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31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直播間停滯了片刻, 女主播有些猶豫的聲音才傳來︰“主辦發給出的解釋是,松林鬼屋可能出現了回溯時間的法器,于是整個松林鬼屋的時間回到了三年前, 那時候松林鬼屋還是學校,現在所有參賽者可能被抹去記憶變成普通人在學校中行動。”

    “參賽者可能會經歷當時學校發生的事情,只有其中有參賽者打碎銀缽才能出來, 現在工作人員也進不去松林鬼屋,參賽者現在都認為自己是普通人,要是在靈異事件里死亡了,”女主播嗓音顫抖︰“就是……真的死了。”

    ……

    南鏡走向揮著手喊他的少年, 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但是……又說不上來具體哪里不對勁,應該說,好像他的高中不應該有朋友, 不應該有……男朋友?

    但是腦海里的記憶又在告訴他, 這個招手喊他的少年叫做苗金栗,是他的好朋友,而且他確實還有個叫做白觀音的……男朋友。

    南鏡走到招呼他的少年旁邊,少年大喇喇直接搭上他的肩膀︰“哎?你知道嗎?他們說要在一天後去活動室玩兒筆仙,據說能問筆仙任何東西, 高考成績啊, 姻緣啊,什麼都能問。”

    苗金栗放開南鏡的肩膀,把手臂枕到頭下,一邊倒退一邊笑著問南鏡︰“鏡啊, 你難道不想問問你和白觀音之後會不會結婚嗎?雖然我覺得肯定會啦, 哈哈哈。”

    午後的陽光特別滾燙, 南鏡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他被陽光晃了一下眼,眯了下眼楮。

    苗金栗眉頭一皺,緊接著停住腳步,藍白的校服外套穿在他的身上不小,就是很短,苗金栗看到南鏡有些恍惚的表情,直接上前一步,校服褲子被扯得一動,露出一截少年人精瘦的小腿。

    苗金栗伸出手拉過南鏡的胳膊,看到上面有些青紫的傷痕時,他低罵了一句“媽的!”

    “南鴻 那小子是不是又欺負你了!”苗金栗氣得不打一處來︰“我非弄死南鴻 那小子不可!”

    在听到南鴻 這個名字的時候,南鏡愣了下,好像是一瞬間很多記憶隨著這個名字涌上來,他和南鴻 是同母異父的兄弟,但是在南家,兩人的待遇截然不同。

    明明南母是南鏡的親媽,但是為了討好南父,于是南母對南鴻 好的不得了,南鴻 吃國外進口幾百塊錢一根的奶條,他小時候饞牛奶只能眼巴巴看著。

    南鴻 要考試,專門從南方運來的雞新鮮宰殺了炖湯,炖湯炖老的雞肉直接扔了也不給南鏡吃一口,南鴻 只用喝湯搭配奶油意面和牛排。而同樣要考試的南鏡,因為廚房要給南鴻 做考試餐耽誤了時間,他早飯只有一塊干的面包邊角,南家也不會特意給他錢買早飯。

    南鏡已經非常努力地在南家降低存在感,不讓南父和南鴻 注意到他,就連學費南鏡都會出去打工送牛奶或者在蛋糕店賣蛋糕掙出來,但即使如此,南鴻 依舊時不時要想辦法折磨南鏡。

    南鴻 心情不好的時候會隨意亂扔東西,直接把玻璃杯扔到南鏡身上,熱水把南鏡的皮膚燙紅,而重重的玻璃杯直接在南鏡身上砸出青紫的印記,南鏡要是敢反抗,南家的佣人立刻就會沖過來扯過南鏡按住他。

    而南父听到南鏡反抗後,不會懲罰南鏡,而是懲罰南母,就在南鏡的面前,直接拿碗砸南母,一個個碗砸,砸到南母的腿上都是傷痕。

    這個高中,南鏡想辦法住了學校宿舍,但昨天是周末放假,南鏡就回了一趟南家,就又被弄出了青紫的痕跡,不用想都知道是南鴻 干的。

    南鏡斂下眸,感受著心口涌起的一股委屈和憤怒,他不明白明明南母是自己的親媽,為什麼小時候任由自己叫劈了嗓子也不願意進來喂一口水,甚至為了討好南鴻 直接拿著戒尺狠狠地抽他的手背,抽的只有五歲的南鏡嘶聲哭泣手背通紅。

    憤怒是對南鴻 的,只是因為自己和白觀音是戀人,南鴻 就嫉妒地恨不得撕了他,又不能真的撕,于是在南家想盡辦法折磨他。

    苗金栗看到南鏡手臂上的三道痕跡,簡直氣瘋了,直接越過南鏡就要回教室去找南鴻 算賬。

    南鏡拉住苗金栗說︰“等等。”

    苗金栗︰?

    “南鏡!你還要忍?”

    也不是要忍,南鏡只是覺得自己得想想清楚,很多東西像是不太對勁。

    等苗金栗看到南鏡白皙的臉,還有黑色軟發下淺色像是玻璃珠一樣的瞳,和臉上有些淡的表情,苗金栗冷靜下來︰“你說的對,這樣打他治標不治本,要想個辦法。”

    明明是剛十八歲的少年,苗金栗的眼里卻有絲狠意,像是最毒的蠱蛇一樣,看向南鏡的時候又毫無陰霾了。

    南鏡站在走廊上,和煦的微風吹起南鏡的軟發,他想自己怎麼就沒拿刀砍了南家那三人,按照他的性格根本就忍不了這麼久……既然受了那麼多委屈和憤怒無法發泄,不如直接把這幾個人殺了。

    但好像……自己沒有這麼做的理由,因為自己要考大學,要和白觀音一起考上好的大學,只不過自己的成績實在是一般,所以白觀音總是要自己去雕塑室,在雕塑室給自己補習。

    南鏡砸砸嘴,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補習這種事好像也不是自己會干的,學習不好就不好嘛,以後還不是能找份工作做著,勞動就能創造價值,他覺得過過小日子也沒什麼大不了。

    補習,搞得人怪有壓力的。

    苗金栗眼珠子一轉,扯著南鏡的手往前走,興奮說︰“今晚我們就去問那什麼靈異筆仙,你什麼時候能脫離南家,然後校園祭上,我去問問白觀音,想個辦法治下南鴻 ,讓他以後都不敢惹你。”

    “反正校園六大靈異傳說,畢業前都要試一遍的。”

    正說著,突然有個聲音喊住了他倆︰“南鏡!苗金栗!”

    這是一道有點發嗲的聲音,膩得听得人有點惡心,南鏡回頭,只見一個居然滿身刻意穿了各種名牌裝飾物特意營造奶油感的男生走過來,正是南鴻 。

    帶著記憶的南鴻 看著清爽干淨的南鏡,眼里閃過一絲惡意,想到臨出發前,南父說的南家資金鏈斷裂再不想辦法可能要破產了的話。

    都是南鏡害的!反正南鏡跟他有點血緣關系,也是南家人,南鏡在這個學校要是能幫自己和白觀音搭上線,也算南鏡對南家多少有點用了。

    至于南鏡,南鴻 想,倒是看自己的心情,看要不要拿著銀缽把南鏡帶出去。

    想著南鴻 咳嗽了一聲,摸摸自己打理精致的頭發︰“你們是要去雕塑室找白觀音嗎?”

    傻逼。

    南鏡看著南鴻 做作的動作在心里罵了一句,苗金栗更直接,接近一米八的個子站在南鏡旁邊抱臂看著南鴻 演。

    南鴻 眼中現出一絲惱,又是這樣!跟郁安晏一樣!明明他才是明星,但是這些男人就是要看南鏡,南鏡一個普通高中生有什麼好看的。

    想著南鴻 直接上前一步就想要威脅南鏡。

    旁邊兩個抬著垃圾桶要去倒的男同學經過,看著南鏡被南鴻 堵住竊竊私語︰“南鏡那同性戀又被堵住了。”

    “活該唄,又窮成績又一般,還是同性戀,惡心。”

    南鏡掃了兩人一眼,突然發力,對準垃圾桶一腳一踢,紅色的半人高的垃圾桶突然間飛出去,直接砸在南鴻 的身上,髒污的垃圾和水都流出來,直接把南鴻 半個身體浸濕了,夏天混合著各種惡心味道的垃圾味在南鴻 黏住,襯得南鴻 就像個垃圾。

    兩個抬垃圾的男生驚呆了,愣在當地,他們可是負責倒垃圾的,現在垃圾倒了他們可是要清理的,想想兩個男生就要哭了。

    倒在地上的南鴻 看著自己的滿身垃圾,先是一動不動,緊接著反應過來,大聲尖叫一聲直接喊了出來。

    “啪啪啪—”

    旁邊的苗金栗看著這幕笑出白牙,直接拍手,搖搖頭,直接對南鏡豎了個大拇指︰“南鏡,帥啊!”

    南鏡勾了勾唇角。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31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31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