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30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南鏡選手真會開玩笑哈哈哈, ”主頻直播間里女主播干笑一聲,她點開整個學校的宿舍地圖︰“我們能看到現在場上還剩二十二位參賽者,競爭非常激烈。”

    “目前白觀音天師已經從最高層的七樓清到了五樓, 累計已經清走了八位參賽者,而這個數字應該在接下來還會上漲。”

    【白觀音和南鏡只差兩樓了,靠!】

    【嗚嗚嗚老婆為什麼要想不開】

    【不要啊啊啊白觀音是個凶神啊(記得刪除我的評論)】

    【干嘛招惹白觀音, 這下真的完蛋了,我還沒欣賞夠美貌!】

    【要是南鏡真的能弄到白觀音,我叫他爸爸!】

    【白觀音可是極度摒棄情愛的修法,據說是極端的無情, 南鏡能搞到他, 我也叫爸爸!】

    【叫爸爸 1】

    【叫爸爸 10086】

    ……

    海市,海派花園洋樓里。

    “流”派董家當任家主董修明最小的兒子董雪清看著直播間關于南鏡的評論時略蹙了蹙眉,他一身純真絲的道袍, 頭上戴著玉簪把略長的黑發纏起來。

    “南鏡……”董雪清想起來了, 兩年前通玄太學要特招一個據說天賦異稟的學生,’術‘派的卜卦說這個學生可能跟天山上那位大佬有些緣分,當時董雪清把這封錄取通知書截取到了。

    一個貧窮的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人就能和天山上那位有緣分,他配嗎?

    看到那錄取通知書上寫的名字叫做南鏡,董雪清屈尊降貴去見了這南鏡一眼, 一個高中還沒畢業的普通學生, 就算給他擦鞋他都會嫌髒的玩意兒。

    上的高中也是那種最普通的公立高中,估計連大學都考不上。

    這種人配上通玄太學?更別說和天山上那位有什麼緣分了。

    董雪清記得自己當時直接那個叫南鏡的鈴鐺,沒想到這個南鏡現在又結了鈴鐺,還參加了這屆通玄新生大賽, 想到這次新生賽天山上那位要收個徒弟, 董雪清一向維持著仙氣飄飄的臉上出現一絲嫌惡。

    他倒是不在意天上上那位收什麼徒弟, 但是若天山上那位一定有姻緣,那只能是自己。

    董雪清看著直播屏幕上南鏡的臉,他收起鈴鐺喊了人進來。

    南鏡這種普通人怎麼能和天山上那位扯上什麼聯系?光是提提名字就髒了天山上的雪。

    管家輕手輕腳進來,恭恭敬敬低下頭︰“雪清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董雪清看著大屏幕上南鏡那張帶著妖異的少年感白皙的臉,抵住唇用帶著愁緒輕飄的聲音問道︰“有南鏡這個參賽者的背景資料嗎?南鏡現在有沒有什麼……仇家?”

    “有的,”管家立刻回答︰“背景資料我馬上吩咐人給您送進來,南鏡的……仇家,目前有仇的應該是京城南家的人,南鏡有個同母異父的哥哥現在正在比賽場地附近的酒店,據董家在周圍的人遞來的消息,應該是在觀察南鏡。”

    “哦?”

    董雪清等著有人拿上來的資料,翻了翻,突然勾了勾唇,點著資料上南鴻 的名字吩咐道︰“你們現在給南鴻 送我們董家前段時間拿到的回溯銀缽,讓他混進副本。”

    “我倒要看看,南鏡怎麼對待一個拿到整個松林鬼屋信息的……仇人。”

    管家領命下去。

    夜已深,廈市酒店。

    南鴻 正在焦灼地看著屏幕,南鏡拿到了好像是這個學校里學生的日記本,知道這個校園里有六大靈異傳說,現在正在翻看日記本尋找線索。

    屏幕上評論刷的很快,南鴻 睜著滿是紅血絲的眼眶往里面發評論,但他說南鏡的評論很快被一堆刷【南鏡腰好細腿好好看和老婆真可愛】給刷過去了。

    “咚咚——”

    酒店門響了兩聲,料想應該是送餐的人,南鴻 打開門,卻發現外面什麼人都沒有,只是門口放著一個奢侈品的紙盒子,紙盒子上面扎了一束花,上面還寫了一張紙片——給最愛的鴻  。

    真是煩,南鴻 猜可能又是哪個小粉絲,不過看到這個奢侈品的紙盒,他還是拿起盒子進了屋。

    等候在暗處的董家的人看著南鴻 拿了紙盒,對著電話說︰“他收了。”

    南鴻 直接關上門,他打開紙盒,猜測粉絲是送他手表還是手鐲,打開之後發現竟然是一個做工非常精美,但是上面有著紅色的仿佛游動的紅光的四方銀缽,旁邊還放了一張紙。

    坐到床上,南鴻 展開紙念起來︰“這是回溯銀缽,只要你在發生靈異地方打開他,你周圍在靈異地方的活人包括你,都將自動回到靈異發生之前的地點,每個人都會變成靈異之地里曾經存在過的人,你也可以完美融入進去。”

    “銀缽使用者能保留記憶,其余人會失去關于自身的記憶,銀缽施了秘法,使用者要付出血液的代價進入靈異之地,也能使用血液的代價帶人出靈異之地,銀缽破則整個陣法破。”

    南鴻 滿是紅血絲的眼楮睜大了,如果這個不是在騙他,那他豈不是可以靠著這個銀缽進入到現在正在比賽的松林鬼屋中。

    而且如果他沒理解錯,白觀音這群參賽者都會失去關于比賽的記憶,那他……不就能接近白觀音了?

    想到臨出發前南父的那通電話,南家的資金鏈斷裂,他的電影約也沒了,只要靠近了白觀音,南家就有救了,他也能繼續在娛樂圈紅下去。

    南鴻 看向正在直播的屏幕,白觀音一路行到五樓,他每到一個地方就會把那個地方的所有攝像頭全部破壞掉,所以觀眾每次只能驚鴻一瞥到白觀音。

    即使如此,依舊能看到白觀音掩飾不住的強勢,還有那冷漠卻看了就讓人屏息,絲毫不顯女氣的面容,南鴻 看著手中的回溯銀缽,心頭火熱。

    此時,主頻直播間已經跳到了各個激烈的戰況中。

    男主播喝口水飛速解說︰“’動‘派的苗金栗也非常凶,他手里的蠱蟲實在是非常難纏,只要是被他瞄準的參賽者基本全都被淘汰了,現在我們來看看佔據。”

    “’動‘派苗金栗目前在二樓,董家請來的決明子現在在一樓前往二樓的路上,’術‘派的宮飛燕在三樓的最右邊,嗯……有位在宿管房的參賽者一直沒動靜,可能是運氣好,現在還沒被發現。”

    女主播接著道︰“現在’靜‘派的白觀音天師已經清完了四樓的所有人,目前正有三個人和他搏斗,因為攝像器被白觀音天師損害,我們看不到具體的情況。”

    “050號參賽者現在還在三樓,他已經是唯一一位除了四大派之外的參賽者,不出意料的話,他馬上就要和白觀音天師……見面了。”

    “嗯,”男主播的嗓音也有些抖,說不清是因為興奮還是什麼︰“但是我們能看到,宿舍樓之外的區域已經黑氣彌漫,不僅是參賽者之間的斗爭激烈,現在整個松林鬼屋都發生了變化。”

    一輪半彎月掛在天際,陰冷的光輝撒在仿佛被黑氣籠罩的松林鬼屋上,路過這座曾經是學校現在變成出事鬼屋的行人都裹緊了自己的衣服,急匆匆地路過這個鬼屋。

    南鴻 裹緊自己,他抱著那個銀缽,蹭著松林鬼屋沒有工作人員把手的一面破舊牆壁,拿出了銀缽,咬破自己的手指,直接滴血到銀缽里。

    只要使用了這個銀缽,松林鬼屋就會變成三年前的樣子,自己也能合理進入這個鬼屋,帶著記憶,那個時候松林鬼屋應該還是學校。

    南鴻 心頭一喜,那他就會成為白觀音的同學。

    陰影遮住了月亮,直播間里突然一閃屏,變黑了。

    正在看直播間的眾人︰

    【????】

    【他媽的南鏡要踫到白觀音了給我黑屏,他媽的是不是有病,老子要看南鏡這□□崽子要干嘛】

    【好擔心好擔心好擔心誰給我緩解下緊張】

    【好刺激啊靠靠靠會發生什麼?南鏡要找白觀音要干什麼,讓我看啊啊啊!】

    ……

    南鏡拿著日記本從花花綠綠貼滿了各種貼紙中閱讀,這日記里記載這所學校之前有六大靈異傳說,很多女孩男孩都會去做這種靈異的事,為了獲得自己的高考成績或者是結婚對象之類的……

    他剛看到第五個靈異傳說’所謂的筆仙‘,突然間整個寢室一暗,南鏡呼吸一輕,他感覺自己記憶好像在慢慢的流逝,又好像突然間涌上來。

    月亮徹底被遮住,南鏡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

    短暫的兩分鐘後,整個直播間驟然一亮,但是主播和觀眾看著直播間的場景全都打出了???號。

    只見直播間畫面里原本昏暗的宿舍樓竟然變成了窗明幾亮的教室,不少穿著藍白條紋校服的學生正在打鬧,應該是在打鬧,黑板上寫著幾個大字“高二即將結束,升高三要努力!”

    當時主頻直播間剛剛切在南鏡那兒,現在主頻直播間依舊顯示的是南鏡的畫面,只見原本白襯衫黑西褲的南鏡現在已經變成了白藍色的校服外套和藍色的棉質長褲,校服的質量很明顯一般,袖口還脫線了。

    南鏡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他眼皮動了動,在光線下猛地睜開眼,直播間眾人都能看到南鏡的眼神還帶著恍惚和沒睡醒的疲憊。

    “南鏡!”有人在喊自己。

    南鏡回過頭,少年黑軟的頭發動了動,打著呵欠眼尾泛起了紅意。

    門邊有個皮膚稍黑但很俊帥戴著銀耳釘的少年對著南鏡大笑打招呼︰“南鏡,你男朋友白觀音讓你去雕塑室一趟!”

    直播間︰【?wtf?????】

    什麼,你說誰是南鏡的男朋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30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30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