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釋然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泡芙糖瓜 本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釋然

    她果然還是去了。

    就算天盛再安穩,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跑向了她那水深火熱的國家,就算她在這里待了那麼久,心卻還是漠北的。

    有時,他倒是希望沈輕舟,像徽音公主那樣自私些,可是她永遠都不會這樣。

    沒有人比得過她的漠北,包括他,也包括她自己。

    她像風來了又走,他的心滿了又空……

    沈輕舟連日趕回了漠北,可惜她還是晚了一步,蕭定謀已然出發了,她只好先找林遠帆。

    “小舟?”林遠帆看到突然出現的她,環顧了下四周,趕緊將她拉到角落,緊張的說,“你不是已經逃出了這里嗎?怎麼又回來了?”

    “此事說來話長,日後我再慢慢同你道,眼下你快告訴我,蕭定謀和九州的人約定了在何處談判?”沈輕舟著急的問到。

    林遠帆猶猶豫豫的告訴了她。

    “是何人陪同他一道的?”沈輕舟詢問。

    “白,白先生。”林遠帆回,又問,“小舟,是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嗎?”

    沈輕舟道,“此次談判只是九州的一個局,他們想要借此刺殺蕭定謀。”

    “什麼!”林遠帆震驚。

    “你速速集結兵馬前去,我先去看看。”

    “小舟!”林遠帆想叫住她。

    可沈輕舟已經急匆匆的離開了,她翻身上馬朝談判之地狂奔而去。

    為了避開耳目,在附近她先將馬藏了起來,朝地點徒步跑去,但還沒完全到達時,她卻意外踫到了負傷的蕭定謀。

    蕭定謀看到她大吃一驚,“沈輕舟?!”

    “怎麼就你一人,我師傅呢?”沈輕舟質問。

    蕭定謀回,“白先生為了掩護朕逃離,在後面斷路。”

    正說時,一陣腳步聲而來。

    沈輕舟趕緊拉著蕭定謀在一邊先躲起來,待他們走後她剛想回頭對他說些什麼,卻沒想到蕭定謀的匕首卻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沈輕舟,你又在耍什麼花招?”蕭定謀斥問。

    “我如果想要對付你,那麼現在九州就不會對你設下此陷阱,而是直接派兵來打了,布防圖更不會回到你的手中。”沈輕舟道。

    蕭定謀有了一絲遲疑,肩上的傷口痛意又再一次襲來,他面露痛苦只好垂下了手,卻又倔強的說,“你別以為你做這些,朕就會原諒你害死先帝和爰爰的事。”

    “蕭定謀我以為上次你贏了我,你已經同之前不一樣了,想不到你還是這般愚蠢,我一直被困于天盛,如何能殺你父皇,這天下不僅僅是只有我想要他的狗命!至于爰爰,她是我的親妹妹,我怎麼可能會去害她?”沈輕舟氣憤道。

    蕭定謀言,“可自你見她後,她就早產了,太醫說她是因為被什麼給刺激才會于此,為了報復我,定是你同她說了什麼!”

    沈輕舟冷笑,道,“你以為我們沈家,像你蕭家那樣冷酷無情自私自利嗎?我是想要報復你,但我不會拿我的妹妹做刀刃!至于她為什麼會受刺激,你應該好好去問問你那位太子妃,你也不想想,她那麼容不得爰爰,為什麼爰爰有了身孕她便對她萬般好,流水一般的補品頓頓往爰爰桌上送,你以為為什麼爰爰會子大難產?蕭定謀你什麼都不知道,還自以為是的把所有罪責往別人身上推!”

    此時,九州的人又再次搜查了過來,沈輕舟看看那些人,又看了看蕭定謀的傷,他的傷口一直在流著血,如果再這麼耗下去,沈輕舟怕他會血盡而亡。

    “把你衣服脫給我。”沈輕舟伸手道。

    “你想做什麼?”蕭定謀堤防。

    沈輕舟懶得跟他再廢話,直接上手硬搶了過來,然後穿在了自己身上,同他說,“待我出去後,你往山下八百米,繞過一荊棘叢會有一匹快馬,趕緊走。”

    她起身就要出去,蕭定謀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一下拽住了她的袖角,不可思議的問。“為什麼要幫我?”

    他覺得沈輕舟一定是瘋了,自己可是讓她身敗名裂的人,她居然還要替他引開追兵以身犯險?

    “我幫的不是你,是漠北。”沈輕舟甩開了他的手,撂下一句話便跑了出去。

    追兵很快發現了她,立刻朝她追捕而去。

    蕭定謀怎麼也沒想到,這輩子會被沈輕舟相救,那個搶了他半輩子風頭,壓他半輩子的人……

    沈輕舟朝他們談判的地點跑去,想著興許能遇見師傅,但是當她跑到時,地上只有幾俱雙方士兵的尸首和血書,卻不見白羽塵人。

    師傅呢?

    就在她打算離開時,可是九州的人已然將她圍住。

    “蕭定謀,看你這下,往哪逃!”身後響起了有些熟悉的聲音。

    沈輕舟回眸一看,原是龍承淵的副將。

    副將一看是沈輕舟才發覺自己中計了,他很驚訝的說,“想不到你居然還幫自己的殺父仇人?”

    “那也沒有你們的如意算盤打的好,白先生呢?”沈輕舟質問。

    副將輕蔑一笑,“去閻王殿里問吧,今日既然殺不了蕭定謀,提你的人頭也還算能消陛下之怒,來人,殺了她!”

    九州的人當即朝沈輕舟攻去。

    就在刀劍要落于她身上時,突然來了名黑衣蒙面人從天而降,將她從他們的手下,將她救走了。

    “別跑了,他們已經追不上了。”沈輕舟氣喘吁吁說,“我實在跑不動了。”

    “這才多遠。”黑衣人道。

    沈輕舟無奈道,“我的夫君大人,您有輕功在身,自然同我這種普通人比不得。”

    黑衣人冷哼一聲,“你這女子,逢人就喊夫君?”

    “沒有啊。”沈輕舟走近他,笑道,“我只喊溫玉言。”

    “是吧,夫君?”她出其不意的扯掉了他的面紗。

    溫玉言一驚,又黑臉道,“沈輕舟,你怎麼總是叫人不省心?”

    他嘆了一氣,抓起她的手,說,“罷了,跟我回家。”

    溫玉言轉身走,卻發現沈輕舟沒動,他回身看向她。

    “對不起溫玉言,我現在還不能跟你回天盛。”沈輕舟一臉歉意的說。

    “為何?”

    “師傅現在下落不明,我必須得找到他,而且漠北現在需要我。”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也很需要你。”溫玉言握住了她的手,說,“輕舟,你只是個姑娘,國家的事情根本無需你來干涉,就算漠北真亡了也沒有人會怪你。”

    沈輕舟搖頭,“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山河破碎風飄絮,就算是女子,也無法置身事外,我不能看著外邦異族在我們的土地上作威作福!更不能看著漠北子民淪為別人的奴隸,萬千白杏被人蹂躪踐踏!”

    “溫玉言。”沈輕舟坦言,“我的心里有你,但……對不起,我更愛我的國,如今國難當頭,我不能為了你,停下我的腳步……”

    沈輕舟緩緩將自己的手從他手心中抽離了出來,含著淚光笑著對他說,“回到你的國去吧,他們也需要你,你也不只是屬于我。”

    溫玉言看著她轉身離開,朝著前方那昏暗崎嶇,滿是荊棘的道路,義無反顧的前行……

    蕭定謀騎馬在半道終于遇上了林遠帆的兵馬。

    “快去救沈輕舟和白先生。”蕭定謀臉色蒼白如紙的同林遠帆說,下一刻他便暈厥了過去,從馬背上摔落于地。

    待他醒來,人已經到了皇宮,林遠帆告訴他,白先生和沈輕舟眼下皆下落不明。

    “繼續派人尋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尸。”蕭定謀下令,心中腹誹著,“沈輕舟你可別仇沒報,就死在了別人手中。”

    後來在他的嚴刑逼供下,才知原來沈輕舟說的都是真的,她沒有害爰爰,是左慧語早知她腹中胎兒有些大,卻暗中買通太醫隱瞞,最後導致爰爰的慘死,他錯怪沈輕舟了。

    不久沈輕舟得知,白羽塵竟落入了龍承淵手中,龍承淵更是大肆放言,三日內會在清關城前斬殺白羽塵!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枕邊權謀妃》,方便以後閱讀枕邊權謀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釋然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枕邊權謀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釋然並對枕邊權謀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