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29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第二十九章

    主頻的直播間上不斷的刷過評論——

    【嗚嗚老婆好強, 我好喜歡】

    【這個050號南鏡手里拿著的印章是法器嗎?】

    【瑟瑟發抖,這個寢室里的鬼怪看起來好強啊】

    【有誰查過這個松林鬼屋的背景,知道他們怎麼逃脫嗎?】

    【這是當時一個傳的沸沸揚揚的案件, 學校里死了六個學生後,死狀淒慘,有些學生休學後死亡也沒能停止】

    【四派當時派人去查了, 沒查出來異常,沒想到現在改成鬼屋又出事了】

    【靠!那這屆新生大賽太難了!】

    此時南鏡已經用印章逼退了馬大,但是馬大帶著血的彎刀上附帶的咒實在太強,馬大把自己的血抹上去後, 力氣和身體靈活性都變強了, 竟然勉強和南鏡戰平。

    直播間一邊看兩人對戰一邊繼續熱烈地聊——

    【新生大賽獎勵優厚啊,你們不知道大佬要在這批參賽者中間收徒嗎?第一名還享有直升通玄太學最高部的優待】

    【慕了,我從來沒見過大佬, 據說臉衣角都充滿了仙氣, 我也想參賽】

    【不然你們以為為什麼四派塞了那麼多關系戶進大賽】

    【有人知道南鏡手上那個印章是什麼嗎?用了之後就變強】

    【可能是哪個大派的前輩送給他的法器吧,廢物也就只能用法器打了】

    【煩死了,050號南鏡這個啥都不會的關系戶早死行嗎?還他媽有人夸他好看好帥】

    【馬大贏定了,笑死,根本沒懸念】

    ……

    是夜, 廈市。

    南鴻 戴著墨鏡和帽子, 武裝的嚴嚴實實來到了廈市,走到松林鬼屋的周圍時,卻發現網上顯示已經歇業的松林鬼屋外面居然拉了警戒線,明明靠近市內比較繁華地段的鬼屋, 現在在夜色掩映下, 卻全被青蒙蒙的霧掩蓋了。

    找了一家距離松林鬼屋最近的酒店, 南鴻 到了房間里,趕緊聯系自己之前在酒局認識的一個門路有點廣的男人,發信息詢問道︰“哥哥拜托你查的松林鬼屋的信息你查到了嗎?”

    那邊人回復得很快︰“現在會叫哥哥了?什麼時候出來在酒店見一面,對了發語音唄,听听你的聲音。”

    南鴻 想到這男人油膩惡心的樣子,一看到酒店就知道這男人想干什麼,他忍著惡心按下語音鍵,用做作的聲音發著嗲說︰“哥哥~告訴我嘛,這個松林鬼屋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邊的男人似乎是爽到,很快發消息過來︰“松林鬼屋現在這里在舉行通玄太學新生大賽,現在還在直播,怎麼?對這個感興趣?你們娛樂圈的是不是都很迷信,想紅?”

    “想用這種方法紅早點說嘛,哥哥我有的是辦法,只要你過兩天來見我。”

    “我已經夠紅了,”南鴻 听到直播心一跳,有點急切地發嗲說︰“我就是好奇嘛?這個直播在哪里看啊,是不是很隱秘的直播間啊。”

    “你告訴我吧,你會的那些風水玄門的東西我都不清楚,我想多了解了解你嘛。”

    又和那邊的男人磨了很久,南鴻 終于拿到了一個APP的下載鏈接和登陸賬號,並且知道了這次新生大賽在玄門里的重要地位,以及,大賽里總是出現意外會死參賽者。

    要是南鏡不慎在大賽里出了點事,就好了。

    南鴻 這麼想著。

    酒店昏暗的燈光下,南鴻 急不可耐地下載了APP,他輸入賬號剛登陸進去就看到主頻直播間上南鏡和馬大正在戰斗的場面。

    南鏡咬著鈴鐺,眼神冷銳,他的手臂上的白襯衫已經被馬大的刀劃開,多了三道傷口,傷口滲出的血珠把白襯衫的袖子染紅,借用鬼印的力量下,他的臉色越發慘白。

    馬大眼里紅血絲暴突,帶著疤痕的臉上顫動,看到南鏡的臉色,啐了一口血,那腥臭黏膩的血直接噴到馬大手中的彎刀上。

    彎刀散發一股詭異的光芒,馬大提起彎刀朝著南鏡劈砍而去,大吼道︰“老子殺你這種年輕學生不知道殺了多少,你還敢跟老子打!”

    寢室狹小的木桌早就被兩人打斗的時候弄得崩碎的四分五裂,南鏡現在已經站到上下床鋪的旁邊,急促呼吸借著支撐床鋪的鐵棍勉強作為遮擋。

    馬大這一刀,南鏡已經避無可避。

    緊盯著屏幕的南鴻 心止不住的一喜,他心想自己居然剛好看到南鏡被人砍死的場面,南鏡死了,郁家肯定不會對他是這個態度,本來就是郁家救了郁安晏的命,肯定都是南鏡對郁安晏說了什麼,才導致郁安晏對南家的態度不好。

    南鴻 手指捏緊手機,看著直播間的畫面,忍不住立刻發出評論【南鏡要死了吧?是真的死嗎?】

    此時,評論區嘲南鏡是關系戶的評論全部涌來,管理員一時間都沒法全部封禁——

    【完蛋了,關系戶南鏡要死了】

    【你說何必呢?拿到了厲害的印章法器,結果就是這麼個結局?】

    【哈哈哈老子終于不用看到夸什麼好看的,男人就該陽剛點】

    【上面給我滾!嗚嗚嗚老婆】

    【為什麼要喊老婆?】

    【就喊就喊我就喊】

    【活不了,南鏡要成比賽里第一個死的參賽者吧】

    ……

    南鏡抬起眼,他淺色的瞳仁在使用了鬼印後已經變得漆黑,流轉了一絲詭異的光華,口中的鈴鐺開始輕響,不遠處馬大面目猙獰地朝他沖來,臉上可怖的疤痕跟著動作顫動。

    眼睫顫動了一下,南鏡在彎刀掃過他面部的時候往後一仰,左手拉住床鋪上面的鐵質護欄,整個人往上輕盈地一躍,半邊身子掛在了上面。

    馬大的彎刀撲了一個空,他猙獰的表情還凝固在面上沒反應出來,南鏡直接從上面伸腳對準馬大的後背重重一踹。

    床鋪震動了一下,馬大一下子撲倒在地上,他還沒掙扎著站起,床板下陡然伸出無數的黑色濕發,那黑色的濕發不停地延伸,直接緊緊扯住馬大的身體,像是蟒蛇一樣伸長,徹底圈住了馬大的脖子。

    沾染了不知道多少血的彎刀落在地上發出 當的聲響,馬大伸手奮力要去扯脖子上的頭發,發出“  ”地聲響。

    南鏡跳下來,看著馬大被鬼怪的黑色頭發纏住,南鏡吐出鈴鐺,把勾在右手小拇指上的鬼印輕松地收了起來。

    寢室昏暗的燈下,南鏡居高臨下地看著馬大,他白瓷一樣的皮膚在等下暈出光澤,南鏡帶著冷意說︰“你剛才想殺我。”

    “殺人者終殺己,這就是你的報應。”

    直播間的評論徹底安靜了一瞬。

    男主播下意識道︰“漂亮!”

    說完他反應過來,看著直播間的畫面說︰“這樣看來叫做馬大的參賽者已經徹底被淘汰了,馬大是’流‘派董家派出來的一個強力參賽者,沒想到會被折在鬼怪的手里,工作人員現在去救了,不知道能不能救到馬大。”

    “但馬大肯定是要退賽了,看來董家時運不利啊。”

    女主播干咳一聲,用手肘推了推男主播,’流‘派的董家在玄門里行事作風非常霸道,下手狠辣用些陰毒手段殺過不少人,導致玄門沒多少人喜歡,但是董家實力強,也不能隨意說。

    【啊啊啊我大呼精彩,沒想到南鏡這麼厲害】

    【長得好看人還能打】

    【小道消息,馬大是殺人犯被董家保下了而已,這波啊,這波是南鏡制裁法制咖】

    【直播間里那群噴子臉要被打腫了吧】

    【他們算什麼噴子,全是紅眼病罷了,南鏡小哥哥沖啊!】

    【嗚嗚難道只有我覺得南鏡老婆戰損後手臂滴血很香嗎?prprpr】

    ……

    南鴻 看著直播間夸南鏡的評論逐漸增多,手指捏在手機上,面容扭曲了一瞬,他深呼吸一口氣,看著直播間心想,這才是剛開始,南鏡不一定能撐到最後才氣順點。

    寢室里。

    馬大被鬼怪拖進去,他伸出手指盡力睜著腫著的眼皮看著南鏡怨毒地說︰“南鏡,你肯定會被董家報復的,你,你不要太高興太早。”

    董家?

    南鏡淺色的瞳仁不解地晃了晃,他不明白馬大提什麼董家,他淡聲說︰“我不知道什麼董家。”

    “我是為白觀音而來的。”

    馬大驚訝地睜大了眼,觀看直播的一眾觀眾也驚呆了。

    有人直接充錢發出了特大評論出現在直播間的界面里——

    【臥槽!南鏡真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9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29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