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26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

    京市, 醫院。

    細碎的光通過透明的玻璃窗照射進來,灑落在白色的被單上,給躺在床上的南鏡鍍了一層淡銀白的光, 南鏡脖頸懸掛的銀鈴鐺滑落出來,踫在他淡紅的唇邊,他的皮膚在光下白的透明, 簡直比床邊擺著的百合花都要白,黑睫緊閉在帶著淡青色的眼瞼下,像是兩扇脆弱的黑蝶。

    光是看著就讓人不忍心叫醒他。

    南鴻 坐在床邊帶著嫉妒地看著南鏡的面容,這是郁家在京市參與投資的一家私立醫院, 南鏡住在最頂樓的套房里, 這房里面擺著的百合都是空運的,就連隨意擺在南鏡床頭的都是比黃金珍貴的田黃石擺件。

    據說郁安晏病危前掛念的都是南鏡,商業大亨郁宏感念南鏡救了自己兒子, 給南鏡的待遇簡直好上了天。

    要是當時答應捧青黑色罐子的是自己就好了, 那現在被郁安晏和郁家這麼對待的就是自己,南鴻 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有點不甘心地看著南鏡。

    當南鴻 看到南鏡透明的白皙皮膚,明明是稍顯鋒銳的長相,現在帶著脆弱的漂亮感, 淡紅的唇邊一顆鈴鐺還有絲妖異的感覺, 實在是……

    南鴻 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寶石手鐲,咬咬唇心想自己也不差,甚至比南鏡更高貴更有地位,郁家看在南家救了郁安晏的份上, 肯定也會對自己很好。

    “唔……”南鏡睫毛顫動了下, 陡然間睜開眼, 先是看到雪白的天花板,有一瞬間的恍惚,南鏡轉頭一看正看到一身潮牌的南鴻 盈盈欲淚地看著自己。

    南鴻 露出欣喜的表情,用甜膩的聲音說︰“南鏡弟弟,你終于醒了。”

    南鏡感覺自己反胃了一下,南鴻 這張可以凹出來奶油感的臉和刻意的聲音讓南鏡有種想要爆錘他的感覺,本來在單龍村就沒吃什麼東西,醒來看到這玩意兒簡直能吐出膽汁,比看到惡鬼還惡心。

    南鏡眯了下眼楮,直接道︰“我不想看到你,也不想听你說話,滾。”

    “南鏡弟弟,我們是一家人啊。”南鴻 笑容僵硬了一下,看到南鏡一幅‘你怎麼還不滾’的表情,南鴻 摸了摸自己的寶石手鐲,仿佛得到了某種底氣,撩了下自己的打理的發絲,雙腿並攏矜持地說︰“南鏡弟弟,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郁家的人對我也很恭敬。”

    換句話就是你別不識好歹。

    南鏡腦海里已經開始想等會兒是提著南鴻 的衣領扔出病房,還是直接把南鴻 的兩個手臂限制起來壓出病房,這兩個方式到底哪個比較省力氣?

    南鴻 看著南鏡空茫的眼神,眼里露出一絲憋悶,從旁邊提起一個紅木的小箱子,遞到南鏡的手邊說︰“這是白家專門差人送到南家的紅木箱子,白家的人說只能你來開這個箱子,南鏡弟弟我就親手給你送過來了。”

    白家?

    南鏡沒什麼興趣地看向那個紅木箱子,在他看過去的那一剎那,“叮鈴”鈴鐺陡然脆響了一下,南鏡頓了頓,伸手摸向自己的鈴鐺,這次顫動的是那顆左邊的第一顆鈴鐺,這鈴鐺就在郁安晏鈴鐺的旁邊。

    南鏡仔細看了眼那個箱子,正看到箱子被轉到正面。

    這紅木小箱子的正面的鎖里有個卡扣,看著是個圓形的形狀要嵌進去……像是鈴鐺?

    南鴻 帶著一絲熱切看著南鏡,幾乎是催促道︰“南鏡,你要怎麼開這個箱子啊?快開開看看啊。”

    南鏡是怎麼認識白家的人的?

    南鴻 緊緊盯著南鏡的動作,比起郁安晏……白家的白觀音可是傳的神乎其神的白家繼承人,娛樂圈小道消息多,南鴻 不止一次听到白觀音據說擁有令人屏息的俊美面容和舉世的財富。

    南鏡根本沒管南鴻 的動作,他拿起這個紅木箱子,這個箱子不過巴掌大小,湊近了,能聞到一股清淡的仿若荷香傳來,好像是南方細雨綿綿夏季里帶著冰涼的荷香。

    這股荷香很淡,還帶著一股潮濕的氣息,只是聞一聞,就像是整個人已經置身于煙雨中。

    握住自己脖頸的鈴鐺,南鏡直接把這顆顫動的鈴鐺卡進箱子的卡扣里,紅木箱子應聲而開,露出里面的東西——一張灑金的宣紙和一張雪白的宣紙。

    南鏡先拿出灑金宣紙,剛展開宣紙動作就是一頓,這張宣紙的題頭寫著“通玄太學”四個字。

    通玄太學……不就是在單龍村的天梯上玄衣的男人說的地方?

    南鴻 夠了脖子要看灑金宣紙上的東西,他焦急的聲音從旁邊傳到南鏡的耳里︰“南鏡!這宣紙上寫了什麼?我怎麼看不到啊?”

    明明南鏡看著這紙的樣子,這紙上應該是寫了東西的,但是自己怎麼看不到,南鴻 拼命去看,也只看到紙上晃出“松林鬼屋”四個字,除此之外他什麼都看不到了。

    南鴻 焦躁地想,南父說南鏡只是一個野種,但現在南鏡因為南家有了郁家的追捧,現在又搭上了白家……

    他肯定不比南鏡差,他一定要看到這宣紙上面的東西。

    南鏡頓了頓,有點疑惑地看向南鴻 ︰“你怎麼還沒走?”

    他已經忘了病房里還有南鴻 這個人。

    南鴻 的臉色一僵,剛想說話,病房的門就被打開,南鴻 立刻轉頭,正看到隨意披著一件黑色風衣外套穿著住院白襯衫的郁安晏走進來。

    郁安晏幾乎是立刻看向南鏡,郁家這家私立醫院的住院服準備的是棉質的白色軟襯衫,南鏡很少穿白,現在一身白色襯衫帶著紅繩鈴鐺,轉眼看過來的時候,黑色軟發下是眼尾帶點紅意的淺色瞳仁,皮膚白得透明,帶著很濃的脆弱感。

    南鏡淡紅色的唇微抿起,坐在百合花和細碎的光下。

    有種鋒利與勾人結合的……

    郁安晏喉結滾動了下,他看著活著的南鏡,直勾勾地看著南鏡說︰“南鏡……”

    後面的話卻不知道怎麼說出口,郁安晏站到病床前,身體往下壓,墨瞳里全是南鏡,他很想再靠的南鏡近一點,再近一點,然後伸出手握住南鏡的右脖頸那塊的皮膚,那塊皮膚是軟的,溫熱的,觸感細膩……

    仿佛只要他低下頭,就能徹底的,郁安晏心底勾動了一下。

    南鏡皺皺眉,下意識往後仰,他又不懂郁安晏了,好像自從在那個棺材房里郁安晏做的那些事後,他就不怎麼懂郁安晏了,好在鈴鐺已經拿到了,他也把郁安晏的命救了回來。

    “郁少,”一道發嗲又刻意的聲音打斷了郁安晏,南鴻 站在旁邊有點欣喜︰“您可能見過我,我是南鴻 ,演過不少戲了,就是還沒和您合作過。”

    說著南鴻 把手腕抬起來,手腕上的奢侈手鐲晃了晃,他側身不經意露出自己精致的耳垂和側臉,帶著點矜持和羞澀說︰“高人說南家可以幫您,要不是南家,南鏡也不能捧那個罐子,郁導,南家恭喜您獲得新生。”

    南鴻 一身奢侈品,蹬著一雙柔軟的羊皮小靴,刻意化成奶油感的臉上帶著藏都藏不住的得色和期待。

    郁安晏把風衣的袖子卷上,露出線條流暢的小臂,他瞥了眼南鴻 ,緩聲道︰“罐子是你們接的,然後給南鏡的?”

    南鴻 點點頭,強調︰“要不是南家把罐子遞給南鏡,南鏡還不會捧罐子呢。”

    說著南鴻 有些怨怪地看了眼南鏡,然後充滿喜意看向郁安晏︰“好在我和爸爸說要給南鏡五百萬,南鏡才願意捧了罐子,安晏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郁安晏的臉色沉了下去。

    南鴻 根本沒察覺,羞澀摸了下鐲子,低下頭︰“郁導,對不起,我太高興了才喊您安晏,”

    他的話還沒落下,突然看到郁安晏一腳抬起,狠狠地朝自己踹來,南鴻 還沒來得及叫,就倒飛到不遠處,整個人驚慌失措,想要喊但在看到郁安晏恐怖的臉色後立刻閉上了嘴。

    郁安晏低笑一聲,看著南鴻 ,居高臨下道︰“你和你爸倒是打的好主意,從郁家拿走十億,給南鏡五百萬,危險南鏡擔,好處你們佔盡。”

    “現在還敢來威脅南鏡,”郁安晏冷笑一聲︰“我看你們南家的生意是不想做了!”

    不等南鴻 露出恐慌的表情,郁安晏直接冷聲對著外面道︰“保安,把人給我帶出去!”

    守在外面的兩個黑衣保安立刻打開門,看到倒在地上的南鴻 ,直接上手粗暴的抬起已經癱軟得不敢做聲的南鴻 走出病房,甩在地上。

    “啪—”的一聲輕響,門被輕輕關上了。

    摔到地上的南鴻 恐慌地想,郁安晏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南家的生意不用做了,一股徹底完蛋的感覺侵襲了南鴻 。

    南鴻 手指不自覺摳著地面,不行,南家不能出事,不能……不能,他要去找人幫忙,他能找誰幫忙,娛樂圈里他認識的男人行不行?

    南鴻 開始瘋狂地想那些和他交往的男人,不行,這些廢物都不行。

    南鴻 看向關閉的病房門,想到那個紅木箱子,對了,有個人肯定可以……

    白家白觀音。

    白觀音肯定可以!!!

    那張灑金宣紙上的‘松林鬼屋’

    病房內。

    南鏡在郁安晏踹倒南鴻 後就沒管了,他低頭認真去看灑金宣紙上的內容,這宣紙上的內容是一張邀請函,南鏡不自覺讀出聲︰“通玄太學新生賽邀請函。”

    【南鏡,經檢測你卷入‘單龍山景區惡鬼事件’後存活,擁有了入學資格,通玄太學特此發出邀請,請您參加通玄太學第六屆新生大賽】

    新生大賽?

    南鏡皺皺眉,他繼續看下去,在下面緊跟著就是一段簡短的介紹——

    【第六屆新生大賽將在廈市一處松林鬼屋進行】

    【以真實學校改造的大型沉浸式密室逃脫松林鬼屋,近期卻遭到關停,六月十號,松林鬼屋接受超十人的主播團隊進入試玩,全程直播。但很快,百萬觀眾發現直播頻頻斷線,直播兩小時後,有主播的尖叫和求救聲傳來。】

    【平台緊急關停直播,並結束試玩,有三位主播離奇死亡,據警方了解,其余主播回到住處後,精神普遍緊張,有四位主播多次嘗試自殺被制止,剩余七位主播對松林鬼屋中遇見的事諱莫如深,普遍推脫自己忘記……】

    【憑此邀請函您可在六月十六日在全國各地乘任意飛機到達廈市機場,到時有工作人員引領您前去比賽現場。】

    郁安晏站在病床旁,皺緊眉看著南鏡手中這張灑金宣紙上的內容,念出最後一句話︰“請您知悉,通玄太學新生大賽,比賽過程全程直播,獎品豐厚,生死不論。”

    “南鏡,”郁安晏抬起眼看向南鏡,嗓音發緊︰“這是什麼?”

    “通玄新生大賽,”南鏡低著頭略帶思考,很快就下了結論︰“我要過去。”

    說著不等郁安晏反應,南鏡拿出紅木箱子里的另一張宣紙,這張宣紙潔白如玉,捏起來非常柔韌,帶著一股很清淡的荷花香氣,手感有絲冰涼。

    南鏡利落打開這張潔白的宣紙上,郁安晏低頭看去,在看到這張潔白宣紙上寫的字後,瞳孔一縮,潔白宣紙上用飄逸的小楷只寫了一行字——

    “南鏡,我等著你來拿我的鈴鐺。”

    落款是,白觀音。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6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6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