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翰 本章︰番外一

    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年京城的冬日,冷的跟甘州似的。

    尤其是早晨起來,外面的風吹的人骨頭縫里都疼。

    謝寒早早的就睜開了眼,但是因為沈曉妝抱著他的一條胳膊,他遲遲都沒有起身。

    過了一會,謝寒從床邊摸出一個長條的軟枕來,軟枕中間被掏空了一部分,塞了兩個湯婆子。謝寒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胳膊從沈曉妝的懷里抽出來,而後快速地把軟枕塞到沈曉妝懷里去。

    一通動作下來,沈曉妝也只是咂了咂嘴,沒有要醒的跡象。

    于是謝寒才輕手輕腳的下床了,換好衣服準備去上早朝。

    等到謝寒下朝回來,沈曉妝還在睡,于是謝寒故技重施,站在火盆子邊上驅了身上的寒氣,把軟枕換成自己。

    一直快到午時,沈曉妝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楮。

    一睜眼就能看見謝寒的臉,沈曉妝滿意的哼唧了一聲,往謝寒懷里鑽了鑽。

    絲毫沒有想要起床的意思。

    謝寒拍了拍沈曉妝的後背,問道︰“你不餓嗎?”

    沈曉妝蠕動了一下,把頭抬起來,思考了一會,“那我想吃油燜大蝦。”

    “行了小祖宗,起來吧,馬上就叫廚房給你做。”

    沈曉妝吭哧吭哧地從床上爬起來,這半年經過謝寒的不懈努力,沈曉妝身上終于長出點肉了。

    謝寒捏了捏沈曉妝的臉,從邊上拿出已經燻熱的衣裳來給沈曉妝套上。

    沈曉妝點完菜,先喝了一碗乳酪墊墊肚子,而後窩在懷里拆元寶寄來的信。

    元寶命大,被太後拿簪子插了一下也救回來了,就像她和沈曉妝說的,領著小皇帝去了江南。

    元寶時不時的會給沈曉妝寄信來,沈曉妝看了之後更向往江南了。

    沈曉妝拿著信紙在謝寒面前晃來晃去,說話的聲音軟軟的,“你看啊,他們都去過江南了,阿茶也去過,元寶也去過,我們什麼時候也能去一趟啊。”

    謝寒捏出信紙掃了一眼,沒說什麼,只是揉著沈曉妝的頭不說話。

    宋齊登基半年多,謝寒忙的像個陀螺一樣,幾乎就沒有閑下來的時候,也就是最近臨近年關了,謝寒身上的擔子才輕了一點。

    曾經在京里令人聞風喪膽的謝二公子現在也能獨當一面了,整個國公府現在除了謝寒全是閑人。

    沈曉妝甚至有一段時間都被陶天玉拎到宮里面去住了幾日,幫著看孩子。

    倒也不是宮里面缺人看著圓圓,只是沈曉妝實在是沒什麼事做。

    飯上的還算快,沈曉妝就把去江南的事情拋在腦後,謝寒也過來,任勞任怨地給沈曉妝剝蝦。

    沈曉妝夾了一顆蝦肉塞進謝寒的嘴里算是犒勞,而後才享用起自己的午飯來。

    謝寒剝了一盤子的蝦,也沒急著吃飯,在邊上慢條斯理地擦這手,狀似不經意間說道︰“最近天兒也冷了,你想不想去莊子上住兩天?”

    沈曉妝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問︰“哪個莊子?”

    “有溫泉的那個。”謝寒笑著答道。

    沈曉妝的眼楮一下就亮了起來。

    可是沈曉妝又馬上消沉了下來,“快要過年了,家里一堆事呢,總不能全都交給嫂子干吧,你也抽不出來多少時間......”

    沈曉妝拿筷子一下一下戳著碗里的飯,有些悶悶不樂。

    “家里的是什麼時候用你管過?”謝寒在沈曉妝的頭上彈了一下,“別裝相了,領你去住到二十九再回來。”

    “真的?”沈曉妝臉上的笑再也藏不住,“你怎麼能休這麼多天?”

    如今能干活的就那麼幾個人,謝寒能松快點,就說明旁人要忙了。

    眼看著都要過年了,還叫人家幫忙,不太好吧?

    謝寒給沈曉妝夾了一筷子菜,“哦,那不是有高摯呢麼。”

    自己家妹夫,那沒事了。

    沈曉妝高高興興地收拾東西,去享受來之不易的愉快時光。

    冬天,的確是該找個暖和的地方待著。

    溫泉是個好東西,沈曉妝把嘴巴都泡在溫熱的水里,而後咕嘟咕嘟地往外吐泡泡。

    謝寒靠在池邊上,一條胳膊搭在外面,流暢有力的線條被水面截住,沈曉妝往這邊瞥了 一眼,在水面之下咽了咽口水。

    哦,有點好看啊。

    沈曉妝默不作聲地往謝寒那邊移動,自以為動作做的算是隱蔽,殊不知落在謝寒眼里清清楚楚。

    謝寒在原地不動,等著沈曉妝的下一步小動作,甚至還配合的閉上了眼楮。

    沈曉妝緩慢地從水里站起來些許,身上的小衣料子輕薄,在出水的那一刻就緊緊貼在皮膚上,勾勒出一條誘人的曲線。

    沈曉妝瞄了一眼謝寒,覺得謝寒可能是沒有察覺,暗搓搓地伸出手搭在了謝寒的胸膛上。

    手感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沈曉妝見謝寒沒反應,膽子大了一點,順著胸膛往下,手掌才觸及到水面的時候,被謝寒一把按住了。

    沈曉妝嚇了一跳,想往後躲,但手還被謝寒按住,根本動彈不得。

    謝寒笑著看了沈曉妝一眼,“又不是沒看過,夫人還這麼偷偷摸摸地做什麼?”

    沈曉妝硬著頭皮又摸了兩下,梗著脖子說道︰“我怎麼偷偷摸摸的了?我這不是正大光明地摸得嗎?”

    謝寒便帶著沈曉妝的手往下走,湊到沈曉妝耳邊,聲音低沉,“那夫人就多摸幾下,我喜歡。”

    沈曉妝紅著臉做羞澀狀,趁謝寒不注意的時候另一只手猛擊水面,濺起來的水花撲到謝寒臉上,沈曉妝趁機掙脫跑到池子的另外一邊,朝著謝寒做鬼臉。

    謝寒把臉上的水抹掉,站起身來,大跨步走到沈曉妝身邊,把沈曉妝逼到角落里,“摸完就跑,夫人都不用對我負責的嗎?”

    沈曉妝仰頭看著謝寒,往後縮了縮,而後往前湊了湊,突然在謝寒胸膛上舔了一下。

    謝寒一字一頓地喊道︰“沈、曉、妝!”

    沈曉妝咯咯地笑,而後伸手樓主謝寒的脖子,在謝寒唇上親了一口。

    池面的水波蕩漾不平,忽有一兩聲嬌啼,攪亂了一池春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假千金是團寵大佬》,方便以後閱讀假千金是團寵大佬番外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假千金是團寵大佬番外一並對假千金是團寵大佬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