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番外 結親儀式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桃發財 本章︰第92章 番外 結親儀式

    也就是南鏡成為三界之主的那年, 寶孤海發生了兩件大事,一件是寶孤海下雪了,這個天氣在這百年里很難得, 因為謝翊一直撐著金藍色的靈氣光罩護著寶孤海, 所以外面的風霜雨雪很難刮進來,這次下雪,把寶孤海里的人都驚呆了。

    雪天是很冷的,幸好寶孤海都是修士,並不多怕冷,即使如此, 街道上的人也都裹上了披風和厚袍子。就連賣蔥花雞湯餛飩店的老板都寫了雪天可以免費加熱湯, 不然稍微喝得慢點, 餛飩吃到最後估計全冷了。

    最近寶孤海渡口有了各界的人,也帶來了挺多吃食的, 比如銅鍋羊肉湯,肉嫩湯鮮, 點著爐子, 雪天很適合一起去喝。

    南鏡早上一起來,看到外面銀裝素裹,黃金台外面的桂花樹葉上落滿了白色的雪, 這不是真的桂花樹, 自然也不懼雪天,這時候還在飄桂,南鏡捻著雪嘗了口桂花蜜糖,又冰又甜, 滋味別說, 還挺好。

    于是他回臥室想把謝翊叫起來, 這時候發生了第二件大事。

    謝翊化龍了,或者確切一點說,是化為龍後暫時變不回人身了。

    南鏡見過很多次謝翊的龍身,但直到這次南鏡才知道謝翊的龍身到底有多大,之前可能是為了不嚇到南鏡,謝翊把自己的龍身特別收斂變小了很多,最多不過腰粗,因此南鏡打開臥室門,發現謝翊幾乎盤滿了整個臥室的時候,簡直驚呆了。

    黑龍帶著點慵懶地把自己的腦袋轉過來對準南鏡,南鏡摸到冰涼的黑色硬質鱗片,手被冰得後退了一下,謝翊的身上簡直比外面的雪還冰,南鏡有些擔憂地問︰“謝翊,你怎麼了?是……病了嗎?”

    “不是病了。”謝翊以龍身開口帶著一絲龍吟的清越感。

    南鏡剛放下心,謝翊就淡然開口道︰“是發 /情了。”

    南鏡要摸上鱗片的手一頓︰?

    什麼?謝翊在說什麼?

    南鏡不去摸,謝翊就自己過來,于是南鏡直接就被覆蓋了稍微透一點的玉一樣的鱗片的龍頭給拱到了地上,龍類的那種水腥味道溢滿了鼻端,那種潮濕的水腥味道還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南鏡裹著的雲錦厚袍被蹭開,心腹處的皮膚被黑色的冰涼的鱗片一挨,凍得渾身一個激靈,南鏡腰部顫抖了一下。

    謝翊還在往前拱,意思直白地通過語言展現出來︰“想做。”

    南鏡︰?

    他往後看了一眼,好巨大一條龍,這會死的啊,這真的做了會死的啊!

    南鏡手忙腳亂把謝翊給推了一下,重重呼吸一口,假做鎮定地說︰“你不能變成人嗎?”

    “變不了,”謝翊的聲音通過龍類的身體來說,那種溫柔感被削得差不多了,反而是非人的冷漠和欲望感更明顯,這條龍甩了甩龍尾,理所當然道︰“其實這個時期很早就應該來了,但是太忙了,于是一直壓抑了百年多,現在變不回去。”

    ……百年多?

    南鏡嚇得趕緊爬起來,不等黑龍反應,立刻跑出臥室的門外,為了安全,甚至還在臥室門上貼了好幾張符,現在的南鏡的仙力不可同日而語,肯定暫時能阻擋謝翊片刻。

    匆忙把袍子系好,南鏡立刻召了命理真君,在命理真君的臉出現在水鏡上的時候,南鏡耳尖泛紅語速飛快說了謝翊的狀態︰“現在有什麼正常的辦法能讓謝翊恢復嗎?”

    “咳咳,原來是這個啊,”命理真君還是和靠譜的,立刻就給了解決方案︰“上古龍類確實保有這樣的習性,現在你只要喂他你的血液,可以暫時的讓他恢復,但這治標不治本,謝翊還是會時不時地變成這樣。”

    “你們還沒有結親嗎?這事結親就好了,龍類只要結親就會變得穩定。”

    命理真君摸了摸胡子,去翻出一本書︰“龍類結親是有儀式的,嗯……讓我看看,你們一方是龍類,一方是人類成神,所以你需要先去找三界靈氣精純的物品,地界應該是寶孤海的桂花,天界是鳳凰木結的果,然後人界……人界現在靈氣充沛,去人氣高的地方吃頓飯吧。”

    “以這三件物品做祭品,你倆互相取心頭血交換喝下,儀式就成了。”

    “哦對還有一個,”命理真君翻著書慢吞吞道。

    南鏡感受到後面抵著的門已經在微微顫動,正在上面貼著的符“啪嗒”一聲往下掉,于是南鏡趕緊打斷命理真君的話︰“好的,謝謝真君,我知道怎麼做了。”

    說著直接把水鏡抹了,命理真君正看到驚訝的地方,忙說︰“等等,南鏡你,”

    但是水鏡的聯系已經斷掉了,命理真君心想自己看到的地方,有心想要再去提醒一句,又轉念一想算了這兩人都是要結親的關系了,自己也沒必要這麼管來管去的,最後應該……不會出事吧。

    南鏡抹了水鏡,在最後門縫上貼著的那張符要落下的時候趕緊打開門,黑龍以一種迅速的游走速度環繞住了南鏡的身體,南鏡趁自己還沒被徹底緊箍住,一邊被鱗片冷得顫動一邊趕緊說︰“謝翊!我們結親吧!”

    黑龍的動作頓住了,謝翊緩緩把龍頭落下來,靠在南鏡的後背上,那對龍的鱗角有一點硬,但是也算是全身上下最軟的地方了,南鏡真的覺得冷,也不知道這條龍之前怎麼熱起來的。

    謝翊的聲線帶著一絲潮濕的冷意︰“你確定嗎?我一直擔心你……不願意。”

    南鏡當然十分萬分的確定,而且他一直沒提出以為兩人已經算是結了,既然這樣,干脆補個儀式吧,危機解除了,南鏡心情放松下來,摸了摸謝翊的龍角,緩聲說︰“當然啦。”

    寶孤海在下雪,南鏡被謝翊凍了一遭,暫時不想踫到任何冰涼的地方,撿了些桂花,南鏡干脆直接就去置辦儀式,還親手做了好幾張請柬,請柬里夾雜著直接到寶孤海的符,既然舉行結親儀式,那還是要熱熱鬧鬧一番的。

    伴手禮就選了寶孤海的桂花糖糕和南鏡閑來無事凝成得小靈珠,謝翊把整個黃金台都裝扮了一番,提前把喜糖布置好,找了地界的一些新升上來的鬼神來幫忙,鬼神都是很願意來幫忙的,畢竟謝翊和南鏡的結親儀式一听就很好蹭靈氣。

    除了郁安晏。

    但是哪怕郁安晏再不願意,他也還是來了。

    做完準備,謝翊直接御劍帶著南鏡到了天界,天界的鳳凰木就在剛建起來的大殿的旁邊,南鏡頗為熟悉,畢竟這個大殿建起來跟他的關系也不淺,天界缺靈氣,他有段時間會過來幫忙,不然坑了白觀音,南鏡心里也不太好意思。

    來天界南鏡本來還準備跟白觀音打個招呼,但是謝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謝翊之強,入現在的天界如入無神之境,直接一劍薅了葉子就跑,快到連南鏡都沒反應過來,只來得及坐在劍上朝兩個跑來的白家子弟說︰“勞煩你們幫個忙,告訴天帝,就說寶孤海南鏡請他參加婚禮。”

    甚至都來不及看兩人是否答應,謝翊就“嗖”地一下離開了。

    可以說非常快,簡直一秒都不想在天界呆。

    南鏡晃著腿坐在劍上,到了人界還在失笑,人界現在也是冬季了,南鏡先帶著謝翊回了辦事區的小樓去換衣服,現在這時節臨近過年,苗金栗和池星趕著回去過節了,南鏡換好衣服就準備出去和謝翊吃飯。

    出門的時候,濕潤的冷風夾雜著一點凍雨絲吹進來,謝翊拿出一條米白色的圍巾一言不發地給南鏡圍上。

    外面的街道上人不少,南鏡勾著謝翊的手,手被謝翊放進了兜里,很暖和,兩人甚至都沒聊天,只是握著手往前走,南鏡也不覺得無聊,兩人不約而同去了附近的老街,這條老街也算個旅游的街道,里面的店都是經過時間檢驗的好吃,當然人也很多。

    但是排隊這個事情,和喜歡的人排隊自然也不覺得時間長。

    兩人最後一起分了一碗雙皮奶,熱乎乎的,南鏡捧著碗把最後一點喝完,謝翊湊近一點低頭在南鏡的耳邊說︰“回去成婚?”

    南鏡把掉下來的圍巾往後搭了搭,笑著“嗯”了一聲。

    兩人旁若無人,絲毫不知道不少網紅直播看到這幕都把鏡頭湊近了,然後南鏡這張臉在玄界的論壇又掀起了一陣風波。

    儀式自然是在寶孤海舉行的,南鏡和謝翊到的時候,請柬上的人都到了,他們兩個新人來的反而是最晚的。

    苗金栗沖上來說︰“好啊南鏡!我一收到請柬直接過來了,你倒好,先去人界逍遙一番才過來。”

    南鏡笑著討饒,來得人很多,有些是南鏡發了請柬的,還有更多是知道了請柬即刻準備了賀禮,擺明了不管你請沒請我都要來的,譬如天界的那些老神仙。

    但是天帝並沒有來,托辭是天界事務太多,實在抽不出時間,賀禮倒是帶到了,一對頂級仙器玉如意。

    謝翊倒是把伴手禮給了來的白家子弟,淡然說︰“那便把禮物帶回去給天帝吧。”

    白家的子弟拿著這份近乎于燙手的伴手禮,有些尷尬地看了眼南鏡,支支吾吾道︰“好……好的。”

    心里卻在嘆息,家主現在正在白家墓地坐著呢,看到這份回禮也不知道什麼心情。

    南鏡喝了點桂花甜酒,他酒量本就不好,此時看到這幕,忍不住失笑了一聲,一身紅衣灼灼烈烈映的透色的眸子晶瑩似火,南鏡戳著謝翊的肩胛骨說︰“謝翊,龍君,鬼帝,你是在吃醋嗎?”

    其實南鏡要是沒醉是不會說這句話的,他覺得自己和白觀音是好友啊,謝翊這種人,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吃醋的。

    這天實在是很反常,寶孤海下雪了,南鏡醉了,謝翊被龍性折磨,而他倆在這天舉行了結親儀式。

    謝翊回身捉住了南鏡的手腕,他看著渾然不知一切的南鏡,南鏡也是真的不懂,他作為靈珠已經存活百來年,做人做神仙不過短短二十年,謝翊啞聲說︰“是的,你可以當做我是。”

    後面的事情南鏡記不清了,他去謝過了所有來參加儀式的人,郁安晏好像被一群人追趕者要喝酒,池雪竟然變成了貓的形態去抓郁安晏,苗金栗和一群神仙商議著怎麼才能鬧洞房,但並沒有實施成功。

    漫天都是歡笑聲,寶孤海有好多人要送南鏡東西感謝他,南鏡喝了好多酒,最後醉得實在不行了。

    然後南鏡就被謝翊拉扯著進了黃金台最頂端的臥室——現在已經被布置成錦被紅燭的模樣。

    謝翊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心頭血,還不等南鏡說話,直接抿了血凶狠地壓在了南鏡的唇上,南鏡最後一點輕聲都被吞沒在近乎于佔有欲強烈的動作里,剛開始南鏡還能輕吟叫,後來連手指頭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南鏡真的沒想到龍類是有兩根的,而且竟然在這方面還有特定的儀式和動作。

    命理真君誤他!!!

    到後來,南鏡甚至對時間的流逝都失去了概念,第七次被謝翊抱著喂桂花糖水的時候,南鏡手軟搭著謝翊的手腕︰“什麼,什麼時候了?”

    謝翊把人緊擁在懷里,那股潮濕的溫柔的一向克制的聲音滿是沙啞的欲感︰“小南鏡還是不知道為好。”

    當然謝翊還是沒有真的繼續折騰南鏡,給南鏡清理穿好衣服,唇踫了踫南鏡的肩膀,就出去準備吃食了。

    南鏡腳軟著出去的時候才發現雪已經停了,大窗外的金黃桂花落下,南鏡披著袍子站在那里竟看得痴了,等謝翊過來的時候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看到謝翊看過來的眼神,南鏡趕緊說︰“我真不行了。”

    龍類的本性啊!

    謝翊忍不住低笑一聲,看了外面一眼說︰“看什麼呢,桂花?”

    南鏡“嗯”了一聲,寶孤海的桂花真的很好看,正如現在的日子,甜絲絲的。

    千年都會如此。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方便以後閱讀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92章 番外 結親儀式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第92章 番外 結親儀式並對五個靈異大佬爭著要娶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