馬大直直盯著前面的車輛嘴里露出殘忍的笑,猛踩油門, 車輛發出突突的聲音, 小田尖叫著閉上了眼楮 ,半分鐘後,沒有任何撞擊感, 小田猶豫著睜開眼。

    卻發現這輛馬大剛租的面包車像是失靈一樣, 油門越踩車速越慢。

    前方的車輛越行越遠,他們這輛面包車卻就停在了路上,怎麼踩都沒有動靜了。

    “媽的!媽的!”馬大猛砸方向盤,看向前面那個被他做法弄死南鏡的草偶,此時那個草偶已經炸開了, 這個草偶被炸開後, 他被反噬了,現在五髒六腑都在疼,馬大拿出一顆漆黑的藥丸,塞進嘴里, 臉色瞬間變得紅潤。

    小田在旁邊看著馬大的臉色, 那紅潤不像是正常的紅潤, 反而像是那種給死人涂上的那種紅色,看著特別可怖,而馬大的眼神凶殘,仿佛下一秒就要殺人,小田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賤種!”馬大吐出一口血,含著血充滿恨意地看向車輛消失的方向︰“南鏡這個賤種肯定收服了郁安晏身體里的那個鬼神!否則不可能破了我的草偶!賤種!”

    小田在旁邊畏縮又帶著點探究地說︰“大哥,你實力那麼強,那個什麼玄門的大賽,沒有拿到郁家大少身體里的鬼神,南鏡那個賤種也不可能贏你的。”

    “這次玄門大賽和之前不同,”馬大吃了那顆藥後好像是情緒穩定下來,沒有發狂,只是神色變得陰森可怖狠狠錘了下車窗,陰狠道︰“這次玄門的大賽是通玄太學的新生賽。”

    “通玄太學集玄門所有的高人,現在四派的掌派人,全他媽都是這個學校的新生賽的第一,”馬大露出一種勢在必得的狠意︰“通玄太學已經十年沒有召開新生賽,這次新生賽辦得尤其盛大,玄門最有天賦的小輩都會參加。”

    “我從董家得來的消息,這次召開是因為一位頂級天師要收徒。”

    “收徒?”小田眼楮很賊的一動,感興趣地吞了吞口水︰“什麼收徒?”

    “還不清楚,”馬大眼神興奮起來,有點得意和嫌棄地看了眼小田︰“但是那位天師,董家那群人都是又敬又怕的,我打探的消息是那位天師有著堪比鬼神的能力,能力強大到位列所有鬼神之上。”

    “可以收服所有鬼神,攪弄天地逆天改命不在話下。”

    小田吹捧道︰“那馬哥你只要成為大賽第一是不是就能成為天師的徒弟了,到時候多多提攜下小弟我啊。”

    馬大不在意露出森黃的牙齒笑了笑,他抱著肌肉虯結的手臂,眼底露出一絲狂意和深沉︰“沒那麼簡單,你知道這次大賽玄門四大派到底出了多少培養的天才弟子嗎?董家拿給我的信息,有四個人已經是除鬼降妖有小成的人,”

    “‘術’派的那個臭娘們,宮飛燕,他媽的一手銀針能斷人手腳。”

    ‘術’派禁地,重巒疊翠的陡峭山中。

    各類翹角飛檐的明黃彩繪建築外一塊平坦的練武地,螓首蛾眉的少女紅唇翹起,在梅花樁上靈動的跳躍,少女輕紗束衣的水袖邊波動,數十根銀針從縴細的手中射出,直直射向四面立著的人形立靶。

    “哎喲!大師姐!”遠處跑來的少女梳著雙丫髻,堪堪躲過一根銀針,劫後余生拍拍心口。

    宮飛燕立于梅花樁上,單手捏住銀針輕喝︰“成天吵吵鬧鬧成什麼體統?”

    豎著雙丫髻的少女根本不怕,舉著一張灑金宣紙高聲喊道︰“飛燕師姐!你通玄太學的新生賽邀請函來了!!”

    馬大把拳頭捏的咯吱作響︰“第二個,‘流’派,就是董家的,除了讓我參賽,董家還派出了他們精心培養的一個弟子,但是我現在還沒查到消息,想要我做踏腳石,他媽的。”

    董家,海派花園小洋樓里。

    一個光頭男子穿著仿佛是好多塊破布一起縫補而成的長袍,董家那位一向眼高于頂的管家帶著恰到好處的討好笑意,說道︰“您終于來了,我們老爺等您好久了,通玄太學的邀請函已經送到董家了。”

    光頭男子豎起手掌,他的手里握著一根好像是降魔杵的東西,抬了抬唇角,雖已經落發,但面容出乎意料的俊秀,他略點頭︰“勞煩施主了。”

    小田听得屏住呼吸,看著馬大問道︰“還,還有兩個呢?”

    馬大眼底的紅血絲冒出來︰“還有‘動’派的,苗金粟,擅蠱毒趕尸,手段詭異。”

    碧藍幽深的湖泊旁。

    全身掛滿銀飾的男子用尖利的石頭靜靜地磨著一把骨笛,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男子一甩,幾張符猛地黏貼到草地中。

    一個少年抱著蛇吐著舌頭從深草叢中站起來︰“金栗哥,你好歹讓我贏一次!”

    苗金栗撓撓頭大笑出聲,出乎意料的爽朗︰“但我就沒輸過,是不是族長讓你送通玄太學的邀請函?”

    說完苗金栗的消息馬大的神情已經變得非常緊繃,在說最後一個人之前,馬大擰開自己放在車上的開水壺,狠狠灌了一大口水,把拳頭捏得咯吱作響︰“最後一個,是‘靜’派的繼承人,白觀音,擅長不詳。”

    “或者說,他什麼都很擅長,他很強。”

    滿片的荷花池里一座座亭台水榭由木質的棧橋連接,黑色長發被一根木簪挽起來的男子穿著白紗衫罩著的筒袖衣,著白褲和漢唐時的古樣木屐走在棧橋上。

    雨滴落在荷花池里,濺起一點點的漣漪,遠處被白紗遮蓋的亭台里,一群人坐在矮木桌椅上正盤腿拿著毛筆奮筆疾書,這是白家的慣例咒禁條例默寫。

    男子右手捏著一柄收起來閃著寒光的扇子,侍從把趕緊小步挪到男子的前面,伸手給男子打開白紗,亭台里的一群奮筆疾書的青袍青年人在男人彎腰進來的那一瞬間,都低下了頭。

    男子輕描淡寫坐于整個亭台的最上位,脊背挺立的筆直,他微仰頭,那張貌美得讓人看了就屏息的面容毫無波瀾,他的膚色極其白,處變不驚的墨漆瞳里閃著一絲金光,額間點著一點紅朱砂。

    男子端起前方的矮桌上的青瓷茶杯略沾濕了點唇,薄薄的雙眼皮撩起,看向正在奮筆疾書的所有人。

    最後排的一個正在默寫咒禁條例的青年人在被男子掃到時抖了抖,男子眼神凝注在那個抖動的青年人身上,雨滴滴落,男子驟然展開扇子,一道紅光猛地擊中那青年人。

    青年人猛地跪了下來,全身顫抖一句話都不敢說。

    男子展開他面前的考卷,驟然輕笑︰“情咒?”

    青年人趕緊磕頭︰“白少!我錯了!白少,放過我!我再也不偷著使用情咒了!”

    “我教過你們什麼?”男子站起身,眼神薄涼,扇子徹底展開,跪在地上穿著青袍的青年人手腳扭曲,猛地倒飛出去,直接落入荷花池中,濺起巨大的水浪。

    男子收扇,明明是翩翩矜貴公子樣,眾人卻全部噤聲,男子淡聲︰“情愛,是最無用的東西。”

    有人邁著小碎步站在亭台旁。

    白觀音一撩袍袖,坐下輕飲一口茶,氣定神閑︰“何事?”

    來的那人舉起一張灑金的宣紙︰“白少,通玄太學的新生賽邀請函,還有最新的消息,鬼神榜第三孟婆被人得到了。”

    白觀音舉起茶壺的手一頓︰“誰?”

    那人低下頭,聲音細微不可聞︰“是……一個普通人,叫做南鏡。”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5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5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