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願君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泡芙糖瓜 本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願君

    幾日後漠北突然要來拜訪天盛,漠北和天盛雖然一直在暗斗,但表面上的功夫還是要裝一下的,所以他命了楚瀟然等人前去接見。

    此次前來的主要人,只有一名使臣和徽音公主。

    “我听聞你在漠北,利用人家徽音公主去救沈輕舟。”楚瀟然一面磕著花生米,一面道,“看來人家是為你而來呀。”

    溫玉言看向他,說,“楚愛卿這消息倒是靈通。”

    “臣這是關心陛下嘛。”楚瀟然故作憨厚一笑。

    他撢了撢袖口,言,“此次徽音公主前來,她的目的可不只是如此而已,這蕭定謀即位剛不久,徽音公主便前來拜訪,想必是奉了他之命,前來打探沈輕舟蹤跡的。”

    “原來如此,不過有點奇怪。”楚瀟然好像想到了什麼。

    溫玉言示意他說。

    楚瀟然疑惑,“這蕭帝要滅沈家,是因為沈家功高震主,可是沈家現在已經垮了,楓歌城他也取得了勝利,沈輕舟孑然一身,無權無勢,為何還要追著沈輕舟不放?而且這三年他居然都不殺她?”

    “莫非,沈輕舟的身上,有什麼對于他來說,而至關重要的把柄?所以他都不惜派自己的妹妹,前來此地以身犯險?”楚瀟然猜測。

    溫玉言皺起了眉心,其實早在之前,他也起了一絲疑心,雖然他也不是那麼了解蕭定謀,但他還是知道蕭定謀並非心慈手軟之人,他素來殺伐果斷,可他卻並沒有要沈輕舟的命,而只是折磨她,似乎是想逼她交代什麼,現在被楚瀟然這麼一說,他便覺得更加奇怪。

    沈輕舟,你的身上,到底還藏著什麼秘密?

    溫玉言沉思。

    傍晚徽音公主等人抵達了皇宮之中。

    他們暫且在殿前等候。

    “陛下駕到!”

    徽音回頭,只見溫玉言身著玄紅色衣,衣上用金絲線繡著龍,頭戴12玉珠冕旒緩步而來 ,他沒有什麼表情,威嚴而冷漠,同自己認識的那個人,截然相反。

    溫玉言來到了他們面前,說了一些客套的話,同她宛如素不相識一般。

    徽音心中難受,諷刺道,“本公主還真不知,原來時公子還有這樣的身份。”

    “這世間,公主不知的事情,還多著呢。”溫玉言冷冷一笑。

    徽音攥緊了手心,直言,“我想和你進一步說話!”

    溫玉言抬手示意他們先退下。

    “各位使者,一路前來必定勞苦,我們已備好了佳肴,為你們接風洗塵,請隨在下來。”楚瀟然識趣的帶走了使者等人。

    徽音也不想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的問,“溫玉言,沈輕舟在哪?”

    “朕不認識什麼沈輕舟。”溫玉言回。

    “你處心積慮的接近我,就是為了救走沈輕舟,你怎麼可能不認識她!”徽音眼含淚光 ,委屈難過的說,“溫玉言,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怎麼能這般負我!”

    “負你?”溫玉言嗤笑,“朕從未對你許下過任何諾言,何來負字一說?”

    徽音想,似乎是這樣,他從未同自己許過任何諾言,更沒有說過半個愛字,可是她不信他對自己,沒有一絲的情意。

    “徽音公主,舟車勞頓,還是早些歇息吧,你們所贈之禮,天盛感激不盡。”溫玉言客氣的說著,讓後命人將她送到宴席上去。

    徽音心中不是滋味……

    溫玉言在宴席上也沒待多久,便起身離開了。

    徽音起身想追,卻被其侍女攔住。

    溫玉言換了身衣,然後來到了沈輕舟的宮里,走近殿中只見她趴在桌面,像是睡著了。

    他走到她身邊,冷冷喚了句,“沈輕舟。”

    沈輕舟一動不動。

    溫玉言不悅,又喊了她一聲。

    沈輕舟這才抬起頭,只見她雙頰酡紅,眯著雙眼望著他,說,“溫玉言,我今天頭暈,讀不了折子了,你叫別人吧……”

    說著她又一頭栽了回去。

    “怎麼回事?”溫玉言問向旁邊的小。

    小低頭回,“今日娘娘覺得宮里的米酒好吃,便吃了好些然後就這樣了。”

    “酒量怎麼這麼差,米酒也能吃醉。”溫玉言嘆了一氣,道,“你們下去吧。”

    “是。”小等人退了下去。

    溫玉言黑著臉,同她說,“沈輕舟,要睡,回榻上去。”

    沈輕舟乖巧的點了下頭,撐著桌面站了起來,可還沒走幾步就軟綿綿的躺在了地上。

    手還四處亂摸,嘴里嘀咕著,“我的被褥呢?被褥去哪了?”

    溫玉言沒眼看,只好蹲下,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走向了床榻,把她輕輕放在了榻上。

    就在他準備抽身離開時,沈輕舟卻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放手,沈輕舟。”溫玉言想抽出。

    沈輕舟直接用自己的臉壓在了他手上,抱著他的手臂不撒手。

    她緩緩睜開了雙眼,迷迷糊糊的同他說,“別走好不好。”

    “沈輕舟,我是溫玉言。”他同她提醒到。

    沈輕舟抱緊了他的手臂,笑盈盈的說,“就是因為溫玉言……”

    “什麼?”溫玉言听不懂她在說什麼,但又想一個醉酒的人,自己也沒必要弄清楚她這沒有邏輯的話語。

    “沈輕舟你壓到我手了。”溫玉言想把她腦袋放回枕上去。

    沈輕舟眨著自己迷離的雙眼,語氣嬌嬌弱弱的同溫玉言說,“你和我一起睡覺吧,我不想一個人睡,我害怕。”

    溫玉言一怔,又不由一聲冷笑,道,“你沈輕舟,也會害怕嗎?”

    “我當然會害怕。”她表情很委屈,難過的自言自語著,“我怕被關在漆黑的房子里,怕被人用鞭子抽打,用滾燙的熱水潑醒,怕他們把我的指甲一個個拔掉,怕他們把鐵釘一顆顆釘入我的手掌,因為真的很痛,很痛……”

    一顆一顆的淚珠,掉落在了溫玉言的掌心。

    沈輕舟,居然哭了……

    溫玉言頓時有些手足無措,忙道,“你,你別哭,我陪你就是。”

    他在她身邊躺了下去,沈輕舟順勢就鑽入了他的懷里,抱著他。

    “沈輕舟,你不要得寸進尺。”溫玉言警告她。

    沈輕舟癟了癟嘴,低眸收回了手,翻身背對了他。

    “沈,沈輕舟?”溫玉言見她突然如此,在後小心翼翼喚了一聲。

    沈輕舟帶著哭腔說,“你走吧,我知道,你討厭我,非常的討厭我。”

    溫玉言伸手抓過她的肩,把她給翻了過來。

    只見她紅著眼眶淚光閃爍,癟著嘴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

    她不想面對溫玉言,想繼續背對他,但溫玉言卻按住了她的肩,語氣微顫又著急的同她說,“我……從未……討厭過你……”

    雖然他應該要來討厭她,可是他做不到,看到她,他生不出任何厭惡之意。

    就算她欺騙自己,利用自己,可是他還是不可救藥的好喜歡她,他故意對她說話冷漠,甚至膈應她惡語中傷她,其實只是他給自己的偽裝罷了,他看她的眼從來都算不得清白。

    “沈輕舟……”

    溫玉言緩緩吻住了身下的人,纏綿了許久才從她唇上離開,看向她。

    醉酒了的沈輕舟並不知這是何意,只是眨著懵懂的雙眼也盯著溫玉言看。

    可下一刻她的雙眼,就被溫玉言黑色的發帶給遮住了。

    沈輕舟抬手想扯下,卻被溫玉言握住手腕,她張口想問,話卻又被他給堵住。

    他不想讓她看到自己像條可憐蟲一般,那渴求她的模樣。

    衣帶被扯開,溫玉言埋頭在她脖頸間,喃喃著,“是你自己招惹我的。”

    指腹撫上每一道傷疤,隨即落下一個個輕吻。

    起初沈輕舟有些抗拒,但漸漸卻反倒下意識更想貼近他,壓在身上的軀體雖然有些沉重,但卻溫暖又叫她感到心安……

    天還未明時,沈輕舟慢慢醒了過來,看到自己不著寸縷的躺在溫玉言懷中,心里頓時一驚,昨日的大量記憶頃刻涌入了腦中。

    我昨天到底干了多少荒唐事?

    沈輕舟面紅耳赤,她抬眼看向他,他還熟睡著,像一座觀音玉像,平靜,祥和,歲月靜好。

    她伸手翼翼小心的觸上了他的眉心,現在的他總是動不動就皺眉,心里的事比以前在王府還多。

    “溫玉言,我好像真的愛上你了……”沈輕舟啟唇無聲的喃喃到。

    這個呆瓜,悄無聲息的,竟鑽入了她的心里。

    她在天盛騙了只兔子,卻也不小心丟了顆心。

    可惜她不會告訴他這份心思了,她是個短命的人,同閻王搶命,誰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而且她想,他大概也不會再信這句話了。

    沈輕舟收回了手,垂下了眼眸……

    天明時,溫玉言才悠悠醒來,見懷中的人還睡著。

    他起了身,輕手輕腳的給她把衣物穿好,然後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宮殿之中。

    听到關門的聲音,沈輕舟才睜開了眼,她坐了起來,從枕頭下摸出了一塊玉佩,是昨夜她悄悄從溫玉言衣服堆中拿走的……

    今日溫玉言需得前往黃陵祭拜先帝,待一切都已完成後,都已經是午時。

    回宮前,他特意命人去城頭買了份抄手,好帶給沈輕舟,他記得她之前喜歡這個。

    可當他提著食盒來到她的宮殿時,只見小在自己面前跪下,直道,“陛下,請賜奴婢死罪!”

    “怎麼了?”溫玉言不解。

    小戰戰兢兢回,“娘娘,娘娘她,不見了……”

    溫玉言臉色頓變,一下子沖入了宮殿中,四處尋她,可已是人去樓空。

    桌上的茶盞下,壓著一張紙。

    溫玉言松開了手中的食盒,食盒墜落在地,抄手撒了一地。

    他拿起那張紙,紙上寫著︰

    玉言,見字如面。

    謝君相顧之舉,奈何家仇未報,為安雙親在天之靈,吾必擅離,待到塵埃落定,吾定歸來,屆時生死殺刮,皆隨君意,願君終如月 淡然落清輝。

    輕舟謹啟。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枕邊權謀妃》,方便以後閱讀枕邊權謀妃第一百二十五章 願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枕邊權謀妃第一百二十五章 願君並對枕邊權謀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