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本王就是你四年前死去的相公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我就要睡睡睡 本章︰第一六二章本王就是你四年前死去的相公

    “你跟我說要去的地方,就是進城?”

    看著眼前的大鵬鎮城門口,池離離有種被騙了的感覺。

    她還以為顧山風會帶她去什麼好看、浪漫的地方呢,沒想到只是進城!

    顧山風沒有說話,繼續趕著馬車往前走。

    兩人進城後直奔衙門的方向,在衙門門口的時候往左轉進了一條巷子。

    這條巷子住的都是城里有錢有勢的人,據說周有為,還有魏來那種要麼有錢要麼有權的人住的。

    池離離之前最多是到衙門的位置,很少進到這條巷子里來。

    “王爺,你不會告訴我你有別院在這里吧?”

    顧山風身為王爺,住在這里才符合他的身份,所以池離離自然這般猜測。

    她也只是隨口開了個玩笑,誰知道顧山風還真承認了!

    “本王是有個別院在前面。”說話間,馬車停了下來,然後又听到顧山風的聲音,“到了。”

    池離離從車上跳下,眼前是一處沒有門牌的院子,院子看起來許久未住人,暗紅的大門和門上的鎖頭滿是灰塵。

    只見顧山風用他隨身帶著的軟劍輕輕一挑,門上的大鎖頭就開了。

    池離離見此更是覺得他像是在跟她開玩笑,“王爺,這真的是你的別院嗎?那你怎麼不用鑰匙開門?!”

    “鑰匙丟了。”

    顧山風輕描淡寫地解釋一句,然後用腳踢開了重重的木門。

    門上的灰塵撲簌撲簌地往下掉,揚起濃濃的一片黃塵。

    兩人在門口等黃塵散去後,才進了院子。

    “王爺,這怎麼看你都像是入室搶劫的樣子,你帶我來這里,到底想干嘛?挖金條嗎?”

    顧山風走得太快,池離離小跑跟著,一個沒注意,他停了下來,她直接就撞上了他。

    池離離捂著自己被撞酸的鼻子,吸了吸,“你怎麼不走了?”

    顧山風轉過身來,臉上是從未有過的認真,“你當真不記得這個地方了?”

    這個院子,是四年前他們成親的時候住的地方,雖然她只在這里住了幾天,但她怎麼不記得?

    池離離掃了這個院子一眼,笑了,“王爺,你到底是怎麼了?我為什麼要記得這個院子,我又沒來過。”

    “你來過!”

    顧山風突然抬高聲音,而後驚覺自己有些失態,又放緩了語氣,“四年前,你曾在此處,洞房花燭!”

    “啊?”

    池離離懵了,“你、你剛才說什麼?”

    她沒听錯吧?

    原主不是在烏鴉村成親,在烏鴉村生的孩子嗎?為什麼會在這里洞房?

    而且……

    “你怎麼知道她、額……你怎麼知道我在哪里洞房啊?!”

    听李氏說,她的相公是個城里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成親的時候在城里洞房也是合理的。

    但為什麼顧山風會知道細節?她自己都不知道!

    “因為本王就是你相公!”顧山風盯著她一字一句地說。

    這個秘密,他終于得以說出口了!

    “什麼?!”池離離吃驚大叫。

    “四年前,你嫁了一個名叫顧阿水的男人,本王姓顧,阿水是本王的馬,這個名字是本王臨時取的。”

    顧山風坦白四年前的事情,還把名字的由來告訴池離離。

    這個消息對池離離來說太過突然,也太過扯淡,她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

    “等、等一下……”信息量太大,池離離需要緩緩,“你、你是說,你是池離離的相公!”

    池離離指著顧山風向他確認,但又感覺自己說的話怪怪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相公不是死了嗎?!”

    對啊!

    她的便宜相公不是早就死了嗎?墳就在烏鴉村的後山啊!

    “那都是假的,本王只是詐死離開罷了。”

    “等一下,讓我縷縷……”

    池離離感覺自己的頭隱隱發痛,腦海中有些陌生的記憶片段不斷地涌出。

    她走到前廳的台階上坐下,抱著自己的頭在努力拼湊腦海中的記憶片段。

    顧山風見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于是乘勝追擊,繼續開口幫她回憶。

    “我們成親那日,你一直蓋著紅蓋頭,對來時的路並不熟悉,成親後,我不回府,你也不常出房門。”

    “說來,我也只有在洞房時見過你的模樣。”

    顧山風回憶著四年前的情形,他們兩人也就見過兩次,一次是洞房的時候,一次是意外在院中遇見,匆匆瞥過一眼罷了。

    從說親到成親,全都是由媒人出面,只有在成親那天,他在烏鴉村露過一次面。

    顧山風說出的一些細節,和池離離腦海中的記憶都對上了。

    腦海中那張關于她相公的模糊的臉逐漸清晰,池離離抬起頭,一聲不吭地盯著顧山風的臉看。

    越看,越像!

    “為什麼?”池離離突然發問。

    顧山風的回憶被她打斷,他低頭對上她的視線,“什麼?”

    “你為什麼要和我成親?”

    池離離最搞不懂的就是事情,听他方才的話里,絲毫沒有提到過他娶她的原因。

    不是因為感情,不是因為金錢,沒有逼婚、沒有強迫,他們甚至連面都沒見,而且身份天差地別。

    兩人完全是陌生人,為什麼會成親?

    說到這個,顧山風的神情有點復雜,尷尬中帶著心虛。

    “因為父皇逼我繼承皇位,我為了證明對皇位毫無興趣,也為了氣一氣父皇,就……”

    “所以是一時興起、心血來潮、頭腦發熱,把我當玩具一樣用完就丟?”池離離算是听明白了。

    這從頭到尾都是顧山風的一個玩笑罷了!

    可憐原主那個傻女人,竟然因為一個玩笑搭上了自己的一生。

    面對池離離的指責,顧山風無話可說,因為她說得沒錯。

    “那你詐死又是因為什麼?”

    既然都娶了,以顧山風的身份他又不是養不起原主和三個孩子,如果他沒有丟下他們母子,原主也不會被打死,她也就不會來這個破地方了。

    說到底,這都怪顧山風!

    “因為本王不想被一個鄉野女子綁住一生。”顧山風知道池離離生氣了,但他還是和她坦白了當時的想法。

    听到這話,池離離竟忍不住笑出了聲兒,她笑原主倒霉,也笑自己倒霉,更笑她認識的顧山風竟是個這麼無恥的男人!

    “渣男!”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農門錦鯉超旺夫》,方便以後閱讀農門錦鯉超旺夫第一六二章本王就是你四年前死去的相公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農門錦鯉超旺夫第一六二章本王就是你四年前死去的相公並對農門錦鯉超旺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