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32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

    趁著兩個搬垃圾桶的學生要去告訴老師, 苗金栗拉著南鏡往雕塑室跑走了。

    這個學校的教學樓修的很不錯,兩棟之間有通道連接,南鏡走過通道, 又下了兩樓,終于停在了雕塑室的門前,苗金栗揮手︰“你去雕塑室吧, 我現在去買點汽水,等會兒上體育課要喝。”

    南鏡停在雕塑室的門前,他有點猶豫要不要推這扇門,南鏡手伸出來, 又縮回來, 然後轉個身靠在門旁邊的牆壁上,記憶是雜亂的,南鏡靠在牆壁上慢慢梳理記憶。

    在記憶里, 自己好像是從高一開始就和白觀音談戀愛了, 但是兩年過去後,有個新來的轉校生在追自己,而自己也確實心動了,現在準備和白觀音分手。

    而白觀音卻好似察覺了什麼,在南鏡要說出分手前提出要和一群人玩筆仙, 白觀音表示自己要問筆仙關于他雕塑大賽的事情, 因為南鏡和他關系親密,關系親密的人玩筆仙得到的結果會更準確,所以白觀音要求南鏡一定要參加。

    並且白觀音提醒南鏡近期不要做任何感情破裂的事,不然到時候會觸怒筆仙。

    南鏡知道白觀音準備大賽很長時間, 南鏡也很希望白觀音能拿獎, 于是南鏡本來要說出口分手的話就這麼停住了, 想等到和白觀音一起玩了筆仙後再提分手的事。

    也就是說,南鏡微微抬頭輕聲呼吸了一下,自己不僅和男的在談戀愛,而且還準備要劈腿了?這也太刺激了,簡直像是有什麼設定加在了他身上,讓他一定要和做這些事一樣。

    反正不太像他本人會做出的事情。

    南鏡靠在牆壁上,校服對他來說偏大,藍白色的袖子垂落下來,被南鏡捏住衣服袖子晃了晃,他舉起校服撐了撐自己的臉,咬住嘴唇,又放開,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沒想好怎麼去見雕塑室里面的男朋友白觀音。

    要不直接開口說分手吧?但是白觀音特別重視這個雕塑大賽,已經準備了一年多,還是要等筆仙玩完後才能說分手。

    想著想著還覺得挺尷尬的。

    心里嘆了口氣,南鏡轉過身,手剛握到門的把手,還沒按下,門就從里面一開拉動,南鏡隨著門向內拉的力道,猛地往前一撲,直接撲到了里面人的身上。

    一股很濃郁的冷荷香味,按理說荷香真的不太適合一個男人,但是因為這人身上的味道實在是太凜冽了,所以根本不顯得怪異,反而透出一股氣質。

    南鏡下意識吸了一口,跟吸貓一樣。

    在雕塑室里的其他學生看到這幕︰……???

    哇靠搞什麼,白觀音和南鏡這對談的是不是太明目張膽了?不是有人說他們這對要分手嗎?這看起來是分手的樣子?

    白觀音斂眸看了看不慎撞到他胸口一個毛絨絨的腦袋,黑色的細軟頭發下能看到脖頸那一塊漏出的白色皮膚。

    這就是他的男朋友?白觀音眼神冷漠,他會談一個男朋友?但是腦海里的記憶又確確實實提醒自己有個男朋友,而且這個男朋友還即將要出軌了,而自己,為了挽留這麼一個人,竟然要去玩什麼靈異游戲筆仙。

    真是愚蠢。

    白觀音動了動身體,忍著想要把這個腦袋推出去的沖動,淡聲說︰“南鏡?起來。”

    聲音冷淡得好像是數九寒冬里撈出來的冰塊。

    南鏡抬起頭,雕塑室里光線很暗,門口所有的光爭先恐後地涌進來,全部涌到白觀音的身上,南鏡在看到白觀音的那一瞬間,幾乎是呼吸一窒,白觀音的容貌幾乎是讓人屏息的程度,可以說是如冰似雪的好看,但完全不女氣。

    有點焦黃的陽光給白觀音的皮膚鍍了一層暈晃晃的光,冷淡垂眼的弧度以及額頭那一點朱砂,白襯衫和藍白色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就帶有別樣的氣質,帶著一股很清淡的少年氣。

    雕塑室里放著大大小小數十個潔白的雕塑,但是這些雕塑甚至及不上白觀音十分之一的無暇。

    白觀音垂眸看著有點不知所措的南鏡,直接伸手扯過南鏡的手腕往旁邊走,直到走到校園拐角的一個小陽台上,才對南鏡說︰“我的塑像快完成了,馬上會送去參賽,今晚筆仙我會直接問大賽的獲獎情況,你呢?”

    “啊,”南鏡卡殼了一下,他抿了抿唇,淡黃的光把南鏡的唇映照的水亮,南鏡側頭有點不自然地說︰“我應該是想要去問筆仙……考大學的事情。”

    反正肯定不會問關于什麼戀愛的事情。

    “知道了,”白觀音低頭看著南鏡淡聲說︰“那你回去上課吧,我現在去完成剩下的雕塑,你先去更衣室,最後一節體育課見。”

    不管現在是什麼情況,按照腦海里既定的事件去做,應該能……發現異常。

    白觀音看向南鏡,南鏡像是松了口氣一樣,從白觀音的臂彎處逃走了,少年人的身姿逃的飛快,簡直像是有什麼猛獸在後面追一樣,白嫩的手腕搖搖晃晃看著皮薄肉嫩的。

    白觀音靠在欄桿上,陽台上有些顏色的月季花瓣被風吹得擦過他的臉,白觀音皺皺眉站起身,輕描淡寫地想,要是做完了既定的事情還沒發現異常,他就把這個學校……給直接平了。

    現在是大課間,還有二十多分鐘就是體育課,南鏡趕緊下樓往操場那邊的更衣室走,更衣室在體育館的里面,南鏡穿過有點陰冷的長廊,現在時間還早,更衣室里面一個人都沒有。

    南鏡找到自己的櫃子,拿出鑰匙打開,突然,他從自己更衣室櫃子掛著的一小枚八卦鏡顯示他的後面閃過一個黑影,南鏡猛地轉頭,什麼都沒有,後面只是一排排更衣室的鐵櫃子。

    抿抿唇,南鏡把自己的運動校服拿了出來,松林高校是一所私立高校,師資極其優越,各方面的條件特別好,運動校服是格外的舒適的棉質白色短袖和淡藍色的短褲。

    南鏡低頭剛準備去換自己的衣服,他剛低頭,陡然間,眼角的余光看到後面一個黑影閃過,那黑影上好像有一張扭曲的臉。

    心一跳,南鏡再次猛地回頭,依舊是什麼都沒有。

    南鏡猶豫著仔細看了看,更衣室里面窗戶很少,是一排又一排的櫃子,連氣味都是潮濕的,南鏡咬了下唇,淡紅的唇被他咬得泛白,很快又變回原樣。

    捏緊手里的運動校服,南鏡回頭準備關上櫃子,他回頭剛踫上櫃子準備關了,眼楮一眨,再看窄小的櫃子里面竟然塞了一個四肢扭曲的人形黑影,那黑影不斷溢出血液,仿佛有數不清的血液要流一樣。

    南鏡心髒仿佛被攥緊了一下,他再一眨眼,這個扭曲的黑影消失了,緊接著,櫃子里掛著的八卦鏡顯示有個黑影猛地朝他沖來。

    那是什麼?!

    抱緊運動校服,南鏡感覺血一瞬間全沖上了他的腦袋,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他往旁邊一側,鐵質的更衣櫃子發出巨大的聲響,南鏡頓都沒頓,根本沒管是什麼情況,直接朝著外面跑去。

    陰暗的走廊上,南鏡回頭看,他的呼吸一緊,正看到那四肢扭曲的尸體竟然跟著他跑來。

    快!要快!

    南鏡瘋狂地跑,腦子里一片空白。

    距離出體育館近在咫尺,南鏡加速跑了一步,陡然間仿佛什麼冰涼的東西絆住了他,他不受控制地朝前倒去,運動校服落在地上,南鏡伸出細長白皙的手抓了抓,眼看著就要倒在距離光最近的黑暗處。

    陡然間他一個趔趄,摸到一個冰冷的手臂,一股凜冽的荷香傳來,南鏡劫後余生地大口呼吸,他往前抵了抵,把兩人抵到有一絲光線的地方,驚魂未定地抬眼。

    白觀音只是用雙臂扯住南鏡的雙臂,兩人在明暗之間對視,白觀音看著南鏡的狀態,往陰暗的走廊看了看,什麼都沒有。

    “怎麼了?”白觀音淡聲。

    “有,有鬼。”南鏡借著白觀音的手臂站起來,他看著後面那個陰暗的走廊,身體不受控制地顫動了一下。

    鬼?

    白觀音看向潮濕陰暗仿佛藏著什麼要吞噬人東西的走廊,薄薄的雙眼皮撩起,露出一絲冷嘲。

    這個校園有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32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32章 松林鬼屋(新生賽)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