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柑橘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泡芙糖瓜 本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柑橘

    溫玉言不願看她,目光轉向別處,嗤之以鼻的說,“誰知道你是不是安的好心,遇樂郡主唱戲一絕,朕真的看不出來。”

    沈輕舟坐起來,突然將他沒受傷的手,一下子按在了自己心口處。

    她仰頭同他真摯的說,“我撒謊時,心就會控制不住的,跳的很快,就算我面不改色,也無法控制。”

    溫玉言感覺她的心正不快不慢的,一下一下撞擊著他的掌心,使得連他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跳成了跟她一樣的節律了……

    他趕忙收回了自己的手,頑固不化的冷言,“遇樂郡主的話,朕一個字也不信。”

    溫玉言轉身氣急敗壞的離開了房中。

    “陛下。”阿卓見他氣沖沖的回到宮里。

    他將手負于了身後,道,“阿卓,去告訴他們,別殺琳瑯公主了,但她必須離開皇城,不得再入。”

    “是。”阿卓點頭,退了下去。

    溫玉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掌心,仿佛還殘存著方才那熟悉的軟意。

    沈輕舟,你當真是個禍害……

    溫玉言獨立于房中,深深嘆了一氣,緩緩閉上了雙眼,顯得疲憊又無奈。

    沈輕舟每天在房中無所事事,她想出去可剛到門口就會被一群人攔。

    她想,溫玉言不會是要把自己,困在這一輩子吧。

    沈輕舟打算回床繼續去睡算了,但卻意外發現床頭對面的一扇窗,好像沒有像其他的那樣封住。

    她趕緊把房門一關,跑到窗口邊,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下,發現還真沒封。

    沈輕舟頓感開心,心想著終究是百密一疏啊。

    沈輕舟朝門口處看了看,確定他們不會發覺,輕輕的將窗戶推的更開一些,那知剛想探頭看看,這個窗邊會不會有人守著時,額頭就被人彈了一下。

    她只見一錦衣華服,腰系玉帶,抬頭一看,溫玉言板著一張臉,正看著自己。

    “怎麼,又想逃跑?”溫玉言道。

    “沒有。”沈輕舟尷尬一笑,靠著窗邊說,“我就想,瞅瞅這外頭的風光,嘿嘿。”

    看著她努力堆笑的樣子,溫玉言冷哼一聲,伸手把她往里一推,無情的關上了窗戶。

    “溫玉言怎麼一天天哪都有他,帝王都這麼閑嗎?”

    沈輕舟無奈嘆了聲氣,只好回到床榻上睡大覺。

    夜間,用晚膳後,他倒是沒有像往常那樣離開了,而是叫人搬了桌椅過來,然後一大堆的折子。

    “你今夜,不會要在此處辦公吧?”沈輕舟難以置信的問。

    溫玉言在桌前坐下,說,“遇樂郡主不是最會察言觀色嗎?朕想做什麼你不知道?”

    沈輕舟擠出了個笑容,心想這三年不見,溫玉言這陰陽人的話,學的倒是一套一套的。

    溫玉言低眸看折子。

    沈輕舟安靜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到,“那個,陛下,要不您還是換個地方吧?”

    “為何要換?朕的地方,朕想在哪便在哪。”溫玉言冷語。

    沈輕舟好言勸道,“我這不是怕您累著嘛。”

    “你說的對,確實有點累。”溫玉言合上了折子看向了她,忽然說,“你,過來。”

    沈輕舟慢吞吞的走到了他對面。

    他將手中的折子隨手朝她一丟,沈輕舟趕緊下意識接住。

    “您這是……”沈輕舟不解。

    溫玉言道,“朕不想看了,你讀給朕听。”

    “這,這不妥。”沈輕舟一驚,忙道。

    “為何不妥?”

    “因為……”沈輕舟為難道,“這後宮嬪妃不得干政啊。”

    溫玉言笑了一下,但也只是轉瞬即逝,很快他又冷著一張臉,有些嘲諷的說,“沈輕舟,你還真當自己是朕的妃子嗎?你不過是我用來敷衍大臣們,好不立後納妾的借口罷了。”

    “哦。”沈輕舟又不由嘀咕,“就算我不算您的妃子,這普通女子也不能干政啊……”

    “朕要你讀你便讀,哪來那麼多廢話。”溫玉言指了指旁邊,“把那椅子拉過來坐下。”

    沈輕舟見他堅決,只好過去搬椅子,在他對面坐下。

    “讀。”溫玉言命道。

    沈輕舟老實打開了折子,清了下嗓子,開口緩緩道,“臣陸士啟……”

    溫玉言一邊听著,一邊卻在悄悄看她。

    讀完後沈輕舟合上了折子,溫玉伸手拿過在折子上,寫了個“知道了”三字。

    隨後往後一靠,看著她,說,“繼續。”

    沈輕舟只好重新拿,一本本的讀給他听。

    有時也會忍不住說上兩句,比如“這個人的文章很好耶。”

    “這楚蕭然的字也太丑了吧,他是您的心腹,可得好好給他糾正一下。”

    溫玉言听著她絮絮叨叨的聲音,感覺仿佛什麼事都沒用發生過,他們只是一對正在嘮家常的夫妻。

    “沁江堰又發生水災了啊?”沈輕舟看著奏折上的內容,同溫玉言道,“其實幾年前我沒離開的時候,就已經替你想好了,只是走的太匆忙忘了告訴你,我覺得比起每年去派兵派糧的去救災,還不如從根源斬斷,我們可以在沁江兩邊挖渠,把水引到別區去,它的西北區那方,不是長年少雨缺水嘛,這樣就能一舉兩得了。”

    溫玉言目不轉楮看著她不語。

    “那個,陛下,您……听到了嗎?”沈輕舟見他沒什麼反應,以為他走神了。

    溫玉言一把奪過了她手中的折子,沒好氣道,“我朝事,同你何干,朕更不需要你來出謀劃策,搞得好像你是我天盛人一樣,你只管讀,旁的無需你來說,閉嘴。”

    “陛下,閉嘴,就讀不了折子了。”沈輕舟很認真說。

    溫玉言“……”

    溫玉言拿起一份新的折子,一下呼在了她臉上。

    沈輕舟只好安安分分的繼續埋頭讀。

    溫玉言看了眼她,低頭嘴角不由一揚,持筆緩緩在折子上寫下︰愛卿可于沁江挖建長渠,分水西北灌溉良田引之。

    不知讀了多久,沈輕舟抬眼看他時,卻發現他撐著桌面,偏著頭一動不動了。

    “陛下?”沈輕舟小小的叫了他一聲,他沒有回應。

    她放下了手中的折子,雙手撐著桌面,湊過去看他,發現他已經不知不覺睡著了。

    看著他熟睡模樣,沈輕舟情不自禁的伸手戳了戳他的臉,撐著下頜欣賞著他的睡顏。

    他還是生的當年模樣,一點也沒有變。

    還以為此生再不能見你一面了呢……

    沈輕舟心中想到,緩緩靠近,閉上雙眼,唇輕輕落在了他的唇角上。

    猛然,她一下睜開了雙眼,瞬間從桌上滾了下去,她不可思議的撫上了自己的唇。

    她剛剛,居然,居然在親溫玉言?!

    一定是折子讀多了,讀得自己都傻了!

    沈輕舟趕緊跑回了床榻上,慌張的放下了床幔,往後一躺雙手覆在了自己羞臊的滾燙的臉頰上。

    等到怦怦亂跳的心平靜下來後,她這才敢坐起來,緩緩掀開了床幔一角,做賊似的朝溫玉言看去。

    他還是那個樣子睡著。

    算了,他都睡了,自己也睡吧。

    沈輕舟脫下鞋子,往床榻上一躺,可翻來覆去她卻睡不著。

    在床榻掙扎了許久,她還是坐了起來,抱著被褥小心來到了他身邊。

    第二日,溫玉言醒來時,發現對面早沒了人,他一驚趕緊起身,身上的被褥掉落在了地上。

    往床榻處一看,沈輕舟的手垂落在榻邊。

    溫玉言心里頓時松了口氣。

    看到地上被褥,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從地上撿了起來,走到了床榻邊。

    他輕輕掀開了床幔,沈輕舟還睡著。

    溫玉言彎腰將被褥蓋在了她的身上,還將她搭在床邊外側的手,放了回去。

    看了她一小會兒,溫玉言才放下床幔,離開了宮殿中。

    而在他離開後,沈輕舟就睜開了雙眼,她起身低頭看自己身上的被褥,微微笑了一笑……

    夜里,溫玉言又叫她讀折子。

    “ 臣程盂啟雲芮城產柑橘,味酸甜,于陛下獻之。”沈輕舟突然兩眼放光道,“柑橘耶,他說他那有柑橘,問你要不要。”

    溫玉言拿過奏折寫了句,“不必。”

    “你怎麼拒絕了啊?”沈輕舟一副可惜的樣子,說,“你不吃柑橘嗎?”

    溫玉言無語道,“自他去往此處任職,便隔三差五的進貢柑橘,朕和宮里的人都快要吃吐了。”

    沈輕舟郁悶道,“真的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我們漠北都吃不到柑橘呢,就連我總共也就吃過兩三次……”

    溫玉言抬眸看了她一眼。

    “罷了,人各不同命啊。”沈輕舟感嘆了句,繼續讀其他奏折。

    讀完奏折後,沈輕舟不由伸了個懶腰,看向對面的他,她又情不自禁問到,“溫玉言,我是別國人,你把國家大事全給我看,你不怕我對你不策嗎?”

    “你的國家都不要你了,你現在還能如何。”溫玉言下意識的隨便說了句,但語出又不由頓時一愣。

    他目光有些緊張看向她,只見沈輕舟揚起一抹苦澀的微笑,喃喃,“是啊,我的國家,都不要我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溫玉言忙道了句,心里懊悔的緩緩說,“對不起。”

    沈輕舟一驚,她沒想到他居然向自己道歉。

    溫玉言也沒想到,按理說他完全不必,他起了身,命人拿走了奏折,離開了宮殿之中。

    幾日過後,沈輕舟一覺醒來,驚訝的發現,桌面上擺了一籮筐的柑橘。

    她上前,拿起一個,想起來那夜的隨口一提。

    真是個呆瓜……

    沈輕舟莞爾一笑,那顆被折磨的千瘡百孔的心,再次感覺到了一股暖流。

    “上次你的河道分渠法,十分管用,解決了我幾年都頭疼不已的問題,臣想此法應該出自沈輕舟吧?”楚瀟然同溫玉言道。

    溫玉言言,“你怎知?”

    楚瀟然笑了笑,說,“只有她才能想出這些怪僻的點子,話說您到底要打算怎麼處置沈輕舟啊?封人家為妃,卻又把人囚著。”

    “不知。”溫玉言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夜里,沈輕舟看到小在燒什麼,便好奇的問,“你在點什麼?”

    小轉身同她說 ,“回娘娘,陛下說您晚間眠淺,便吩咐了奴婢點上這安神香。”

    沈輕舟不解,想他怎麼知道自己眠淺的。

    不過有了安神香後,她確實睡的安穩了些。

    深夜溫玉言再次來到了她的床榻邊,她側睡著手里還拿著個柑橘。

    溫玉言伸手將她手中的柑橘拿走,在床榻邊坐下靜靜看著。

    小見溫玉言依舊沒從房里出來,心里很是難受。

    她感覺他是真的喜歡小舟姑娘,可是如果這般那太子妃怎麼辦?雖然小舟姑娘也很好,但是她終究比不得太子妃。

    她曾以為陛下是這世間,最不好注重外貌之人,可她沒想到他也會喜歡貌美的女子,或許天底下男子都是這般吧,舊去新來……

    一月後,沈輕舟從溫玉言口中偶然得知,蕭帝遇刺身亡了,現在是蕭定謀掌管整個漠北。

    雖然得知此消息,沈輕舟卻並不是很開心,因為她覺得就這樣死了,實在是太便宜了那個狗皇帝,可惜人已經死了,她也只能接受這樣的現實。

    但她很疑惑,究竟是誰,會有如此大的能耐,去刺殺了蕭帝。

    從溫玉言的語氣中,她覺得應該不是溫玉言派的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枕邊權謀妃》,方便以後閱讀枕邊權謀妃第一百二十四章 柑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枕邊權謀妃第一百二十四章 柑橘並對枕邊權謀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