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懷疑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義楚 本章︰第83章 懷疑

    清早的天剛霧蒙蒙的亮, 兩人便一同從床榻上起來,一個入宮上朝,一個去往太醫院。

    馬車停在了宮牆門口,這處隱蔽, 四周無人。正前方有不少樹擋著, 隱約還能听見一道宮牆內里細小的聲響。

    趙祿站在馬車外候著, 清早的天還透著涼, 他搓了搓手低頭哈出一口白氣。

    車廂中許久沒有動靜, 沈清雲瞥過頭,一張清冷的臉上眉心微微擰了擰︰“到了。”

    姜玉堂低著頭,掌心落在上面好半晌這才放下自己的手。

    腰間一松,那雙作亂的手也停了下來。沈清雲咬著唇剛要下去, 手腕又被人握住。

    姜玉堂扣住她的手,將人拉到了大腿上, 雙手又繼續放在她的腰間,藏藍色的太醫服一下子皺了。

    “我下午來接你。”

    沈清雲掙扎著從他懷中起身,想到馬車就在宮門口, 四周來往的人中或許就有自己認識的, 只能胡亂的點了點頭。

    姜玉堂瞥見她那羞紅的耳尖,心情頗好,這才大發慈悲的放了手。

    “去吧。”

    沈清雲立即慌里慌張的下了馬車。

    她沒看見,身後那雙眼楮一直盯著她。在看見她那迫不及待, 下馬車時頭都不回後,眼神漸漸地冷了下來。

    晨曦帶著薄霧,沈清雲低頭走在去太醫院的路上。門口的兩個小太監揉著眼楮, 還未瞧清來的人是誰, 就見人已經走了進去。

    “沈太醫——”

    一道聲響傳來, 沈清雲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如驚慌之鳥立即扭過頭,瞧見身後的孟雲祈後這才松了口氣。

    “沈太醫,你在想什麼呢?”孟雲祈邊走邊道︰“剛在身後喊你好幾聲,你都沒反應。”

    沈清雲回過神,淡淡道︰“我剛在想事,沒注意。”

    孟雲祈眼神垂下來,瞧見她臉上帶著一絲明顯的慌張,對她笑了笑,到底沒再繼續問。

    ***

    此後,姜玉堂便直接住在了小院。

    白日里,兩人一道入宮去上朝,到了晚上,那輛馬車又準確的出現在宮門門口。

    今日沐休,沈清雲正在院子里挖草藥。

    院子里種的都是名貴花草,姜玉堂不知有意無意,專門讓人開了一大片荒地出來,沈清雲閑來無事,便種了些草藥在里面。

    怕貓不太听話,又圍了一圈籬笆上去。張婆子經常給這些草藥澆水,時間一長,長得倒是十分好。

    沈清雲采了些金銀花,這藥清熱,明目,曬干了泡水喝正恰好。

    只千金與紅豆一直在旁邊搗亂,剛摘好的金銀花眼看著就潑翻了。

    張婆子心疼的不行,立即蹲下身撿。

    沈清雲對千金素來寬容,明知他搗亂也不忍心責罰,只蹲下身來與它講道理。

    姜玉堂進來的時候,就見她正蹲著身與貓說話。

    千金趴在地上,縮著腦袋一臉乖巧模樣。而沈清雲抬手指著它的腦袋,都舍不得用力。

    姜玉堂眼神眯了眯,再看著那只貓眼神都不對了。他轉頭吩咐了趙祿幾句,這才走過去。

    剛靠近,那一臉乖巧的千金立即起身,對著他齜牙咧嘴。姜玉堂當做沒瞧見,伸手去接過沈清雲手中的籃子。

    “不是說要出去?”

    他輕笑著,握住沈清雲的手將她屋子里帶︰“你快些換衣服,我帶你出門。”

    前幾日沈清雲就說要出去一趟,只當時姜玉堂沒空,今日沐休才能帶她出門。

    照例去了一趟朱雀街,沈清雲說要去看看張盛。她在京都其實沒什麼認識的人,只有張盛夫妻兩她還認得。

    張盛的眼楮已經好了,雖然比不上普通人,只是尋常視物自然沒什麼問題。

    瞧見沈清雲來了,張盛顯得很是高興,拉著他說了不少感激的話。

    這時他妻子跛著腳端來豆花兒,張盛看見她那一瞬眉心皺了皺,立即將頭撇開了。

    沈清雲瞧見這一幕,只覺得有些不對勁。

    “沈大夫,多吃點,您多吃點。”

    張盛熱情的招呼著,桌面上兩碗豆花兒,沈清雲照例只喝了一碗。

    要走的時候,她想去問候張盛妻子,趙祿在一邊拼了命的催︰“姑娘,回去吧。”

    “世子爺還在等著呢。”

    沈清雲只得往回走,上馬車的時候她往後看了一眼,張盛正在與她說話,隔得遠听不清說的什麼,只手抬的高高的,模樣一臉凶悍。

    “看什麼呢?”

    上了馬車,沈清雲的腰就被人扣住了。姜玉堂捏著她的腰,問︰“瞧什麼呢?還不讓我下去?”

    他一靠近自己,就忍不住的動手動腳。兩人都穿著男裝,沈清雲怎麼敢讓他下馬車?

    他在馬車里等了大半個時辰,顯然是待悶了。掐在她腰間的手用了勁兒,以此來宣泄自己的不滿。

    沈清雲咬著唇,生怕自己的聲響泄了出去。

    姜玉堂見她憋的臉頰都紅了,卻是心情大好,大發慈悲的放過了她。

    想到她剛上馬車時往外看,跟著掀開車簾往外面看了眼。

    回過頭來,卻是道︰“這對夫妻早晚會散。”

    “為什麼?”沈清雲知道他說的是張盛夫妻兩,都來不及顧及他放在自己身上作亂的手。

    姜玉堂放下手中的簾子,轉過頭時眼神帶著笑意。

    “你想知道?”

    他抱著沈清雲,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瞎子恢復光明後,你覺得第一件事是做什麼?”

    沒等沈清雲回答,他又道︰“第一個扔掉的就是自己的拐杖。”ヾ

    哪怕這個拐杖幫助他多年,哪怕張盛的妻子在他看不見,快死的時候當他的眼楮。

    可當他一旦好起來,第一個想拋棄的便是那無法承認的過去,這是欲.望也是人性。

    沈清雲不願意相信,可心中到底是戳了一根刺,馬車跑起來時,她掀開車簾往後看了一眼,張盛的妻子背著身在悄悄抹眼淚。

    “難受了?”姜玉堂瞧見她這失魂落魄的樣子,無奈道︰“我說的不是絕對。”

    沈清雲搖了搖頭,對與不對,都不是他們說的算。

    有因有果,若不是她給張盛治好眼楮,可能他也不會這樣對自己的妻子。

    就像是他說的,人性是最不值得考驗的。

    “我不一樣。”

    沈清雲抬起頭,見姜玉堂又對著她笑著道︰“我是不一樣的,沈清雲。”

    外面四周都是吵鬧聲,人間煙火氣息之下,姜玉堂垂著眉眼,話語說的十分認真。

    他握住她的手,在掌心之處捏了捏︰“所以,你能喜歡我一次,肯定也會重新喜歡我。”

    他抱著她的腰︰“我們把之前的事當做不存在,回到過去好不好?”

    沈清雲被他抱住,身子卻漸漸僵硬。她幾次張開嘴,喉嚨里卻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要怎麼回到過去?她低頭看著姜玉堂的臉,這張臉生的再像,她也當做不了是別人。

    他自以為兩情相悅的以前,實則上只是因為她把他當做了旁人?

    這要讓他知道……沈清手腳一片冰冷,要讓姜玉堂知曉了,他們之間只有你死我亡。

    “姜玉堂……”沈清雲試探著張開唇,喉嚨里卻又干澀的說不出一句話來︰“我……”

    “你不回答,就是默認了。”姜玉堂放下她的腰,眉眼淡淡的。

    沈清雲下意識的松了口氣,然而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下巴又被人捏住了。

    “你知不知道,我每次靠近的時候都很緊張?”

    他那只手落下來,放在她的腰腹間,察覺到那一處立即就緊繃起來。

    抬頭時一臉冷笑。

    姜玉堂靠上前,一雙眼楮赤紅如血,哪里還有剛剛那半分溫情?

    “你之前不是裝的很好嗎?”

    他眯了眯眼楮,低頭對上她那驚慌失措的臉,那雙冰冷的眼神里都是試探︰“如今怎麼又裝不了了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替身他上位了》,方便以後閱讀替身他上位了第83章 懷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替身他上位了第83章 懷疑並對替身他上位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