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27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

    鈴鐺?

    郁安晏心口一跳, 他想起單龍村的時候南鏡反復跟他說過要拿走他身體里的鈴鐺,白觀音……郁宏曾經為了郁安晏的命上過白家,九九八十一跪也沒能讓白家那扇金扣朱門打開, 當時郁宏求的就是白觀音。

    據說白觀音天生慧根,是玄門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天師,修道二十余年抵人幾百年。

    “南鏡, ”郁安晏的手指輕微抽動,他面上不顯,只嗓子發澀︰“你要去參加這個大賽的話,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或許我可以幫你。”

    雖然最後沒有意識了, 但是郁安晏總覺得當時在單龍村的天梯上, 自己的身體里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朦朦朧朧之間他好像看到了白上衣金紅下裝的男人冒出來……

    南鏡收好兩張宣紙,他的手指白皙, 扣上紅木小箱子是手指放在上面, 紅白映襯好看得很,南鏡有點奇怪地看了郁安晏一眼︰“不用了,這個邀請函是給我的,而且是我要去大賽上鈴鐺。”

    郁安晏墨眸斂下,他面上什麼表情都看不出, 只是手指攥緊, 淡聲說︰“南鏡,這個大賽生死不論,看起來不比單龍村要安全。”

    “我在天梯上昏倒後好像看到一個人出來驅散了鬼怪,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遠離, 但既然我能幫你, 你不如帶上我。”

    南鏡把紅木箱子收起來, 張唇說得是極其干脆的拒絕︰“郁導,不用了,我已經拿到了你的鈴鐺了。”

    郁安晏的心髒發緊,他站在南鏡的床邊,墨瞳里翻滾著數不清的情緒,直直盯著南鏡,像是在等待屬于自己的判決書。

    南鏡思考了一下,實事求是地說︰“就算要幫我的話,我也需要一個更穩定的人,郁導,我十四歲結了鈴鐺後,你已經幫了我很多次了。”

    郁安晏身體里的孟婆實在是太不穩定了,南鏡在單龍村覺得自己最接近死亡的時候就是孟婆蹲在他身前掐住他的下巴制住了他的脖子,那時候要是孟婆真的掐斷了他的脖子……

    南鏡現在都能想起那種窒息感。

    郁安晏低低笑出聲,原來南鏡想要的是……一顆鈴鐺。

    他的心口隱隱作痛,那種酸澀得像是檸檬切碎了直接咽下去的感覺泛上來,他是一顆鈴鐺,但是南鏡到底要找多少個人去拿多少個鈴鐺呢?

    白觀音就是其中之一,而白觀音是玄門天生慧根的天師,他更懂南鏡在干什麼。

    郁安晏彎腰,他一手撐在病床後面的靠背上,另一手帶著輕微的顫抖伸出,近似于迷戀地踫了下南鏡的嘴唇,郁安晏手背上是這兩天急救被扎得青紫的印記,他不怎麼疼,但是他想讓南鏡……讓南鏡怎麼辦呢?

    南鏡把他已經把他從單龍村那個腐爛惡心的死地里撈了出來,他還想讓南鏡怎麼辦呢?

    淡紅色的唇被郁安晏冰涼的手踫得應激性顫了下,南鏡抬眼,無知無覺地往後移了下,略帶疑惑地看向郁安晏︰“怎麼了?”

    南鏡覺得郁安晏看他的眼神像是想要吃了他一樣,但是郁安晏要是餓了為什麼要看著他,這時候不是應該去吃飯嗎?本來南鏡覺得自己沒那麼餓,現在郁安晏的眼神倒是讓南鏡覺得自己也好餓。

    好冰,明明是大夏天,房間里面也只是恆溫的空調,但郁安晏的手很冰,好像他的體溫天生異于常人的低,就像是孟婆一踏出紅傘上琉璃珠線上帶著的猛烈的寒氣,傷鬼怪也傷自己。

    “沒什麼……”郁安晏喉結滾動,他看著南鏡的淡紅色的唇,視線往下,還有跟隨呼吸顫動的鎖骨,和鎖骨上拿一串……鈴鐺,閉了閉眼,郁安晏雙手撐在南鏡兩邊,徹底的俯下 /身,像是迷戀一樣低頭要去咬住南鏡的……唇。

    南鏡好像看到郁安晏的身體後陡然出現一個虛影,穿著白上衣紅金襦裙的冷俊的孟婆出現,孟婆在郁安晏的背後睜開眼,漆黑的墨瞳里流轉著瘋狂的色澤,冷聲開口︰“南鏡,你要去見的人……白觀音是嗎?”

    南鏡心頭重重一動,還沒等南鏡反應過來。

    病房門陡然一開,郁安晏墨瞳里帶著病態的神色一頓,郁安晏背後的男人陡然消散。

    專程熬了雞湯的郁父站在門口,這位商界大佬看著自己兒子和南鏡的姿勢,深吸了一口氣,想露出一個笑容,又沒法露出,憋得痛苦。

    郁安晏瞥了一眼,淡聲問郁父︰“過來干什麼?”

    郁父呵呵一笑,拿著保溫桶特別賢惠地說︰“南鏡救了你又受傷,我給他熬點雞湯補補身體。”

    說著郁父終于勉強露出一個笑來,對南鏡說︰“謝謝你救了安晏,需要什麼跟叔叔提。”

    “不用,”南鏡看到郁父有些驚訝,解釋了一句︰“我已經從郁安晏身體里拿走了一樣東西,不需要別的報酬了。”

    拿走了一樣東西?!身體里?!

    郁父剛崩好的表情又裂開了,“哈哈”干笑一聲,恍惚地把保溫桶打開︰“哈哈,不聊這個,吃雞,我們喝雞湯。”差點把保溫桶的雞湯都灑出來。

    南鏡不明所以,郁安晏看到郁父那表情嗤笑一聲,轉頭沒說話。

    “南鏡,你嘗嘗看。”郁父勉強維持住表情,盛了一碗雞湯。

    白瓷小碗里雞肉已經被炖爛了,脫出骨頭但是肉還保持著完整,一看這雞肉就是入口軟糯即化,雞湯是金黃的卻不帶厚重的油,肯定濃郁不膩。

    小碗的溫熱雞湯到南鏡手里,南鏡拿起勺子看到郁安晏看向自己的眼神,他頓了頓,開始拿著瓷勺喝雞湯,孟婆竟然在他沒有拿繪卷的時候出現了,他絕對不能帶郁安晏去大賽,甚至不能呆在郁安晏的旁邊。

    得趕緊跑。

    郁父察覺到一絲微妙,看了眼自己的兒子,他咳嗽一聲,完全收斂住自己那種上位者的氣勢,放柔語調對南鏡說︰“南鏡啊,謝謝你救了我們家安晏,你有什麼需要的就跟我說,出院了可以到郁家住段時間,房間我讓人收拾好了。”

    “你要是不願意在郁家住,想住哪都可以跟叔叔說。”

    南鏡搖搖頭拒絕︰“我今天就要去廈市。”

    他肯定要去參加大賽,並且一定要拿到鈴鐺。

    “去廈市啊,”郁父直接拿出手機發了信息,一邊發信息一邊對南鏡笑著說︰“南鏡,叔叔給你準備點東西,你去廈市行李和食宿都不用擔心。”

    說著不到一分鐘,病房門外直接走進兩個人,這兩個人推著一個小的登機箱和一個準備一整套的衣服過來了,郁父就像一個慈祥的長輩一樣對南鏡說︰“叔叔也不知道你缺什麼,你住院的時候就都準備了,還需要什麼盡管提,你想去廈市可以直接從醫院出發,想回自己家叔叔送你。”

    南鏡頓了頓,老頭兒養他養得很糙,後來老頭子死了他就一個人生活,南鏡略微埋頭,一口氣把小瓷碗的雞湯喝完了,抿抿唇看著郁父說︰“謝謝。”

    郁安晏看著南鏡放下瓷碗已經準備換衣服了,直接道︰“出去吧,等會兒我送南鏡到機場。”

    說著郁安晏率先離開,郁父笑了笑和另外兩人一起出去了,郁安晏出了病房門意味不明看了郁父一眼,直接對旁邊的助理說︰“幫我訂一張今晚去廈市的機票,還有,查查松林鬼屋和白家的消息。”

    “安安!”郁父在後面嗓子嘶啞地喊了一句,等郁安晏停下腳步,才放緩聲音問道︰“安安,不是爸爸探尋你,你去廈市和查白家干什麼?”

    不等郁安晏回答,郁父就急急地說︰“安晏,你現在身體好了,郁家的家業爸爸都留給你,你留在安全地方好不好?”

    郁安晏諷刺一笑,轉回身指了指手腕上的機械手表,輕聲道︰“爸,現在是因為我的時間又回來了,你才會對我寄予厚望,你要的只是我活著的時間,但我現在不想給了。”

    他要的是南鏡的時間,他要的是南鏡。

    郁父的神色一瞬間蒼老下去,等郁安晏走的不見人影了,才重整起一點精神,對旁邊的人淡聲說︰“你們多找幾個實力強的保鏢跟著安晏,有情況隨時跟我匯報。”

    說著整整衣服,帶著一絲無可奈何走出了醫院。

    南鏡在病房里並不知道這對父子剛剛吵架了,或者說吵架了他也不在意,他喝完雞湯,擦了嘴先打開登機箱子,箱子里備了兩套白襯衫和黑西褲的套裝,和平時南鏡在地攤上買的不一樣,至少南鏡看得出這褲子沒線頭。

    放在外面的也是一套白襯衫和稍微寬松些的西褲,還要一雙皮鞋,只不過這件白襯衫比箱子里要軟一些,非常的輕薄,像是一層軟紗,但是並不透,南鏡看了下自己身上的病號服和腳上的軟拖鞋,還是把白襯衫換上了。

    南鏡把整套換上,去檢查了放在病房旁自己的黑色背包,青黑色的罐子,那張孟婆的繪卷還有鬼印都在里面,把青黑色的罐子拿出來,拿孟婆的繪卷時南鏡手頓了頓,還是放在了背包里,鬼印直接拿出來塞進了褲兜里。

    背著背包拿起行李箱,南鏡順著陽光走出了醫院,他剛走出來,正看到郁安晏站到車旁等著他,郁安晏看到南鏡的那一刻,呼吸瞬間停滯了一下。

    洋洋灑灑的夏季烈日下,南鏡的略失血色皮膚燦白到透明,穿著真絲的軟質白襯衫,下面是稍顯寬松的西褲,鎖骨處的扣子打開,精致的鎖骨聳起,上面一串搖晃的鈴鐺。

    郁安晏墨眸深沉看著南鏡,心髒酸澀的跳了一下,他打開車門對南鏡說︰“走吧。”

    南鏡直奔機場,毫不猶豫直接上了最快的一趟飛機,飛機飛向高空,郁安晏看著起飛的飛機,他根本沒離開,而是直接從車里拿出一個行李箱,走近機場,檢票進站。

    進站後郁安晏先打通了一個人的電話,面上沒有任何表情,直接切入問對面的人︰“松林鬼屋查的怎麼樣?”

    與此同時,世界各地的人打開了手機,點開一個特殊的上面寫有‘通玄’兩字的紅色APP,進入後輸入登陸密碼,APP的首頁界面只有一個視頻,顯示正在直播。

    點擊進去,能听到男女主播正在熱烈地介紹——

    女主播聲音甜脆︰“第六屆通玄太學新生大賽要開始了,現在工作人員分別去機場接參賽選手了,五十位參賽選手現在只剩三位沒到達了,嗯……分別是,‘動’派的苗金粟和‘靜’派的……白觀音天師。”

    說到白觀音的時候女主播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男主播打了個圓場︰“咦?不是有三位嗎?現在只有兩位啊。”

    “嗯……確實還有一位,”話筒里傳來書頁翻動的聲音,似乎是在查找,翻書聲一停,女主播的聲音響起來︰“是一位叫做南鏡的參賽者,不屬于任何門派,我們來看看他的資料,他的資料顯示擅長的是,空白?”

    直播的實時評論迅速開始刷——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又是關系戶吧?】

    【哈?我猜這位說不定又是某大派塞進來,就為了多佔點名額】

    【上面猜的太偏激了,我猜應該是廢物】

    【廢物也去參賽了靠,我行我能上】

    【他媽的,最煩這種靠關系參賽的人】

    【氣死了,這次有大佬會收徒哎!!就把名額給這種關系戶去展現】

    ……

    女主播干笑一聲,看著實時評論說︰“這位叫南鏡的參賽者馬上要到機場了,我們的工作人員馬上要去接他,到時候我們就能看到選手是如何的了。”

    說著男主播趕緊接上︰“此比賽下方已經開通了投票渠道,大家積極參與投票評論將有機會參與抽獎,或許能得到四大派的符和朱砂法器等用品。”

    本來是黑屏的直播間在男主播的話落下後轉到了機場,工作人員帶著攝像設備舉著一個寫著“南鏡”的牌子,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工作人員舉起牌子看到有個男性朝自己走來。

    南鏡有點茫然地在機場里面找人,他從來沒坐過飛機,現在整個人暈得要嘔吐了,看了半天終于眯著眼楮看到了工作人員舉著的牌子。

    單手提起行李箱和背包,南鏡走近了工作人員,攝像頭里逐漸映出他清晰的身影,清涼的空調下,南鏡脊背挺的筆直,襯衫的前面的飄帶散掉隨著動作晃動,自從從單龍村出來後,南鏡經了一場詭異事件後,整個人都帶有了一股和世間隔離開的感覺。

    南鏡逐漸走出機場,夏季帶著悶熱的風從南鏡身旁打著小卷飛過,吹起南鏡額頭前細軟的黑發,露出南鏡透澈疏離的眉眼,眼尾泛紅鈴鐺脆響帶著一絲少年的妖異感。

    洋洋灑灑的陽光下,那股鋒銳感被暖融了,像是一尊漂亮的鮮活的瓷白的像,有絲動人心弦的漂亮。

    整個直播間靜了一下,然後迅速跑起了評論——

    【哇靠有點好看】

    【是你們搞玄學都長得不行吧!但我也要來!貼貼!】

    【他在暈機嗎?看著眼神有點恍惚哎,好可愛好可愛】

    【煩死了這是娛樂圈看臉嗎?長得稍微漂亮點的廢物而已】

    【你們這麼饞顏值,不如看白觀音】

    【白觀音那種凶神誰敢?(管理員快把我的評論刪掉!)】

    【嗚嗚這種才是我喜歡的】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7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7章 通玄新生爭霸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