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雲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泡芙糖瓜 本章︰第八十七章 雲涌

    “王爺,我想去夜探皇宮。”十五同溫玉言提議。

    溫玉言一听,當即言,“不可,這太危險了!”

    “但是王爺,我們必須得了解,皇宮眼下究竟是何樣,這樣才能更好的,為之後的事情鋪路。”十五道。

    溫玉言沉默了一下,說,“那我同你一道。”

    “不行。”十五道,“就像王爺說的,這太危險了,萬一你若有個三長兩短,那這兩千多士兵怎麼辦?而且兩個人太顯眼了,您又是個男子,所以讓我一人去吧。”

    看著她祈求的目光,溫玉言無法拒絕,只好妥協說,“那你定要小心,記住不論如何,兩炷香內必須歸來!”

    “是。”十五寬慰他,“王爺,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嗯。”溫玉言點頭。

    到了隔天夜里,十五便在姚顧川的協助下,潛入了皇宮之中。

    她打昏了一名宮女,換了她的衣物,然後悄悄混入夜行的隊伍,避開巡邏的羽林軍,靠近了溫政良的行宮,可外卻包圍了三層的人,若要進去難比登天。

    十五理了理衣衫,低著頭想要混進去,但很快被侍衛攔下。

    “站住,你是做什麼的?”侍衛盤問道。

    十五低眉順眼的回,“啟稟大人,奴婢是負責打掃宮殿的。”

    “打掃宮殿?你有點眼生啊,戴著面紗做什麼?”侍衛質疑。

    十五解釋,“奴婢是新來的,戴面紗,是因為奴婢臉上生了爛瘡,見不得風。”

    “那你把腰牌拿來看看。”侍衛伸手到。

    “這……”

    “這什麼?娘娘說了,只有腰牌者,才能自由出入,沒有想要進入的,直接格殺勿論!”說著侍衛便要拔刀。

    “大人勿怒。”十五趕緊從懷中拿出了一塊腰牌。

    侍衛看了看,丟還給了她,言,“好了,進去吧,有腰牌還磨磨蹭蹭個什麼,快點!”

    “是是。”十五點頭哈腰的往里走。

    進去後,她假意拿著雞毛撢子,同其他人打掃,一面掃一面往里屋靠近,繞過屏風她看到了床榻上的溫政良。

    此刻的溫政良,臉色暗沉眼窩凹陷,像是一位瀕死的老人,哪里還有一年前那威風凜凜的模樣。

    想起他的所作所為,十五一時間不由握緊了袖中的刀,但最終還是松開,走到他身邊輕輕換了句,“陛下?”

    溫政良睜開了眼楮,滿眼血絲的看向她。

    十五在他床邊蹲下,靠近他的耳畔,小心翼翼的輕言,“奴婢是十五。”

    溫政良對十五有些印象,張口想要說什麼,可什麼也說不出來,全身已經無法自由動彈。

    十五見此,便言,“陛下,奴婢說什麼,如果您覺得是是,就眨一下眼楮,可否?”

    溫政良當即眨了一下眼楮。

    十五問,“您現在這副樣子,可是賢仁所致?”

    溫政良眨眼。

    “之前的那些聖旨,其實都不是您所意,對嗎?”

    溫政良再次眨眼。

    十五已然明白,對他說,“陛下,原諒眼下奴婢無法將您救出,但是您放心王爺正在集結兵馬前來救駕。”

    溫政良眼楮頓時瞪大,十五看出他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她點頭,說,“是的,王爺他沒有死,而且眼下他手中,已經有了兩千多兵馬,還有羅征將軍相助!”

    溫政良連連眨了兩下眼楮。

    “陛下,奴婢不能久留,便先撤了,您一定要珍重,等我們過來救駕……”

    十五起身欲走,卻感覺衣角被什麼給勾住了,回頭一看原來是溫政良,死死抓住了她的衣角。

    “陛下,是有何事還要交代嗎?”十五又蹲下復問。

    溫政良眨眼。

    然後拼盡全力,咬牙顫顫巍巍的抬起了一根手指,指向床榻頂。

    “陛下的意思是,這上面有東西?”

    溫政良眨眼。

    十五向上看了看,可什麼也沒看到。

    “陛下,請恕奴婢冒犯了。”她拿過一旁的蠟燭,提起裙子,直接站上了床榻去看,很快她便發現了一個不到一指長的暗格。

    她將其打開,里面果真有東西,拿出一看,是一塊老虎形狀的玉石。

    十五下榻,問,“您是要奴婢,將此物交給王爺嗎?”

    溫政良再次眨眼。

    “好,陛下您放心,奴婢一定將此物交給王爺。”十五拿著東西欲往外走,卻未想賢仁此刻卻來了!

    她只好趕緊躲到了床榻後面。

    賢仁來到溫政良身邊,冷眼看著他。

    十五卻通過縫隙,發現自己不小心在床榻邊緣,留下了半個腳印!

    正在她忐忑之際,好在長孫霏霏上前坐在了床榻邊,剛好是在那半個腳印上。

    長孫霏霏將手中的藥,遞給在床頭的賢仁。

    “陛下啊。”賢仁舀起一勺藥送到溫政良嘴邊,假仁假義的說,“這可是臣妾,特意為你熬的湯,您快喝喝看。”

    溫政良緊閉雙唇劇烈的抗拒。

    賢仁試圖用勺子撬開他的嘴,他竭盡全力偏過頭去,甩掉了她勺中的藥。

    “老東西!”賢仁氣憤怒砸勺子,直接命令到,“控制住他!”

    于是幾名侍衛上前,按住了溫政良的手腳,長孫霏霏控制住了他的頭,賢仁強行掰開了他的嘴,拿著碗就給他嘴里猛灌,溫政良劇烈的嗆咳,在床榻無力的掙扎。

    賢仁一面灌藥,一面凶暴戾的說,“老東西,我奉勸你給本宮老實點,否則本宮要你提前見閻王!”

    待賢仁離開後,十五趕緊逃離皇宮。

    剛出去,就遇上了姚顧川。

    “姚大人?”十五意外,“您還未走?”

    姚顧川回,“我擔心你不能順利出宮,所以特意在此看著,以防萬一。”

    “多謝姚大人。”十五致謝。

    而後姚顧川又執意護送十五回去,十五出于禮貌只好默許。

    走到一條深巷時,忽然幾個黑衣人從天而降,將他們團團圍住。

    “終于找到你了。”其中一個人看著十五道,“主子有令,見此女者格殺勿論!”

    說著,他們便攻了過來。

    姚顧川和十五趕緊出手自衛,可對方武功都很高,而姚顧川和十五武功皆稀松平常,根本不是對手。

    眼看就要敗陣時,好在溫玉言突然出現,他拔劍立刻為他們扭轉了局勢。

    溫玉言忽見兩支飛鏢朝十五攻去,他趕緊腳下步子一轉,將十五拉至了自己身後,一劍擋開了其中一個,可另一支卻插入了他的鎖骨上。

    “公子!”十五緊張的看著他的傷勢。

    溫玉言沒說什麼,直接飛身而去,將最後一個斬殺。

    姚顧川愣在了原地,他沒想到溫玉言如今,有如此高深的武功,當真是叫人驚嘆。

    溫玉言走了回來,同姚顧川說,“這些是賢仁的死侍,姚公子你還是先行回去為好,十五,我自會相護。”

    “好,好吧。”姚顧川看了眼十五,只好無奈的先走了。

    “王爺,你沒事吧?”十五趕緊上前,憂心的問到。

    溫玉言道,“先趕緊離開此處。”

    “嗯嗯。”十五伸手扶住他。

    回到住處後,十五手放在了飛鏢上,同溫玉言說,“王爺,您忍著點。”

    “沒事,你拔吧。”溫玉言平靜的說到。

    十五心一狠,快速的將飛鏢拔了出來。

    溫玉言當即悶哼可一聲,額頭很快出現了,細細密密的汗。

    “很疼嗎?”十五擔心的詢問。

    溫玉言勉強一笑,說,“還好,不疼。”

    十五拿過旁邊的臉帕給他擦血,卻發現帕上的血居然是黑的。

    “這鏢上有毒!”十五驚愕當即跑出了房間,去找藍玄機。

    她推門而入,藍玄機正坐在床榻上喝著酒 。

    “前輩,您快別喝了!”十五焦灼道。

    藍玄機睜眼看她,做了噤聲的動作,說,“是不是我那好徒兒中毒了?”

    “前輩怎麼知道?”十五出乎意料。

    藍玄機笑道,“你手上哪血,走到門口我就聞到了。”

    他指了指自己桌上的包袱,說,“里面有個紅色瓶,可解他這毒。”

    十五趕緊上去從里拿了出來。

    藍玄機又提醒,“記住,上藥前,得把毒血吸出來。”

    吸?!

    十五心中一驚,說,“那前輩能幫忙嗎?”

    藍玄機點了點頭,緩緩站了起來,結果下一刻就倒在了床上。

    “前輩!前輩你醒醒!”十五上前搖他,他卻呼呼大睡了。

    這是什麼老師,自己的徒兒都命在旦夕了,居然還睡了?

    十五叫不醒他,又只好去找楚瀟然,可是才發現楚瀟然並不在房中。

    眼下再去叫其他人,十五又擔心來不及了。

    于是只好自己跑了回去。

    “王爺……”十五垂頭喪氣的來到了他身邊。

    溫玉言見只她一人,便問,“師傅呢?”

    “別提他了。”十五嘆氣道,然後在他手邊坐下,語重心長的同他說,“王爺,我這是迫不得已,並不是故意要冒犯您,您可莫要怪我……”

    “什麼意思?”溫玉言沒听懂十五的話。

    然而十五也不打算再解釋了,直接上手扒開了他的衣服。

    “十五你這是做什麼嗎?”溫玉言被嚇了一跳,慌張的說。

    十五難為情的道,“前輩說,要我把你的毒血吸出來。”

    “不,不用了!”溫玉言一听當即緊張的拒絕。

    “哎呀,王爺,性命要緊。”十五湊上去就覆上了他的傷口,一吸,血腥味立刻彌漫了整個口中,她吐了出去,然後繼續替他把血吸出來。

    他偏著頭不敢看,手指漸漸回縮攥緊了掌心,柔軟的唇覆蓋在他鎖骨上,又疼又癢,溫玉言說不上什麼感覺,只覺得煎熬無比卻又甘之如始,喉結不停上下滑動,呼吸由淺漸深,甚至有些輕喘了起來……

    十五將最後一口血吐出,抬頭看向他說,“好了王爺,毒血已經全部出來了。”

    溫玉言看向她,只見她的唇瓣殷紅,嘴角還帶著血。

    他情不自禁抬手,指腹蹭過她的唇,抹掉了嘴角的血,掌心又撫上了她的臉龐。

    溫玉言的眼神有些迷離,有什麼東西,正在他心中瘋狂生長。

    十五不明所以,低頭拿出藥粉,身子微前傾,撒在了他的傷口上,然後專心致志的替他抹勻一些。

    溫玉言凝視她的側顏,卻沒想到她忽然轉過了頭來,一下,他的唇擦過了她的額頭。

    兩人皆一愣。

    十五先回過神來,趕緊起身站遠了些,慌張的說,“那,那個,藥,藥上好了。”

    “嗯。”溫玉言低頭,全身通紅。

    “我,我先退下了。”十五也懶得問心中的那些疑慮,只想趕緊離開這尷尬的境地。

    只是走到門口,她又猛然停住,從懷中取出了那塊玉石。

    十五不得不又硬著頭皮回到了他身邊,說,“王爺,陛下有件東西要我交于你。”

    她將玉石遞給了他。

    溫玉言接過。

    “王爺,這是何物?”十五好奇的詢問。

    溫玉言回,“可以調動天盛任何軍隊的虎符。”

    “我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賢仁雖然掌控了城中大軍,但並不代表天盛所有軍隊皆歸期所有,他這是將其他軍隊交由了您,這樣我們的勝算又多了幾分!”十五恍然大悟,高興道。

    十五又同他說,“王爺,陛下眼下情況不容樂觀,賢仁用藥將他變得不能言語不能動彈……”

    “他怎麼樣,其實我並不在意。”溫玉言握緊了手中的虎符,冷漠的說,“我要的,是賢仁的命!”

    只要一提到賢仁,溫玉言整個人便是殺氣騰騰。

    十五岔開話題,問,“王爺,今夜您為何會,出現在那條巷子中?”

    “我……出來查訪,路過听聞打斗,便來看看。”溫玉言回到。

    可事實是如此嗎?

    自然不是,十五走後,他一直心神不寧,盯著香看,等的越久,他就控制不住的越心焦,于是他干脆拿著香,在她必經的巷子等待。

    好不容易看到她,本來他欲現身的,結果卻看到她和姚顧川在一處,他也不知為何就止住了腳步,靜靜的走在他們身後。

    但這些他是不會同十五說的……

    幾日後,十五在街上探查,見溫慎言的馬車招搖過市,她趕緊跟隨人群站到了一邊,低頭前行。

    突然一人不慎撞到了十五,導致十五籃中的果子滾落,那人一面道歉一面幫十五拾。

    “無妨無妨。”十五抓緊撿地上的東西。

    溫慎言被外頭的動靜吸引,掀開了窗簾一角,剛好看到了十五,而且正巧同十五四目相對。

    十五也不管那些還未拾起的水果,直接起身走了。

    “姑娘,你東西還沒撿完!”那人喊著,十五並未回頭。

    溫慎言趕緊向馬車外的人,指著十五命到,“你們幾個,去抓那個女人!”

    十五腳步急促,可還是在拐角處,被人堵截。

    她後退想往回走,可一轉身才發現,後面也來人了。

    他們頓時朝十五攻來,十五從籃中拿出匕首同他斗。

    只見一人手中劍一轉,頃刻別掉了十五手中的刀,十五瞬間被人摁倒在地上。

    一雙黑靴來到了自己面前,十五往上看,正如她所想,真的是溫慎言!

    溫慎言一把扯下了她臉上的面紗,笑道,“果真是你這個賤婢!”

    “想不到,溫玉言倒了,你還敢在皇城之中,是說你膽量過人,還是說你蠢呢?”溫慎言得意道。

    十五言,“你怎麼會在這里,你不是應該被困戒律閣嗎!”

    “就憑你們也想扳倒本太子,不自量力。”溫慎言嘲諷一笑,命,“將這個女人帶回東宮。”

    “是。”

    他們將十五粗魯的從地上拽了起來,十五反抗掙扎,他們便直接抬手將她擊昏。

    “皆時我們兵分三路。”

    溫玉言正同羅征和楚瀟然他們善談救駕路線。

    姚顧川糊忽然闖入,道,“王爺,我覺得十五姑娘,可能出事了!”

    他將自己從地上撿的匕首給溫玉言看。

    溫玉言心子當即大駭,轉身就沖出了房間,但迎面又來了一人,他將一封信遞給了他,說,“王爺,這是十五姑娘早間,吩咐要我交給您的,說您收到信請立即看。”

    溫玉言拆開信封,打開了里面的信,頓時明白。

    “這個傻瓜!”溫玉言手攥緊了,旁邊的圍欄……

    也不知過了多久,十五只感覺自己無法呼吸,她一睜眼便有大量的水涌入眼中,很快又涌入口鼻,她奮力的掙扎,雙手摸到了桶的邊緣,她撐著想抬起頭,才感覺有一雙手強硬的,按著她的脖子。

    過了好一會兒,那雙手才松開,她立刻抬起了頭,朝後摔在了地上,劇烈的咳嗽著,水從臉上和口中不斷流出。

    “你這個賤婢。”溫慎言掐住了她的脖子,陰狠的言,“你說,本太子應該用何種方式,弄死你呢?”

    “太子殿下難道不該想想,自己應怎麼活命嗎?”十五笑道。

    “我活命?”溫慎言好笑的言,“我是天盛太子,再過幾日我就是天盛皇帝,天盛誰敢動我!”

    “你確定,你坐的上皇帝的寶座?”十五質疑。

    “為何坐不上?”溫慎言胸有成竹的說,“母後說了,待局勢穩定,便將玉璽和皇位,一並交于本太子。”

    “局勢穩定?”十五冷笑了一聲,帶著嘲諷的口吻道,“眼下陛下被控,永安王已死,楚家被貶,姚家不足為懼,整個朝堂都在擁護你們 ,所以您覺得,眼下朝局還不算穩定嗎?”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枕邊權謀妃》,方便以後閱讀枕邊權謀妃第八十七章 雲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枕邊權謀妃第八十七章 雲涌並對枕邊權謀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